中诗网

诗歌大赛)

衡阳诗人缅怀乡贤诗魔洛夫逝世4周年特辑(30首)

2022-03-18 作者:陈群洲等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本辑诗歌来自甘建华、王锦芳主编出版的《洛夫纪念文集·诗歌卷》,作者们均居住在湖南衡阳。在乡贤洛夫先生逝世4周年之际,他们以各自对于诗歌的虔诚,对于“诗魔”的景仰,将自己的名字与洛夫再度连在一起。
 
 
(以姓氏拼音为序)
 
燕子山的下午
陈群洲
 
老人家您终于又一次返乡了,第九次
也是最后一次。师母破例没有陪同
枯枝渐渐返青,油菜花黄得有些惨白
春日的阳光若无其事,落在阵阵发痛的老墙上
一只蜘蛛爬行在您儿时读过书的阁楼
永远不知道天塌下来什么样子
您的笑还是从前那样爽朗。乡亲们
自四面八方赶过来,跟您细数
那些不能忘怀的旧事,重温
那些刻骨铭心的怀乡诗篇
三月的乡村缓缓上升,而所有的心
空空荡荡。音乐低垂
因为风的缘故
 
陈群洲,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衡阳市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
 
 
在故园心诗歌讲坛旁听
——写在2012年洛夫最后一次回乡之际
陈学阳
 
因为风的缘故,乡愁复发了
漂木顶着满头的秋霜
以融雪的速度奔回
第一声啼哭惊醒的燕子山
盛满诗的行囊
袅袅的炊烟
捡回门前散落的鸟声
 
温热而饱满的双手
紧握滚烫的乡音
传导温哥华雪楼的思念
相市烧饼久久粘在唇间
柔软的滋味
呛呛的咳嗽
眼泪刷地撕开了伤口
 
那一溜山脉,那一条河流
那一座城,那一群人
都在赶赴一场文学盛宴
聆听诗魔的跫音
走过云集,走过耒河
在故园心诗歌讲坛
守望世界最魔幻的脐带
 
陈学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衡阳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南华大学衡湘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把你的每一句诗读得悄无声息
楚狂人
 
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早晨
我数着凤凰枝上的灯笼
徜徉在你的灵河
 
而你,手执一把冷雾
带着满身的乡愁
已踏上回家的浪波
 
茫茫海峡,是夜如水
那些灯笼在轻轻地晃动
而我望见的只是雨中那条小路
以及那座远山飞来的内伤
 
东风来兮,魂归故里
在千帆之外,在相市燕子山
你的涛声、漂木和轻烟
一半给了静静的曙光
一半给了梦中的暖阁
 
而在今夜
我坚持把你的每一句诗读得悄无声息
唯恐惊动田中那只欲飞的白鹭
那只自由的灰蝉
和池中那朵轻声唤你的绿荷
 
哦,在衡阳泪花如潮的三月
让我们携上油纸伞一般的落寞
寻找那个从雨中而去的身影
看着天空一只只低回的大雁
忽然与它们放声悲歌
 
楚狂人(边志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蓝墨水上游诗群成员,供职于衡东县白莲学区。
 
 
诸神的雕刀
邓前程
 
耒水之上,升起半个月亮
在一个叫燕子山的地方停留
苍穹上的诸神
躲在暗黑的一侧
用左掌中的陨铁之刃
雕琢出一个千疮百孔的灵魂
放逐于三江汇流之外
化为一段漂木
任其挣扎,发芽
 
五峰之上,经年的冰雪
在祝融的火焰里
腾起羞涩的云
任秋风吹去
落往洞庭更远的飞花
灵均负手而立
秋兰落满一地
长吉引箜篌半道而来
温一壶唐宋元明清的花雕
镜中的手,隔着海峡举杯
在相视大笑中抖动
简繁醉舞,平仄乱撞
 
远山的深度
莫过于衡山之南
魔幻的背影升起
在点横竖撇捺的土地上
孤高绝伦,无人能懂
青石小径尽头的雨
回首已是乡愁的波涛
最温婉的,只有那朵雨荷
在水墨中轮回成
八次微笑
和第九次,隔世的啁啾
 
台北的惊蛰
是否与故乡一样,雨水滂沱
衡阳的春分
还在等待紫云峰下的杜鹃
南山之云,再一次未卜先知
潦草的字迹,极像生之无常
那封长长的信,寒气彻骨
却让所有歌者同时读懂
让北半球的梨花同时开放
雨伞把清明
准备带到湘江两岸
千帆之外的窗前
一盏灯被季风吹熄
仰泳的灰烬
覆盖着六十九年的哀伤
 
月亮预留了更大的阴影
缟素的诸神铺好了阶石
当所有的字句刻满
月光便会在地球上
投射出相市乡音的胎记
 
邓前程,退役空军中校,传奇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党工群办公室主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衡阳市作协会员。
 
 
无法再版的血花
邓云帆
 
墙上挂钟的秒针停下了脚步
一阵风雨的跫音急急跑过
从梦的枝头跌倒在夜的门槛
惊醒了我窗前一地的落叶
还有躲在棉被下捂了半夜
也没有捂热的关乎水月的诗句
 
这惊蛰了半个多世纪的内伤
还未到春分,终于
又咯血吐了满房月光
其实你一直都在唐诗宋词的山中
 
寻觅着疗伤的草药
用湖南的大雪和衡阳的酒熬制
用燕子山的柴火烘干
然后紧紧贴在被石碑撞伤的胸口
 
时间也并非最好的疗药
那枚久藏石室里的古铜色漂木
因为风的缘故
终究没有漂过岁月的海峡
众荷喧哗过后魔歌渐次明澈
你是风雨中那朵訇然撑开的血花
永远——永远也无法再版
 
邓云帆,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供职于衡南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一只有灵魂的鸟
丁小平
 
(一)
横着生长 就长成了一条耒河
百余年前的鸟 丰腴了自己的羽翼
在耒河之上游弋 惬意且光明
七十年前 鸟扒光了外衣
背对着阳光 超度了家乡
一双受伤的木屐  静静与墙为伍
多年来没有任何动静
这样的场景  斑驳了疯长的苔许久
就连燕子山都枯萎了几度
这些作为背景 投出的感伤无语
无语的少年 不断地枯瘦自己
陌生相向 刀戈相向
反向升起的月晕  数年打捞耒河的波纹
终未 照明青砖与墙缝
 
(二)
竖着生长的文字  从此
不断地割伤自己的血脉
扭曲的夕阳  怪异的云翳
鞭打得流浪之人 日夜呐喊
他乡没有故地 故地已是遥远的苍茫
累砌夜间的梦 碎成拇指的螺纹
揿一次 琴弦就高挂一次
结满尘埃的心事 始终鲠在胃里
疼得森林成片地匍匐  死亡
又在午夜复活  爬行在陆地的边界
踏一片漂木  与李贺豪饮
醉不醒死亡的石室  读不出子夜的书信
只能啸出汉唐  俯身为飞鸟的风流
 
(三)
还来不及再熟悉一次自己的乳名  眼睛就倦了
斜躺的灵魂 仍未走出死亡的背叛
宛如长虹归寂  雷霆淡泊
流浪多年  风流许久 孤独成性  忧伤患疾
时间给的甬道  一眼望不到头
单纯地耕耘春秋 填不平海峡的波涛
一腔青色热血  被岁月无情地蒸发
和你挨得最近的是诗  离得最远的  也是诗
最熟悉的是诗 最陌生的依旧是诗
暮雨纷纷 是为了青鸟之魂
折翅的雁峰  翘首回望归乡之路
昏黄的灯烛  何时再点燃
燕子山  耒河水
 
丁小平,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回雁诗社秘书长,蓝墨水上游诗群成员,雁峰区金龙坪街道干部。
 
 
洛夫旧居前怀想
独孤长沙
 
众多金黄即将落下
落下,并准确覆盖在脚底交错的河流
这,应该是每个游子最着迷的宿命
 
此刻的耒河,秋水悬如明镜,落日清凉
心中的芦苇,豹子,美人,相继倒地
沿岸无名的野花如灯火明灭
 
一切还如你生前的模样,因为风
那些自身垮掉的,我们无力扶起
而重塑呢?必定又是新的痛失
 
世间多少坚固,归于落寞
此处——距石室约607公里
距左营约876公里,距雪楼约9868公里
 
  独孤长沙(刘阳),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蓝墨水上游诗群成员。
 
 
己亥冬访燕子山洛夫旧居
法卡山
 
乌桕叶红了,天空枯瘦,蝉蜕有透明的孤独
躲在阁楼上读《水浒》的旧时光,越来越空
我们以目光触摸青砖灰瓦以及蛛网中的尘埃
烟熏火燎的岁月像腊肉,有喑哑的乡愁
“须以操作持家”的家训刻在石头上,像咒语
让每个无家可归的日子无法懈怠与堕落
须以超现实主义的想象咀嚼天涯美学
须以沾满泪水的目光凿一条归乡的小路
须以思乡的内伤劫持满世界漂泊的诗行
须用尽一生的气力传承族谱中的血脉
黄昏时,方能咬住苦楝籽般的命运
嗅着童年的青苔与母亲的呼唤
回到燕子山老屋
在乌桕树下捡起霜痛的岁月和走失的风
 
此刻,你要沿着小径去往稻田和山坡
让犬吠领着你找回教堂上的钟声,以及
祖父和父亲藏在福音书里的教诲
头枕耒水,流浪世界,漂泊是一首无主题变奏曲
是无岸之河,是宿命中的魔
而活着,必须从诗句中凿个透气孔
在梦靥里喊醒故乡的鸟鸣,在午夜
磨刀霍霍,收割异域清冷的月光
回忆从吱呀的木门中一闪而逝
你又听到了母亲在呼喊“和平”的乳名
搁置在海峡上的嗓音凝噎
但没有人可以阻止诗歌在时空中的飞翔与永生
而你是创世纪的诗歌之神
 
注:2019年11月30日下午,陪同台湾诗人刘正伟、衡阳诗人甘建华、夏夏、画家罗扬彪瞻仰洛夫旧居。诗中“须以操作持家”是洛夫先生的家训,“和平”是洛夫先生的乳名。
 
法卡山(罗诗斌),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衡阳诗歌学会副会长,衡南洛夫文学艺术馆馆长。
 
 
洛夫先生问
甘建华
 
燕子山今春的花事如何
对门岭上的油菜花旺不旺
我家房前那株柑子树
结的果多不多
听说去年秋冬的雨水少
果子是不是有点苦
那树柚子呢 橙子呢
 
真的好想吃相公堡的烧饼
比别的地方个儿大
而且脆 嚼起来有劲
还是不是五毛钱一个呀
每次回乡我都要带上一些
边吃边回忆衡阳的味道
腮边的泪任它流
 
张裁缝的女儿该有二十三四了吧
是不是已经出嫁
或者有了小宝宝
那年她拿着一沓诗稿
让我指点一二
我说这样清丽的句子
就像门前耒河的水流淌
蛮好 蛮好
 
李铁匠的孙子该上初中了吧
那个头上有三个旋的毛头
打起架来不要命
真是咱湖南人的种
还有他家隔壁那只小黄犬
见人一副惺忪的样子
却爱跟小花猫逗乐
互相撕咬着尾巴
它们现在都还好吧
 
又是六年没有回乡了
那条村道和路边的野菊花
却时常潜入梦中
母亲坟头的艾蒿又在疯长吧
清明的脚步近了
这一回我要去薅草
如果你们看到微雨中
漂移过来一朵云
那就是我 化身归来
 
甘建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华大学衡湘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衡阳师范学院终身客座教授。洛夫悼词撰写宣读者,《洛夫纪念文集》主编。
 
 
哀思诗魔
寒 玉
 
六十九年前,你从相公堡走出
几度辗转,蛹变成蝶
几多乡愁,汇流成河
从三千青丝,到两鬓斑白
三千行思念,在深夜里闪烁
如火,将你焚成了
灰烬,变成了诗魔
 
一朵厌倦流浪的云
只想化身为雨,重归耒河
八次雁回衡阳,你说
那是——因为风的缘故
旅居海外,胸怀祖国
人说近乡情更怯
多少欣喜,多少失落
你却只是一笔带过
 
那一天,流星从天际划过
噩耗传来,我们才晓得
华语诗坛,痛失巨擘
诗友们捧着菊花,来到燕子山
自发悼念,朗诵诗歌
无语泪流,哀思难托
 
接过您的火种,我们出发
很想,在耒水河畔
种下十里荷花
只是,再也没有了众荷喧哗
小雨,在荷叶上晶莹
恰如那决堤的泪花
 
寒玉,本名李利民。衡阳市作家协会会员,衡阳诗歌学会会员,衡南县纪委监委驻县政府办纪检监察组组长。
 
 
这时候,风停雨静
何文胜
 
一个衡阳游子
在同一纬度
孤悬海外的岛屿
合上诗集的最后一页
他那年被边界撞成的内伤
终于
不治而愈
 
衡南相市街口
每一座炉膛依然火红
无声走出来的烧饼
一个个
有些短暂的晕眩
目光呆滞
 
这时候,风停雨静
 
石鼓山旁
湘水深流
步履沉重
大西门安在
数十年前已然轰毁的记忆
如今大厦林立
人车汹涌
 
这时候,风停雨静
 
衡山之巅岳云低垂
天柱峰上石室肃穆
 
这时候,风停雨静……
 
  何文胜,衡阳市作协会员,衡阳市十六中党总支书记。
 
 
此刻的痛
贺成授
 
忽然,整个春天陷入了悲痛
惊雷挟持春风,冷雨和着泪水
撒遍海峡两岸,初绽的花提前凋零
在燕子山下,落成一地哀思
 
时间的指尖,将您的乡愁
弹断最后一根弦,回乡的路
从此再也没有且吟且行的身影
归期未定,家园成了故居
 
一定是追随春天去了另一个远方
终于,可与晚唐的李贺对酒吟诗
而这一次边界望乡,天涯咫尺
雁声阻断,因为风的缘故
 
幸好,诗歌是不可磨灭的永恒
一字一句,皆有游子真诚的体温
以及让世人仰望的气度与风骨
此刻的痛,凝成一道诗意的伤痕
 
贺成授,网名安之若素。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衡阳诗歌学会会员,衡南县审计局二级主任科员。
 
 
燕子山的思念
旷瑜炎
 
您匆匆地走了
也许去了天国
也许正在回乡的路上
 
衡阳后学
成群结队来到燕子山
泪水淋湿了旧居的门联
 
对门岭上油菜花也开了
门前的柚子
依然是旧时的味道
 
忽然间
故乡的山水都在呼唤
——和平
 
  旷瑜炎,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顾问,衡阳市诗词学会第七、八届会长,第十一届衡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循着诗的方向
凌奉云
 
循着诗的方向
寻找洛夫
天九重,地九层
你在诗的地心
你在诗的魔界
你与屈原颂橘
你与王维论禅
秋风中你是杜甫
云帆中你是李白
 
那一年
你随大雁南飞
一路鸣唱
彩霞满天
那是你写下的诗行
或驾一根漂木
在波涛中沉浮,飘向远方
或石室冥思
洞穿古今,参透玄黄
其实
湿漉漉的雾早已打湿您的双鬓
怎么飞
也飞不出浓浓的乡愁
 
凌奉云,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衡阳县正县级干部。
 
 
孤傲的背影
罗小如
 
漂泊一生的诗人
蘸满离愁别绪
把“酒是黄昏时归乡的一条小路”
泼洒在泛黄的宣纸上
 
少小离家的游子
国语夹杂着浓浓的乡音
把《边界望乡》
诵读得同病相怜者肝肠寸断
 
大雁昨夜折翅
诗魔在春夜远行
相公堡码头上
一个孤傲的背影遗世独立
 
  罗小如,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衡阳市文化馆党支部书记,《石鼓文化》季刊主编。
 
 
相市的月光
罗永鸿
 
今夜的月
是皎洁的目光
从三万公里的高空
倾泻而下
照亮您漂泊的足迹
从他乡归来
 
今夜的月
是纷飞的大雪
漫过故土与异乡
漫过天涯与海角
漫过您所有的牵挂
 
今夜的月
是清澈的泉
洗去所有的风尘
是醇香的酒
醉了所有的情怀
是浓浓的墨
写满您万卷清愁
 
今夜的月
是缠绵的泪
在耒水河上涌动
浓浓的乡愁
泛起您孤独的小船
从远处启航
 
  罗永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新诗选刊公号主编。
 
 
哭洛夫
谭 绩
 
三月春分似钝刀
收割枝头稀疏的椪柑
燕子山的老宅庭院
风也变得有些寂寥
院中那棵被诗情染绿了的树
再也等不到你回家的跫音
门前那丛猎猎作响的翠竹
就算掏空一腔爱恋
都挽不住你离去的背影
风啊,风啊
因为风的缘故
你再也关不上青砖间的门窗
和涂抹思乡的语言
你点燃一盏灯
以整生的爱
照亮了同乡后学的路
当你的脸融入暮色
我只能别过身去
拭去腮边一颗一颗的泪
 
谭绩,湖南省作协会员,衡阳市美协会员,衡南县文化馆文学、美术专干。
 
 
相公堡渡口
唐 娟
 
千百年来守候芳草与鸟鸣。相公滩
这条河流的驿站,疲惫而苍老
 
繁华喧嚣过后是亘古的冷清寂寥
光阴,在清晨与黄昏之间轮回
一遍又一遍,重复历史
 
唯有临蒸督赋的谋者挥动羽扇
掀起河风,满腹经纶的诗人
踏舟而上寻访先贤,四处游历的
探险家,放锚停舟夜宿星河
 
时光的博物馆不应祇有上联
天生的绝对或许正顺流而来。正如
会再有一段烙上故乡印记的漂木
背朝大海,春暖花开
 
唐娟,女,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衡阳市作协会员,衡阳诗歌学会会员,蓝墨水上游诗群成员,供职于衡阳市直机关。
 
 
躺在时间里的长河
唐丹丹
 
卷入意识流的一叶小舟
在成年的关口,涌向海岛
退潮的激情,搁浅着回不去的乡愁
挣扎或呐喊,最终跌入深海的沉默
一道看不见的伤,啃噬着寂寞之骨
 
桨,潜入岁月深处,寻找突破口
彼岸的根,让思想的风骨挺拔如竹
黑暗中的绝望和疼痛,已硬朗成行星
周游列国,然后横跨诗歌的国界
融入他乡冰雪,凿出一条自流的长河
朝着燕子山,奔流不息
 
枯水或断流,是下一个汛期的间隙
抵达老屋,坚挺的墙有漂泊的不安
迟到的影子,由分裂走向和解
一切伤痛和孤独,是再返的动力
 
万物静默,长河未歇,仍渡帆,润草木
在河畔追思,对着素未谋面的笑
用最传统的跪拜,托举雏菊
模糊中,又见那一抹微笑
盼着众人渡河
 
唐丹丹,女,衡阳诗歌学会会员,供职于衡南县委组织部。
 
 
云集之夜
天晴了
 
我无法忘记那样的一个夜晚
灯火辉煌的云集镇,因为风的缘故
一段漂木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
理所当然成为闪耀的中心
 
那应该是一个诗人的节日
回来后我写道:云集,是一个名词
而今夜,它是一个奔跑着的动词
在这里,诗歌云集,诗人云集
 
多年以后,当我也成为一个诗人
我依然记得回去时,拥挤的公交车上
满车的诗歌爱好者。我相信
他们都和我一样,在沉默中回味
 
当车子拐弯,一车人的身子都倾斜了
我们都没有在意,好像这倾斜
也是在练习一种诗意
我们在一致的倾斜中对视,微笑
 
那个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眠
后来我开始学着写诗
或许冥冥之中有所指引
或许这一切,也是因为风的缘故
 
天晴了(李雪芬),女,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衡山县实验中学教师。
 
 
初见洛夫先生
王锦芳
 
随夫君赶往回雁峰的路上
天气真是再好不过了
恰合着古语所云
“圣人与彩霞”的典故
满城的男女老幼赶来观看
衡阳第一长联揭幕仪式
于万千人之中
于特定的时间、地点
我一眼认出了洛夫先生
满头华发像昆仑山顶的积雪
恰合着“文化昆仑”的比喻
旁边是他的夫人
颇像一株健美的白桦
不由得在心底里暗暗喝彩
——真是一对璧人啊!
——真是一对老金童玉女啊!
那一刻,我真的看到了
两只大雁从天边归来
许多人也看到了
人群中
突然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王锦芳,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会员,衡阳市政协常委,《洛夫纪念文集·诗歌卷》主编之一。
 
 
燕子山的不期而遇
夏 夏
 
在三月,所有的绿都要挣脱春天
所有的哀痛濡湿纸钱
所有的悲伤都要喷发
无须预约,时空不再成为羁绊
燕子山不期而遇。彼此无关的行程
不必串联,同样落满断肠花红
祷告化为缕缕轻烟,终结遥远的虔诚
白梨花深感无助,尘染的心事开出寂寞
诗篇是最好的媒介,在春日的暖风里
把怀念记录在案,闭了眼
想家。野菜花丛中有只蜜峰飞出
是引领诗魂回到最初的故园
 
夏夏,女,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衡阳市作协会员,衡南县流行音乐协会主席,衡南县政协委员兼妇女主任,诗魔的乡愁·诗魔月饼创始人之一。
 
 
刹那的诗意
肖云霞
 
站在云之外,烟之外
故乡就是一片云,一缕烟
乡愁,您积攒了半个世纪
守护了一辈子的胎记
终于修成正果成为诗魔,时间之伤
用一根漂木连接两岸的心愿
漂来被你冰镇过的月光
以及《灵河》传诵
让人仰望的气度与风骨
 
不知多少次,我来到你的故居
和众多朝圣者,踏着
您当年的脚步和韵律
在青砖的墙角,接受光的折射
因为风的缘故,把相邻的诗篇
融汇成您灵魂的浴火,光芒四射
 
一年前的今天,一道闪电越过海峡
传来一阵倒春寒,忽然
整个春天陷入悲痛
初绽的花朵凄然,纷纷提前凋零
在燕子山下,落成一地哀思
故乡便成为了故居
 
哦,又是三月十九日
请允许我带着诗意的伤痕哭泣
让我抓住一丝远行的风
追念着那个陨落的太阳
在一行行香烛前
重新翻开您的《边界望乡》
刹那的诗意,既是春殇
也是禅意的永恒
 
肖云霞,女,衡南县政协提案委副主任,衡阳市作协会员,衡阳诗歌学会会员,衡阳市诵读艺术协会理事。
 
 
云集镇再见
——2009年10月(中国·衡阳)洛夫国际诗歌节纪事
萧通湖
 
大雁云集的衡山以南
又一次相遇。上苍没有
再给我们促膝谈诗的机会
 
上歧山之路,就叫歧路吧
上山的路,肯定不止一条
你说,别跟着我
 
说者清清楚楚
听者明明白白
跟着人家的脚印走
一不小心
就会摔进影子的高坎下
 
无能为力的我,在台下
远远看着你——
被鲜花包围所累,被掌声包围所累
被合影签字包围所累
被满堂的酒杯包围所累
 
行走在诗歌的天空下
谁好意思做借光的蛾子
我要用萤火照亮梦乡
提起自己的这盏小小灯笼
在无月的田埂上
好好走出自己的路
 
作别诗人云集的地方
不说抽刀断水
不说激流勇退
一个人的远方,夜长梦多
 
萧通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水口山工人报》总编辑。
 
 
意外的过客
谢冬梅
 
翻过一张没有铺设音阶的纸
拿您的韵律,称我的心
再用一杯清茶
稍稍酝酿一下情绪
 
穹窿凸起的骨骼,抖落
菩提树下的顿悟
众荷喧哗,夕阳淹没了
哀伤之舟上《血的再版》
 
回望搁置芰荷的地方
辨不清是日落还是月亮升起的方向
极端的寂静下
我以什么样的姿势
才能扑灭一场无焰的火
河汉无声,可我已无法抽身
 
故我在针芒之上,荒野之上
把一生的收获,遗失在灵魂的
怨怼中,平庸或轻微
我已被风化成您墓头的轮廓
意外地成了一个过客
 
谢冬梅,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蒸湘区卫健局干部。
 
 
人间三月天
谢 晖
 
3月19日早上的那场雨
突如其来地大
迎面撞在车窗玻璃上
硬生生地,打疼我的思绪
马路上的积水
被岁月的车轮卷起
一阵一阵模糊我的双眼
 
悲痛裹挟着油门,失去方向
发动机一声猛咳
吐一地撕心裂肺的痛
刺破密不透风的回忆
再快的车速
终究无法追赶
从乡愁里射出的一颗诗心
 
您说,您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但仍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把火种和诗篇
连同一生未愈的内伤
埋在人间三月天
 
谢晖,衡南县委政法委副书记。
 
 
诗歌密码解散
杨 震
 
诗歌从南岳衡山出发
一路上有颠沛流离
在忧伤的词语里
设置一个密码锁住乡愁
在海峡那边的台湾
一节一节的年轮
让中国诗歌
在世界有了蓬勃的春意
 
因为风的缘故
您八次回到家乡
流连在相公堡和燕子山
轻轻地用时间的伤痛
击穿水花
漂木不再漂流
 
回雁峰上的大雁
以飞翔的姿势
将一座山峰再次迁移
在山顶望青烟袅袅
风将您的诗歌复印
所有的文字都已濡湿
 
杨震,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衡阳市作协第九届副主席兼秘书长,衡阳技师学院高级讲师。
 
 
乡愁,是一滴屋檐水
也  人
 
乡愁,是一滴屋檐水
掉进眼里,涌入心房
引得乌云密布,狂风暴雨
打湿了昨夜晴朗的梦
 
曾经的过往,苦涩的离愁
在内心不断挣扎
把一丝美的记忆踹烂
像一根火柴点燃纸飞机
 
童年的梦想,折翅
在视线可及的半空,哭泣
没有泪水,只有歇斯底里
 
一声声撕心裂肺,惊动老屋
几十年的灰尘,几个儿时玩伴
全白的发,拂不净阵阵心痛
 
也人(李镇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常务理事,《湖南诗人》主编。
 
 
在烟之外,仰望洛夫
朱 弦
 
一地疯长的野草,一群清波之上划水的鸭子
一栋老旧的房子,一树裂开嘴笑的柚子
它们在一座遥远的故乡暗自生长、荒芜
 
离相市越远,浑身的羽毛重又颤抖了一次
乡音未改,鬓毛如霜白
你的诗句在纸上跨越了七十余年
 
从唐诗宋词的解构中读你
从乡愁中,划过大雁南飞的痕迹
在烟之内,仰望你
而你已在烟之外
 
朱弦,女,生于1997年。湖南省作协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七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
 
 
耒水河畔忆洛夫
资若铭
 
太平洋的风,经台湾海峡,吹到衡南
仅剩下一缕乡愁
 
多年来
你用诗句构筑金碧辉煌的王国
用笔墨流淌陈年往事
这脚下泥土
散落成诗集里的意象
故乡冬天的每一片雪花
都有你修辞的痕迹
 
耒水化作风雨
淋湿了你的故居
我抬头一看
屋檐上落下的雨
是你未写完的一句诗
屋角生长的青苔
是你一生也没用完的譬喻
 
资若铭,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衡阳市作协会员,衡南二中语文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