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开甑杯”诗赛丨众生的眼,或者希望(组诗)

2022-04-10 18:00:28 作者:长安肆少 | 来源:诗歌万里行 | 阅读:
「首届“开甑杯”国际华文诗歌大赛」征稿作品。长安肆少,本名刘玺,1978年生。系中国诗歌学会、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第七届签约作家。



1
黄昏送别一位老人,就斜了下去
开始下一场没有征兆的雨
 
世间的甘霖,很多时候不是雨水
饥馑之于蝼蚁,曾让一条大河决了堤
在荒原,狼群相互撕咬
即使是大洋彼岸,炮火与霍乱都指着粮仓
 
天下粮仓,曾印在一张窄窄粮票上
让亿万人面对寒冷与饥饿,鼓起决胜信心
开荒与播撒,一粒种子的花开花谢
汗水,泪水,雨水,河水,乃至从天边引来的渠水
在收获季节,仍未填满彩版画里的希望
 
唯有一个老人,立于田间地头
轻轻撒下一把稻种,像魔法世界的王子
诸如富顺,田地再生金色浪潮
一粒种子,在人间轮回生长
 
2
举着一顶华盖,如同擎举众生的眼睛
脚尖划开波纹里的明艳,凝望
 
春天,夏天,乃至秋天
抱荪谷的世界,季节是生长的源泉
胚芽积蓄人间的力量,或是天上的繁星
只为尽力撑开胸膛,一片舞台延伸
脚下,鱼群等待丰硕的夜宴
 
只有当雪粒落上褐色泥土
枯枝在狂风中肆意热舞
抱荪谷耗尽最后的力量,轻轻舒展
拨开胸口的沉甸。放声歌唱
 
一粒再生稻,回忆曾经流逝的深秋
歌唱一个种稻人,重生的希望
河水流淌,时间流淌
流过潮湿眼睛,温热的胸膛
 
3
鲁滨逊日夜恐惧,深入骨髓的惴惴不安
依然在人世间很多角落上演
那是饥饿之于恐惧,空洞眼神之于干瘪口袋的绝望
犹如没有灯火的黑夜。漫长
 
一粒稻子不是阿拉丁神灯,一个老人却一定是
他自田间稻草堆里,擦亮了希望的种子
杂交水稻架起通向天堂的大桥
老人高举着灯,站在桥头
让神话世界的瑰丽富足,铺满田间
 
老人还是走了,它带走了黑夜
把一双眼睛留于杂交水稻,如一盏灯
众生于灯下读书,工作,或是端起一碗米饭
人间与天上,烟火芳香
 

——————
长安肆少,本名刘玺,1978年生。系中国诗歌学会、陕西省作家协会、陕西网络作家协会、陕西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报会员、编辑,中诗网第七届签约作家。目前已发表诗歌1000余首,散文30余篇,连载小说《灯影山河》、《火鸦》等200余万字,有作品在国内外征文赛中获奖。有诗集《遥远的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