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在时光中闪烁

一一从甄池安先生的长篇传记《岁月百味》探究他的人性之美

2022-06-23 09:25:19 作者:邹中海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甄池安先生1959年10月1日出生在广东江门开平簕冲龙凤村,现居香港。生日与国庆是同一天,大概也是他非常有家国情怀的成因之一。

  甄池安先生1959年10月1日出生在广东江门开平簕冲龙凤村,现居香港。生日与国庆是同一天,大概也是他非常有家国情怀的成因之一。现在系硕泉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市政协会景观工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山市十大工匠人物。同时是一位诗人,创作了大量的诗歌、文学作品。

  这本长达二十多万字的长篇传记,详细地记叙了他自我成长的过程和在成长过程中所遇到人和事,苦与乐,辛酸和心慰,跌宕起伏,不装不作。历时八年的回忆与整理,较为真实地还原了一个时代的原貌。语言质朴,层次分明,按时间的先后顺序叙述,传记中插入了不少哲理性很强的小故事,使作品从园林的专业性、深厚的思想性、复杂的人文性,再增加了故事性和阅读性。

  我见过甄总三次,三次都是在他的公司。这次见面,他给我讲述了大儿子尊龙小时候上学的故事。体现了甄总那种不屈己、不累人的儒者之风和处事哲学。就所见所闻和对书中的感悟,粗浅谈一下我学习的体会。

  一、热心公益,回报桑梓,彰显赤子之心

  甄池安1975毕业于簕联小学。这所学校是开平市政府1952年8月最早修建的恵民工程,是他知识启蒙的起点。但这个学校也和全中国解放初期绝大多数校舍一样,简陋陈旧。后来在村委会的带动下,发动民众乡邻,多方筹资,修建了新的校舍。小学修建后,资金还有一定的缺口,配套设施还不完善,塑胶跑道也没有修建,学校需要重新筹集资金。2012年,簕联小学的校长找到了甄总和他的弟弟甄池光先生,希望能得到支持。甄总说:“需要多少资金?”校长说:“几万元吧”。甄总说:“我们兄弟两个,各拿三万,明天划到学校的帐上,不够再来拿。”事后甄总又给学校多转了两万。2012年的8万,可以在二三线城市买套房了。

  笔者见过甄总三次,其中两次是在他的公司承办市诗歌学会的公益性活动上。去年年中,中山诗人王晓波老师的诗集《山河壮阔》发布会就在此分享。甄总作为策划人和承办者,利用自己独一无二的资源和条件,把发布会搞得很有气势和规模。那一次也是笔者首次走进他的公司和会议室。公司内具有岭南风格的亭阁与小桥流水相得益彰。园林深处绿树成荫,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晚上在灯光的衬托下宛若人间仙境。会议室内布置得典雅精致,名人字画和墙上各种参加公益活动、受到表彰嘉奖的奖牌证书挂满了橱柜。卢瑞华省长亲自接见的照片非常醒目,当时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年年初,市诗歌学会的年度总结会又在甄总的公司召开,笔者又一次走进了甄总的公司。甄总平易近人,记忆力也很好,一眼就能认出我来。

  甄总在全世界都很有影响力。2019年,在新加坡参加美国第四十四任总统奥巴马可持续发展大讲坛时受奥巴马的接见并合影留念。同年,在广西参加首届世界长寿论坛暨生命科学大会时受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接见并合影留念。在香港的餐聚时,与霍英东的孙子霍启文洽谈合作项目。

  二、重视亲情、忠孝传家,打造和美的家教家风

  亲情、友情、爱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甄总践行的圭臬。有研究东西方文化的学者认为:西方文化重视的亲情友情爱情是建立在客观理性的基础上,有一定的目的性和功利性;而东方文化,虽然在现实生活中也讲究“门当户对”,“强强联手”,“互帮互助”等带有一定目的性的词汇。但在精神世界里则完全是想遵循内心的本真。比如神话故事里的“织女和牛郎”,“董永和七仙女”等这些跨界之恋,就是想倡导一种打破世俗的真情文化。是想倡导一种“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棵草去”的情义文化。东方人之情,是全身心的投入,是不求回报的付出。甄总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和影响,非常重视心灵的互动,重视亲情友情爱情,讲究缘分。书中有很多文字都是抒写亲情友情爱情方面的内容。祖父母、父母亲、大妹淑仪、弟弟池光、小妹海怡、妻子何美兰,儿子尊龙、尊阳、尊健及其他长辈亲友都出现在他的笔下。甄总用他的实际行动,言传身教,打造了一种和美的家教家风。

  相濡以沫的妻子何美兰已经携手走过了近四十个年头,已经到了红宝石婚的级别,但情爱绵绵爱若初恋。因为疫情的原因,甄总有两年没有见到妻子了。在他写给妻子的一封信中,情语涛涛如江水,满篇都是体贴妻子的付出与艰辛。几十年前拍摄的老照片,保存得清晰而完整。说明甄总很重视这些珍贵的时光。笔者在书中看到,一帧夫妻俩年轻时拍摄的老照片下,有这样一句话:“轻点吧,不要把我的手拉伤,爱你的心已比石坚了!”

  甄总爱情甜蜜,幸福美满。可当初的相知相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说起这段婚姻,颇有点缘分的味道,用甄总的话说:“一见钟情,再见相许终身”。1984年的一天,甄总与何美兰的姐夫在佛山的一个工地上做事,何美兰来找姐夫,意外地碰见了正在干活的甄总。仪表堂堂的甄总和美丽娴淑的何美兰第一次见面就在彼此的心里埋下了爱情的种子。

  和很多的爱情故事一样,好事多磨。这桩婚事,刚开始时甄总的母亲是不同意的。这个故事有点老套,只不过角色却是反转。老套故事里的男女主角,大都是白富美爱上了穷小子,然后女方家的父母不同意,想方设法阻拦。在甄总的爱情世界里,也有相同的故事情节。甄总的母亲传统观念很浓,认为女方家如果全部是女儿,怕以后负担会很重。母亲的担心不无道理,又加上母亲的养育之恩大于天。尽管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亲情,然而天平的法码还是逐渐倾向了亲情。甄总不得不在痛苦中选择了分手,没有爱情滋润的甄总和何美兰心中的苦楚是难以用笔墨形容的,他们渡过了多情而痛苦的雨季。好在缘分天定,有情人终成眷属。在甄总的执着坚持和耐心解释下,他母亲又是很明事理的人,所以后来成就了这桩美满的婚姻。甄总在这一章节写得特别细腻,起伏跌宕,一波三折。看得我们很担心,生怕月老的红绳一不留神就会拉断。结局是美满的,“一见钟情“最终演变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缠缠绵绵的爱情故事。这桩美满的婚姻,也成就了甄总的一番事业,那些怕婚姻影响事业的发展,也没有在甄总的身上体现。何美兰能吃苦耐劳,落落大方。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成了甄总的贤内助,更为甄总添上了三个可爱的儿子。如今都已成为甄家的栋梁,可谓人丁兴旺,爱情事业双丰收。

  苏轼诗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正当他爱情幸福,事业开始起色的时候,甄总的母亲生病了。在医院里,看到被癌症病痛折磨得苦苦呻吟的母亲,这个刚毅又充满柔情的汉子瞬间崩溃,情绪几度失控,嚎啕大哭三小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此情此景,病中的母亲强忍病痛,用颤抖的手抚着他的背说:“安仔(甄总的小名),不要为母亲伤心好吗?你越是这样,母亲越觉得不好受。照顾好家人,有机会多到我的娘家走走……”

  母亲的离世,对甄总的打击很大。甚至在三十多年后,都走不出来。在他这本传记中的一首诗里,笔者见到了这些肝肠寸断的诗句:“夜里梦到妈妈/总是唏嘘着醒来/想起妈过早殁去/很是悲怆/我想尝试去忘记/可是念她的情怀/不由自主悄然而生/我孤单地/披着寒衣/带着伤感/魂游在岐江河畔/在那月影迷离的榕树下/我低头沉思/妈妈走了/她给我留下的是什么/留给我的是无限的哀思/我仰头眺望星空/想寻觅一颗久违的星/渴望着/找到那颗/能给自己慰藉的/慈眉善目的妈妈星/我想告诉妈妈/儿子很想念她/我安慰妈妈/不要再为儿子担忧了/儿子的生活得很惬意/初冬的夜空/寒意瑟瑟/旷野一片宁静/云端里忽然传来了/妈妈那带着乡味的声音……”

  三、刚正不阿,有理有节,不屈己,不累人,真诚相待,成就人生

  或许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小时候的甄总在当时的条件下因有过顽皮捣蛋而受到伤害的情况。所以当他的大儿子尊龙因打架而被学校勒令退学时,他到学校据理力争。他说:“小孩子不遵守纪律,在学校打架,处分是应该的。但勒令退学,处分则过于严重,这个处分,对一个才十来岁的孩子来说,是最不公平的伤害,而且也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和《教育法》。尊龙在未转入贵校时,一向都很优秀,怎么一到这里,就会勒令退学。”学校在听了甄总的这些有理有据的辩驳后反问:“那您看怎么处理?”甄总说:“这很简单,在勒令退学的前面,加上四个字,‘如有再犯’,勒令退学。”学校最终釆纳了甄总的意见。几个月后,尊龙考上了濠头中学,后来又成为中国人民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独挡一面,成了甄总的左膀右臂。

  小时候的甄总也是受过偏见的“坏孩子”。那时候整个中国的物质基础非常薄弱,很多孩子都是饿着肚子去读书。有一次他和几个同学出去玩。路过生产队的菜地,绿油油的芋头叶子很能勾起想象。于是小时候的甄总就和十来个同学一起,搞了个当时轰动了整个乡21个村庄的“黑夜摸蛋”事件。其实在整件事件中,甄总并没有参与“扒芋头”,只是后来拿了个锅,却因为“成份”原因,受到了相对严重的处理。这件事对甄总日后个性的形成,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我很佩服甄总的勇气和坦诚。他在这本传记中,客观真实地记叙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不回避,不修饰,不拔高。他从一个工地的小工做起,成长为园林行业的领军人物。工程遍地开花,美仑美奂,但他从不掩饰自己的瑕疵。他的公司为某地修建了一个腾龙阁,这是一块有着860多年历史的人文沃土。腾龙阁修建后,如一颗山中明珠,增加了这座城市不少的人文底蕴。甄总通过仪器测量,发现塔尖偏差30cm。这点小瑕疵,其实连专业人士都未必能看得出来,他却把它拍照记录,写到了书中,这是典型的大国工匠精神。园林是门艺术,只有精益求精,不断飞跃,才能缔造出更多的优美华章。

  尽管甄总接受正规教育的时间只停留在高中阶段,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了本科文凭,并且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获得了技术员等级证书的高级人才。

  在改革开放初期,当时中国的法律制度还不健全。开公司,做生意,难免要和各色人等打交道,他遭受不公正的待遇、甚至打官司,也占据了他人生路途中不少的时间,但甄总凭着自己的毅力和信仰,闯过了千山万水。如今的甄总已年过花甲,事业有成,精神矍铄,他还想为他的公司再干几年,再把重担完全交给下一代。他笑着对我们说:“我现在是怕出名,因为怕影响到工作。等我退休了,再和你们一起玩诗!”甄总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能以省级规模,在中山举办首届“园林百花奖”。然后逐年在全国、全世界举办推广,打造出充满芬芳的诗意园林。

  其实,甄总早就是业界的拔尖人才,不过对他能和我们一起玩诗,我们很期待!

  一一写于2022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