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蝉声有禅(7首)

2022-08-05 作者:巩本勇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协会员,淄博市作协主席团成员、淄博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巩本勇短诗选》《风过黄河》,散文集《祖坟》,长篇小说《苍生谣》等多部。

01·蝉声有禅

蝉声的夏天,在树梢高处
在庙宇深处
抓住一只蝉,就是抓住整个夏天
一声一句里
成为一个手段不断淹没目的的过程


02·这里

我每走一步便抬头去瞄一眼月亮,在这里
亮起来的月
埋进土里。

苇雀似乎听到了什么,
不停地摇晃影子。
月光下的事物,犹如池塘里的荷花把水面淹没。

劝慰,诱惑,高低贵贱的恶俗四下纷飞,
左耳窃听右耳,一种微妙的平衡。


03·夏日苇雀的主题

她站在苇尖上鸣叫不停,
清香包裹,我记得这样的风。
在来去的湿气中,
水中有些烂草。
夕阳西下,万亩芦苇荡
景象几乎无穷。
这是一条湖兴湖衰的主脉络,
现在是夏日,
她叫做水性杨花,
燃烧起灵魂深处珍藏的呼吸,
她抓住苇枝一下下沉一两米,
对人怀有敌意。


04·真切

被水中鱼的假象所迷惑再也真切不过了,
我坐在岸上,注视着浮子的节拍。

蚂蚱被捉住会断掉大腿跳着逃跑,
为自己保留了真切。

知了,采摘阳光与泥土的作合之美……
它的叫声一直真切到现在。

却也见林荫里人影绰绰,
蒙蒙的雨幕中没有拉出云彩。

我的灵魂与苇雀一起藏在马踏湖的安静里,
我是多么想你,梦里那么真切!


05·河床

故乡的小巷弯弯曲曲,
说是小巷,
其实也不小,
一直伸到小河边。
小河跟着雾在飘,
和芦花一样,
与悠然自得的苇雀,
捕捉黎明。
河床是故乡的感觉,
随风摇,
我忘记了所在的位置,
从娘胎里出来第一声啼哭就建立了肺循环,
便存活于世了,
以一种虚无缥缈的方式。
阳光直射过来,
我的眼睛成了一条缝,
一股小风溜溜的从里面吹出来,
河床缓缓向前,
蒙着微尘的文字,
勾出故乡的忧伤,
狗尾巴草,狗尾巴花,
流浪狗,鸳鸯鸭,
都患上了抑郁症,
就像我的原野……
靠拢的云,
凝集的虹,
时常到河床上,
受孕于死的美丽。


06·述怀

我们拿着剪刀修补山顶
每次雨过天晴
爬一座山
从前面上,从后面上
像山里人总是拿着麦秸爬上屋顶修补房子一样
四周都是熟稔的风景

月亮出来了
我感到这般忧郁
许多叶子泣落
迷失于仰视的姿态

底色中的月儿
似线,似钩,似刀,似盘
仿佛出现公主奥杰塔和王子齐格费里德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除了两件事物
桥,河流

我的性格
骨子里有这样的倾向
肉体和灵魂
满足文字的敲打
诗的长跑者
和说情话的人一起看月亮
每一个人,都有过看见她离自己很近很近的时候


07·池塘的眼睛

(一)
在马踏湖,池塘旁的柳树到处是,
它习惯纠缠安静的云影。

在春天,它甩出长长的辫子,
去逮一枚完整的水月。

一缕夏风涌动,它穿出绿衣裳,
荷叶荷花与蜻蜓漫舞。

柳絮被风一吹,不见蛤蟆的踪影,
虫类驮着大陆往上走。

苇雀啄开雪花,你的记忆很低能,
苇地里张起绵纸般的蛛网去颂扬甲虫生存的哲理。

(二)
河水突然猛涨,苇雀从水面腾空而起。
它一会儿盘旋着夕阳,一会儿两只爪子抓住苇秆停下来,
惊叫不停,这风和水的颜色竟然那么相似。

麻雀愣在原地,它知道去年收成不好。
炊烟绕到坟头,父亲躺下的地方,风把大地咬疼了,
尽管上面的土没有少,草也长高了。

离开了池塘边,意味着另一种生活。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通常父母在田地里劳动,
我却坐在一棵柳树下,捉知了,捉蚂蚱,找野葡萄。

风停了,一份久违的契约不会再苏醒。
一棵棵柳树与那些落着叶子的树,同一个姿势,
那种只有你我才能听到听懂的声音,是回归的错觉。

这个古称少海的官湖,又让我想起奶奶。
她是患乳腺癌去世的,墓地在一棵大柳树下,
右边是池塘,后面是荷塘,她活在水晶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