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穿越的梦,总有许多的周折(组诗)

2020-12-07 作者:漠子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诗人漠子新作。
  

1.穿越
 
邛海之水真有弧度?面对她,眼睛不信地理
那种大山里的镜子,造化让她堰塞
端得再高,哪怕就是云贵南高原边缘
她都不为我倾倒,只在南方树种缝隙
抛给我一两个媚眼。而我是那样地倾心
千里去探望,只望见一场空空凉山
 
时隔两年,像今晨长安寒冬,她的波涛
那么意外,拍到北平原秦岭,望见长安
地球在这两处拐弯太急,过山车般叫
西南西北,隔无数山河相望,醉了茅台
我在峰线上蹒跚,完成一次又一次穿越
 
躺在热床上写诗,身下怎有种山脊突兀
缺少爱的时光就是座荒城,我们让她充盈
飞机落到贵阳的龙洞堡机场
码了一座城等我,笑哈哈地推倒
又频频磊起,举杯于“十二背后”
 
地上有多少青山,地下河走着走着
忽然不见,“喀斯特"总让人意外
有的洞府里藏酒,有的藏了互联网的心脏
有大写意的“中国天眼”,架于群峰之上
询问苍穹。我也不断地问贵阳的同学
历史怎么来过,现实怎么活过?
 
山的背后,地下之下,架起了天坑天瀑
双河洞,大地缝,清溪峡,海市蜃楼
有的世界百态,山河后面还有山河
山河里面还有山河。人仙两界穿行
前面兽群出没,也许珠宝满堆,从顶到底
钟石乳会说话,七色灯照亮的地方
我的心咚咚直跳,怕找到前世的自己
 
2020.12.6.晨于长安

 
2.丝瓜
 
画了,吃了的多少丝瓜,都已忘记
更不知道如许脆软中,有张韧性的网
 
那天我在新华街蹓跶,一个三轮车里
一把菠菜几个土豆,折射那人比我困顿
而车上有三个网,网住我低沉的心
是否造化度我,打捞感觉,俘虏孤独
若要捕获诗人,丝瓜的天然网就已足够
 
我对着它笑,它用无数网眼看我
互联网,生活的网,乱麻一样
都没有这么艺术,雕琢也不成
中年时节,编织了多年的网也这么精致
面前的丝瓜被虫子镂空,留下了本真脉络
要看世界,怎么把我们一网打尽
 
神情那样网。有人问:三个一块钱,要不?
我说:不,一个一块,三个都要
心悸。我们一家三口,就是一人一地
我想有个网把我们聚拢
内心有瓜籽,吊住心灵的网
 
拿上这三个网,我捂揣着小心
害怕泄露了天机,害怕不小心掉入网中
我要用它刷去生活的油腻与不堪
把长安擦得明帧瓦亮,迎接阳光与雪花
然后与它千里还乡,用它打捞
快要封冻的天马湖水,那一尾鱼是你
在丝瓜网里挣扎,我拥抱着耳语:
跟我回家。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2020.12.1.于长安
 
3.月亮歌梦
 
我做了一个夜来香之梦
圆月下沉浸在歌声不醒
那是有个同学聚会的前奏
我们还没见面,清辉已洒满美梦
 
我以绿荷与藕杆为兰舟
为秋千,为摇篮,为火炬
我以青丝为系,五线谱为路
在童年的河上荡漾舟千
心花怒放理想的火炬
 
我以各种优美姿势演绎
我以夜来香歌声为旋健
月下的花儿已经沉睡了
伊人还在等待,牵挂遥望
我在逗你笑颜,我会沉醉快乐
 
那垂柳环绕的公园
那沙漠中油画的绿核
那青春的轻捷翅膀
直到围观把我笑醒
 
2020.11.20.晨7时许长安梦醒

 
4.橙子
 
这大雪节,天之下不分青红皂白
一律穿上白棉袄。地之上不分赤橙黄绿
一律蓝得肃静。冰清玉洁与超级蓝
冷色调冬天,与心灵的温度相反
 
思想过了雪,有种刺眼的清爽
人从雪野走出,会恢复原始模样
我却不同,盖着这样的被子睡觉
在树上,坚持到最后的,是有思想的橙子
整个冬天不殒落,只守住这片天空
 
东山和西山,红红的圆橙滚过白山黑水
梦见春花秋月,畗山流泪,感情破封
悄悄地冰下河,喜喜的一红日
看着冒着热气,或有火的毅色
但冰、脆,或酸酸甜甜
北国之冬,橙子是人生南方的滋味
 
2020.12.4.于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