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中诗简牍】2022年6月卷(总第121卷)《火焰》

2022-07-10 15:25:21 作者:中诗简牍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本期责任编辑:黎落。华子、陈湖、占东海等9位作者的作品上榜。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
本期责任编辑:黎落

 
一.榜单

【状元卷】

1 人间 | 华子

【榜眼卷】

1 镜像  | 陈湖
2 船 | 占东海

【探花卷】

1 钟声 | 乐山船公
2 藏 | 吴殿平
3 河流与麦子 | 李庆贺
4 黄昏的脚步 | 北君
5 菜板 | 断笔

【同题卷】

1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碧水寒
2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陈湖

 
二.编辑小记

  发生了很多事,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生活就是这样,庸常,波澜不惊。读书,写诗,绘画,种花和自己对话,和生活对话,成为一种可以突破的方式。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对爱诗的人来说,诗歌就像心中的火焰无法被扑灭。
  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至少还有一件共同珍爱的事可以做,多好。
  关于诗歌的说法看过了太多,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不同的时间,心态喜好也会不断改变。好诗无标准,诗歌不是好不好,而是抵达。在写和读中能抵达到哪里。此处有风景,彼此亦有。
  这期同题,选了两首,一首偏于虚,一首偏于实。都是火焰的不同呈现。眼见已经是七月,小暑,人间进入炽热的季候。虽时间流逝,一年过半,但让我们内心多保留一点点少年的星火。待回首,可以对自己说,幸好我心中的火焰一直无法被扑灭。故而这一期题目定为《火焰》,祝福所有人。
 一一黎落 20220709
      

 
三.上榜作品

【状元卷】

人间
文 | 华子


群山耸立,云朵缠绕
万物隐居人间,多有悲悯之怀

山间寺庙,无门无匾
梵音,轻得虚无;弱得,留不住香火

一头石狮无所世事。只有风
识得神的领地,只有鸟鸣不去惊扰月光

与莲叶上的露滴,彼此关怀


  黎落读诗:标题很大,可以涵盖的内容很多。这样的命题写好不容易,需要有具体的细节或普遍意义的人文关怀,时代的背景已经被反复叙述和攀摹了太多。回到文本:山是常数,云是变数,庙是材料建筑和信仰建筑的载体,梵音是隐喻,石狮子是象征,神是万物,鸟和莲叶是具体的细节。所有材料堆叠在这里,呈现给阅读者,相互牵制和影响。人间很大也很小。


【榜眼卷】

镜像
文 | 陈湖


在荔枝公园,你看见池鹭撞水
幻想它捞出另一只池鹭
你确信湖里也有座湖心岛
对面黄昏斑斓,有和你一样看水的人

他眼里的池鹭也叼着挣扎的鱼
你们都有救赎的冲动
但谁也阻止不了一只饥饿的长喙

夕阳扑棱棱地沉入水底
你们没有道别,你带走你的纤尘
他牵走他的马驹

  顾念读诗:我所期望的,不过是在人生的某个时间,忽然有片刻恍惚,也许是头脑空白,也许是读了一首诗之后,来自灵魂深处的在场感。



文 |占东海


种过梨树的人
都有坐在木鞋中捞鱼的经历
风吹白花瓣——这些记忆
于空中盘旋够了
终返回水里

  黎落读诗:喜欢这首诗的言外之意大于所书。喜欢它内部的回环和暗藏在文字里的看尽千帆之后的回归。喜欢它走过时间之后还没有摁灭的一点想念和安慰。


【探花卷】

钟声
文 | 乐山船公


三月,她会振铃
我们听不见
人类只是她小蛮腰前卡嚓的姿态
抑或挑花人面
她的生物钟是粉红色的
很响,极易受孕

  老家梦泉读诗:凡是超出寻常思维,有所发现的诗我都喜欢,特别是在寻常事物里翻出不寻常诗意并加以陌生化呈现的小诗。《钟声》就是这样的诗。
  小诗刻画的是三月,以三月命名或许更好。这首小诗地切入角度很刁,将三月拟人化,说她会振铃,我们还听不见,看似有些悖论,其实是将生活的真实提升为诗意的真实,将视角的色彩(实)转化为听觉上的鸣响(虚),通感手法的运用,这是小诗的特点之一;其二,视角的转换,以物观我:在三月面前,“人类只是她小蛮腰前卡嚓的姿态”(这里“卡嚓”疑是咔嚓的笔误),不是以我观物而是以物观我,给人以别样的观感;其三,为了更形象地呈现三月,作者将其置换为桃花人面:“她的生物钟是粉红色的/很响,极易受孕”,既照应了题目,亦给人陌生化的新鲜感:试想:钟声与受孕八竿子打不着,但在诗意的延展和跳跃上却是可通的,“远取譬”的运用。短短六行微诗,写得如此风生水起,殊为难得,可见作者的笔力不凡。若要硬说一些不足,从整体上讲,似乎结尾相应弱些。



文 | 吴殿平


一座山
大于窗口的部分
被剪裁,小于窗口的部分
纳入视野,我贴在案几上的
体廓,作为视野的背面
或纵深

  黎落读诗:和东海老师的船有异曲同工之趣。这里的山是所见和不所见的统一体,是眼前和远方的共有之物。是一个人外在的表露和没有说出部分的延展,是整体和局部的对立统一。


河流与麦子
文 | 李庆贺


你已习惯了流淌,经过一个地方
我喜欢喊你显清河,这样显得亲切

让六月在你的怀中孕育出麦子
写满大地的脚印,长出黄金的光芒

我一次次穿过流水,确认眼泪的存在
在相聚与离别的两岸之间,黑夜漫长

那年,我去他乡求学,你送我
一路小跑,来不及拍掉粘在身上的麦衣

时光如流水。再次想到你
身体里便长满了如针的麦芒,针针扎心

  老家梦泉读诗:小诗题目是《河流与麦子》,显然要着重呈现两者的关系。小诗截取六月份来呈现两者的关系别有深意,六月是麦子成熟的季节,麦子成熟了,献出了果实,也因死亡而中断了与河流的关系。这里河流有时间的影子,麦子有我长辈的影子。有河流就有两岸,“我一次次穿过流水,确认眼泪的存在/在相聚与离别的两岸之间,黑夜漫长”。这里我有了河流的流动性,在相聚和别离的两岸穿梭,麦子熟了又熟,至亲老了又老,能不让人潸然泪下?第四段作者特别安排了一个离别的细节,以此来呈现了河流与麦子的另一面——我成了流向远方的河流,至亲成了别样的麦子,进而完成了河流和麦子两个意象的递进和提升。最后一段的呈现更加丰满了麦子这个意象,在河流和麦子的关系上,作者将更多的笔墨倾注到麦子身上,它也顺理成章地成了主意象。小诗非常注重虚实转换的运用,也让小诗意象的浓度、厚度和层次得到不少的提升,很有看头的一首。


黄昏的脚步
文 | 北君


迟归的人有锈蚀的刀口
他用黄昏磨刀,每一程山山水水
都是砥砺

迟归的人不是一把好刀
在异乡,低着头走路
把刀埋在鞘里。只在月圆时刻,抽刀
断水,制造一个个迸裂的缺口

月里故乡,有熔岩的温度和硬度
每一步都踩在锋刃之上

  顾念读诗:乡愁是恒久的话题。本诗写的冷静且隐忍。之于隐忍,是情感的极度内敛,之于冷静,是游离于自身之外,超然状态下对自身上帝视角般的旁观——但是这样的乡愁和过去几千年的乡愁没有什么不同。
  在新的时代,人们的乡愁又有不同,多有第一故乡和第二故乡之说,因此在客观上,我将这种乡愁写作,称为新乡愁写作。我认为,新乡愁写作可能才是乡愁写作需要关注的点,才是我们更想要看到的。


菜板
文 | 断笔


如果它还能继续生长
或许,身上的刀疤还能忘掉

森林的美景早已模糊
已将灯光的明灭,当做日月的升落
有时,会把挥砍的刀声
听成,森林中呼啸的风声
就连自己曾经的高大,都产生了怀疑

残留的血迹缓缓流入身体
仿佛它才是食肉动物

  老家梦泉读诗:菜板,每天都见的寻常物件,却被我们忽视了,断笔却扑捉到了它,并挖掘出了别样的诗意,让我为之一惊。小诗妙在把一个“死物”当活物来写,或者赋予“死物”以生命来感受当下的情景:“如果它还能继续生长/或许,身上的刀疤还能忘掉”,“将灯光的明灭,当做日月的升落/有时,会把挥砍的刀声/听成,森林中呼啸的风声”,以乐写悲,既继承了传统又有所发挥,很是别致。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它用自己的忍受托起别人的幸福,也是一种修行,更是儒释道提倡的大我之爱。小诗结尾的幽默让人有点心酸::“残留的血迹缓缓流入身体/仿佛它才是食肉动物”,一针见血地刺入,让菜板这个意象更加丰满、厚重。




【同题卷】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文|碧水寒


鱼的身体里有大海无法熄灭的火。
人海里无法移动的稻草人,
自燃的光芒穿过城市的午夜。

如果,雨一直下,
倒流的江河与澎湃的支流。
从天空俯瞰,
那是奔腾的火炬,所过的荒野与沙漠,
遍地野花。

我,你多么微弱的生命,
是小小一朵。

  黎落读诗:写得比较开阔,视野从上而下,从大到小,从抽象到写实际。“河流是火焰”,“生命是火焰”。就像鱼在大海,人在社会,就算雨不断倾注而下,也有火焰无法被扑灭。用抒情和景物阐述哲理。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文|陈湖


拉板车的男子走在南园路上
有时驮着木料,有时驮着废品

这个瘦黑的驼背的男子
使劲压住手把,压不住时
就把身体吊在半空中

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拉稻谷的父亲
咬着牙的样子

  黎落读诗:选这一首是因为它的切入角度,打开了一个主题的可能性,不拘于题目而生发了诗歌的广义。选用写实和凸出细节的描述把火焰带来的力量感和传承倾注于笔端。“吊在半空”抓取得好,很日常的一个镜头仿佛火焰在燃烧。每一个倾尽全力生活的人都是一簇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