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符号把我们连在一起(组诗)

作者:庄伟杰 | 来源:中诗网 | 2021-11-24 | 阅读: 次    

  导读:著名旅澳诗人作家、评论家、文学博士、复旦大学博士后庄伟杰诗歌作品选。

身 份
 
我是一个满口地瓜腔的闽南人
时常穿行在南、北两大半球之间
居无定所呵,朋友们喜欢开我的玩笑
要么拿我这个流浪汉戏弄一番——
你是飞鸟族,你是国际友人
你是一只“海龟”,你是边缘人类
甚至把我当成一头孤魂野鬼……
 
说真的,棋已经走到这一步
相非相,仕非仕,马非马,卒非卒
果真要让我供出自己的身份
只好说,我是一个不东不西的东西
我非我,我什么也不像
我只想活得像我自己,并且
遇到原初的那个自己
 
 
庚子中秋之夜
 
今夜无眠。在海的故乡
我们打卡水关,借古城风月
把酒吟诗。从盛唐李太白的月光诗
径直跳到宋代苏轼的水调歌头中秋词
 
壶中日月长,让时间重新流动
荧屏天地宽,令往昔经历复活
满世界都是水质的月光
满地铺开白花花的水纹
 
蓦地,我感受水关的小诗突然响起
如同搁浅的梦溢出月光的水面
这时,朗诵者并茂的声情是月光
人间万物的生长也是月光
 
兴致一来,我再度借诗歌的名义
特邀吴刚老兄捧出珍藏的桂花美酒
欢饮大醉,惹得海风来回摩挲着
挟带月光的翅膀拍响阵阵熟悉乡音
 
 
夏夜月光茶
 
夏日盛大。夏夜变成发烫的锅
沏一壶月光茶,会心于漫溢的香泽
感知茶语,与清香展开倾情交流
那份惬意,悠然得不着边际
 
你说,一杯清茶泡出千古绝唱
可是多数人喝多了,会睡不着觉
而我,每天念念不忘浸泡其中
品茗啜茶,早已成为一门功夫
 
而今我们天各一方,好在我随身携带
故乡特产茗茶,可以自酌自饮
你瞧,今夜的月色多么清幽
我怀抱的虚空,都是光在酿造光
 
 
隐身黑夜
 
说真的,白天除了白还是白
还时常躁动浓烈的火药味
 
从现在开始,我更喜欢夜里的黑
哪怕坐在黑夜的最深处,甚至
四面被黑紧紧包围,有人认为有风险
其实风险的地带,往往最安稳也最畅快
毕竟还有灯光、文字或者酒陪伴着
 
隐身在黑夜,喜欢的理由起码还有几点
譬如,可以把喧嚣交给静谧的万籁
打开的翅膀交给舒展的心空,抑或月色
交给正在构思的一首诗,以及
刚刚沏开的那壶香茗的袅娜……
 
天地何其苍茫呵,唯黑夜不愠不火
这时,肉体和灵魂总算相依为伴
把笼罩的黑用来填补时间的空白带
倘若侥幸醉梦一场,黑不就适得其所了吗
 
 
那年中秋节的故事
 
小时候,在我和世界之间
月亮,无疑是最有人情味的
瞧,我一眨眼它就跟着眨眼
我傻笑它跟着我傻笑
我忧愁时它跟着我忧愁
我跑步它也跟着跑步
我止步不前,它就静静看着我
总之,我走到哪里它总是跟着
就像母亲的心,一直牵挂着我在哪里
 
年少的我,懵懂,无知,玩皮
捣蛋鬼一个,在村里头尾出了名
有一年中秋节,与小伙伴玩耍回来
尽显灰头土脸风光,家父恨铁不成钢
满脸怒气冲冲,用一句经典古语
厉声呵斥:朽木不可雕也
吓得我急想学着土行孙往地里钻
 
母亲特有耐心,在中秋夜用餐时
讲述了一段活生生的感伤故事
她把家父在文革期间蒙冤受害的遭遇
一五一十道来,并且告诫我们兄弟姐妹
中秋之夜能吃一顿团圆饭来之不易
然后,用一句很诗性的比喻说——
孩儿啊,海滩上的沙粒当大米也会吃尽
长大了要立志,学会珍惜,节约,感恩
那一刻,我蓄盈的泪珠禁不住滚落在
饭碗里,拌和白花花的米饭
连同月光的味道,统统吞咽下腹
一夜间,好像是吃了灵丹妙药似的
我整个的身心,突然长高长大了
 
打这之后,我变成另一个我
渐渐走近书本,开始思忖人生
天青色的心空仿佛升起一轮明月
后来,月亮看出我体内蔚蓝丝绸般的软柔
也知晓我铺满大大小小的心事
而我,无论走到天涯还是海角
胸中总是装着一轮皎洁
 
 
感受水关
 
水关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词
刚读一遍未知其所以然
重温时终于读出些许味道
读到第三遍,内心之水似是关住了
原来,世间万物如此神秘和奇妙
 
当你把水关视为名词时
突然觉得自己徘徊在一片迷津中
想起不确定的人生流程
想起水流过光阴时,涌动一种
很哲学的意味。当风行水上
你从风水学中感悟到自身的隐喻
好像站在水的关口,准备继续漂流
以如水的方式,把云帆挂在波峰浪谷间
 
当你把水关看成动词时
你看到水流仿佛停在那里
结果注定是万物归于静寂
其实,静象之下潜藏着激动
甚至暗流汹涌,如同时光深埋的忧喜
你开始追问:这水流能关得住吗
但水面无痕,似乎什么都未发生过
也听不到任何回音,只是从水的镜像里
倒映出天空的背影和无法掩饰的涟漪
 
当家乡的诗人朋友告诉你
水关是一个地名,有它自己的前世今生
虽历经风雨的潦草,却传递着乡音的温情
在日常场景中,在它朴素的外表上
海潮庵、染丝井、古濠旧家、三教祠……
都是历史传奇留给我们的风景
无意间,你从水关沉静的表情里
发现那些用石头垒砌的记忆
粗糙厚重的纹理析出别样的幽光
 
认识论的水关,你从夜空中谛听星辰闪烁
静观一口古井水,遥感千年前和千年后
在中秋夜升起的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而在岁月与传说交错的烟尘中
你感觉体内有一股气流悄然袭来
看见了悲欢与离合,阴晴与圆缺
看见了古老与新生,传统与现代
也看见了黑夜中亮闪的青瓦与红砖
 
今夜在水关,你意外遇见了——
月光的柔美与海风的幽情在交头接耳
于是决定写一首朗朗的自由体诗
在词语的灵光里,见证了一个叫水关的小镇
并未被人遗忘,依然耀眼于文化地理图中
 
 
守  望
 
与夜厮守,已成为一种习惯
回到被一壶茶水照亮的空间
一支笔在铺开的宣纸上蹈舞
俨然夜游者在空房子里闲庭信步
 
真的不愿拘泥于一湖镜水
只想以龙虎之姿,自由图腾
在翔舞中穿透阴暗的地带
迎迓或托运起属于自己的星光
 
谁听懂光的涵义,谁就自带光谱
谁自度度人,幸运之神就向他靠拢
一场喜雨降临,赋予春天般出场仪式
守望东山,一束紫光正好与我撞个满怀
 
 
美的符号把我们连在一起
 
霜花降临,似在胁迫着大地
冬天的影子,在空中依稀可见
想起从饥渴的夏夜辗转到冷血的秋天
有一段奇趣,充满想象的张力
一线看不见的旅程,留下一行沉思
 
当你饥肠辘辘,绝对不会想到诗意的航行
当你终日饱食,或许会感觉缺失了什么
人世间,有多少饥渴难耐的风景
搁浅,以一叶扁舟的状态
谁在饥渴,难耐的又是什么
谁在无法改写的空间渴求改写
推开时间之门,答案依旧一片斑驳
 
定义冷血,也许早就测验出秋天的血型
既然接受了夏之热烈,也应接受热烈之后的冷静
穿行于萧瑟秋风中,看风轻听云淡
我们其实也是秋天里的一缕风或一朵云
当回忆落在一棵树上,泊在叶子与叶子之间
定格的画面,一行标题掠过血色的冷艳
属于美丽的错误,可否还原为本来的面目
 
故事是夏夜的延伸,发生在秋与冬的缝隙
节气叠加的光阴,无声或有声
守望远方,传来一道深邃的共鸣
原来预览的状态可以修补,因为
美的符号始终把我们连在一起
 
        写于2020年霜降时分
 
 
在紫薇阁里
 
我在哪里?至今仍谜一样悬搁在虚空里
这不啻是哲学命题,其实也是一个文学命题
如此这般反复追问,像被下一个春天唤醒
当我放牧思绪,倏忽
有一个特别的符号,从大脑沟回掠过
原来,自己一直在紫薇阁里守望
(我的居所在名叫紫薇阁的六层楼上)
似是陷入在一首诗的风情里
 
这紫薇,是一种花也是一种树
据说她的别名是痒痒树、痒痒花
还叫紫金花、百日红、西洋水杨梅什么的
以花期长、姿优美、色艳丽令人称叹
仿若人怀春的模样抑或宿命的定格
让我像托运一朵梦,自觉连接起另一朵
难道是有心仪的景观在远方召唤吗?
 
当夜色开始爬上头顶
爬到天地相接的地带,我居然把
天空闪烁的星辰,误读成紫薇花绽放
当意外邂逅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自然想起命理学中的紫薇斗数和命盘
于是把紫薇想象成命运的修辞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某种安排
 
就这样,大胆邀神灵举杯
神灵不胜酒力,醉后的悄悄话比风还轻
认真辨听,是一句谶语——
这叫缘,就是让你沿着边线画一个圆
此刻,我正躲进冬日恋歌的悠扬里
以紫薇为命题,在体内种植一株意象
用来响应神灵的旨意
 
           2020年元月11日急就
 
 
打蚊记
 
可能敝人的肉质内含某种香味
而O型的血液又是万能血型。于是
一整个夏夜,引来了蚊子们的企图侵袭
瞧,原来自己这么有魅力
(如果是引来香花蝶舞多好呵)
 
吸血鬼本身就是害人虫
当杀吗?众人闻之皆说该杀
俺虽然心太软了,未曾想过杀生
但每每某处肉身被咬得浮肿或搔痒不止
如此目不忍睹时,出于无奈
只好使出浑身解数,抡起巨掌击蚊
类似扛着大炮打小麻雀似的
还好两手合力追打这该死的害人虫时
发出的劈哩叭啦之声挺好听的
因为使劲,左手掌疼右手掌也疼
其实,击掌也是一种有效的锻炼方式
 
有趣的是,拍打侵犯身上或头部的蚊子时
等于在用手掌拍打自己
看来,要消灭世间的害人虫不易
有时还得有自我牺牲的勇气
 
 
黑系列作品20号
 
这季春天的光被暗影拖着后腿
整个人间裹挟在迷雾之中,如此局促
 
在黑白阴阳交替的地球上
哪个生命体,没有被黑哺育过
 
白昼的世界也有阴暗的角落
黑色的空间同样有人造的幽光
 
滑落深渊的星光无语凝噎,光阴从明到暗
难熬的黑与夜终于熬成时光的另一半
 
无奈地接受自然界赐予的这份孤芳
透过黑夜张开迎迓黎明的双臂
 
如果洪荒之力终会归于安宁,相信
所有的配方都是天父地母的杰作
 
禁不住以一盏感恩的佳酿做祷词
然后用两速黑色眸光洞穿所有雾霾屏障
 
2020年初春
 
 
黑系列作品21号
 
把白昼睡成黑,直到星光在头顶呢喃
又把黑睡成白天,以黑白轮回打发光阴
 
翻过这页是黑,翻过那页是白
其间省略过许多繁琐的细节
 
再往下翻开,竟然孵出一场蝴蝶梦
扑闪着蓝色翅膀,形同酒后微醺
 
有一页是过渡的,空空如也像天书
暗藏玄机,其实最适合随意挥洒
 
律动的密码,连缀成一串佛珠
以圆满昭示,垂挂于心空的切点上
 
 
黑系列作品23号
 
黄昏不由分说,三下五除二
就把余霞拉黑了,海平面慢慢昏暗下来
波浪掀开一面黑色的丝绸
唯涛声依旧,此起彼伏
 
眼前的海不是白天那个海,但还是海
表情如此孤绝,恰似一个幽幻的大容器
看不见航行的船只,也看不到海鸥海鸟族
蓦地想起,海那边刚刚沉睡的大都市
 
此刻,夜游者无处安放的心事被风吹皱了
远处的航标灯与零星的渔火在迷离扑闪
黑得出奇的海,仿佛宇宙的修辞
所有的光阴,似乎都汇成了缥缈的场域
 
 
黑系列作品24号
 
夜晚,打开书籍报刊,笔记本
还有刚收笔的那幅墨迹未干的心画
它们构成的魅力,都是黑的
 
白天,内宇宙不为人知的秘密
午睡时跟着躺在床上的静黙世界
一种神秘感,也是黑的
 
镜像里的头发,眼睛,服饰
皮带,皮鞋,袜子,周身缀满了黑
如此境况,从黑色里读到另一个自己
 
还有黑骏马黑玫瑰黑咖啡什么的
这些事物的气场和光感,同样是黑
生活的说明书,原来与黑有关或无关
 
 
黑系列作品25号
 
手持黑夜特别签发的通行证
沿着时间的河道蜿蜒向前
径直指向看不见尽头的远方
如梦的幽谷,阴影从另一种时间
次第传来斑驳的声音,像有人在询问
宇宙中的其他星球是否有生命存在
 
置身于混沌中,发觉眼前有诸多事物
模糊不清难以分辨,一些无从释怀的
悲伤、苦闷和无助,禁不住从时光侧面
不由分说地跑来,如影随形
一个人,在如此盛大黑夜里踽踽独行
该如何安置这突如其来的美丽痛感
 
飞翔或突围,总有属于自己的线路
恣意铺开的黑,撒开一张罗网
作为网中的羁鸟,任你飞得再高
哪怕在黑色背景上,打开翅膀的光
也飞不出尘网,最终还要
自觉返回到原来的空房子里
简介
庄伟杰,闽南人,旅居澳洲,诗人作家、评论家,文学博士,复旦大学博士后。曾任澳洲《满江红》杂志和《唐人商报》社长兼总编,现为山东大学人文社科青岛研究院驻院专家、《中文学刊》社长总编,海归后破格聘任为华侨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和学科带头人,暨南大学兼职研究员,澳洲华文诗人笔会会长,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曾获第十三届“冰心奖”理论贡献奖、中国诗人25周年优秀诗评家奖、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批评奖、中国当代诗人杰出贡献金奖、华语杰出贡献诗评奖等多项文艺奖,作品、论文及书法等入选三百余种重要版本或年度选本,有诗作编入《世界华文文学经典欣赏》等大学教材。至今出版专著20部,主编各类著作70多种,发表400余篇学术论文及文艺评论。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