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地,走进戛洒的热风里(组诗)

作者:赵之逵 | 来源:中诗网 | 2021-10-25 | 阅读: 次    

  导读:当代著名扶贫诗人,鲁迅文学院89级高级班学员,玉溪师范学院文学院客座教授赵之逵诗歌作品选。


              山之橙色

山以高论,也以颜色细分
比如,今早秋色中的夏洒小镇

云雾从背后-个熊抱
左上方的跃南山,便只有了
眼前的一片虚无缥缈

这传说中神仙经常出入的山,侧耳倾心就能听到、南恩瀑布奔跑起的咆哮

而对面山上,一片亮色
阳光毫无保留地释放出千顷温暖
浇灌着万亩橙园

每一片橙叶都是一片
油光翠亮的小太阳,闪耀出幸福光芒

绿黄相间的橙子,扬着成熟的小圆脸
仿佛当下、生活香香甜甜的傣家小院

都置身同一个哀牢山系
一个海拔1960米,一个海拔1100米
一个山高水长,一个橙心蜜意

                2021年10月2日

               耀南梯田

鱼游了过来,从戛洒江逆流而上
霞光中
一道惊鸿,停在耀南山
弯弯的田眉,像天上的月亮

执着的山里人
用马,驮出云海茶香
驮回了大漠孤烟
锃亮的青石上,看得见一地江南

云海退潮后
巍峨的耀南山,是那条搁浅的鱼
鱼背上,层层梯田
闪着耀南人追梦的鳞光

    注:耀南,因剿匪牺牲的董耀南团长而命名,地处云南省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戛洒镇境内,著名的茶马古道贯穿其中,云海梯田,无限风光。

           禅意傣乡

整条河谷都是禅意的。包括街道两旁
穿戴整齐的傣家风味商住房,包括
随水而居的傣家人

包括稻田里随意散放着的鸭子
包括路边,亭亭玉立的芒果、甘蔗

也不见他们怎么跟施
随手种下的树
就挂满了水红粉嫩的荔枝

清纯婀娜的傣家小卜少
跳着比孔雀、还要美的舞蹈
一撮糯米饭、半个腌鸭蛋
外加二两老白干,就是
傣家人心中、最美好的日子

三江,在上游归流
像从不同地方,前来的我们

江两岸,卸下了红装的凤凰树
举起一朵朵祥瑞的绿云
在空中,写下了
一个个大写的“禅”字
              
              重生

从傣家广场走到入住酒店
每一步,都像在远征

除了慕名前来的我们
闷热的大街上,很少有本地人

走在人行道上的我们
犹如,正在汗蒸房汗蒸

高温,一遍又一遍
逼出身体里的汗,仿佛要帮我们
拔出内心深处、全部的毒

街上,那一排排
曾经十分红火的凤凰花,已经开败
翠叶紧接着盛开

在这样一个被泥石流
彻底毁灭过一次的乡镇上走着
我,仿佛得到了重生

                         2021年10月3日
                         
       落坐街边小酒馆

灯光在黄昏后醒来。回归的清风
召领着本土本乡的原住民,和
流连在商店、广场、餐馆里
慕名前来的我们

在这个以闷热著称的边陲小镇
幸福不过、此时一点一点涨起来的微凉

依然有很多隐形人。临江的
一处偏僻街区,一排排小酒馆
是小镇午夜的萤火虫,微光
容留得下每一份所思所想

所有好和不好的情绪,在此得以调和
街道也因此,看起来欢乐了许多

吉它声扒开酒气冲了出来
一个精瘦男,正在酒馆一角深情拨唱

歌声中,辩得出他和我们一样
饱经了沧桑

更多的人在推杯换盏,更多
是九零、零零后小青年,惆怅
还没有写在脸上

我选择了一个安静一点的座位
一杯酒、一碟花生米,权当作陪伴

往事一点一点上头
霓虹灯迷幻。风几度经过
时光落在酒水里,泛起许多微澜

              最高远的画面
     
已是夕阳时间,炎热不减
橙园最高处,一棵巨大的榕树
展开全部翠翼,挡住了
阳光中、最炽烈的那部分

九旬慈母坐在树下中间
祥瑞而凉爽的风,从四面八方阵阵吹来
拂去了这一路舟车疲倦

当地人介绍,这棵长青的大叶榕
自他记事时就已枝繁叶茂,至少百年

难怪这么包容,如同我们身边
众多可敬可亲的中老年

放眼望去,万亩甜橙正青颜泛黄
并向着金黄处,渐次递延

万里云天。香甜的“高原王子”橙,和
善恵众生的榕树、善心慈容的母亲
是此刻,最高远的画面

                    2021年10月2日

          再游石门峡

 一条因巨石当道,而命名的峡谷
山里人,都这样取名

旅游门票轻轻一推
峡谷山水画,便站立在我们前面

清溪率先穿越了我们
两面青山,一路护佑我们向前

最纯净的风,刮去了骨骼上的积尘
负氧离子满满贯穿着山谷
让我们的每一次呼吸,都毫不费力

冷水花是慢步在峡壁上的绿色小精灵
这种只有集天地精华于一身的地方
才存活得了的草本
化得开人世间所有纠结

百灵鸟唱起最好听的歌,以示欢迎
身形娇小的灰尾丁丁一路上话音不歇
把我们,当成了久别重逢的老友

一场毛毛细雨适时来到
仿佛是老天在恩赐的列表中
又特意,为我们增添了一台加湿器

据说旅行家徐霞客,曾经到此一游
一小捧清溪入口,便写出了
传说中的旷世名记:《赛昆仑》
尽管失传已久

今天我行程百里再次来到,算是重温
一座有故事的山,安放得下所有灵魂

                         2021年7月15日

     戛洒,一幅乡村振兴的滇中江南

老天是一盏博爱的照明灯
释放出全部活力,把戛洒小镇照亮

云水氤氲,天上的油彩
不小心被撞翻
五颜六色,鲜活了这一片遥远的水乡

那红的花绿的草
都是舞蹈着的卜少卜帽
小屁萝里
装着傣家人幸福的味道

房前屋后
芒果和荔枝笔挺的样子
看着就小康

阳光调和了水稻田
鸭子们成双结队
桨状的蹼,说动了水
急匆匆的,像是要去赶一场爱的盛宴

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南恩瀑布
有彝族儿女最纯良的心肠
凤凰花用一身大红谱写的圆舞曲
归引着三江

三江归流,这是早晚的事
多民族和睦共处的戛洒坝子
正在,排演一幅乡村振兴的滇中江南
简介
赵之逵,当代著名扶贫诗人,鲁迅文学院89级高级班学员,玉溪师范学院文学院客座教授,玉溪师范学院“向阳~之逵诗歌教育工作坊”坊主,1989年在"现代诗社团大展"中被评为"桂冠青年诗人。诗作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延河》等全国各级刊物,率先携诗亮相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旗下《中国诗歌网》“奋斗在扶贫第一线的诗人”专栏。诗作入选《中国当代文学选本》和、《百年颂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朗诵诗选》等,获《诗刊》社等多项全国奖,1992年玉溪文联组织出版了第一本个人诗集《流动的光斑》。2018年3月至2021年5月受组织委派到山乡驻村开展脱贫攻坚工作。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