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愈:在生活与爱之间(十九首)

作者:周一渤 | 来源:中诗网 | 2021-08-27 | 阅读: 次    

  导读:周一渤,诗人,摄影家,策展人,影像评论人。出版和主编诗 集、摄影图⽂文书、报 告⽂文学以及经济、金融论文集20余种,获 得各类诗歌、新闻、摄影奖百余次。

 
回忆
 
我睁开你的眼睛
你淌下我的眼泪

就知道时间不能倒转
春天的脚步才永不言退

原来眼泪也是一种酒
可以引爆潜藏的醉
 
2006.3北京
 
 
李白 

一到新昌,就想找你喝酒
可寻遍大街小巷湖山村寨
风儿告诉我,你刚离去
云儿告诉我,你刚离去 
很想听听高力士给你脱靴之后
你老都有什么感受去了哪里
好想问问几次放排剡溪踏歌
而来,路上好走不好走 
几度沉浮,任意行走
似醉似醒中才知酒是最诚挚的朋友
谢灵运的一纸山水和天姥山的横空气象
才是耸立在你心中最高远的山头 
站在天姥山下,看万云飞渡
想想李白,咱也拍拍自己的胸口
                
2008.3.1北京
 
 
千年新昌

在新昌,我行走在盛夏的太阳下
有意无意间,一步跨进唐朝
不知道,是剡溪拉扯着城郭长大了,强壮了
还是城郭千年之后还离不开剡溪的怀抱
 
一千一百周年也只是一瞬,阳光
迷离了眼睛,溪水边的悬崖上
却早已不见了刘长卿的“碧涧别墅”
对岸的老者依稀露出隐者的言笑
 
还有康乐里,数间小筑轩窗破败
新楼夹峙中古色依旧,却是江南风尚
这便是谢灵运秉烛思悠的地方
这便是中国山水诗的源头,千载的歌唱
 
想必,李白贺知章拉上谢先生奔了饭局
“谢公井”如一枚印章盖在了深深的古巷
                   
 2008.3.11北京
 
天姥山 

拔云尖是你高耸的额头,明澈的
沃洲湖,是你媚而不俗的眼睑
那条故道,是谢公给你披上的绶带
一座山,一辈子与诗歌结下了缘 
一座仙山,你与李白并排矗立
分别属于两座山系的两座高峰
一个在我的心中,一个在我的眼里
纪念章,挂在了江浙大地的胸前 
没有谁能掀开你飘动的盖头
因为只有大地才娶得走你
没有谁能躲开你温情的眉目
因为所有的诗人都在你的面前流连
有什么能表达对你的一世情怀
化做一朵白云,缠绕在你的眉间                    
 
2008.3.12  
 
大佛寺 

城边藏古寺,古寺传石城
石城寺成了寺院的小名
从完整的现实到残存的历史
只用双脚沾满阳光就记下它的深远 
进得寺门,穿过宋代牌坊
再穿过几个朝代,曲曲弯弯
瞻仰大佛,总得有一段距离
一如读经,没有虔诚见不了真颜 
再小的地方也能安置佛的大世界
殿堂巍峨,就在狭窄的谷地依山而建
端坐的弥勒,是中国江南最古老的遗存
风来雨去间还是永远的眉慈目善
 李白来过,喝过水又潇洒地走了
第一次没有把自己的作品留给寺院                
 
2008.3.13  
 
遗书
 
当首批在汶川地震灾区救援的十五个中国伞兵乘机飞翔时,最后的准备却是每人留下了一份遗书......
 
你们的遗书
是生命与母语最后的对话
是以生命的名义
走向最后愿望的人生警句
 
我没有看到那十五份遗书
但我看到了十五面飞翔的战旗
我还看到了勇士们
在五千米的高空,习惯地
用中国军人的姿态
一跃而下
不用多想,我敢肯定
那跃向目标的身体
一定美如遗书上的字迹
一笔一划,刚正有力
一字一句,诚挚坚毅
 
我们明白
当你们升起的那一刻
你们就把真正的遗书
写上高高的天宇
所有的白云盛开成花朵
深情地俯瞰大地
默默地簇拥着你
 
你们懂得
遗书,是悲壮是军人情怀
不一定是分离
尽管从没有跳过这样的难度
尽管从没有相伴过这样的天气
飞翔依旧自然沉稳
只有要带的暖意
没有退却的犹豫
象儿子扑向母亲的怀抱
象种子扑向希望的土地
 
我和灾区的乡亲
早已并肩站在了一起
迎接你,仰望你那精彩的高度
仰视是惟一的语言
带上满心的感激满眼的迷离
 
2008.5.22北京西四
 
 
送行
 
中国诗歌学会与《文艺报》几个朋友,以诗人身份组成中国诗人灾区志愿团,今日前往四川汶川地震灾区......
 
朋友就要出发
也代表着我的身份
快去,你们就是诗篇
快去,你们几个人就是几支笔
 
魔鬼离去,痛苦呻吟的
是我们用泪水爱着的乡亲和土地
快去,那里有太多的呼唤
房子倒了,诗歌正在耸立
 
灾区需要温暖和笑意
灾区需要激情与勇气
诗的灾区,永远和温暖在一起
灾区的诗,永远和激情在一起
 
灾区不能没有诗的歌声
你们去了,整个诗篇就有了结尾的那几句
这结尾,就是你们即将印在灾区的足迹
几棵杜鹃花就要年年开放在那里
 
一本线装的经典就要出版
你我都是缠绕不绝的绳
这是诗人的责任
也是诗人的名誉
 
2008.5.22北京西四
 
雨夜
 
昨夜的雨
在你的城市
折腾了一夜
千里之外
我的睡意
全被淋湿了
 
窗外的雨
一阵阵的软语喧哗
失眠之夜
湿漉漉的早晨醒来
清新暖阳
象迎春花一样开放
 
2010.05.18京华西四
 
 
清明
 
这雨,就叫清明
长长的,绵绵的
不急不火,和我一样
醉酒后的苏醒
一路铺展
这雨,和我一样
经过我故乡的镇子
把一切都打湿了
冒着泡的土地
拔节后正吐穗的麦子
绿茵茵漂浮着我的村庄
远远近近,萌芽的树木
朦胧如花
进村的路口
我心中的坟茔
一直很近
 
不是所有被淋湿的
都是水货
比如这淋湿的土地
我的村庄
以及从村口出走的记忆
所以,这雨中被淋湿的
必将是沉甸甸的
比如,这淋湿的土地
我的村庄
以及从村口出走的记忆
求证的办法只有一个
天枰的两头
一头放上记忆
一头放上,断魂的心
 
2015.04.06
 
午间,想起那片湖
 
一片水
有风掠过
你就在我的心上
吹开了
朵朵的涟漪
 
一片叶
有绿浸过
你就在我的脸上
鼓荡着
丝丝的春意
 
一片沙滩
有足迹踏过
你就在我的胸前
填写上
丰腴的履历
 
风,掠过湖面远去
绿,随风吹乱消息
足迹,也被调皮的浪
抹去
 
寂静的水
一动不动
开始凝成玻璃了吗
那朵朵圆圆的涟漪
早已沉入湖底
翻卷着
暗涌的喘息
 
凉风吹,绿色尽
一片叶子
和所有的叶子
唱起透彻而明丽的歌曲
豪情万丈,澎湃无比
没有选择,只有飘落
晃荡着身躯
无法直视
曲折的来路
埋入树旁
来年的春泥
 
浪,在有意无意间
做着罪恶的游戏
最重要的是
横冲过来的浪
一遍又一遍地
抹去履历
我的胸前
却从未拒绝
你的足迹
就这样走来走去
 
2016.6.15
 
夜晚
 
一个个隧道
倏然而过
黎明
早在那头
等你
 
2020.12.9
 
 
太阳
 
早上和傍晚
近了
不一定热
 
中午远了
不一定冷
 
2020.12.9
 
 
爱情
 

就是一只苍蝇
 

则是一颗钉子
 
伸手的时候
一颗颗火红的流星
溅起
 
2020.12.9
 
铁锈
 
话语没有说出口
是某种意识来临之后
犹如这块铁
一块被锈蚀了的铁
 
暗红色的包裹
是拒绝
也是保护
 
2020.12.9
 
 
送袁隆平
 
我刚刚从田间归来
您却离开了我们
融进了泥土
 
是的,您本就是
以泥腿子站立的一棵稻谷
最终又化为泥土
从您芳香的灵肉里
长出丰盈的温饱
孕育坚硬的脊骨
 
您用一生
种植着一个词
哺育
用单薄的身躯
伟岸的精神
喂养着您的两个梦
 
记得
在古老的天中汝南大地上
我拍摄过您写下的一块碑
那是袁氏祖坟
原来我们是老乡啊
 
从此后
每当您的老乡们
端起饭碗
您就犹如一粒晶莹的稻米
魂归故里
 
也许
您去向的地方
也有荒野千畴
您去了
只是开始另一个项目
从生命到生命
依然哺育着人类
喂养着灵魂
 
您去了
您手捧
太阳般饱满而金黄的种子
从老乡到老乡
从泥土到泥土
从种子到种子
走向我们
魂归故里
 
2021.5.23六号楼
 
 
中午,吃一碗米饭
 
中午,吃一碗米饭
就算为您送行了
从中原到长沙
毕竟有着一段距离
我只能吃一碗米饭
把这香甜的温情
撑满我的肠胃
满腔的悲伤
 
这一碗米饭
必须有您的基因
必须有您的梦境
必须有您的温暖
必须有您的风骨
有您的容颜
有您的荣耀
有您的情怀
有您的灵魂
这一碗米饭
我吃下了
以这碗米饭的形状
为您堆起山的坟茔
以这碗米饭的洁白
为您树立云的碑铭
 
中午,我吃下一碗
晶莹香甜筋道的米饭
就吃下了
您的牵肠挂肚和柔肠寸断
满眼都是良辰谷语
 
2021.5.23六号楼
 
远方:“疫”地冥想
 
一通电话
传来一个坏消息
“艺术家驻留计划取消!”
怪只怪,“新冠”出逃
换了名字
还化了妆
 
城市丛林
似有响箭飞过
重新画地为牢
魔影——
若有若无
似近又远
此刻的远方
犹如空中的太阳
只是一个概念
悬挂在天上
 
远方不是眼睛看到的山影
远方不是手臂遥指的天际
远方不是耳朵听到的雷声
远方不是鼻子嗅到的芬芳
甚至
西边的藏地不是远方
东海的月亮不是远方
故事里的公主不是远方
宇航员的空间站也不是远方
 
在我关闭的房间里
我的远方 在放养
她只在我的手心里
携带一丝温暖
摇摇晃晃
发出家乡牛铃一般的脆响
 
我的心就是我的远方
我的远方就在我心里萌芽和徜徉
如此
我的远方,一定是
盛开的的诗行
我的远方,一定是
舍弃脚的逼近
用心灵丈量
自由而奔放
在这块无垠的土地上 
我站着
只是一种高度
我躺下
才是我的远方
 
2021.8.7
 
 
老家
 
这么称呼
只是口语
在远去的时光里她叫故里
在表格里她叫籍贯
在书面上她叫故乡
在我的心里
她的小名叫老家
 
在这里
我和母亲一起流下了第一滴血
在这里
长辈们留下了我的襁褓“老屋”
在这里  由于洗澡
芬芳的泥土曾堵塞我的耳朵
奶奶带我第一次进城
喧闹,突然间
为我打开了这个热烈的世界
在这里  因为学耕地
两头老黄牛被我赶进了池塘
父亲下水把牛拉上来
重新交到了我的手里
但我并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愿
扶犁耕田可以走的直直的
人生却免不了弯弯曲曲
 
又是八月了
老家爱发大水的日子
南边奶奶山上的水
没少光顾我家和邻居
但这已经都成为过去
老皇历一本本地被扔掉
捡拾的经历溢出痛苦
乡村的日月  只有
泡在叔叔家老屋山墙下的水井里
才有透心的凉爽与甘甜
 
母亲是村子里最能干的女人
不是所有的院子挂上红灯笼
就是老家了
门口的小凳子上
必须坐着的
是不停默默劳作的娘
她在清理粮食
或者择菜剥花生
暖暖的太阳下
慢慢变换着清晰的剪影
旁边,一定还卧着
一只黄色或者花白的猫
一定还站着
那只脸上有块白毛的黑狗
每次回家,它都要对我
狂吠几声,直到有一天
月光轻轻地洒满了院子
洒在父母白天翻晒过无数遍的麦子上
也洒在趴着的黑狗身上
它只是静静地卧在麦子上
不再理会我
它一定是得了健忘症
 
老家
是一个温情脉脉又会发光发热的概念
烟筒竖立,炊烟宜人
一副简单而朴素的乡土形象
绿色四合的院落
特定的节奏,按部就班地铺展着
四季不同的颜色
酿造和奠定了老家的味道
圆圆的是脆甜脆甜的柿子
顶着黄花犹如皇冠的是鲜嫩的丝瓜
爬满竹竿随风摇摆的是长长的豆角
 
老家
是中原故土结下的一枚香瓜
捧在手里香香的
吃在嘴里甜甜的
也是一枚刻有风雨烙印的苦瓜
有青葱的岁月
更有愈老弥坚的夕阳
崭新的黎明中
石榴般笑开了怀
露出一肚子的舍利
一个个没做完的梦
 
2021.8.7
 
瞬间的疼
 
阳台  在窗口与窗口之间
而我  坐在阳台之上
围绕在我周围的
是开过花的春兰 惠兰和建兰
一座高楼
安稳地坐落在我的视野里
四周洒满了大块大块的阳光
只有零碎的光
散落在堆砌的建筑物身上或脚下
犹如从铁砧上
溅飞了闪着光的铁屑
 
空气如阳光一般安静
太阳是被遮挡着的
不锈钢漂浮着灰色的影调
越发地无声呻吟
就在这个时候
在窗口灰影与高楼的背影之间
倏然  飞过一只什么鸟
黑色的鸟  直直的
划过一条黑线
一条鞭子抽过来的痕迹
没有声音
 
2021.08.17
简介
周一渤,诗人,摄影家,策展人,影像评论人。现居河南驻马店。出版和主编诗 集、摄影图⽂文书、报 告⽂文学以及经济、金融论文集20余种,获 得各类诗歌、新闻、摄影奖百余次。其中, 1986年,诗歌《偷渡》获《诗歌报》全国首届诗歌大赛三等奖;1995年诗歌《鱼》被收⼊《1991-1995 年年世界华⽂文新诗总鉴》;1997年诗歌《归汉》 获《中国作家》二等奖; 2000年诗歌《沂蒙 九咏(组诗)》获世界华人艺术节诗文金奖; 2000年诗集《田野的守望》获国际⻰文化金奖三等奖。2001年诗集《最后的旋舞》被美国哈 佛、耶鲁、哥伦⽐比亚 三所大学图书馆收藏。二十世纪末期属于诗歌创作旺盛期,此后专注摄影,诗歌作品入选十余种诗歌选集。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