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太仓写首诗|祝宝玉《太仓献诗》(组诗)

作者:祝宝玉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20 19:47:31 | 阅读:

  导读:祝宝玉,1986年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在《诗歌月刊》《诗刊》《诗选刊《星星》《作品》《扬子江》等期刊。



太仓新谣
 
1
 
读太仓
越读越好像一切的美都在书中
绿旎沉淀为岁月的底色,轻盈的芳香,挂在枝头的果实
而丰收,我们踮起脚尖就能摘到
诗歌的皇冠,金黄灿烂
哦,大自然的赐予
太仓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好消息
 
2
 
我写出的只是太仓的一小部分
还没有给玉皇阁、南广寺、海天禅寺、西芦园单立一章
也没有为浏河、杨林塘、七浦塘详写时光的细节
我要举着露珠的清澈,去发现朝曦的明媚
要跟着清风的呢喃,歌唱大地的清欢
整个太仓大地,每一寸都是一爿生动的诗篇
我已经写下的小桥与流水
在田园的画轴上接渡拜谒的远客
此刻,经典经过反复打磨,古色覆盖眼眸的沧桑
贴近蓝天的耳朵,聆听着华夏盛世精彩的讲演
 
水乡太仓印象
 
桥畔,总有一两处水墨人家
阑珊将息。此刻夜静
几爿竹影从照壁上逸出,相伴无眠的人
一声笛音,把寂寞送回典故里
月光浣洗尘间,晶洁无暇
 
一脉源自唐诗的流水,柔化安静的草庐
捋平岁月的弯曲
串联些许回忆的旧影。将一卷线装书拆解
释放被囚的文字,让水向东
让风向西
 
在清澈见底的年代,我抵达太仓
与它们重新相识——
从一个渡口摆渡到另一个渡口
接迎四方的吟咏
 
那年邂逅,春花秋月,茗香消散
铺宣纸,搦湖笔,蘸浓墨,用小楷书写
其言,其情,其韵
习惯了临窗而坐,顺水推舟,粘帖一枚枚古韵
在杏花将开的枝头
 
“以美好遇到了隐喻”,这么多年来
我多次写到暮色皴染的太仓
以及潺潺的流水,绕山郭,绕野村,终了
绕进我的梦中,不止不息
 
跨过相连的桥,涉入散列的村庄
卷动水色墨斗,延伸墨线,轻轻弹挑,点动成线
规划文字的方圆,搬运一船船的忧愁
架薪篝火,照映水波瑟瑟
 
宁静里,听桨橹欸乃
预先将柴门打开,收留迷失的时令
在薄如蝉翼的日子里,豢养一花园的虫鸣
此心安详,皆如流水
 
将那哒哒的马蹄声嵌入五月的清晨
复苏斑驳的遗迹和芳华的初心
一些人选择远走,而我却留下,坐在镜子的一面听水
顿悟:“把心安顿好,人生即是圆满。”
 
沙溪古镇三章
 

 
乐荫园里,流水驮来砖石,堆垒
月下的倒影
 
沿草径是从水中长出来的意象
是逆流的时光,向后,向上
把严密的故事情节温柔瓦解,鱼跳岸上行
船入云霄飞,而往来的游者
陷入沙溪古镇的倒影,烙印在匆匆翻过的册页深处
等待某一刻,重新阅读
 
倒映芳菲,将一朵绽开的桃花遣返树干
木质的因果里,逻辑即是年轮
总能给人外在的开示,比如枝叶向南,根系邻水
可以倚栏杆,饮花酒,卸载长夜的烦闷
挑开一层水幕的脉脉含羞
船行其上,载走岁月的所有草木
 
“唱晚的渔舟,还在练习嗓音和姿态
今夜的渔人,将荡起船桨”
把一河夜风送回寂寞的三更。我把我的影子撇在身后
并尽量搬空尘世的熙攘
给韵脚空出更多的纸面,让它们肆意横斜
制造更多虚无的拟声词
 

 
从纷扰的人世逃离,径入沙溪古镇,与草木为伍
散去仅剩的辞藻,抛开所有的起承转合
居于一枚漂浮的茶叶上
 
在风中栓马,在花下读诗
靠近一枝梅花的暗香,潜入一场悄然无声的春雨
流逝的诗韵,清风追回
 
在沙溪古镇,在现场主义的格调里
开一剂治世的药方,捡拾草木红绿,积露水煎熬
治愈诗人选择性的失忆症
 
留下灵魂。留下良善。留下斯文
降解沙溪古镇草木,纺绵叠长线,缝补断裂的光阴
在心的内里,安然一袭素颜的红尘
 

 
诗情,画意,陆京士故居
拥抱你消瘦的影子
一点蔚蓝的磷火,照亮寻爱的地图
已然山穷水尽
 
在沙溪古镇,浪花回响
打磨银河的堤岸,那些突兀的边沿弄疼我
无数个受伤的夜晚逃遁
哦,人间也是如此
 
尘埃是爱的另一种形式,翻越举世垒筑的屏障
蜉蝣如我,被寄存于天地之间
朴素地爱着
一场雪按着既定的路线返回,覆盖世界的恍惚
 
或无限靠近
安魂的笛声响起。在某个沉陷的声部
落叶铺垫柔软的温床,从这里滋生吧
明天我们一起远走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