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挽歌

----时间的故事

作者:黄海 | 来源:中诗网 | 2021-07-19 | 阅读: 次    

  导读:黄海:蒙古族,海口中学初一2班学生,海南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1.根达亚文明(组诗6首)
2.米索不达亚文明(组诗6首)
3.穆利亚文明(组诗6首)
4.亚特兰蒂斯文明(组诗6首)
5.情感文明(组诗6首)
 
1.根达亚文明(组诗6首)
 
黄海(12岁. 蒙古族. 海南作协会员)
 
进化出的文明
 
从智人继续进化
觉醒新的文明
从在风雨中奔波
进化到繁荣昌盛
 
文明出现了
伴随着族群间的戎马战争
争夺更大的领地
脱离了在进化之前的野性
却露出了残忍的骨头
 
天空中燃起了火焰
为一个新的族群庆生
迎接世人的
是刀剑和弓
 
霸主再次迁移
随着星光前进
完结一个占卜的族群
 
天神的意志
 
天神,漫步在岁月上
填补时间的缺陷
 
不知道哪里有陷阱
会带他们到达人间
 
白云汇聚在一起
要开始燃烧
 
它们要冲净前世的记忆
也让自己跨越岁月
成为记忆中的桥段
 
信奉,敬仰
有名利和虚浮
 
就像是笑的夸张
那些矮小的人
在用生命丈量自己的家乡
 
不同的时光
正在缓缓地展现着岁月苍凉
 
三目
 
它们转世的时候
找到一颗翡翠
镶嵌进白云里
再用夜晚和草叶做点缀
踏上轮回的路
 
三目,测着未来
他们是看星星的占卜师
只是能够改变星的轨迹
 
空腹,变成饥饿的衬托
迷失在人海之中
好像翡翠的眼睛里
出现神的迷失
 
最终,世界画上战妆
看见鲜血中的呐喊
三眼的远望
延伸着天际和远方
杜绝投降和死亡
 
神明投胎
 
她们用矮小的身躯
和天上的神灵沟通
看谁的生命沸腾
要来看看白云下的人间
 
孟婆汤,遵循意志
抹去一切记忆
只留下一片终结的苍白
 
白云,操纵童年的幼稚
蓝天变成了流水
在白云上流
白云的飞沫
循着树叶找到人间
 
风,带着命运飞
视察管辖的大地
天地已经觉醒
看着这一场闹剧
就像是看着一朵云
和另一朵云融合在一起
 
天地的通信
 
大地,祭坛守约
抚摸着历史的纹路
为神灵观测
 
白云,吹出一股风
带着其中一份白
就顺着流水线
送到了大地上
 
森林,是信使
踏着往上的阶梯
从新鲜的嫩芽
到触及宇宙的古木
最后才轮到干枯的枝头
 
在小溪里
纹路是它自己的鲜血
它要流到大海中
等待大海惊涛拍岸
拍打出的浪花
可以将信封送上蓝天
印证白云的回信
 
灭亡
 
一米的矮小身躯
靠着火的力量
燃烧在黑暗之中
大陆仿佛要沉寂
 
它们在山头上
三目看着安静的山庄
它已经睡着了
就像是一只巨兽
那深邃就是无法离开的威胁
 
时间再次回眸
在自己的身后
也只剩下空下眼眶的尸骨
 
大陆,沦陷在了海里
它要为了未来的干枯
而折叠时间
再燃烧重生
 
 
2020.3.17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黄海简介: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口中学初一学生,中诗网签约作家。海南作协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华语诗学会会员, 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小学生作家分会主席。有5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扬子江、绿风、台湾秋水、西湖、海燕、千高原、青年文学家、重庆诗刊、中文自修、海外文摘、作家天地、科幻画报、小溪流等文学报刊和中国作家网等发表诗文千余篇首。已发表长篇《慕辰游》、《我是猫》。《文艺报》半版组诗、《西湖》两期四篇小说、《振风》推出6篇小说、《当代教育》发700行长诗、《华星诗谈报》和《世界日报》等整版诗歌。入选《中国散文诗选》等数十个选本。获《诗刊》全国征文铜奖、上海儿童文学原创征文学生组一等奖、7届中国儿童诗歌大赛二等奖、世界报诗词大赛一等奖、3届“平乡好人杯”华语诗歌奖、14届全国快乐杯征文大赛一等奖、5届海峡两岸长篇小说大赛终审入围奖、中国汨罗江文学奖、2届中国作协志愿文学大赛二等奖、2届全国残联诗歌大赛一等奖、2届三亚诗歌邀请赛唯一团队奖、东丽杯梁斌小说奖等。《海华都市报》连载长篇《我是猫》、《慕辰游》、长诗《释迦摩尼》百万字作品。微信13876380076。
 
(通讯地址:570206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友谊路2号双岛公寓11b1黄海 电话 微信13876380076)
 
2.米索不达亚文明(组诗6首)
 
黄海(12岁. 蒙古族. 海南作协会员)
 
饕餮盛宴
 
食物,变成文明的开篇
酒肉飘香的盛世
从当今远眺木桌
看见清茶和酒的交织
 
饭香,继续上一代
只是洪水已经消退
只留下饕餮盛宴
 
升腾的白色烟雾
轻轻地抚开了历史
进行食物时代的开篇
灶中的火焰
渐渐凝聚太阳
 
日月,被饭香吸引
渐渐地靠近这颗星球
看见奥妙的深蓝色中
一个文明的篇章
 
食物的能量
 
食物的做法
叠加成浩瀚沧海
在那时候
只有炒锅一人郁闷
 
它吃着木头和煤
在寒冷之中精益求精
可能是要用饭香
去制造热气
带来乡愁间的温暖
 
那时的游子
依仗着月光的愁思
折下银光来煮酒
 
他们的行囊里
传出阵阵家乡的味道
只要能闻到
就会看见前往老家的路
 
炊烟的昌盛
 
淡淡的炊烟
变成天空上的白纱
去重叠白云
一层又一层地叠加
 
炊烟要行走的路
以光为指路标
开始漫长的征程
 
它们要用醋的酸
腐化铁甲和战刀
从烈火中发现
食物的高级
已经是一条长河的追求
 
星星,用缭绕的青烟
化作一杆长枪
穿破了山河的道路
到风雪中采摘冰山雪莲
带着温热指向青天
 
食物的时代
 
生命,追求升华
不知道那冒出的白烟
是不是思念
 
月光,吸引太阳的炎热
蜕变着锅和生命
在菜的香气中
能闻到家乡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很奇妙
是饭菜和老土的灶
从暴露的烈焰里
香气开始舞蹈
 
它就像是蚕丝
一层一层的拉伸
锅盖依旧还盖着
看着它们一点一点包裹美食
这是食物进击的魔术
 
食物的寿命
 
那时,生物的寿命很长
长到像人们等待上菜
 
厨房青烟缭绕
不知道是哪几位仙人
来到了凡间
视察耕种和土地
 
飘上天去的云雾
就像食物的悠久岁月
变成长长的白色阶梯
一直向蔚蓝延伸
通往神明的大殿
 
身后,还有食神的继承
在锅里远望
菜的味道,猜测家乡
 
不知道夜晚灶膛里的火
是不是天上沉睡的骄阳
 
灭绝
 
太阳,因为火焰惩戒
找到灭绝的真凶
地球愤怒了
因为它的身体已经发烫
 
它是一个巨大的熔炉
只是因为火太过炎热
它也开始流汗
 
磁极再次转换
测量人还能存活的光阴
不同的温度
在黑暗和阳光中
煎熬日和夜
 
灭绝,等待下一次人类的升华
不知道是继承先祖的意志
还是延续生命的传奇
 
在地球的熔炉里
依旧有生命的木船在泛舟
 
2020.3.18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3.穆利亚文明(组诗6首)
 
黄海(12岁. 蒙古族. 海南作协会员)
 
能量
 
光,从天地汇聚
就像是河流一样
面向广阔的海
延续上一代的文明
 
地球磁极转换
依旧带着光的温暖
和冰封的饭香
 
光,带着温暖的能量
钻进大地里
化作烈火
凝聚生命的种子
 
上一个太阳纪结束
新的文明到来
就像燃烧的火焰
点燃了新的火把
 
寻找生机
 
新的统治
开始最猛烈地燃烧
春天的能量
支撑着嫩芽成长
 
大树,是生长的绿林军
为了爬山虎的高度
而织成林网
 
生根发芽的种子中
带着能量的传说
继承生命的嬗变
 
带着自然奥妙的藤萝
依旧在攀爬着
好像要攀爬到白云之上
逃离身后的死亡
 
生命能量
 
生命,铸就城墙
和高飞的鸟吟唱
背负千斤的墙头上
还有鹰的悲鸣
 
血迹还没有干
在生长的机能中
听见炮火轰鸣
 
生机化作野兽
嘶吼的声音徘徊着
一直穿透宇宙
 
在头顶上
是生长的云层
和三尺之上的神灵
默默地保佑生命
 
生命,化作能量
沸腾了,就像是一锅汤
还散发着生机的热气
 
末日的救赎
 
生命,扩散传承
大地用稳重
埋下了种子
深深地扎进了土地里
 
生命力所汇聚的河流
漫长的流过人生
就像是天地一样
 
尖锐的利刃
一点点剥离生命
在肉体死亡之后
能用灵魂翱翔天际
 
在白云的柔波中
有时光的锋芒
依旧在切割
 
在漫长的道路之后
是灵魂的重生
 
粒子离歌
 
生命化作粒子
潜伏在夜色里
就像是沙场上的兵
正在埋伏死亡
 
它要用生命守护
独一无二的太阳纪
在黑暗之中
光明悄悄地打开出口
 
那是生命的祭坛
粒子悄然逝去
寿命如风一样短暂
 
原本,它们自由飞翔
跟飞鸟的翅膀弹唱
前方,有高墙
 
挡住了前方的路
寻觅哀默和沧桑
 
灭绝
 
大陆沉没了
没有丝毫的感情
可能是因为生命提取太多
它只想回家冬眠
 
曾经,海浪来袭
是大海被霸占的不甘
月色引领它们涨潮
没过了人的头顶
 
大陆就像一头不甘的雄狮
再一次沉睡了
头颅再也无法昂起来
 
又是一个太阳纪的经过
在地球的记忆之中
只是又有一个路人
从窗外经过
 
2020.3.19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4.亚特兰蒂斯文明(组诗6首)
 
黄海(12岁. 蒙古族. 海南作协会员)
 
影子
 
光,复苏文明
看信仰的憧憬
沉重的人心
笼罩着光
 
越过猜测的透明
光,是魔法
掌控风云变化
白天它才醒来
 
正如它夜晚的沉睡
映衬光的和谐
光有背面
映衬风和梦
 
在蓝天之后
看见大海的宫殿
深海有怪圈
圈着阳光的清淡
那是它在大海中的诺言
 
太阳的力量
 
太阳复苏了
被寒冷所唤醒
它的两只眼无法睁开
 
因为被沉浸在海浪里
四周只有黑暗
人们依旧在祈祷着
度过黑暗的光阴
 
星星,是爆竹
太阳用自己点燃
再透过海面
丢到天上去
来赶走夜晚
 
黎明的突破口
在星星里面
只要星星开始闪烁
黑暗的捉迷藏就会结束
 
海神建造的岛
 
大海复苏了
建造海上的小岛
沉睡的泥沙,与浪花飞起
变成大海舞蹈的手
支撑一个城市的繁华
 
海浪也无法腐蚀
海神拾起的一把三叉戟
用大海的储存温润大地
海神甩出马里亚纳海沟的力量
捞起一根根针鱼
 
它要用针线的细密
创造三叉戟的力量
它和大海的长辈
在海浪上叹息
它们的时间倒计时
也是坚强的太阳纪
 
灭绝
 
大海也愤怒了
就像是一个被激怒的老人
用深蓝色的沉思
去表达不甘和愤怒
 
海浪上的胡须
一圈连着一圈
正如卷齿鲨的牙齿
和海浪作无休止的战斗
 
鲨鱼争霸
就像是海神呼啸
披着坚硬鳞甲
战衣是不败宣誓
 
生命还记得
大海最初的诺言
用一次次的考验
观测落日人生和朝阳梦
时间再次将海浪唤醒
 
文明沉没
 
文明消失了
有踱过一个太阳纪
地球的委屈
集合成地核中心的球体
 
咬住阳光不放
第五个太阳纪
巡视前辈的遗迹
把海神继续勾勒
描绘传说中的大地
 
沙地上的雕刻
是它的一只眼睛
海浪不停地拂过
一次次让它闭合
 
它在蓝天上
用白云之间的细缝
悄悄地窥探
睁开了另一只眼
 
落日残辉
  
大海中,波浪柔和
断垣残壁中
是沙尘的封印
 
海下有城池
观测鲜血的沸腾
就像是愤怒的海一样
还是披着霞光
 
墙壁之上
带着落日余晖
陷入失望的沉睡
岁月,它清点过
数字无比苍茫
 
曾经,海风的纪录
有北冰洋的清凉
只是在封印之中
观测浪花里的大地
 
2020.3.20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5.情感文明(组诗6首)
 
黄海(12岁. 蒙古族. 海南作协会员)
 

 
时间,填补着生命
观测理智的泪痕
爪牙的攻击上
能看见血肉的愤怒
 
黑暗中,它们燃烧生命
毛发在风中飞扬
就像是长长的生物链
 
在世界的草原上
化作沸腾的长龙
开始太阳的自焚
 
血腥,发现了生命
化作巨大的网
笼罩着蓝天白云
让白云化作云雾
遮掩困兽最后的逃遁
 
守护
 
天上的太阳和月亮
不知道是谁画出的
总有情感的瑕疵
 
不知道乡愁
还要在人间游荡几时
太阳,带着情感的光阴
一点点拨开云彩
 
动物和城市
有草原和科技之间的门
一梭子弹
已经跨越了门槛
 
而一只利爪
却毁于尖刀之下
尽管鲜血成河
依旧组成草原倔强的国画
 
宠物和主人
 
在居民房里的动物
带着牵挂
制定一生的契约
 
无论强弱的守护
避开死亡的终结
有时,离别的歌声奏响
把曾经的记忆送葬
 
快乐时光被尘封
又只剩下孤身一人
变成为大地照明的灯笼
映衬他人的欢乐
 
苦苦寻觅往常的陪伴
透过现在的愉快
看见最后的分离
那双眼睛睁开了
 
最后一次追溯时光
在回味之后心满意足
黑暗渐渐浮现
那双眼再次闭上
 
仇恨
 
仇恨,纠结着兽和人
岁月的长绳
已经拧成一股
 
想要把纠纷化解
只是有一颗子弹
看似是不小心
却把绳子打成死结
 
烈火把绳头烧成了焦炭
时间,在仇恨中挥洒
那是逝世的高深童话
 
不甘,循着时间传承
进入狂风之间
席卷大地和天空
 
时间,是一条鱼
忘却了仇恨
漂流在水里面
不想过去的苦与甘
 
岁月的痕
 
在地球的领土上
见证生物的变化
就好像时间
开拓自己的阔野
 
不知道大海有没有寿命
天地之中,带着倒计时
抵挡传说中的世界末日
 
我在电脑前
从网页中看见玛雅人的预言
世界末日,二零一二年过去
来到了新的世界
每一秒都在蜕变过去的辉煌
 
从毛毛虫开始
向着蝴蝶褪茧
世界,残留着野性的余晖
我只是在窗边看着白云
如何褪去黑夜
 
猜测
 
第五个太阳纪
会像历史一样悠久
随着世界变迁
承接前四个太阳纪的志愿
让时间锋芒毕露
 
岁月已经是老套篇章
铸就着朦胧的梦
星星,它是一位作家
未来是星斗在占卜
星星只是组成书画
放到金字塔顶上
 
从二十世纪之前的追求
向着珠穆朗玛峰攀爬
它们唯一所要的
是向远处高飞
 
跟随着大海
变成时光中的波浪
遵循浪花的意志
寻找到人生的最高处
 
2020.3.21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简介
黄海: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口中学初一学生。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华语诗学会会员, 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小学生作家分会主席。有5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绿风、扬子江、台湾秋水、西湖、海燕、千高原、青年文学家、重庆诗刊、四川诗歌、中文自修、海外文摘、作家天地等文学杂志和中国青年作家报、语文导报、金融时报、文艺报、华声晨报等。中国作家网等发表诗文千余篇首。已发表长篇《慕辰游》、《我是猫》、出版万行诗集《黄海诗四百》。中国作协《文艺报》半版重推组诗、《西湖》两期重推四篇小说、《振风》推出6篇小说、《当代教育》发700行长诗、《华星诗谈报》和《世界日报》等整版刊发诗歌。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选》、《中国当代诗歌选本》等数十个选本。获《诗刊》征文少年组铜奖、中国诗歌艺术少年奖、2019上海儿童文学原创征文学生组一等奖、第七届中国儿童诗歌大赛二等奖、世界报诗词大赛一等奖、第三届“平乡好人杯”华语诗歌奖、2020中国首届汨罗文学奖等。《海华都市报》连载长篇《我是猫》、中篇《暹罗山》、4000长诗《释迦摩尼》及历史长诗近百万字作品。微信13876380076。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与梵高画同题(组诗13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