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叶乃新遗著《叶韵心声》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21-06-07 | 阅读: 次    

  导读:张况,著名诗人、辞赋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五华古称长乐,北宋熙宁四年(1071年)置县。僻陋偏陬,虽鲜见车马骈阗之盛,然有文化之乡、工匠之乡、足球之乡、中华诗词之乡诸誉加持,亦足资砥砺吾侪。厚植根基之地,毓秀钟灵,积淀深渥。南粤文化发祥地、中国酿酒文明发源地、中国内地现代足球发源地之谓,其来有自,实至名归。历史文化熏陶之下,人才辈出,允文允武,实属自然之理。
  五华素重师教,文江学海,渊薮流布久之,遂有鸾翔凤集、卧虎藏龙气象在焉。盖自北宋以降,邑中克明克哲如李藩、卢逮、巫三祝、张慎、江童茂、魏成汉、李威光、魏大斌、赖鹏翀、曾琼琲、温训者,尚武宿学,淹贯群伦,可谓代不乏人,于今尤众。
  忝为末学后进,余甚以文事为念,与邑中文朋诗友时相过从,偶有唱酬。旬日前,诗书方家张荣辉自省城驰电,嘱为耄耋诗翁叶乃新遗著《叶韵心声》作序。言次垂珠,漱玉堪听,意为叶翁在日所愿,亦其根嗣延慕之请。
  似此楚恻托咐,却之不恭。依违有顷,晚生讷口允膺。
  余与叶翁乃旧识,彼此敦悦诗词歌赋,绻缱高韵有年。曩日尝促膝谈麈,颇感春风入怀,揄扬化雨,快哉深晤,获益良多。挥别犹昨,不意叶翁未几竟遽尔登仙。哲人其萎,音容宛在,余曾撰挽句“白夜悲吟长,霜晨泣叶公。”托请五华诗社古从新社长转呈吊意,以志唁劳。小吏吾曹,肩荷衙职,碌碌沸羹,耽于蜩螗,未能脱身执绋恭送诗翁末程,怅惘半日,不胜惋伤痛切,引为憾疚。
  斯人驾鹤西去,顽蔽如我,展读遗韵,如见流水行云,萧曼淡泊。叶翁年逾九旬,矍铄奕奕,齿发皆未疏豁,其善目慈眉淹雅器量,历历如在眼前。中夜思暱,复又觉暖心如昔。
  “九十悠悠转眼过,酬天欣有树婆娑。离家少小寻禾黍,效命成年似马骡。每把梅魂藏梦寐。曾凭正气对风波。留痕泥爪吟声伴,喜望雏鹰续放歌。”(《九十抒怀》)。九秩诗翁,德隆望尊,回望前尘,漫忆履迹,不悔以一身正气冷眼风波、笑对尘凡,其去留随意、宠辱无惊之态跃然诗行,令人顿生闲看花开花落、笑对云卷云舒之慨。
  “少小胸怀坚国运,球场铁脚世间闻。诗词一卷浩然气,文武双全孰与伦?”(《怀念球王李惠堂》)。李惠堂籍贯五华,乃世界五大球王之一,毕生进球逾千,屡建奇功,其战绩彪炳球坛,向为国人津津乐道。民国有“看戏须看梅兰芳,看球必看李惠堂。”之说。叶翁诗颂球王,歌其爱国情怀,叹其精湛球艺,咏其铁脚功德,赞其浩然诗卷。字里行间满溢逸气豪情,读之颇见闳肆气概、赤子情怀。
  纵览叶翁卷帙,断无渊玄之感,虽多酬唱之笔,然其不拘绳墨,轻重得体。用情至察,尤见素心。鹣鲽羡爱,至性可掬。淳厚交谊,山高水长。爱国情愫,拳拳在抱。人生感悟,乐善含真。其用典精当,自出机杼。镂句雕章,前有浮声,后重切响。可谓素风习习,怡目惬心,沐人腑脏。叶翁诗风朴茂,其情殷挚,颇能匡益愚鲁。殆志节高躅之属,澡身浴德,不喜浮滑,惯于寻常巷陌,予人平实面目也。
  

  岁次辛丑仲夏夜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简介
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书法家,1971年生,广东五华潭下南华村人。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史诗三部曲《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等31部,主编诗文选30部,获2018年度十佳华语诗人奖、2019年郭小川诗歌奖,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业余工书法,中国硬笔书协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广东省硬笔书协副主席,现居广东佛山。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