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里出生的花朵(组诗)

作者:彭鸣 | 来源:中诗网 | 2020-08-1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彭鸣新作快递。



 
 
磨刀唻……
 
磨刀唻 磨刀唻
磨刀的喊声
从童年的小巷
穿越过海岸的城市
一嗓子又吼道了京城
 
磨刀,没有霍霍向猪羊的庆功宴
也没有向韭菜的田埂喋喋不休
磨刀只是给厨房制造明晃晃的未来
 
刀 不是所有时候都喜欢冥玩
作为利刃向着敌人
刀有时候更喜欢给厨房的美味佳肴
提供一种刀光弄春影的曼妙 舞姿
 
脖子上的遗迹
 
在右侧 有高粱米粒那么大
趴在那里几年了
焦虑的时候它大一点点
平平的时候它小一点点
 
它是几年前
一直无法治愈的
脖子疯狂过敏的始发地
 
花粉 季节 风 太阳 化纤 换水土
都会让这个源头如野火
轰轰然蔓延 恣意
 
而现在,作为过敏体质的遗迹
证明过敏 敏感 敏捷 敏锐等词语的魂似处
证明与敏字相关的字眼里
有些奇缘很崩溃 很不可思议
 
与浙江大厦的对白
 
此刻  浙江大厦
直直地冲向北京
七月的云霄
天空中平静的蓝色
被它楼顶的笔尖
触痛 有些痉挛
 
她的心莫名
颤抖了一下
 
天空的蓝
没有游移 化开
或漂洗成白云
 
只是她听见
那个大厦说:
它想她了 很想
疫情把它网住了太久
它的想念就僵直在那里
 
她完成了核酸检测
又盯了一眼那个大厦
笔直伸向蓝天的样子
让她分辨不清
墨镜下 口罩里
淌着的是汗珠还是眼泪
 
七夕的鹊桥还没架好
故事的主角还在
庚子年的七月外徘徊
 
"我无耻的邻居们呀,
该惩罚你们乱扔垃圾的恶习!"
 
这个具有喜剧性的标语
slogan
就写在那棵没有皮
也没有头颅的树干上
 
法国梧桐
以从未有过的鲁莽  粗野
和这口号的马克笔迹
莫名地搭在一起
很它妈 爽朗干脆
 
目睹过许多人
在生长的粗树上
写上某某,我爱你
一个粗鄙的利剑穿心图案
某某到此一游 诸如此类
 
在澳大利亚的海德公园
我也曾经一棵树一棵树
拍照过这种对于桉树
严重的伤痛和无耐......
 
而此刻的这个宣言
虽然文字怪癖  野蛮
但它和这段裸露的法国梧桐木
惊悚并震撼了我的心神
 
我很希望这文字长进树里
不被雨水和惊雷震裂
以文字自己的形式刻进去
或者透过文字重生
长出枝繁叶茂的树头
 
大暑节气的子夜
 
她坐在十八层的顶楼
透过玻璃窗看夜色中
远处静谧的海天
近处城市的霓虹
 
雨何时留给窗户
这些神秘的泪痕
轻轻的嘀嗒
把她融化进大暑
成为一座故乡的雕塑
 
那雕塑玩弄着雨水的路线
心里却在轻声叹息着
那些霓虹的色彩和梦
会不会被雨水浇灭
哪些梦不在雨中穿行
 
鸢尾花
 
鸢尾花在早春
是一片踩着紫色音符的蝴蝶
站在叶子的心尖摇曳 舞蹈
 
而其他季节,她的叶片
更像是小时候犯错误那刻
母亲伸过来打PP的手
郁郁的 不痛
隐隐幻化成
思念母亲的太息
 
口罩里出生的花朵
 
最惊艳自我
混合着禅意 佛香 天地人
是本我的悄然绽放
 
久保桃
 
水果中的好判官
它总是能做到
掰开后一分为二
让自己桃核 桃仁坦荡而出
 
平度
 
不是百度
不是小度
而是平度
平安地抵达彼岸
 
平安地越过庚子年
艰难的岁月
去探访红高粱
是否更加茁壮
去触摸
诺贝尔文学得主的故乡
是否依然熠熠生辉
亮起来了 红起来了
这是平度过来的岁月光辉
 
立秋之声
 
蟋蟀
在这一日
齐眉慧心
唧唧长鸣不已
它们在柳荫公园
以其宏大的音量 音率
在公园的每棵柳树上
一起长长合鸣
 
它们把秋天的第一声
叫得很投入 很悲凉
秋天来了 秋风来了
果子要熟透 叶子要凋零
它们用自己的翅膀
拍打着秋天的节拍
一场关于立秋的音乐会开始了
 
结束时
是否所有听众泪水迷离
是否会有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莲天
的《送别》场面展开
有掩面而泣的你
抓挠着时光的痕迹
把七夕的爱
喊进心底
 
相思的角膜炎
 
一片触不可及的相思叶片
把时间的双眼划伤
要养几个夏天
才能愈合那份痛
......
 
那个叫莲的女史
 
太伟大了
她要照顾那些文字
照顾那些叫做诗歌的田陇
她播种诗歌的种子  让它们开花
她收获那些果子 
评论那些果子
告诉那些果子应该再向何处去
更硕  更滋润灵魂的深蓝
她要照顾那群
研究 发问果子的学子
要照顾那些与诗相关的论坛 会议
……
 
她要照顾在CPU重症监护室里
她头发要喊成月光的老妈
她把眼泪藏进蝉声长长的音符里
整个夏天她都在音符里翩翩痛舞
……
 
她要照顾中考的儿子
可时间在哪里呢
她要照顾那吹向黔南的情绪
在睡眠的边缘或梦里
……
 
她是夏日里最高挑的那朵莲
是福州莲花阁的莲,重重叠叠的花瓣
我叫她牡丹莲花 
花儿香得像从观音的神坛走下 
拂过整个世界每个叫莲花池的湖泊
 
而我忐忑着内心无比的牵挂
只想做她身边那片莲叶
一圈圈变大   一圈圈变强壮
陪她一起婷婷
婷婷面对风雨 闪电和雷声
面对叠加疲惫的庚子岁月
 
简介
曾用笔名:薄荷蓝,本名:彭鸣,现居北京。某内参副主编;中国作协山东旅京作家联谊会执行秘书长;诗与远方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诗与远方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诗网第六届签约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曾在《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 》《创世纪诗杂志》等多种纸网媒体发表过大量作品,并获多种奖项。作品被遴选收入《2014~2020》年《中国最佳诗歌》年选。与杨五湖先生合著《史鉴全书》。诗集《晨曦印象》《木质心事》《东方既白》(上、下)。新出版诗集《前世的荷香》。诗书画集《三张机》在出版中。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