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等八首

作者:三泉 | 来源:中诗网 | 2020-12-2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三泉新作。



《少女》

大雾附体。山谷戴着诸神的帽子。
我们之间隔着沟壑,像隔着
两个模糊不清的年代。
如果我走近,它就会升腾,交给我一片
真实的虚空。
那个用橡皮擦去我浓密黑发的少女
同样有任性的美——
她画了几根
灰色的稀疏的枝条
以表达山谷上,即将消散的苍茫。

2020年12月16日

《向日葵》

我爱万物饱满,
爱金黄。
爱坚挺,厚实,爱她因亢奋
所呈现的弧度。

我也爱她的根茎,
爱背光面,集结养分的队列。
爱万有引力,
爱她发育后低垂的乳房。

我爱光明,但不是太阳。
我也爱黑暗中的矿工,为挖出更多的煤
不得不佝偻着身子。

2020年12月20日

《芦花》

今夜我不写芦花。
不写雪,也不写天空中
盘旋的大雁。

我写坐在蜜蜂湖
不辞而别的人。写他掏空的肉身
一夜白头,像经幡。

一支芦花替我活着
背山面水,饱读人间的浩瀚。

2020年12月19日

《蝴蝶兰》

一株草收留了迷途的蝴蝶
它的羽翼,刚好覆盖一朵花的边沿。

蝴蝶兰,当我写下你的名字
万籁俱寂。春天流下了
第一滴泪水。

自然的主啊,
请在我手臂上种植青苔
在我耳朵下生长贝壳
请给我装上麋鹿的眼睛、绵羊的心。

“或许,万物曾开启嫁接功能”
我的幸福是:世界之美,远超我的想象
而你,却对此一无所知。

2020年12月21日

《我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我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我被装入两具不同的棺材,
我从其中的一具尸体上,
扒下一身稍微干净点的西服,
洗洗,还能再用。
我终于看到,死了两次的我——
一次被害,我作为证人
一次自杀,我作为杀人犯。
当我从梦中挣脱,葬礼仍在继续
我无法带回躺在棺材里的我。

2020年12月10日

《肉体是我的庙宇》

有一天在镜子里,我看见我的肉体
进入另一个人的肉体。
也就是说,在别人的房子里
我接待了自己。
那一刻,肉体是独立的——

肉体是我的庙宇
我深居简出,读书,打坐。
偶尔勃起,还在加深我对人世的热爱
如今庭院败落,钟声也落满灰尘
我还信奉,虚无且有用的东西。

2020年11月22日

《坐标》

我家祖坟被征用
搬到了离家两公里外的公墓
这有点像边段庄的拆迁
街坊邻居统统集中到新修的小区
不知道父亲会不会高兴
从小玩到死的小伙伴又相聚了
我跪在他墓前
被身边的烟火呛出泪水
祖坟不在了
我再也没有机会像他生前那样
背对孟姜女河,面向不远处的村庄
对子女们说
“大树下是你奶的墓,
旁边是你爷的穴位,空的
我的在这儿,出门不用拐弯
上新濮公路,往东走,村子最北头
是我们的老家”

2020年11月27日

《我突然想起杨冬梅》

她是丛小桦的妻子,
听说现在不是了。
1989年,我和万平、徐坚去看丛小桦,
我们应该一起喝了酒,红着脸吹牛
是不是还读了诗?
全忘记了……
八十年代已走了好远,
走到一个我们都不认识的地方。
今天,我突然想起杨冬梅
她好像被时间点了穴——
这么多年了,她依旧在那个寒冷的冬天
蹲着身子,帮我们在地板上铺床。

2020年11月19日
简介
英雄莫问出处,河南郑州人,现居贵州,曾用名:三泉、山泉。“以商入世,以诗出世”,出版有诗集《寻找站牌》、《云彩草书的丰沛》(合集)等,作品散见《诗歌报月刊》、《飞天》、《中国诗歌》等。系90年代河南大学生诗歌运动发起者之一。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