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是泥土永不沉默的大地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2021-09-26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诗歌作品选。


我已赤裸地献出了自己
泥土的力量变成了
一片轻盈的纯净
不必再有抱怨和混乱
沉默是对死亡最好的报答
我已永远沉浸在了
巨大的虚无与恬美之中
时间对我来说已一无用处
再也不必唤醒我对世界任何的记忆
这里同样有浪花溅起的灿烂
不要以为我是被洪水的胜利
永远笼罩只剩下了奄奄气息
一场膨胀之旅后,其实
我已同星河交汇
肌肤开始在透明中闪烁
时空再怎么翻滚,从此我已
不在乎任何永无尽头的起始
柔软的道路至此便是我永恒的一生
什么光彩与高贵
什么尘世的抵触带来的伤感或是愤怒
文明依然是个婴儿
未来不过是
纷至沓来的过去

人世命运仍在我头顶不停地起航
但我不再想看见所有事物
依然还有的翩翩弄情
归于宁静可能正是生命的最终策略
再无何往与奔波
时代曾经是多么悲伤和多余
水是那么优雅
不存战栗与惊恐
更不会有虚伪的声音
不似风帆还在畏惧惊涛
这里无所谓再有什么期待和留恋
遗忘已愈合了一切不幸
广阔的透明均在我身边
我已看到黑暗再无拂晓
自由在清澈的广袤中
正不停地穿梭与延续
停下来就成了遥远
停下来液体的火焰,便再也
映照不到曙光与晚星
一场溃败的收获,终于让我
找到了最好归属
人类与世界的真相,曾经
就那样瞬间被吞噬和淹没
我愿意一切累果硕果哑口无言
愿意汹涌波涛再堆积千年
只要这硕大而无边的宁静
能让我彻底明白,为什么自己
长久的会成为
纯朴或是邪恶的牺牲品

黑暗永不在我体内
不要以为现在是永远的阴影
在陪伴着我
如今湛蓝的潮水
全是你无法想象的美酒
它覆盖了我所有的荣誉与沧桑
覆盖了我荣辱兴衰的全部
涛声还在为谁疯狂
头顶是一片清湛与蓝雾
明媚时常滑过和飘在我身上
我已成了自己土地真正的主人
可能灵魂还愿去地面散步
而故事却永远希望住在水底
我已相逢到从无悲伤的鱼群和珍珠
新的摇篮便是这明亮的来世
它是深藏着本质的优秀的深渊
所有的秘密,便是
一种伟大的寂静
让一切松弛下来的随意去翻滚吧
这并非末日的容颜
终日飘荡和闪现的,该是
世上再不复闻的
怎样一幅真实的幻景
水母提着灯笼四处飞散
珊瑚毫不慌乱地在与谁约会
电鳗在为什么不时地闪电
剑鱼飞翔在欢呼着波浪的海之空中
峡道深处的花朵
永远也在朝
隐匿的波光粼粼靠近
新的温暖不是漆黑一片和冰冷
不是另一种肥沃事物的熄灭与放弃
我已完全融入了
由暗礁照料的,另一处
再无束缚的水中空阔广场
血液已能与海藻共同流淌
宛如孤独的贝类,并未分散
对身边所有弃置之物
紧贴的热爱
从今往后我已能体面地
睡在了大海身旁
不用再有什么颤抖与寻找
不用望到卵石,就神经似的
马上想到一种发光及坚硬
大海已送我数万倍的悠闲
尽可以让我从此
呼呼大睡抑或酩酊大醉
水的壮阔无人知晓
惟有荡尽天涯者
方知那种
生命重生的喜悦

也许我身上
还留有无数荒诞的结晶
也许一切静止的
再也用不着醒来
但厌倦胜过所有没有意义的追随
今日我的胸襟已是格外开阔
并充满天际的形象
我甚至忘了岁月的模样
时间为何会负载那么多的痛苦
让我缓缓地流向无限吧
从此永远于波浪的梦里摇曳起来
孤寂不再需要爱抚
天光便会照亮我再无歌唱的全程
鱼群翩然起舞在这茫茫长夜
月光的彩虹映在我湿漉漉的全身
仍旧可以使我心驰神荡
仰望悠悠长空
又一番自身的良辰美景
怎奈不是又必须沉迷千万载的
水的无私的大地

        2021.9.26午后于广州南岗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当代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全国大型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国书馆收藏。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等多种文学奖项。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相关作家名和作品篇目内容被《中国新诗编年史》、《中囯当代文学发展史》、《中国作家大辞典》及“百度百科”辞条等写进和录入。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