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诗歌大潮中的中流砥柱

——张烨诗歌印象

作者:孙大梅 | 来源:中诗网 | 2020-09-28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孙大梅评论作品选。

  张烨做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成名立腕的著名女诗人,其诗歌创作也是独树一帜,她集古典主义,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现代主义与一身,内涵丰富,寓意深远,诗歌的语言跨度大,体现了作者做为一个成熟的女诗人奔放不羁的想象力,例如:《音乐》
 
大海 
一把扯碎 
脖颈上的项链 
发疯似的从窒息的蓝屋奔出
 
  这样的句子想象力丰富而厚实,足以显明作者超跃多数女诗人博大的胸怀,让人想起了巾帼不让须眉这句话;而《梦》这首诗作者的切入点也很特立独行,把上帝,宗教,信仰,人生存的需求几个问题集合到了一起,空虚与寻觅,顺从与反抗,这一切都是处在爆发的临界点上,一切皆可能爆发,也可能消极逆来顺受。 
  这首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诗歌审美印象,这种美感是动态的,转换不定的。
 
  而她的《沙漠落日》
                           
砰然一声
撞碎了天边的玻璃栅栏
一头红豹从蓝色囚牢逃脱
 
自由的足音翻越一个个沙丘
红豹追逐着雪白的流沙狂奔欢叫
直至筋疲力尽
 
不知过了多久它睡着了
一只黑色的巨掌
从天际伸展过来抓起红豹
像拾一粒红豆
轻捷、娴熟、 不著一丝痕迹
 
  此诗张烨在八十年代初就写出来了。一首完全现代主义表达的手法。这和她当时在大学里开的课:《东西方现代诗比较》是一脉相承的。 
  另她在今年《诗刊》七月上方阵栏目里的组诗岳阳路320号,读后让我兴奋不已有拍案而起的激动,她虽然是著名女诗人,但毕竟是一个弱女子,能把战争死亡题材写的充满了尘埃里的火药味,仿佛亲临战场,诗的语言结构有自己的独创意识。 
  而《外白渡桥》做为上海的老地标性建筑,诗人却把它赋予了爱情的寓意,诗人的爱情诗歌写得有时代特色,也有上海做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地域特色。 
  我与张烨老师相识多年,她做为诗人中的正规学院派的一员,身上却没有知识分子女性的娇骄二气儿,而是有知识女性的温婉与大度。 
  文以载道,文如其人,张烨的诗歌创作完整地印证了这个观点,愿诗人在生活中继续提炼诗歌的魂灵,写出更多的好作品。
2020,09,28
简介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毕业于鲁迅文学院与北师大研究生班。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及散文诗《最后的玫瑰》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