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其之歌》第三章:库布其之拓荒

作者:付慧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14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付慧作品选。

 

一、灵魂深处的曙光
 

1
飞翔的愿望凝固了千年
火红的太阳升起的那一刻
愿望苏醒在
《诗经》《魏书》的墨香里
愿望苏醒在
库布其大漠清瘦的脊背上
 
一群醇厚的腰身弯曲的男人
一群质朴的皮肤黝黑的女人
一群吃沙子遭遇沙尘暴的人
汇聚成一条
叫作治沙的新鲜的溪流
在一个崭新的春天
开始浇灌这片
苍茫无垠的漫漫黄沙地
 
他们用眼光交流认知
他们用表情传递意愿
他们用神态相互鼓舞
他们用手势展示决心
 
铁锹撞击沙粒是一种声音
汗水滴落大漠是一首音符
脚跟连着脚跟是一幅图画
手牵手肩并肩是一股气势
还有
留在大漠深处的每一个身影
是创造生命传奇英雄
 
2
太阳明媚耀眼的曙光
从羊群低着头
急于寻觅食物的唇齿间
挥洒在
库布其沙漠腹地
展旦召苏木秉直的脊背上
 
一个叫做治沙的中心站
被飞机的轰鸣声唤醒
在库布其抒写出
新鲜而闪亮的名字
——飞播治沙
 
天空翱翔的雄鹰
在库布其沙蒿间筑巢的雄鹰
在库布其万里晴空俯瞰
于一个春天的雨季
撒下甘草籽  播下紫苜蓿籽
 
一群赤膀光脚的北方汉子的汗水
是库布其芨芨草极具养分的甘露
展旦召精神与恩格贝唱响的
植树造林  绿化祖国的号角
在八个乡级治沙站的队伍中
合鸣
 
3
一群坚实的手臂
在1975年的春天
被曙光赋予了
防风固沙创造新绿的使命
 
从曙光中走来的每一个身影
都是锤炼黄金的手艺人
这些手艺人啊
种草种树  用铁锹
敲打蜿蜒数十万亩固沙林
用乔木  灌木  小草多种树木
或固定  或拉平
小型流动沙丘
千亩流沙逐步向成土发育
 
那盏曙光点燃的长明灯啊
被春风的号角一次次吹亮
赤脚走在库布其大漠的汉子
是英雄
匍匐着身影
根植小叶杨  草木樨的女人
是英雄
 
劳作的身影
用钢铁铸成的手臂
把一丛丛绿色的种子
根植于大漠深处
根植于妆扮库布其天空的
绿色中
给一颗颗生命的种子浇上汗水
把充满希望的火焰点亮在心里
 
怀抱树苗行走的女人
顶风沙深挖沙土的男人 
飞舞的铁锹
都是治沙的卫士
卫士随风而作
随着日月星辰而作
所有的闪着璀璨光芒的精气神
照耀着库布其 

4
绿  清澈葱茏的信念
逐渐成为库布其真实的绿
 
在恩格贝的漫漫黄沙中
治沙和养牧
永远是连在一起的产业
叫做伊盟绒衫厂的企业
于1989年的春天
与恩格贝人
共同建设绒山羊养殖基地
 
治沙人的血与汗染绿恩格贝
行走在恩格贝的每一趟脚印
行走在大漠中的每一个身影
行走在曙光中的每一只绒山羊
是所有光芒中最靓丽的光芒
 
恩格贝  不是马良的神笔描绘的画
恩格贝  不是天上的神仙恩赐的宝
是匍匐在库布其的男人和女人
是生长在库布其的鲜花和小草
 
 
二、穿越死亡之海
 
1
“梁外下雨沿河晴
毛补拉洪水活杀人
想把亲亲往梁外搬
就怕出不了孔兑川
摩托车上捎亲亲
没小心跌进冰窟窿
…………”
 
三十年前传唱的民谣是悲情的
唱出了行路难难于上青天
唱出了沙区交通不便经济落后
唱出了太阳下
库布其老百姓的苦日子
 
2
一棵胡杨的籽
在库布其大漠杭锦旗的锡尼镇
萌发
逐渐成为生命中真实的生命
在库布其 
在大漠深处炙热的梦中
所有的汗水汇聚在一起
形成一股涓涓清流
 
是谁  用一支笔勘察设计
是谁  在风沙中顽强拼搏
是谁  一步一个脚印
顶烈日抗沙暴 
穿越荆棘  赶着毛驴车
闯入死亡之海
 
3
一双双布满老趼的双手
把一面鲜红的旗帜  插到
穿沙公路55公里处
宏伟的梦想
攀上雄鹰飞翔的高度
用双脚  为库布其
夯入钢铁般的愿望
 
红旗飘飘  机声隆隆
沉睡千年的死亡之海
苏醒
拓荒者汇聚公路沿线的
七个苏木乡镇的农牧民
干部工人
从七八岁的小学生
到六七十岁的离退休老干部
参加穿沙公路大会战
 
一百多台推土机发出的
轰鸣声  响彻云霄
宣传车来回穿巡
医疗队不停穿梭
 
风沙  高温  缺水 
并不能
阻挡太阳下行走的勇士
在流动的沙丘
与脚掌和手掌之间
网格状的护路障
正用钢铁的身影
坚守巴音乌素
坚守锡尼镇
坚守1998年10月
115公里三级砂石路的信念
 
4
拓荒者  以月亮的柔情
接受库布其每一粒胡杨籽的倾诉
没有停止过哺育绿色防护
没有停止过哺育穿沙公里
没有停止过巩固治沙成果
 
吃饭拌着沙 
睡觉盖着沙
钢铁样的双手
一片一片扎出两万公顷沙障
栽下几百万株沙柳
 
在库布其大漠奋战的脚印
背运沙柳拉运秸秆
设置沙障植树造林
匍匐的脊背  撑起的
是坚韧胡杨的枝繁叶茂
天空闪耀的
是英武的拓荒者的双眸
 
5
胡杨
在1999年10月的库布其大漠
长势迅猛
绿色生命的丛丛梦影
与每一粒沙  与每一滴水 
惺惺相惜 
库布其停止肆虐的大风
与星星一起
为大漠奇迹张灯结彩
 
亘古无路的浩瀚黄沙的
库布其  终于辟沙成途
 
有人说  奇迹就是努力
在这里  奇迹
就是穿沙公路
穿越死亡之海的黄金通道
就是库布其人雄伟的气魄
就是库布其人
与大自然奋力拼搏的写照
简介
付慧:笔名独酌秋韵。系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诗作散见《草原》《青年文学家》《北极光》《鄂尔多斯》《内蒙古日报》《鄂尔多斯日报》等各大报刊杂志以及《诗歌周刊》《中国诗歌》等网刊,代表作长诗《库布其·一枚功勋章》、组诗《蓝色之恋》。出版发行诗集《吻过额头的苍茫》《独酌秋韵》《微笑的河流》。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