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海 (叙事长诗《库布其之歌》节选)

作者:付慧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06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诗人付慧长诗《库布其之歌》节选。

 
库布其之歌 
第二章  库布其之伤痛 
 
三  死亡之海
 
1
这是海么
云烟起伏绵延万里
房子是船
沙棘  沙蒿是船
一只小蜥蜴也是船
风一吹
大海掀起滚滚巨浪
巨浪张开血盆大口
颠覆小船  吞噬光阴
 
这是海么
每一朵浪花都在杀戮
女人难产死了
生病的老人死了
生病的孩子死了
牛  羊死了
芨芨草  柳树死了
蚂蚁  蜈蚣也死了
 
邀一只驼峰做舟
前方是望不到边的地平线
活着的梦坠入尘埃
灵魂跌落在沙海深处
 
这是海么
浪谷是死的
浪峰是死的
没有海浪拍案的声音
没有滔滔不绝的涌动
 
一只海燕误入沙海
绵延起伏的海啊
无边的炎热逼近
烤焦她的羽毛
烤焦她的呐喊
海燕扑向沙海
紧紧地拥抱凝固的火焰
没有声息  没有搏动
海燕的羽翼葬在库布其
 
2
天空奔跑的沙粒
拍打寂静的大漠
沙沙作响
寻求草场的羔羊
渴望一滴水的胡杨
迷失在黄沙漫漫的大漠
 
大地
一场火烧风哗哗疾走
偶尔见到一株黑色的枯草
偶尔见到一只烧灼的蜥蜴
偶尔见到一片堆砌的瓦砾
天真的羔羊
走不出劲舞的风团
找不到赖以生存的水源
拼死在火烧风走过的地方
 
孩子的哭声
老人的呐喊
女人的尖叫
男人的怒吼
火烧风过去的一刹那
所有的生命变成干尸
库布其的每一个沙丘
就是一座座新堆起的坟墓
 
3
库布其的大风
永远是沙子汇聚成固体在吹
黄沙筑起的高墙遮天蔽日
卷起的沙石铺天盖地砸向人群
沙子遮住人的呼气
沙子遮住人的视线
沙子遮住了道路
沙子遮住了阳光
整个世界被沙子埋葬
 
无处不在的沙拥挤了库布其
一场旋风刮过
大地被掀翻
世界被颠覆
人在风沙的漩涡里迷失
沙篷  沙蒿在漩涡里迷失
骆驼的驼峰在漩涡里迷失
 
百米高的黄沙漫天掩地
沙子淹没门窗
还有
房子里的白色骨骼
沙子下带血的手掌
沙丘跟着狂风移走
没有方向的灵魂
迷失在忧伤里
 
一季风沙
让库布其沙丘变了形
不安分的沙粒
随着大风
每年向黄河推进十米
流入泥沙亿吨
黄河岸边的万亩良田
变成颗粒不收的荒漠
 
 
四  库布其  逝者的泪
 
1
今人站在月亮的高度
用一支笔丈量你的行程
 
弹去史书上蒙落的灰尘
阅读你的芳名
你从碧绿如黛的香溪河出发
行吟于桃花为鱼的淼水
飞扬于黄沙滚滚马嘶雁鸣
 
你是一株兰
神农架下兴山丰腴的土地孕生
微风吹拂
你将一世幽香飘洒塞外
你是一枝梅
神农溪的圣水出落得一身傲骨
你穿越春与冬
将中原文化传播异域
大漠因你而清新亮丽  景色宜人
 
昭君出塞
结束匈奴多年的分裂战乱
胡汉两族保持半个世纪和睦友邻
你让大漠传承中原文明
胡汉两族欣欣向荣  日新月盛
 
日月星辰承载着你的思念
奔腾黄河水流走你的青春
在库布其
你朝着长安方向恳请啊
离家的游子已找不到家门
 
你的娇容装扮高原暮色
你的步履踏碎大漠风尘
你滴落的眼泪把琵琶弹响
留在库布其的
何止是一尊雕塑  一座青冢
 
2
用马奶酒和芨芨草
擦拭每一杆枪
每一把刀
每一把长枪
被搬进战争词典里的
平安和吉祥
让同一种颜色的  整齐的
步伐
成为一杆旗帜
高高地插在伊克召大地的
准格尔  鄂托克  乌审旗
插在黄河南岸库布其的
恩格贝
 
独贵龙  喊出
“打倒测量队  不许抢掠民财”
转战昭乌达盟  哲理
与黄河南岸的汉族农民联合 
宣布反对王公出卖土地 
总指挥部  设在
库布其达拉特的恩格贝
 
独贵龙竖起的
武装反垦的红色堡垒
在罕台川以西地区
在水草丰茂的灌木林间
面对强大的敌人
独贵龙选择苍茫的绿色做屏障
出没于绿色海洋中
 
是恩格贝深重的绿色
保护了独贵龙
还是独贵龙用鲜血和生命
捍卫了恩格贝
 
3
一条黑赖沟河  成为
刀光剑影  成为火焰狰狞的
源泉
日本的炮弹 
击中了1943年3月的 
月亮中行走的银色黑赖沟 
恩格贝极为丰富的水源
被红色军队的鲜血染红
 
鲜血 
从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
胳膊  腿  手  头颅上的
伤口流出来
黑赖沟  罕台河  黄河
所有的河流凝滞成悲壮的颜色
胡杨  柳树  柠条  苜蓿
所有的绿色燃烧成如火如荼
 
子弹上膛
红色的身影坚守铁定信念
喊出响亮口号
把胸腔中坚定珍藏的红色
投向丁红湾
投向营盘召
投向李二圪蛋
 
一颗响亮的子弹
落在黑赖沟东岸的西沟沿
几百条生命的鲜血泼在
黑赖沟沿岸
尸体被当地百姓掩埋
后人称之为“死人塔”
简介
付慧:笔名独酌秋韵。系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诗作散见《草原》《青年文学家》《北极光》《鄂尔多斯》《内蒙古日报》《鄂尔多斯日报》等各大报刊杂志以及《诗歌周刊》《中国诗歌》等网刊,代表作长诗《库布其·一枚功勋章》、组诗《蓝色之恋》。出版发行诗集《吻过额头的苍茫》《独酌秋韵》《微笑的河流》。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