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精神的原乡

作者:素心 | 来源:中诗网 | 2021-07-21 | 阅读: 次    

  导读:包容冰的诗既有自然风物的抒情,也有历史沧桑的感怀与思考。他沉迷于人性的挖掘,俗世的感悟和觉醒。在现实与理想之间,他不逃避,而是积极的讨论与探寻。他用人性的铺叙,神性的诗写,佛性的升华,为他的人生注解,诠释生命存活的真谛……

 


  著名诗人包容冰(笔名:舍利),梅川居士,现居甘肃岷县,是位颇有建树的作家、优秀诗人。

  岷县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三省通衢之地,独特淳朴的自然环境,山川秀美,人文荟萃,造就了众多文人雅士。其中包容冰是更为突出的典型代表。他身兼岷县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岷州文学》主编,是位卓尔不群的当代诗人。他肩负、引领当地文学事业发展的重任,编辑文学刊物,培育文学新人,自身的文学素养自不用言说。多年来,他的创作颇丰,出版多部诗集,作品入选国内众多优秀诗歌选本,在甘肃乃至全国现代诗坛都占有一席之地。特别是他的佛诗写作,独树一帜,自成派系。引起好多评论家的关注并写评,甚而有学者、评论家呼延鸾、陈明火倾心研习包容冰的佛诗多年,专注论述,逾百万字煌煌巨著《包容冰诗歌论》《包容冰佛诗赏异》问世,在当代实为罕见。诗歌博士、著名诗评家霍俊明评介:“包容冰是一个装满草根和药草而又不断去除苦疾和点燃精神光源的诗人。”

  包容冰是一个信佛、学佛之人。他笃信学佛就是学做人,首先要把人做好,才能写好诗。在他的笔下,每一首诗都在诠释内心的慈悲与大爱的光芒。我虽然不是学佛之人,却能在他的诗歌中寻到禅意氤氲的表达,佛性荡漾的倾诉,还有洞悉人间疾苦的悲悯和大智慧。他笔下的世道人间,有痛、有苦、有乐、有爱、有恨,当他把俗世的觉醒上升到生命精神的高度时,诗歌的意义自会熠熠生辉,光彩照人。当一缕诗歌隐喻的佛光入心,相信每个读诗的人都是兰心慧质的一粒菩提,佛心萌动,我想这也是诗人所要达到的最高境界吧!

  包容冰的诗写有自己的生活底蕴与思考脉络,他逾越欲望弥漫的鸿沟,在生命、生活的艰辛中跋涉中,诗歌创作始终有着悲悯情怀的特色。神性的思索韵味,独属于他的诗歌品德和良质。“我是个穷困并不潦倒的诗人/内心装满诗歌的富矿/给天下的芸芸众生指点迷津/我不去制造文字垃圾/给够乱的俗世添乱,污染迷惑苍生的智性/我早已走出世俗的误区/标新立异。让愚痴的酒肉兄弟们/抱着一堆堆骷髅,在黑夜里哭泣”。诗人以递进式的书写,来完成自己心路历程的自述,抑或是一种自我觉醒的翻然顿悟。接下来,诗人以超然世外,恬淡的精神世界,来为世人指点迷津。那些拖着骷髅,在黑夜里的兄弟们,该觉醒了!包容冰的诗歌文本能够引领人们进入一个全新的精神世界,从而运用你的感知领悟,来佐证他的哲学理念和诗学观点。

  记得甘肃岷县盛产当归,驰名世界,在众多的中药材中,我认为当归是最有佛性的一种植物。当归主血,活血补血,服之气血旺盛,养血养心。而包容冰的诗歌,无疑是一剂当归精神的良药,让那些无处安放漂泊的灵魂找到殊胜的归途。诗人在《内心的隐痛》中这样写到:“看着满街纷乱忙碌的人流/像四处寻找食物的蝼蚁/我从内心苦苦一笑/一种莫名的悲哀袭上心头/勾起内心的隐痛”。诗人用心注视着世间的一切,他的眼睛看到的是底层小人物的生活现状。他们忙忙碌碌、为了生计而奔波,在俗人的眼里无关紧要,习以为常;可却勾起诗人的隐痛,悲悯和怜爱。诗人是慈悲的,在他的世界观里,世人的劳苦都是他内心的一种惆怅,一种怜悯。“茫茫人海,和你相遇/无量劫的情仇爱恨/在这一世,我们要了却/有仇,你就狠狠报/有情,你就温柔地说/说出你心中的隐秘/切莫,错过姹紫嫣红的花季”。读完这一节让人豁然开朗,原来生活是可以这样过的。几句诗如佛光陡现,为身陷泥沼的人们,指出了一条光明之路。恨就恨的痛快淋漓,爱就爱的惊天动地;但无论怎样,你都不要错过生活中的那些美好花季。如一缕清风吹开迷雾,仿佛无家可归的灵魂找到了归宿。

  “当我恨过该恨的人/爱过该爱的人/到了不爱不恨的时候/内心的隐痛慢慢消减/听到菩提生长拔节的声音/夏天的风,吹凉每一扇打开的窗户”。诗人劝人觉醒,爱过了,恨过了,了却了一切心愿后,复归平静的心,就不会再起波澜,就不会痛,不会再有隐忧。诗人大彻大悟后,听到了“菩提生长拔节的声音”,他的精神意念已进入超凡脱俗的高迈境界,不再受红尘侵扰束缚。

  当生命个体从少年、青年迈步中年的时候,生命的反思即刻成为一个生活的命题。生活命题的真伪,都是个体生命朝向生存的展示与思考,或者说是缘自于经验、积累、理性与感性的选择。每个人都在冥冥中存在着一种比自我更加强大的力量,我想这种力量来自于灵魂的再塑造与精神生命的锤炼。比如,“有一件事,我想了多年/原来是一朵云投在地上的影子/有一个人,我爱了多年/方知她是我宿世杀害的仇敌/有一条路,我走了多年,才知道它的尽头,便是……”。不可言喻,诗人的思考深邃而宁静,言犹未尽,指向旷远,把读者带向妙不可的悠远思索。

  说实话,我不懂佛法,无法用正确的佛学理论来解读他的诗歌文本,但是这不影响我喜欢这些真情的诗歌。读包容冰的诗歌,时常有一种顿悟的意味,这些茅塞顿开感觉都来自于他基于大爱无形的书写和诗意隽永的表达。诗人激情澎湃,脚踏实地,结合自身生命历练、持戒修为,以诗抒情,以诗传法,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以孤洁的身心净化人们心灵的同时,还会为迷途的羔羊指点迷津。

  世人皆执着,既迷惑又看不破,更舍不得放不下,也无法从小情小爱中走出来,执着于无边无际的烦恼中不能自拔。可是读完包容冰的一首或者更多首诗,你会在灵魂深处不由审视自己,甚至自责忏悔。只有走出小我才能看到大我的大境界!包容冰的诗,为人们打开了另一扇窗抑或是另一道门,一道突破自我,从混沌走向精神原乡的新生之门!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诗人吴思敬说:“包容冰的诗是佛学境界与人生境界的有机结合,把人生经验融入佛学思想,是他的诗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诗人、评论家呼岩鸾说:“中国当代著名佛学诗人舍利(包容冰),是现代汉语白话佛教诗歌的主要写作者与推动者。”包容冰的诗,得到了众多诗人和诗评家的肯定和推崇。他们认为,“他的诗歌拒绝了虚伪的生活,着意寻求人生的真相,在与人生相伴时透出阵阵馨香。”,可以说包容冰的诗,几乎每一首都在放射着思辩的光芒。

  纵观包容冰的诗,关于家乡的书写也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他用自己的生命意识去观照他周围的所有事物,而后从中提炼出诗的意象,再将诗歌升华到高向度的美学层面。包容冰的诗歌原乡一直离不开他出生的洮水河畔和岷州大地。他的诗歌文本从故园出发,开始小心翼翼地临摹故乡的剪影,聆听大地母亲的声音,寻找灵魂的归宿。他用真诚、充满激情又饱满深情的诗歌语言,对给予他生命的家乡进行讴歌与答谢。“住在洮河岸边,心驰神往/每一天匆忙的日子都在结果/无论早晨抑或黄昏,我对着岷山/不断刷脸,奔流不息的洮河/与我的梦一样悠长。走进黄河/涌入大海,那些沉淀的泥沙/慢慢抬高海洋的河床”。日夜奔流不息的洮河是诗人吸取养料的母亲河,他在《洮河岸边》的每一天都收获果实。诗人的内心有时激越如洮河,有时静默如岷山,他智性的双眼,读出了家乡的精髓与博大。因此,“人在洮河岸边/进出东门,独自在岸上行走/口中念念有词,擦肩而过的人/难以看到我内心放射的光芒”。诗人从未离开过的故乡岷州,故乡是他精神的原动力,他的诗歌文本是基于一种原乡的情绪冲动和释放。包容冰诗歌的浩渺洮河和磅礴岷山,诗人都在场,都在悉心观察描述。他以诗人独特敏锐的视角,切入故乡的山水、家乡的一草一木,兄弟姊妹和父老乡亲,都是他诗歌创作的源泉。这一切朴实无华的诗歌意向,在他的诗歌中金子般闪闪发光。我们从生命的角度去读、去思考包容冰的每一首诗,他的诗都是有生命力的,表象看似有些幽怨,其实积极向上,内涵强劲,有超越生活、生命的潜质。这种创作趣向完全符合诗艺高贵的精神特质。

  一首有生命的好诗,它承载的力量就是诗歌灵魂潜在的艺术,它有声音,有颜色,更有多重的生命内涵。“我像一只进城的麻雀飞回乡村/守住寂寞,守住祖训,守住清归戒律/扫净的院落比冬天的额颅/还要明亮,谁来造访/谁就是这里的主人,和我一样/放松禁锢的思想,报紧无雪的冬天/大醉一场……”。

  诗人尽管没有远离故土,但是小小城郭里的喧嚣和吵闹仍需要一场乡村的寂静来净化,这无疑是诗人的一场灵魂还乡的精神洗礼。那些浮华的名利场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放松禁锢的思想,他在无雪的冬天,来到安静的乡村,卸下重重的躯壳和繁杂的思想,来一次自我精神释放与灵魂安慰。在《抱紧无雪的冬天》这首诗中,我们看到,包容冰善于运用他熟悉的炉火,茶罐,酥油,青稞酒等意向来为他的诗歌服务,为生活打底,他用并不抽象的语言来实现角色的转换,用以隐喻生活的两种态度。“玄而未解的事/多如牛毛,一如无雪的冬天/一朵雪花贵如一锭金子/我于梦中都在欺盼。谁来诠释/天象异常的自然,总是事与愿违。一朵雪花贵如一锭金子,隐喻我们的生活,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而此诗的结尾,却以一种超然洒脱的大醉一场,卸下了所有重负。透过诗歌本身,我们学到了一种超然的人生哲思,与其负重前行,不如放下。短暂的生命没有永恒,诗歌可以穿越俗世红尘;每个诗人都在寻找自己内心的方向,不管他是佛系的还是叛逆的,但他永远知道自己在追寻什么,他不会亵渎生活以及任何一种隐喻,很显然,包容冰正是那个佛系的思想者和寻求永恒生命的开拓者。

  我非常认同诗人雨田的观点:诗歌是有生命的。人的生命感知是诗歌意识的深入,诗歌一直是超越语言艺术的存在,它集审美、感悟、哲学、宗教、历史为一体,纯粹的语言为介质,不凌驾之上,也不践踏卑微;有的只是诗歌的阅读快感与生命意识的和谐统一。诗歌的生命价值应该是诗人与自己灵与肉的结合,这种结合既庄严又热烈,也许还会有些许的苦涩。诗人永恒的亲切感一定来自于他的原乡,他的意志和审美紧密联合,他在现实面前用自己最真诚的声音发出呐喊,这才是一个优秀诗人应有的美德。

  包容冰的诗既有自然风物的抒情,也有历史沧桑的感怀与思考。他沉迷于人性的挖掘,俗世的感悟和觉醒。在现实与理想之间,他不逃避,而是积极的讨论与探寻。他用人性的铺叙,神性的诗写,佛性的升华,为他的人生注解,诠释生命存活的真谛。他本真的原乡情结,隐于自然,寓于诗歌,他一直在探索精神原乡的富矿,把佛法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赋予诗歌崭新的生命延续开来,度人度己度苍生!他真正是一位特立独行,孤绝俊彦的诗人,趟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诗歌大道,走向远方。

简介
素心,本名于丽红,女,诗人、作家。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先后发表于《星星》《草原》《江南诗》《天津文学》《百柳》《石油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北方文学》《飞天》等纯文学报刊,作品收录多种选本。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