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诗同题翻译》第35期 Bright Star

作者:中诗翻译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30 08:01:43 | 阅读:

  导读: 约翰·济慈(John·Keats,1795年—1821年),杰出的英国浪漫派诗人。济慈才华横溢,与雪莱、拜伦齐名。




栏目主持:杨中仁、余新

本期审校张智中、黄焰结、丁立群、王琳、赵佼
本期朗诵:晚枫
本期书法:蔡铁勇
本期译者:(以收稿先后顺序排列)
1. 崔传明
2. 张琼
3. 张宁
4. 杨国民
5. 王昌玲
6. 吴伟雄
7. 林文君
8. 薛琴
9. 王成杰
10. 杨中仁
编者语
   约翰·济慈(John·Keats,1795年—1821年),杰出的英国浪漫派诗人。济慈才华横溢,与雪莱、拜伦齐名。他善于运用描写手法创作诗歌,将多种情感与自然完美结合,从生活中寻找创作的影子。他主张美即是真,真即是美他的诗篇能带给人们身临其境的感受。他去世时年仅25岁,可他遗下的诗篇誉满人间,他的诗被认为完美体现了西方浪漫主义诗歌特色,济慈被人们推崇为欧洲浪漫主义运动的杰出代表。本期所选的Bright Star”济慈写给女友芳妮-布劳恩(Fanny Brawne)的一首十四行诗。诗人将生活、理想、爱情和死亡等永恒的主题融入其中,与读者分享让读者感受。本期共收到十五版译作,经过张智中、黄焰结、丁立群、王琳、赵佼五位顾问和编委盲评推荐,在此推出十篇,以飨读者。特别感谢五位专家在百忙中劳苦劳心的审阅推荐,同时感谢晚枫蔡铁勇两位老师为本期奉献的朗诵和书法。
Bright Star
by John Keats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adfast as thou art---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Of pure ablution round earth's human shores,
Or gazing on the new soft-fallen mask
Of snow upon the mountains and the moors---

No-yet still stea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Pillow'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To feel for ever its soft fall and swell,
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to death.
英文朗诵: MP3:  Bright Star - Read by Grace.mp3 (1.49 MB, 下载次数: 0)

朗诵者: 晚枫(QUN GRACE LIU),原北京语言学院英语教师,自由翻译,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在《世界诗人》《诗殿堂》《诗历》《大风诗歌》《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0卷)》等刊物发表多篇创作和翻译作品。另出版有英译新编历史剧《黄叶红楼》以及合编翻译教材《汉英笔译全译实践教程》。现居加拿大。

书法分享:

书法家:蔡铁勇,字堂荣,号东海居士,中国先秦史学会国学双语研究会理事。在福建省福州市从事外贸业务,平时爱好双语书写,以“丹翔和鸣,双语共雅”为座右铭,丰富业余生活。版本1音乐,当曼妙的声波消逝了……

推荐译作
1. 水调歌头·灿烂的星
约翰·济慈 作
崔传明 
        
何不作颗星?
与众恒夜空。
犹如隐士明眸,
彻夜观苍生。
滚浪劲拍崖岸,
恰似圣僧施法,
涤尘世纷争。
揽人间山野,
雪罩掩朦胧。
然则是,星犹在,
耀永恒。
同衾共枕,
吾与美妻入佳境。
身处甜蜜骚动,
如是娇躯起伏,
享爱人酥胸。
静听柔呼吸,
死不悔此生。
译论:
原文Bright Star是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约翰·济慈(John Keats)最经典的爱情名诗之一,是诗人写给女友芳妮·布劳恩(Fanny Brawne)的一首十四行诗,该诗由三个Quatrain和一个Couplet组成,每个Quatrain由四行组成,Couplet由两行组成,其押韵方式是ABABCDCDEFEFGG。由于该诗较长,如果直译,译文很难达到一贯到底的押韵,即使能达到,读者也会有视觉的疲劳。因此,为了吸引(中国)读者的眼球,激发他们的阅读(朗读)兴趣,译者采用了中国读者喜闻乐见的词牌名《水调歌头》作为译文格式,采用意译方法,将原文的三个Quatrain和一个Couple合成一体,组成一首《水调歌头》,字里行间诠释了诗人在原诗中的种种意象,表现了生活、死亡、爱情和理想等永恒的的主题。在翻译中,译者侧重“雅”:音美、形美、意美。
译者:
崔传明(CUI Chuanming),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学位,山东科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公共外语系书记。爱好诗词创作和诗词翻译,出版诗集《诗书四季情怀》(汉语)一部,译著《译抒古人四季诗情》(汉诗英译)一部。在翻译中,侧重追求“雅”:音美、形美和意美。
通讯地址:山东省泰安市岱宗大街223号 山东科技大学公共课教学部
    话:13854828844

2. 明亮的星
约翰·济慈 作
张琼 
明亮的星啊!愿我坚定如你——
并非孤辉中夜空高悬
睁着永恒之眼,凝视
如自然隐士不眠不倦
像牧师行施静体沐浴
海水冲洗尘世的崖岸
俯瞰飘落的白雪面具
轻轻遮盖山野与荒原——
并非这样——却依然坚定如初
枕着爱人的酥软胸膛
永远感受它轻柔起伏
醒来带一丝甜蜜心慌
静静地听她轻柔呼吸
活着——或昏厥至死
译论:
Bright Star 是济慈写给女友Fanny Brawne的一首十四行诗,诗中运用了bright star, the moving water, snow, love’s ripening breast等意象,将爱情、死亡和永恒融为一体,押韵格式为ababcdcdefefdd。在正确理解原诗诗意基础上,步原韵,以类似形式译出。
译者:
张琼,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肇庆市翻译协会会长。

3. 明亮的星星
约翰·济慈 作
张宁
明亮的星星啊,但愿我如你般坚定不移---
非是孤寂的辉光高悬在夜空里,
而是不懈地张目凝视 
有如遁世修行的耐心,无眠之隐士,
那汤汤之水一任执行使命的祭师
绕着地球人的海岸施以纯粹的洗礼,
或者凝望着皑如白雪的崭新面饰
轻轻飘落覆盖群山野地,
不-仍然坚定不移,仍然矢志不易,
欹枕在我娇美亲亲日臻成熟的怀里,
恒久感受起伏的胸脯柔软无比,
在甜蜜的骚动中永远清醒惬意;
静静地,静静地倾听她柔弱的气息,
如此获得永生—— 或者昏昏然遗世。
译论:
这是济慈写给他的所爱芬妮 布劳恩的一首爱情诗,本诗由四段组成,表达了爱的永恒主题。翻译的时候采用押韵的形式,力求展示诗意的美。
译者:
张宁,无锡市吴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
4. 明亮的星
约翰·济慈 
杨国民 

明亮的星啊,愿我能坚定如你---
我不愿孤悬夜空,清辉徜徉,
就像自然界的静修隐士彻夜无眠,
永不合拢的眼帘,
凝视海水流动在尘世的岸边,
好似牧师在行施洗礼;
我不愿俯瞰辽阔荒原与绵延群山
被轻轻飘落的雪帘层层裹缠---
呵,不,我愿永远坚定如故,
枕卧在我爱人的胸脯上,
感受那柔美的起伏,
清醒在甜蜜的躁动中。
永远、永远聆听着她轻柔的呼吸,
永远这样---抑或昏厥而死。

译论:
此诗最突出的是新颖独到、感人至深的比喻。首先,从天上的星星,诗人想到了隐士彻夜无眠,久久注视着海水在岸边不停的冲刷,这让人联想到牧师施洗的仪式感。或者,又好似从另一空间俯视大地,阅尽山川河流被无尽飘雪所笼罩。随后诗人回到了对爱人的眷念上面。这里,诗人表述非常感官化。诗人愿“枕卧爱人的胸膛,感受轻柔的起伏”,“永远聆听她轻柔的呼吸,永远这样活着”。衔接两者之间自然过渡的是关键词“坚定”(steadfast),凸显出诗人对爱情矢志不渝的坚定情怀。在翻译这首诗歌的过程中,使我感到折服的是诗人对意象、对比喻的个性鲜明的把握,以及他对爱情所表示出的热情和激情。约翰·济慈不愧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可以说,他的诗,越读越喜欢!
译者:
杨国民,广东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应用外语学院副院长,副教授。自2016年在本校开设“英美文学欣赏”、“汉英诗歌赏析”等公选课,并通过中意读书会、“中意国际视频会议等形式带领学生与意大利院校开展读书交流(近期拟开展与202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Louise Gluck诗歌朗诵与翻译”工作坊活动,敬请关注)。研究方向:实用英汉翻译、公众外交与高职英语教学。微信号:18028622808
5. 明星
约翰·济慈 作
王昌玲 
明星啊,多希望像你一样永恒——
却不愿孤零零地高悬于夜空,
像自然不眠的隐士那般坚贞,
以永恒之眼遥望那海潮奔涌,
如牧师斋戒沐浴般恪守职责
为人类洗礼冲刷尘世的海岸,
也不愿久久凝视高山与沼泽
披盖上轻盈柔软的白雪纱幔——
我不愿——可还是希望永恒不渝,
头枕着我那美丽爱人的酥胸,
永远感受它温柔起伏的韵律,
永远清醒于内心甜蜜的悸动;
静静地聆听美人轻柔的呼吸,
永世相依——否则不如沉醉死去。
译评:
诗中有悖论。诗歌说话人期望像天上明星一样永恒,却不愿意孤孤单单遥望大海,山川。诗歌说话人期望能与爱人永世相依,永不睡去。否则,宁愿死去。译诗以每行12个汉字对译原诗每行10个音节,同时照顾到原诗的韵式,略有变动。
译者:
王昌玲,女,七星译诗社之天璇。研究领域:英美文学批评、诗歌翻译。出版合译著数部;两次获得韩素音翻译大赛汉译英之优秀奖(2009, 2018)2010年首届海峡英语竞赛汉译英一等奖。座右铭:我译,故我在。诗观:诗是灵魂的救赎。
6. 明朗的星
约翰济慈 作
吴伟雄 
明朗的星啊!我愿如你坚定——
但不是高悬夜空,独自辉煌,
像大自然的隐士睁大着眼睛,
恒久耐心、而又不眠地凝望,
凝望大海施行神父般的工作,
用波涛给人所住的海岸洗礼,
或者凝视着白雪轻柔地飘落,
如面罩一般盖着高山和洼地——
不这样!我坚定的初心不变,
把头枕上我爱人柔软的胸脯,
时刻感受她酥胸的起伏舒缓,
永远清醒,激动又甜蜜舒服;
一直感受她呼吸的温柔悠闲,
就这样活下去,或昏睡长眠。
译论:
该诗出色的构思和写作手法很多,包括——
构思出色,意境清晰:前两节写人性化的自然世界足以净化人世;后两节写对女友初心不变之爱,有天人合一的意境。前两节各有一个连接语境的关键词,watchinggazing,写大自然的隐士睁眼凝望着海涛对人住的海岸施行洗礼,或者凝视着白雪净化人世。
活用修辞,出奇制胜:除前述拟人修辞外,诗中的sweet unrest,乍看出乎意料,细想却在情理,显示矛盾修辞出奇制胜的艺术感染力:字面上是甜蜜的不安,实际上是心情激动、不平静,又甜蜜而舒服。Awake death的对照修辞,互为衬托地突出生死不渝之爱。而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由谛听而升华到(入心的)感受,更好与激动的心情相接;译swoon to death 昏睡长眠,比昏迷而死更具诗意。
韵式规范,意美第一:意美为先,音美次之,中外皆然。原诗的unchangeableswell虽仅押和韵,Eremite末音节读[mait]也是按格律要求,作格律重音而和night押完全韵,仍为一种规范的十四行诗的韵式:前三节为abab,末节是aa。拙译韵式从之。
译者:
吴伟雄,英语译审。中国译协四、五届理事、 “资深翻译家。 长期从事地市外事工作,曾赴五大洲20多国任随团翻译或参加国际会议。曾任北理工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教授,授英汉互译及中英诗歌鉴赏等课程、兼《独立学院外语界》主编。在翻译类核心刊物发论文16篇,出版翻译研究编著6本。研究兴趣:应用翻译,诗译鉴赏。
7. 闪亮的星
约翰·济慈 作
林文君 
闪亮的星,我愿如你一成不变——
非高挂夜空,独放美丽,
也非睁着双眼永远不闭,
像归于自然的不眠隐士,
看着潺潺流水把牧师之责尽
海水将世人居住的海岸洗礼,
或是凝视着轻飘落下的雪花
如面具戴在了高山与荒野上——
——还是要坚定不移,
把头枕在心爱之人胸脯,
永远感受它的缓缓起伏,
永远在甜蜜起伏中醒来;
我至始至终听着她温柔的呼吸声,
就这样活着——或是在痴迷中死去。
译论:
1steadfast一词的理解:星星的变化是肉眼看不到的,所以状态比较稳定,译为“一成不变”,而非“坚定”。
2、译文中有诗句是根据所要表达的意思进行了顺序调整,如将Watching下移——“Watching the moving waters…… or gazing on……”。
3、“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译者理解为sleepless Eremite是属于nature's patient这一类,所以译为“归于自然的不眠隐士”。
4、“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中的unrest一词理解为是 its soft fall and swell”的状态。
译者:
林文君,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学生,肇庆市翻译协会会员
8. 明亮的星星
约翰·济慈作
薛琴 

明亮的星星,惟愿我可以像你那般坚定
不是指你独悬夜空,静放光辉的孤寂--
你睁着一双永远无法合上的眼睛
像自然的病人,又像无眠的修士
你看着,汹涌的海水拍打人世的海岸
彷佛牧师在给谁施以圣洁的沐浴
你看着,新落的雪花舞姿翩跹
为群山和沼泽穿上了柔软的素服
不愿做这样的你—但是我依然坚定,依然忠贞
枕着我美丽爱人丰满的酥胸
永远地感受着它温柔的起伏
永远地清醒,在那甜蜜的骚动中
永远地,永远地听着她轻柔的呼吸
永远地像这样活着---要不,毋宁一死

译论:
济慈的这首十四行诗《明亮的星星》,写法非常细腻,思绪绵延不断,意象叠生,情感热烈直白。读罢,读者可以非常强烈地感受出诗人对女友浓烈的爱。这首诗的翻译不是很好处理,因为思绪绵延不断,一个完整的意思用数行表达,所以翻译成中文的时候需要非常注意中文语序的排列。再者,诗人在情感和意义的推进方式上,用了一个基本的结构:“我”想像你那般坚定,又不想效仿静静地独悬夜空中的你,但我依然会坚定忠贞,因为“我”美丽的爱人以及“我”对她灵与肉合一的浓烈的爱恋。翻译的时候,这个结构需要呈现出来,才能看出诗人思考的过程。还有就是尾韵的保持上,也不是很容易和原诗达到完全一致。最后,在最后几行的翻译中,我用了几个“永远地”,强化并把诗人的情感推向高处,当然也冒着一点风险,和原诗有些许的出入。总而言之,就有了上面的拙译。

译者:
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外语学院教师。
9. 璀璨的星星
约翰·济慈 
王成杰 
璀璨的星星,我多想像你一样坚定
不是以光华孤独着夜空
也不是张着永恒的双眸守望
一如拥抱自然的隐士,不躁不眠。
也不是像澎湃的海浪,僧侣般虔诚地
荡涤尘世之岸
也不是凝视雪花
给山峦与荒野披上柔软的新纱
不。我只要坚定不渝地
枕着丽人的酥胸
感受它的起伏,它的温软
我只要醒在甜蜜的不安里,直到永远
我只要静听,静听她轻柔的呼吸
就这样,要么长相厮守,要么迷醉以终
译论:
1.浪漫派作品,争取译出点浪漫味儿。2. 原文意象丰富:爱情,生死,宗教,自然。能否译出意象杂糅带来的神秘感?这是个挑战。3. 译文用了不是……也不是……”只要……只要……”等重复句式,在增强表达效果。
译者:
王成杰,男,笔名浣石,大连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目前在牙买加蒙特哥贝讲授对外汉语,从事文化传播工作。多涉猎文学创作、翻译研究、文化比较、书法等领域,作品散见于各种报章及网络媒体,获奖若干。
10. 璀璨的星
约翰·济慈 
   
我愿璀璨的星坚定不移---
却不愿孤悬夜空独显辉影
如大自然耐心不眠的隐士,
永远睁着一双明亮的眼
注视着永不歇息的流水啊  
虔诚地洗涤着尘世的滨岸
或凝视着轻轻飘落的雪花      
如盛装般覆盖着群山荒原---
我只想痴心不改坚定不移,
靠在美丽人的酥胸上
不断感受轻绵柔软的起伏,
清醒醉于甜蜜悸动的心中
静静地听着她柔和的气息
着如斯---要么痴心而死。
译论:
这首十四行诗是济慈的代表作之一,很值得再次翻译。其韵律工整。此诗每行基本保持10个音节,其韵式勉强达到abab, cdcd, efef, gg。翻译时为求形式相似,译诗每行保持11个字,韵式为abab, cdcdaeae, aa, 但是英汉两语差别巨大,这样处理常常不免牵强。诗人观点明确自己只想如星星般“一如既往、坚定不移”,但是却不想像星星那样“孤悬夜空、独显辉影、 注视着流水、凝视着荒原”,而要“枕靠恋人的酥胸上,感受那轻柔的起伏”,永远沉醉于“甜蜜悸动的心上”,否则宁肯“痴心”。此物此景此心此情任由诗人通过各种艺术手法嵌入字里行间,读者可以尽情地享受,译者衷心期望译诗能给中文读者如此的美感。
译者:
杨中仁,译审,文学文化翻译爱好者。过往已成历史,余生将以教为职,以诗为友,以译为好。现为北理工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责任教授,《中诗翻译》版编辑,《英诗同题翻译》栏目主持人,《诗殿堂》汉英双语诗刊执行主编,世界华人文化艺术研究院译审。认为:翻译应在忠于原文旨意的基础上追求地道表达。主张“诗应有感而发,而非无病呻吟。”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