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简牍】2016年11月卷(总第55卷)《初雪吟》

作者:中诗网 | 来源:中诗网 | 2016-12-10 08:47:39 | 阅读:

  导读:本期【中诗简牍】2016年11卷(总第55卷)《初雪吟》,责任编辑:如云飞过王海云。分【状元卷】【榜眼卷】【探花卷】,包尘、柳八一生何求、曰生等16名诗人上榜。

 本期责任编辑:如云飞过王海云

 

 
 【状元卷】
1、 《为凋谢绽放》(四首)      包  尘

【榜眼卷】
1、 《风,穿过薄薄的光阴》(外三首) 柳八一生何求
2、 《都与脸有关》(二首)      澧有兰
3、 《微型诗》(四首)        曰  生

【探花卷】
1、 《残局》(外一首)        周海涛
2、 《茶馆》(外二首)        胡有琪
3、 《醒木》             舒布衣
4、 《雪花的誓言》          杨德春
5、 《传奇》(外二首)        曹三娃
6、 《乌江》(外一首)        张世德
7、 《秋收》(三首)         尹宏灯
8、 《杀出重围》(外三首)      沙  洲
9、 《南羊山中》(三首)       姜  华
10、《昨夜的风》(外一首)       青天123ab
11、《宏村倒影》            张 庆
12、《离乡帖》             子 麦
 
 

编辑小纪

 

  北方。一冬无雪,天不太冷,却有些干燥。盼雪来的心情更需要诗歌作伴。11月里,幸好有了这些温暖而湿润的诗歌为伴。
  这期【中诗简牍】状元卷,包尘的《为凋谢绽放》(四首),读来轻盈、睿智而温暖,蕴含着生活的哲思和禅意。特别是《为凋谢绽放》这首,一朵不知道哪天就要凋谢,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花儿,只能兀自开着……但就是这样孤独、渺小的一朵花,也有它生命的祈望,也有它生存的价值,“那只花一样的蝴蝶,每天都来”,读到这里,没有谁不会为这小小而卑微的“一朵花”而唏嘘和慨叹:即使我们再渺小,即使我们一生只为了凋谢,也总有和我们一样卑微、一样命运的“蝴蝶”为伴,这就是人生!

 

  【榜眼卷】选了柳八一生何求的《风,穿过薄薄的光阴》(外三首),打动我的除了其敦厚朴实的文本,还有他诗中语言的通透和温暖!风,穿过薄薄的光阴,我看到,一块时间的骨头,咬住时间;冬天真冷,比预想的要快,究竟时光还有多少?像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朵时光煮透的雪花,安静地守候着始终的白,拨开时光的枝头,向着村庄最白的地方,吹起清脆的口哨!这样的句子,打动的不止是我们的心……
  澧有兰的《都与脸有关》(2首),属于典型的干预性诗歌,他用沉稳的笔调,于不动声色中对一些当下一些社会现象和官场规则给予了讥讽和揭露。
  曰生的《微型诗》(四首),虽短小,却运笔很深,挖掘出了生活的真谛,给人触动!

 

  【探花卷】中周海涛的《残局》(外一首),胡有琪的《茶馆》(外二首),舒布衣的《醒木》等等,语言都各有特色,表现手法也各有技巧,各位诗家可细细去品味,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王海云于2016年12月6日夜
 
                                                                           
 
 
 
上榜作品:
 
 
【状元卷】
 
 
《为凋谢绽放》(四首)
文/包尘

一朵花儿
兀自开着
她也不知道
哪天终将凋谢
猜不透命运的花儿
就这么兀自开着
那只花一样的蝴蝶
每天都来

《窝心雨》

雨要是下了
七七四十九
是不是该给它
设个灵堂

我们披麻戴孝
我们,不咒天怨地

我们只送雨
一路好走

《听歌》

听完一首歌
直想哭

这种被艺术过滤干净的泪水
是透明的
钉子

《入口》

排长队的尸体在移动

这一行句子在移动
我被夹在中间
晕眩了半天
 
 


【榜眼卷】
 
 
1、《风,穿过薄薄的光阴》(外三首)
文/柳八一生何求

它,来了。冬雨
随昏黄启程。后面是雪。这样的日子
不再潮湿

时光流过
风穿过风。我脚步里的骨骼和血肉
服从着,季节里真实的颜色

是谁,在喊着的我名字。我看到
一块时间的骨头,咬住时间
  
 
《冬天真冷,比预想的要快》

寻着冬天的走向,他究竟要握住些什么
雪,落了一地。时光还有多少?
他抱紧自己的骨头

风,依旧不断的疯狂着。他注定
喜欢这个时候。手中的枫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过,冬天真冷,比预想的要快
   
 
《时光煮透的雪花》

清晨。雪花
铺开一张宣纸。与梅相遇,整整用了一年

笔尖上的春天,含在
花开的轮廓里。每一颗心,安静地守候着
始终的白

不肯离去的是,幸福在常绿的原野里
潜伏着生命的情节
一幅长卷,从山下铺向山顶

父亲身边的事物,拨开时光的枝头
向着村庄最白的地方。吹起清脆的口哨
   
 
《一棵树的冬》

上山的那条路,越来越消瘦。一棵树
开始透支它的骨头

冬,越来越深
一头牛的主人,为这座山打了一个补丁
走了

它和几株枯黄的草,以男人的姿势
站立着。等待
那朵迟迟未开的梅

大雪来了。几声鸟鸣,像一朵朵雪花
滴出的泪
   
 
 
2、《都与脸有关》(2首)
文/澧有兰

《都与脸有关》

眼睛
鼻孔
耳朵
嘴巴
在一起遥相呼应
“你不笑我鼻子塌
我不笑你嘴巴歪”
他们在大脑指挥下
各自为政
又和谐统一

《痰》

1985

去古城旅游
我把一口淤积多年的痰
吐在了土地上
被一个执勤的老头抓住
罚款50元人民币
罚款理由:
吐痰大国
不得随地吐痰
我没有计较——
我估算一口痰
按占地面积算
比现行房价
还是便宜

 
3、《微型诗》(四首)
/曰生

《远山》

那隐隐约约的  是父亲的背影么
一身淡蓝色土布衫
落满  盛夏的积雨云

《制琴师》

用一块木头  复活森林
复活绿叶 鸟鸣和风
复活风中 拈花而笑的女人

《夏夜》

村庄 阖上沉重的眼皮
几点流萤敲着蛙鼓
为农人的酣梦 守更

《顶针箍儿》

母亲一生唯一的“戒指”
藏着三伏的风 三九的炭
给十万两黄金也不换!


 

 

探花卷

 

1、《残局》(外一首)

文/周海涛
 

 

只剩残局,挪动一步
可能大获全胜,也可能片甲不留
 
手中可以挥霍的光阴不多
失去了对赌的资本
中年的脚步迟疑
 
抬起的脚尚未放下,腿已开始哆嗦
惊落一池的星辰
只想做一个旁观者,无奈涉局太深
抽身逃离时,已感力不从心

 

 
《放下》

 

 
日子琐碎,如主妇口袋购买早点的零花钱
重复的生活干巴,赛过模特的脸
冷漠如灰
 
闹钟是滚滚而来的闷雷
泼洒光阴似水,煮中年如蛙
路越走越窄,中年无从下脚
 
放下,是朵开在悬崖的鲜花
中年无法抵达,谁能告诉我
怎样的灵魂才可以捕获它?

 

 

 

2、《茶馆》(外二首)

文/胡有琪

临近黄昏,茶客散了。
所有的故事,顿时一了百了。
龙门阵散架,茶凉。

倒去杯中的残茶,杯子也一一空了。
空闲的椅子依傍着桌子,开始打瞌睡。
听到声音,偶尔睁开眼看一下,见不是茶客,又倒头大睡。

门外的招牌,还在大声吆喝,揽风喝茶。
风却吸着鼻子,追着酒味走了。
     
《背景》

背景是那么蓝  仿佛一触即破
随时流出乡愁

而我  只是一片落叶
载不起天涯的相思

也许  一首诗会说出爱情
那么  就让时间凝固成一滴泪

《冬野,两棵光秃的树》

目光是可以杀人的
两棵光秃的树一言不发
却互相揪光了对方的头发
然后  剑指对峙
内气拍飞了所有鸟儿的羽毛
连路过的风也被莫明其妙摔在地下
体无完肤  霜  白

两棵树都在背冬天的语录
却不知  
它们只是冬天雪上加霜的道具

 

3、《醒木》
 
文/舒布衣

抽去水分,斩去枝丫
以事先设定好的尺寸
在刀锯斧刨锉的轮番修正中复活
在衣橱里盛开花裙子
在餐桌上生长美食
在书桌上结出诗歌和思想的种子
在雕花大木床上生儿育女
并长出梦想的枝叶
在人间的江湖里返青泛绿

 

4、《雪花的誓言》
 
文/杨德春

 

 
不让我在厚实的大地上开花
我就在飘渺的天空开花
不让我在温暖的怀抱里开花
我就在寒冷的世界开花

纵然我生如昙花
纵然我瞬间融化
我也要在最后的一霎
壮烈地躺在大地的脚下

 

5、《传奇》(外二首)

文/曹三娃

《传奇》
   
 
那时候我们把父亲所有的空酒瓶砸烂
破玻璃扔进水渠里。酒瓶底
太阳底下烧青蛙的腿
或是照着天空,奶奶说
天八层,地八层。
天上有美丽的织女,瞅一个
将来讨个媳妇
 
落在水渠里的酒瓶渣。那夜父亲水渠拦水
胶底划了长长的口子
我们屁股被父亲打成天女散花
   
 
《苍蝇》

我懊恼于黑色和肮脏之中。细小的声音
螺旋桨即将削掉我的头盖骨
我不得不抱头逃窜
 
我原本光亮的头颅多么宽阔,适宜
短暂的滑翔就可起飞。可以
肆意投弹,甚至狂轰滥炸
 
那晚,我错把墙上的一个黑点
当成挂衣服的钉子
末了,我阿弥陀佛了一声
   
 
《笔记》

我挽起裤管,有甚者
脱掉上身的衣服,光着膀子
面对这不可见底的泥潭
我大吼一声
 
这么多年我在这黑泥潭学做泥鳅
我吸吮水草和淤泥的腥味
脚趾被瓦砾划破。那些黑色
顺我的伤口钻进身子里
充当了墨水

 

6、《乌江》(外一首)

文/张世德

上有八百里,下有八百里
站在千仞的崖岸,他想把乌江缠在身上

黑夜关上天空的门了
他把乌江摆放在比高原还辽阔的梦乡

他一侧身,抱着乌江睡着了
眼角的一滴江水,闪着远方大海的喧响

高原上的月光很香。有时他从梦中醒来
就把乌江挂在天上

《仙桥山》

那些神仙都是来拜访我的。他们只是途经此山
路过此桥

上山的路,下山的路,还可以崎岖一些
神仙只乘坐云雾

路边的花草尽可以繁茂,狗尾巴草要藏好尾巴
打碗花要把一碗花香高高举起来

山上吹来的都是仙风,山顶的身影都是仙家
久不见我,那就寻我到天庭
     

 

7、《秋收》(三首)

文/尹宏灯

《秋收》

秋天是村庄熟悉的河流
祖祖辈辈的人
就生活在河岸

涌动的金黄
藏着河床最深的隐痛
村民们小心翼翼
一点点的,揣进自己的骨头

《深秋》

在秋天,一朵朵稻穗正闪着光
它们与父辈们交换着对视
甚至通过这种形式
尖锐地化作一枚枚钢针
直接扎入他们的血管和心脏

疼痛的喜悦,在乡村的桌台上
便摊开一张暖底色的大桌布

《鼓手》

秋风在河道边击鼓
鼓声击落一个个村庄的黄昏

一些人跟着唱,跟着跟着
就把自己也跟进了地里

春天的时候,孩子们从地里
绿油油地冒出来,充当起乡村的鼓手
     
 
8《杀出重围》(外三首)

文/沙洲

总想,怀一首诗
杀出烟锁重围
耳畔,秋风萧萧
眼下,月色朦胧
梦里,鼓角争鸣

早春,身背长剑
跨马驰骋而来
一路看尽长安花
一路踏破贺兰山
醒来,草波埋身

《沧浪》

泱泱大海,澎湃汹涌
我被欢乐簇拥到浪尖
仰望明丽的阳光倒下来
海鸥在长空为我欢呼

我想我也是缪斯之宠
不然,阳光又怎许我
五彩斑斓地开成一朵花
成为沧桑荣耀的一部分

《银杏》

我们忽然开始讨论
关于银杏的古老传说
关于银杏的现实价值
关于银杏的酸甜苦辣

我们仿佛回到从前
在银杏树下调皮捣蛋
一地阳光将我们染黄
而后,我们纵情高唱

《翠色》

母亲打开春天时
我先看见一片翠色
而后,草原铺开
任由我纵横驰骋

我像蚕一样欢快
在翠色深处酝酿花
酝酿一条奔腾的河
酝酿一个繁荣的梦
      
 
9、《南羊山中》(三首)

文/姜华

蛤蟆荡》

七十二荡里,有十万只蛤蟆在叫。那些叫声凄厉
悠长、缠绵,它们聚着一处呼唤什么。白天或夜晚

这是一块灵异之地,白云站在松树肩膀上
羊群经常被牧童,赶到天上去。张良避谷时
住的小屋,里面盛满了乌鸣

那些满山遍野的蛤蟆,皆已得道
它们坐在八里川,呼风唤雨。仿佛在做
一个浩大的道场,百兽一齐抬起头来

天时阴时晴,一块云追着另一块
奔跑。我知道,它们一定还有啥没有放下

《铁锁洞》

二道弯里,一条险道离天堂近
离死亡更近。一不留神就会有
另一只手,把你拽下深渊

阎王砭上生长的草木,一脸阴间的表情
绝壁上,青苔的眼晴都是绿的

走进去是一重天,走出去
是另一重天。进出全在一念之间

《声音》

一座山,潜伏了多少历史的回声。随便一声
鸟鸣或风声,都让人沉重地抬不动脚步
八里川疾走的风,追赶着游人的智慧
一条古道隐身十八盘中,它要把我们引向哪里

我还在寻找。一本穿越时空的秘笈
五百年前设置的思想悬崖,让一群后世之生
终生难以逾越。黄龙洞的水,究竟有多深

一座山,坐在秦岭南坡上,似一位智者
岁月的尘埃迎风飞扬,就连一粒砂子
也深藏着闪电、和救赎
     
 
10、《昨夜的风》(外一首)

文/青天123ab

吹着口哨来了
院里的脸盆打着滚儿抗议
狗儿咆哮着
树枝张开双臂左右阻挡着
叶子上下飞舞想遮住它的眼睛
一根木棍也看不下去了
跳起来与它对恃

《佛光》

春夏秋冬岁月蹉跎
驻足高岗,眺望
不知何往
我是世间一粒沙尘
随风飘曳
无为无能龌龊俱一身
只有,远处的佛光
能给我光明


11、《宏村倒影》
文/张庆

许多目光都曾经投向
这片土地,徽派的典型
就连倒影也如此旖旎

洁净已如仙境
却仍有红尘丝丝缕缕
作巧妙描绘

门窗倒立,人影低徊
思绪不会回溯
在这样的秋色抚慰下
一切显得如此明媚
      

 

12、《离乡帖》
/子麦

粗布裹着血肉之躯,灵魂出窍
天下的弯路容易抛锚,跌倒,爬起
跟风的命,两只竖起的耳朵
装满虫鸣。大娘二婶半句旁白,秤砣下去三分
二哥三嫂见个世面,外面有狼,当心咬人
出门风浪很大,稍不小心,月亮只管照亮
别奢望影子扶你进门。山高路远,海阔水深
乡下的种子沾有灰尘,异乡水土不服
城里的风水再好,难找寺庙,影子比风还轻
 
论坛链接:http://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00197#lastpost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灵魂不朽 (组诗)

    碧碧 ,本名王丽。法律专业及川大工商硕士。曾经先后在四川省团委 、省高级人民
  • 2021年中诗论坛半月原

    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经第一轮投票预选出24首, 再经第二轮投票,
  • 你点亮的灯笼时间也难

    洪烛是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诗派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他一生以诗为伴,那温婉、柔
  • 马画家老墨的牛

    中国作协会员、传媒大学教授陆健写给著名书画家老墨的诗。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