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禅说画》(十二)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21-07-19 22:36:29 | 阅读:

  导读:《狐禅说画》是贺文键2019年创作的一本论述中国画的语录式小册子,现编辑第十二部分以飨读者。


《狂想·哭山》之一 贺文键 四尺斗方 2018年
 
  
110
 
绝大多数人,都是用别人的语言说话,结构图形,线条与色彩都是按别人的方式和意愿布置。
他恰恰忘了自己。
而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往往不是你学会了什么,而是你发现了什么。
发现远远的比学习重要。
发现本身就包含了独特的技巧与内容。
创作一件艺术品,就是发现的过程。
只有发现,色彩和线条才有了统一的目标。
创作才有了价值,生活才有了意义,生命才有了喜悦或灵性。
 
111
 
抽象与形象是两个维度。
一个是现实世界的归纳方式,一个是未来世界的感知方法。
认识现实世界是一件比较容易做到的事情,而对未来世界进行描绘,需要的不仅仅是知识与经验,想象力才是艺术家通向未来最宝贵的钥匙。
一幅画,如果看不到任何与想象有关的东西,是一幅平庸的画。这样的东西将没有什么价值。
一件作品,处处只见过去的痕迹与观念,就是一件陈腐的作品,会散发着历史的尸臭。
 
112
 
画画的不要抢照相师的生意,这样做一点意义也没有,算不上什么真正本领。
冷军是个好油画家,李自健也是,我不想评述他们,也不必评价他们的高下。奉承的话大家都在讲,但讲多了毫无益处。
国画之幸,就是不能像油画那样层层上色。油彩呈色稳定,而国画颜料由于是用水调解,宣纸又洇,于是反而获得了某种自由。
油画的目的容易达到,然而,最好的国画家对自己的下笔,也无绝对的把握。国画具有一种不确定的天性,尤其是写意画,大写意更是如此。大家最愿意看的,就是这些东西。
当然,国画也有工笔重彩。工笔画在不确定这种趣味上就相对较小了,看起来没有什么想象和回味的空间,与油画很像,但也有区别。譬如,油画的遮盖性就大大强于国画,国画的颜料具有透明性。
在国画中,初学画之人经常是从工笔画开始的。国画家经常为不能把握一幅画而沮丧。油画家很少如此。一个老的国画家尚且如此,别说新手了。
具有许多年功夫之人,下笔还有不可挽回之处,一笔下去非常难以修改。我经常为画不好一根线条,敷不好一片颜色,用不好一片墨汁而感到汗颜。
还有,你再怎么画画,再用心良苦,对看的人来讲也就是看一眼而已!我要说明白的就是,画画,对别人来讲并没有想象那么重要。所以说,趣味或者叫意味,远远要比技术重要得多。这是国画的不二法门。
其实,趣味就是一种技术。有趣的人,有趣的画,你不能说他不懂技术。
永远不要讲一幅有趣的画,水平不高。他的高明之处,正是你的不懂之处。
中国画的山水、花鸟与人物,最高境界不是让你明确什么道理,而是让你领悟生命的无常,自然的不可确定性。
所谓形式,不过是人性表达的外部形态而已。
 
113 
 
人性即艺术。
尊重人性,眷爱人性,滋养人性,就是艺术家的天职。
作为画家,艺术家,不懂人性,没有前途。没有人性,就是死人一个。
卑微、欢笑、愤怒、悲哀、痛苦、恐惧,尤其是爱情,皆是人性。唯有屈辱、谄媚、虚伪,是反人性的。
 
114  
 
艺术家是世界上人性的最后守护天使。
艺术家的能量犹如池塘里的波纹荡漾开去,池塘就会苏醒。
艺术家就是那枚永远留在水底的石子。
在人性跟前,任何政治口号与格言都显得多余。
 
115
 
人性和天性不要混为一谈。人性是善,而天性中则含有恶。
对于我个人来说,画画其实并不重要,写作远远比画画要重要得多。
画画时总觉得无法做到完整地表达我的思想。写作则不同,我总能比较完整地表达我的想法。
世上有很恶的文字,当然,也会有很恶的绘画,这不是技术或风格问题。
宣传画,这个对于经过那个时代的人来说,就是一种很恶的绘画。虚假、艳俗、装腔作势、仗势欺人,毫无人性的光辉。
权力与艺术是一对天生的情敌。艺术永远处于弱势。而历史上胜利的天平,却总是向艺术倾斜。人们为艺术家惋叹的同时,总是把权力,一带而过。
 
116
 
中国当代的人物画,尤其是国画人物,90%以上毫无价值。山水可能稍微好一些,花鸟更好一些。但是整体堪忧。
国画的方向是错误的。从教育,到研究,到所谓的创作,完全是弄错了目的。画人物就是形体,比例,线条;画山水就是皴法,披麻皴、解索皴、雨点皴、卷云皴、牛毛皴、大斧劈、小斧劈,然后平远法、高远法、深远法等等;画花鸟,也就是那几笔,画花瓣,叶子,竿子,蕊,勾筋;画鸟,先画什么,后画什么。有的是先画身子,有的是先画脑袋,然后画翅,画爪,画眼。
写生的写生,白描的白描,屋里屋外,真人花卉,山川形胜。其实,画多了画久了,一点意思没有。只是量的叠加,一张画再大,也毫无意义。
有人说,这没错呀,就得这样学呀,熟练了就好了。然而,当一门艺术进了这种僵硬的系统化、规则化、套路化之后,就失去了这门艺术的趣味和价值了。真的好吗?
你去问一个画画的人——学生或者老师,甚至画家,问他们画画是为了什么?也许大多数会答不出来,可能会噎住。也许会有一个隐秘的目标,就是为了生存,为了吃饭。
画画为了给别人看,让别人觉得美,花钱买你的画,这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了。
既然为别人画画,就得学好规矩,是这么个理儿。这就是画画怎么也上不了档次的主要原因。但是你如果拿同样的问题去问梵高、徐渭、八大山人,恐怕他们才不是为了生存这个原因。
梵高一辈子好像只卖出过一幅画。徐渭一辈子从没有把画画当作自己的正业。八大山人画了画,恐怕还不想拿给同代人看呢。不是害羞,那是因为自己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没法解释。
假如也碰到有人问你这个问题,你昂首答到:好玩呗,喜欢画就画了!这已经是很高的层次了。
 
117
 
中央美院的校训是:”尽精微,致广大。”这是徐悲鸿先生在建院初期,从《中庸》中选取的,将其用于指导素描教学与绘画造型。属于对西洋美术的品质追求。
中国美院是一个专门以中国画学习为主的美术院校。他的校训是:”行健,居敬,会通,履远。””行健”,来于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取刚健自强之意。“居敬”,是一种态度,对学习,对老师,对生活,对社会,对自然。”会通”,即融会贯通,指学识运用的方法。”履远”,指践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鲁迅美术学院的校训是:“紧张,严肃,刻苦,虚心。”这个校训没什么解释的,大白话,讲什么就是什么,一眼望穿。只是“紧张”一词用于美术学院,实在令人有些费解。艺术创作贵在松弛,神经绷得太紧,没有什么好处。
川美在中国的地位相当突出,她出了一个大画家罗中立。他的校训是:”志于道,游于艺。”这个是很有一些思想的,就是玩着干呗。川府之国还是懂生活的,也懂得艺术。所以才能出人出作品。
广美的校训为:”先学做人,再事丹青。”也是一句大白话。就是说人的德行,比画画重要。这话没毛病,但是容易让人解偏。什么是做人?艺术家要怎么做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识。也许有人会理解成,什么人也不得罪,圆滑世故。然而,假如真的如此,对艺术家并不是绝对的好事。所以,建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相当重要。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其语也是出于周易。这话其实等于没说。最大问题是,其实与美术毫无关系。这话放到中国任何学校均可。
西安美术学院校训是:”弘美厚德,借古开今。”这个颇有些意思,我特别喜欢”借古开今”这个提法。
天津美术学院校训是:”崇德尚艺,力学力行。”这真是老实人的提法。老实人不是不适合搞艺术,而是要有创造力与想象力。踏实是踏实,稍微少了一丁点灵气。在这方面可惜了!
湖北美术学院的校训是:”崇德,笃学,敏行,致美。”这个非常正经,一本正经。艺术性就差了小一半。不是说这话不好,而是太好太全面。搞艺术要允许有重点,有缺陷。所以,所有风格的形成,其主要特色是由缺点而决定的。
这些校训,基本上是两个要求,一个是德行,一个是学术。中国人对德行的要求是比较狭隘的,一般是指品德和修为,非常不全面。其中就不包括爱与责任。中国人的责任感是比较差的。人性的缺失极为普遍,对生命之爱常常视而不见,人性的缺失不是一般的严重。从这些校训上看,没有一家重视爱,人性,责任。然而,缺乏这些的美术人,极有可能成为当今社会的一件残次品。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丹青尽写世间态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