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荐读|顾偕荐读曾庆仁的诗

作者:顾偕 曾庆仁 | 来源:中诗网 | 2021-10-21 | 阅读:

  导读:今天的诗人纵然仍有不少无奈的流露,但个别分裂的力量却在矛盾契合的穿透时,无形中凝结成了思想的精品,并于荒谬并非完全不可解中,绝不遮蔽地再会不负责的随意去图解一样同样需要价值领先的艺术。

名家荐读

好的诗歌除了审美选择中获得的揭示享受,但愿也是种精神上的训诫。生活如此诱人,但也不可避免必须面临诸多沉重问题。诗人被什么吸引,总想在深邃的可能性上找寻一些知性认识,进而在自己灵魂的深谷仰望到更高的希望。这既是一种简洁力量所要漾溢起的深情而深刻的美景,也更是在世俗遍地之中竭力需要自我遵从的安静品格。惟有如此,假设就会变为期待,一些超验感的绝非平庸的记忆,才会于诗人表达的尺度上,做到那种能够蕴涵神圣的较大启示展现的意义。生命不过都是时间长河的匆匆过客,为此肤浅的奢望太多,同样辉煌的崩溃也会难免加速,甚而还会削弱一切我们时常引以为豪的那些浮华光芒的核心特征。因此今天的诗人纵然仍有不少无奈的流露,但个别分裂的力量却在矛盾契合的穿透时,无形中凝结成了思想的精品,并于荒谬并非完全不可解中,绝不遮蔽地再会不负责的随意去图解一样同样需要价值领先的艺术。高深永远不是个错误,救赎同样应当是文学与诗歌精神最为高尚的一种。从庆仁的这三首极富现代人性因素的诗中,我看到了生命存在一贯的重要性,在人生差异及其思考的距离上,不失欣慰的我也领略到了这世界,其实仍有不同的优秀孤独者,还在为人类默默做着周围意想不到的灵魂事情。由此大家不妨一起也来欢欣鼓舞。
  ——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顾偕

 我的书之墓志铭(外二首)
曾庆仁
 
 要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在
我的书中,剩下的和将被遗忘的
都不是话语,没有人相信梦幻
更没有人相信我是一个虚构的存在
我坚硬的心因冷漠而燃烧,但
在那冷漠里摇晃的全是你们
全是你们化妆打扮成我们的样子
全是你们的叫喊造成了这个世界的沉默
以致于人人自危到无处躲藏,而
真正该躲藏的又被我们遗弃了
这是一个一生都让我感到的悖论
就像那个曾经一直都在怜悯我的人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反过来去怜悯他
哪怕我心里非常清楚他是不值得怜悯的
所有受难的形象其实都是意志的产物
我们全部的悲剧只因为太过于疯狂和炫耀
我们的歧途就因为我们有一双太人类的脚
我们创造出的一切鸟的寓言都演变成了形式
而所谓的规律只是我们自我欺骗的理由
是的,在我的书里我写下了太多这样的东西
难道是我有什么特异的禀赋伤害了你们
才让你们将恨做得是如此地坚硬和微妙
我除了还能写书以外真的是无助和无语了
我知道我今天目睹的一切未来的人仍将目睹
希望他们能看见我没有看见和看不清楚的东西
对于人来说生活会发狂但一定还会继续,就像
我们在命运中做不好自己但也只能去做自己
就像我知道我写的全是废话也只能写出来一样
 
             活着永远都是一个问题
 
 漆黑的夜晚,远处
一盏灯用光在我的想象上
爬行,我仍记得
绝望燃烧炽热的日子
那时的你一动不动
却神奇地穿过消失
来到了我的身边
 
一个用呼喊操作梦想的人
最终没有成为我们的朋友
 
那么多失去重量的东西
就在那一刻,像空无
在阳光里的一段阴影上
拓展,并用它的意念
包围了那幢我们爱过的屋子
 
一切似乎都失算了
他从喧闹中走来的时候
那个冬天并没有今天这样严酷
 
活着永远都是一个问题
就像漆黑的夜晚,永远
清算不了晦暗的气味
 
但我们仍然会为了活着
为了那可怕的平衡,容忍
自己身上不断滋生的谬论
 
        如果你知道生是什么
 
如果你知道生是什么,就无需再去
谈论死亡,因为这个糊弄人的问题
已糊弄我们太久了,死让生无处自容了吗
人类自我的恶意伤害其实是另一种嬉闹
而让哲学解决问题只能留下混账的话语
拯救也是一种审判,正如痴迷本是爱的表达
将生死称为搭档虽无济于事,却也是一种补偿
当然排斥是可以的,但不可以排斥到嘲弄的地步
这种偏执来自于人类至爱和至恨的习惯
当然还有可怕的实情不得不留下一大堆谎言
我们就这样肃穆地生活在向死而生的谎言里
只是没有人知道创造谎言的是何许人,他们
到底想干什么,又有何德何能让那么多人忍气吞声
生死和性一样,从来都是一个权力的问题
同时又是一个令人伤神的幻象,它需要任何人
承担责任,但本质上它只是一种所谓责任的促销
人类将一切都滥用了,最后才将生死做成文字游戏
而我们一生都在这个隐藏的游戏里扮演自己
你扮演贵族,他扮演平民,而我却扮演中产阶级
这有意思吗,我只关心谁扮演幸福,谁又扮演
那个最痛苦的人,人类在与日俱增的不幸中
亦步亦趋地走到今天,难道我们还要让明天更加不幸
我们如此恣肆地争执和纠葛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的撤下去又是为了什么
这些问题已经和生死无关,但其实根本还是有关
它关乎整个世界是否会再次灭绝,人类的疯癫者
和极少数清醒的人,他们是否能同时洞察到
地球的绝望和变化,他们是否明白一滴泪水
有可能埋葬整个海洋,人类的一颗小小的心脏
可以让大千世界千疮百孔的巨大心脏停止跳动
作者简介

曾庆仁  男,1957年6月生于湖南省长沙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在《诗刊》《星星》《诗歌报》月刊《中国财经报》《湖南日报》《羊城晚报》等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300多首,已出版诗集《风中的肉体》《曾庆仁诗选》三卷,长篇小说《虚度一生》。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