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沧桑》参展第30届国际图书博览会,作者商泽军接受采访称:我很自卑,但我的祖国很辽阔

作者:孟秀丽 | 来源:半岛新闻 | 2021-07-17 | 阅读:

  导读:作者商泽军长期坚持大主题创作,曾在《人民文学》《十月》《当代》《诗刊》等发表作品千余篇,已出版诗集《保卫生命》《大地飞虹》《寻找光明》《我说的和平》等20余部。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秀丽
  日前,《百年沧桑》参展第30届国际图书博览会。《百年沧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是我国诗人商泽军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创作的长诗,抒写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光辉历程和伟大成就,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力量。长诗重点选择百年历史中,具有代表性的大事,从中共一大、瑞金斗争、长征、雪山草地丶延安精神、到新中国成立抗洪、抗冰雪、抗震抗疫丶到卫星上天丶神州飞天、奥运火炬传递丶国家重点建设特高压丶改革开放脱贫攻坚、跨进新时代。讴歌中国共产党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而不懈奋斗的使命担当。
  作者商泽军长期坚持大主题创作,曾在《人民文学》《十月》《当代》《诗刊》等发表作品千余篇,已出版诗集《保卫生命》《大地飞虹》《寻找光明》《我说的和平》等20余部。
  在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办,它向世界展示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所积累的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成果。体现了中华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商泽军带着他创作的3000行长诗《奥运中国》为祖国祝贺。
  同年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现场,商泽军再次用诗歌记录了那些为荣誉而战的医护人员,保家卫国的战士们立传,用最美的文字表达一个中国人的真实情感。创作出诗歌作品集《国殇:诗记汶川》。“在灾难现场和抗震救灾的最前沿,我时时被伤痛、死亡和民族面对灾难的勇气深深震撼,我决心用诗歌去悲痛去哭泣,去哀悼生命,用诗歌的力量去安慰受伤的心灵,去托起悲伤的生活,这是一个文学工作者至少该做到的”他说道。
  早在1985年,刚退伍回到山东莘县家乡的商泽军遇孔繁森书记指导,创办了《乡韵》文学社,孔繁森为题名“立本地,抒乡音,为四化建设描彩绘韵”。
  在青年时期的商泽军与孔繁森交往中塑造了大气、正义、慷慨激昂的创作的风格和社会责任使命感,正如他后来在孔繁森去世后写到:人生当如孔书记,朴素、高贵,勇于奉献,一身正气!在孔繁森的影响下商泽军创作出《孔繁森之歌》。
  1998年,百年不遇的洪水无情的摧毁着祖国的土地,在长江流域第七次洪峰来临的时候商泽军再也坐不住了,他挺身去前线,为祖国受难的同胞而战奔赴在抗洪抢险第一线,于是有了后来创作的《98,决战中国》《中国的脊梁》。
  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SARS袭击了中国,商泽军再次请缨出征前去一线,在每一个与病毒抗战的日子里,他将听到的、看到的一幕幕记在了心里,于是后来有了《保卫生命》。
  “商泽军的诗歌创作,显示了一位诗人努力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陈建功说起商泽军的人文情怀与诗歌观,他谈道:无论是在抗击“非典”的现场,还是在抗洪、抗击雪灾的前线,他总是以诗人的身份出现在那里。《奥运中国》和《国殇:诗记汶川》这两本诗集为这两件必将载入史册的大事留下了一份宝贵的诗集档案。
  “诗有大爱方传世,泽军的这些作品,是诗歌同时代共存、与历史共舞的见证,是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结果,是一曲民族的悲歌,是诗人的大爱之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做出了高度的评价。
  商泽军表示:在国家需要之时我们广大作家、文学工作者能做到的一定是不辱使命,讴歌新时代,为该为的人立传。
  在202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党百年之际商泽军再为祖国献歌,《百年沧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分为初心、热土、浴火、人民、担当、梦想和旗帜,七部分。新书上市之际,半岛全媒体记者在线采访了商泽军。

  记者:商老师,您这部新诗集为什么叫《百年沧桑》?
  商泽军: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这个伟大的党经历艰苦卓越的奋斗丶抗争丶反击、磨砺,引导中华民族走出苦难,迈向光明,带领中国人民走向幸福,做为一个诗人,有责任抒写这个经历百年沧桑的政党,《百年沧桑》这个名字也是经过反复推敲才定下的。
  记者:您当过战士,做过杂志编辑、也曾在消费者基金会等地方工作过,这些工作经历哪一个对您的诗歌创作帮助最大?
  答:是当战士的时候。虽然在入伍前也学写一些东西,那时候写东西也不叫创作,虽然那时写的一些民歌也在县文化馆的刊物发过,但真正的学习写作是在离开家乡走到军营后,是部队的火热生活激发了我的创作。
  记者:您曾经说过“我的诗魂在于贴近现实、关照民生、讴歌民族精神。”您平时生活中也这么正能量吗?
  商泽军:我认为一个写作者必须要面对时代,贴近现实,用现在的话讲叫接地气,我在20年的一次全国青创会上有个发言《面对时代,我的诗空灵不起来》就直接阐明了我的创作观。
  记者:您创作了二十余部诗集,其中您最满意的一部是哪一部?为什么?当时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哪里?
  答:我的创作都来源于生活,直面生活,社会,当下,从当年写《孔繁森之歌》《98,决战中》到非典时期后《保卫生命》2008奥运时的长诗《奥运中国》汶川大地震的《国殇,诗纪汶川》国庆60周年的《飞翔的中国》,建党9O周年的《寻找火种》还有去年出版的庆祝新中国70年的《走在祖国的春天里》,这些作品都是反映现实生活和人民幸福与疾苦的,反映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反映当下面对超越与改变贫穷的不足,创作只有面对现实,深入生活,才能发现生活中的美与丑,才能听到歌声与哭声。
  记者:您认为好的诗歌应该是怎样的?您最喜欢的诗人是谁?最喜欢他(她)的哪一篇?为什么?
  商泽军:艾青的《火把》,贺敬之的《回延安》,郭小川的《青纱帐,甘蔗林》等,这些优秀作品都是影响我人生和创作的。
  记者:您的作品大都是主旋律,都是为祖国、人民而歌,这也是您的风格,您会一直保持这种风格创作吗?
  商泽军:是的,祖国与民族,故乡与童年都是我创作的主题,每当国家有大的庆典或发生重大灾难,我都亲眼目睹生长在这片土地的人民奋勇地走在前列,在洪水里,在抗病毒前线,在抗震队伍里,这一幕幕大无畏的奉献精神时刻在我脑海中闪现,我想,正是我的同胞的忘我的奉献精神激励了我的创作。在同胞身上这种精神。我看到了奉献还是一种风格,一种襟怀境界。
  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境界,人在世间,有锦衣玉石,有豪华别墅,但食可饱,寝可安足矣,白日三餐,粗茶淡饭,夜间一床而已。有的人身价亿万,却无私地捐献社会、给别人以快乐温饱,不是独乐,而是大庇天下寒士,这是一种境界的胸怀。我们知道,虽然自私和保护自己是人的本性,但是,若是举国上下都是杨朱之徒,人们开口谈利、闭口谈钱,这个民族则是危险的,在冠状病毒的非常时期,我们看到了一种精神,其实这种精神在我们这个民族是有着古老的传统,以身饲虎的坚毅,为人做嫁衣的高尚,受到委屈而默默奋斗的立场,这种精神从远古到现在,都如一线法脉沉潜在我们民族的肌体里,特别是艰难的情境下,就如璞玉,璨然夺目,夺人心魄。这就是中华民族之为中华民族的内在质地。因为这些人在,我们民族愈仆愈奋,我们可以说,奉献精神是我们民族的养料,灌溉了我们的民族。真正的奉献是种乐趣,它不求回报。从历史上,从现实里,我们看到许多这样精彩的段落,当一些医护人员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的时候,他们还想着把自己的遗体奉献出来,给科学解剖,在他们治疗好一个病人,看到病人康复走出医院,走向自己的岗位,这些医务工作者的心里是一种成功的喜悦,他们看到自己的付出在别人身上延伸,在别的事业上闪光。

《百年沧桑》
 商泽军 著

I S B N: 978-7-5212-1477-2
定价:38.00元
作家出版社2021年7月出版
作者简介:
  商泽军,曾在《人民文学》《十月》《当代》《诗刊》等发表作品千余篇,已出版诗集《保卫生命》《大地飞虹》《寻找光明》《我说的和平》等20余部。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