峭岩:《爱的神性,在广阔的空间复活》

作者:峭岩 | 来源:中诗网 | 2021-06-09 | 阅读:

  导读:海田是部队培养成长起来的女诗人。尤其是她进入火箭军部队之后,特殊的兵种赋予了她特殊的元素。随之,她的诗也宏大起来,坚挺起来。

  军旅诗,从古塞边关的古老神韵里走来,岁月磨不掉的峭拔凌厉,万难摧不垮的铁血风骨,依然璀璨斑斓。尤其在一位女诗人的笔下,她仗剑天涯,风雨兼程,爱火绕刃,情洒旌旗,她的柔肠清愁,她的诗情幽思,倾泄在长剑屹立的苍穹之上,划出了一道多彩的弧线。无疑,这是军旅诗的一个令人仰望的信号,也是这片天空的一粒星座。

  诗人的全部意志,诗学与美学价值,都涵盖在《剑指苍穹》这部诗集里了。可以想象,在冬夜,她煮字取暖,落笔为念。以诗为舟,追逐关塞雪山的情景,是那么真挚与火热,以至策马扬刀的战神,收割了一个女人的景仰。

  应该说,这是一本放大了的爱情诗集,或者是写给战士群体的情诗。她不仅有人性的私密话语,更有大跨度、大豪迈的情感释放。这种“移情别恋”巧妙地嫁接,恰恰是作者的心机,也是作者诗美创新的一个范例。

  要知道,我们已身处一个崭新的伟大新时代,繁荣富强,国泰民安,我们的生活被一团祥和幸福所包裹。同时,现实促使我们都以个体的身份追逐生存,打理各自的世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远方,有一支英雄团队被诗人所眷恋,且日思夜想,是多么难得的一份情缘。可以肯定地说,诗中复唱回环的“向边关”这个词,注定是一个“诗眼”,也是她爱的出发点和终极目的的寄托。一个“向”字,涵盖了诗人的全部动机与情感的深厚底蕴。

  海田是部队培养成长起来的女诗人。尤其是她进入火箭军部队之后,特殊的兵种赋予了她特殊的元素。随之,她的诗也宏大起来,坚挺起来。她早年的短诗集《长剑当歌》应该是她以诗为号,向这个特殊的英雄部队的报到,又是向军旅诗歌的一种挺进。她以诗歌名世,她热爱这支英雄的部队,同时,她以心告慰她的战友,她是伴随风雪巡逻脚步的盛开的花朵。

  如果说诗是圣母,火箭军是战神,那么朝圣的心理定式,便决定了她理想的高度和诗歌纯粹的品质。这是无疑的。我们随手翻读她的诗行,跃入眼帘的是铁的炸裂和心的敞开。当一个人为这个世界奋不顾身的时候,她的诗格和人格必然高大起来。

  “每一片晨曦告诉我/你从我的生命里走过/每一朵晚霞告诉我/你在我的岁月里执着/每一寸光阴告诉我/你的使命比高山巍峨/每一双足迹告诉我/你的步履踏遍家国角落/清风在说细雨在说/我的呼吸和你一样炽热/芳草在说白云在说/我的心伴随你一同拼搏/我的情在说爱在说/我的血脉和你一样蓬勃/我的情在说爱在说/我的心追随你一起守护家国。”〔《我的心在说》〕

  这是一位牵念雪山、边塞的女人的心志倾吐,她的心交给这支英雄的团队了,她爱的执迷,爱的坚决,因此,她有了不竭的情思意绪。

  “离开了,才发现/我的心丢了/谁捡到不重要/因为是落在了娘家/戍边的亲人/你们将阳光冶炼的/滿腔忠诚覆盖了我/即使狂风呼啸/将我撕裂/我飞舞的片片都是忠心/留在家的爱/与你一起挑亮/长剑上的朝霞和星光/好好爱护我失落的心/泪水浸透告别/洒满离途。”〔《遗落》〕

  她的心丢了,丢在了娘家。显然,“娘家”是女人独有的称谓,在这里应用更有超出一般的情感意味。

  要知道,这些悸动,这些爱的迸发,这些蠕动爬行的文字,是在万众皆醉唯我独醒的设置下发生的。市场经济的幽灵进入艺术殿堂,诗歌也有些趔趄。有人这样概括眼下的诗歌形态,“一个散乱的时代,一个草率的时代,一个诗情已是荒漠化的时代,我们作为人的形象,作为伟大诗者的形象被无视了,诗,再也看不到人的站立。”但是,在普遍的情境下,总有偶然发生,这个偶然恐怕除海田莫属了。

  在海田的诗里,我隐约地发现另一种爱的提升和确立,那就是家国之爱的另一种渗透和彰显。她把人类最宝贵、最真诚、最私密的爱情心理表达,巧妙地、真挚地、妥帖地移植到更广阔的领域里了。她面对的不是具体的那个个人,而是一个钢铁打造的一个整体,甚或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从而,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广阔、多彩的诗意空间。这样一来,日常发生的一切事件,就不是简单的个体与个体的感情纠葛,而是诗人与每个大事件的感情交融与碰撞,因之,也就使诗意有了更大范围的效应反馈。

  立冬了,“我以饺子的名义/向你问候”;下雪了,“都说第一个告诉你下雪的人/是那个最爱你的人/我的雪应该下到哪里/满目山河/风雪边关/许一季深情/共你我白头”;忽然发现,“你行走的路线/便是我寻觅的心迹。”;“你的一点绿/给我一个春/你的一片雪/还我一季冬/你让我以爱取暖”此类多多,足以见证诗人拓展、延伸诗美的良苦用心,已长成一片成熟的诗歌森林。

  当爱有了强大的精神支撑的时候,她捕捉到更广阔的世界,她不是单一的狭隘的,而是宏阔的,厚重的。“大国尊严从这里出发/集合所有岩石的力量/岩浆的力量/整座山体的力量/每一个山之子赤胆雄心的力量/……随时怒吼/随时掀动狂飚/冲向凯旋的山巅。”这是对火箭军阵容、英雄气质的整体扫描。

  英国特赫恩曾对爱有这样的阐述:“人之所以会爱,就如同太阳普照大地。爱是人类灵魂最令人愉悦,最自然的消遣。没有爱,人类将生活在黑暗和悲惨的世界里。”而英国另一位大师爱默生说:“爱情,是上帝的真髓,并不是为了轻薄欢娛,而是为了提示人类的全部价值。”延展其思想,我们不难看出海田对爱的深刻体验和大跨度的实验,在另一领域里收获了鲜见的成果。

  记得,海田在谈诗时曾诚恳地表达过:“好的诗人,应该有思想的,好的诗 人,也应该是一个哲人。思想,对于军旅诗歌创作有着巨大的作用。军旅诗歌最终的指向是人性,是对生命价值的追索和终极思考,是对战争、死亡和生活生存的深切逼视和思考后做出的个人判断。我只想让自己在日复一日的静谧与和平里渐失锐气时,找到一条追望精神本质并向灵魂的高度请教的途径,以使军旅诗歌品质上的纯粹给心灵带来愉悦和飞升。”

  是的,海田牢牢站稳脚跟,心向边关,心向理想的光芒,求索与创新,迎来了她诗歌的丰腴、繁花绽放的春天。也相信,这个诗歌的春天,将伴随她永恒!

  2021年5月28日于北京花园书斋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