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艳芹诗歌选集《忽如故人来》由河北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

作者: | 来源:中诗网 | 2021-04-23 | 阅读:

  导读:诗歌意象纷呈、空灵唯美,寓意深刻,情感真挚而饱满;全书积极弘扬正能量,给人生机和希望。

  诗人刘艳芹新诗集《忽如故人来》近日已由河北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这是诗人继第一部诗集《陌上春几行》正式出版后出版的第二本诗集。该诗集由当代先锋文学社社长、诗人彭永征老师作序。本书收录了诗人自2016年至2020年期间创作的230多首诗歌,其中一大部分发表在近两年的《作家文摘》《北京文学》《诗选刊》《当代先锋文学》等国内重要期刊上。对于诗人来说,生活是诗,爱情是诗,日月星辰是诗,一梦一醒、一草一木、甚至每一寸肌肤都是诗。本诗集主旨主要是爱、包容、悲悯、期许、信任和温暖。诗人的爱,不局限于男女之间的小情小爱,而是放眼于人间的大爱,这种爱蕴含了诗人对天空和大地的讴歌和赞美,对日月星辰的仰望和敬畏,对一花一木的倾情和不舍。诗歌意象纷呈、空灵唯美,寓意深刻,情感真挚而饱满;全书积极弘扬正能量,给人生机和希望。



刘艳芹,笔名如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名人名企文学院院士。作品散见《作家文摘》《北京文学》《当代先锋文学》《诗选刊》《参花》等,著有个人诗集《陌上春几行》《忽如故人来》;散文集《一剪风烟》正在出版中。
 
刘艳芹诗选


|不值一提

谎言,不值一提
至多,挨到夜晚、挨到星子发光
所有的色彩都被湮没
一滴行走的血
要多清白就有多清白

疼痛,不值一提
浮出桃花三尺,对天空抛下宿命
一场雪就会降临
高出疼痛的部分,比死亡还厚重

爱情,不值一提
两叶唇的开启和闭合
不过一次避重就轻的风波
你错过的
都被筑成了庙宇

我,不值一提
风轻轻一吹
我就露出了骨骼
而它怀抱的方言
无力托起一个黄昏的落日

|小巷

这是一条幽深的小巷
梦开启的日子
它俘获了我的黎明
一次又一次的张望

忍冬的处雪
抱着唯一的清凉
在藤上的慢词里轻舞
像青瓷的故事
划过熙攘的目光

目光里的你,款款走来
万亩桃园的溪岸
你躲在蝶儿的翼下
偷偷劫持了花儿的霓裳

风穿过小巷
斜阳下的青苔
映着你和我的背篓
背篓里的时光,长烟千里
一半山河,一半故乡

|一场来历不明的雨

让我震撼的
不是天空,也不是天空扯出来的
恶魔般的云团
而是一场来历不明的雨
 
像密密麻麻的咒语
一边敲打我
一边垂钓远近的山河

山河之外,十万匹马儿嘶鸣
抒情像一个狂野而倾斜的巨人
飞流而上,飞流而下
 
在天空和巨人之间
我矮了又矮
直到被大地妈妈包容

|黄昏,我看到海

只是浅浅地一念
我就在夕阳里矮了下去
一同矮下的
还有头顶一片未冠名的天空

我不知道
海那边的星辰
是否连着我的夜空
我不知道,我仰望星空时
是否会有浪涛汹涌
覆没一颗沙尘的梦
我不知道,梦的时候
是否会喊痛一个含了半生的名字

然而,我确信
海鸥飞过时
清风就是五颜六色的修饰
我确信,三月每一朵盛开的花儿
都是春天潜伏的证词
我确信,风吹万物时
雨水从不怀疑
天空许以大地的辽阔和悲悯

白夜来去,幻影成谜
我确信,这个黄昏,我看到海
也看到你

|不  屑

不屑摘取三月的桃红
换取盛夏的蝉鸣
不屑掏出胸口的火焰
让一场花事死灰复燃

不屑说出爱、虔诚和执着
不屑黄昏时盘起长发
临水照花,不屑怀揣月光
将黑夜贩卖

不屑十指相扣说不朽
不屑醉酒之后说出我要你

是的,我要你
清灵灵地,像我心中的山水
我要你饮下
这山水荡漾的星辰
将暮未暮的人生

|春天的讯息

冰冻三尺
我的冬天冷得彻骨

而你住在江南
一个四季花开的地方
如何能想到
我的星辰有多高
山河有多远

曾经无数次想象着
在无人的街头
你从四面埋伏里一跃而出
或者,从千里之外
扛花而来

那时,我会沉默
还是流泪。抑或
只是呆呆地站在风中

看你卸下行囊
弹去一身的露水
飞奔着向我
诉说,你途经的驿站
路边的灯火
和一树树枝头悬挂的
春天的讯息

如此时北风里的我
一半含羞
一半火热

|赶  春

篱笆墙边
那一片残雪不见了
代替它的
是刚刚破土的小草

门外就是春天
除了吐绿的枝条
天空,偶尔有鸟飞过

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花儿
在我身后窃窃私语

那些急着赶路的人
前途未卜。他们和我一样
把河流丢在了故乡

阳光下
一只土拨鼠绕过坟冢
一不小心
就掉进了三月的陷阱

|一株草在生长

一株草在生长
一株草在顽强地生长
一株草在旁若无人地生长
 
它的生长
让本已沉寂的羊开始恐慌
接着,牛群开始动荡
 
在一天浓似一天的清秋里
一株草,本来可以枯黄
可以安静地置根须于土壤
 
而它,竟一反常态地生长
长出万马齐喑的草原
长出波涛汹涌的海洋

草原和海洋在我的心上
结出夏天,结出云朵
也结出我一生的仰望

|故乡,殷红的方向

绕过第二座桥
右转,穿过前边的桃花巷
就是被唤作故乡的村庄

村口的老槐树
倚着半睡的老伯
干枯的拐杖
紧握着一个村庄的历史
包括一只走失的山羊

青砖、碧瓦,半旧的祠堂
小河、苍苇,牧童的张望
那时,你也曾怀揣春天的方言
背起一篓田埂的夕阳

一声声犬吠,一垄垄麦香
一座座新坟旧冢啊
连着这片土地五百年的供养

从清晨到黄昏,由故乡到异乡
同样的血液,殷红祖先的名字
儿孙的脊梁 ——
悠悠故土的期盼
抱紧星辰,朝着同一个方向

(选自刘艳芹诗集《忽如故人来》)
诗歌,生活的颤音
——代《忽如故人来》后记
  
刘艳芹


  
月朗星稀,霓虹闪烁,这样的夜晚总是让人沉迷。
多少次,穿过窗外的灯火,看一袭袭陌生而朦胧的影子,内心的感慨总是油然而生。这个世界,我和他们一样,都是在努力追梦的人。不同的是,我的梦支离破碎,甚至模糊不清。每每醒来,我都会努力回忆梦里的情节,也试图在这些断断续续的故事里寻找蛛丝马迹,以求握在掌心,作为回味或咀嚼的依托。而越想抓牢的东西,消失得越快,这像极了生活,像极了爱情。所以,做了这么多年的梦,我依然是两手空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诗歌帮我圆了梦,它一边唤醒我、一边救赎我,所以我经常自嘲地说:诗歌,递延了我的生命,升华了我的梦想,它让我一次次走出疼痛,在濒临绝望的荒凉地域重新看到火光,如同一个生命垂危的人复又抓到求生的稻草。
我一直认为,写作是纯个人的行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片私田。对一个诗人来说,他(她)的自留地可以是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可以用来种诗歌。生活是诗,爱情是诗,日月星辰是诗,一梦一醒也是诗。诗人的世界何其广袤,何其高远,而这个世间,又有几人能够真正地懂得或静下心来倾听一首诗的灵魂?我不敢奢望,也不去设想,唯有在诗意的生活里虔诚而笃定地走下去,且一去不复返。
可孤独依然如影随形,并在我的身体里根深蒂固。有人说,生命是一场漫长的修行,而生命何尝不是一场泅渡?渡人渡己,渡日渡月,渡今生,也渡来世。孤独的旅程,我们一次次举起苦难,也举起号角,而诗歌,在它们的夹缝里,一次次应运而生,面对尘世的纷纷扰扰,时而悲鸣,时而歌唱,时而低吟,时而沉默……
像虔诚的信徒收取舍利子,我站在诗歌的背后,收取生活的的琴音与芳香,也捡拾它的荒芜与迷茫。每一场的遇见和路过,都是生命赋予我们的必然;我爱蒙蒙的细雨,爱南来北往的风,爱慵懒的阳光蜷缩在午后的墙角,也爱木质楼梯上传来的哒哒的声响。你看,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一看到窗外那些盛开的花朵,我就想把自己再绽放一次,可这是怎样的痴心妄为啊!
我说过,我是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人,我爱江山,也爱美人,鱼和熊掌之于我实在难以抉择。我还想告诉你,我也是一个低矮而卑微的人,我会生气,会任性,偶尔也会耍小脾气。但我坦荡真实,我拒绝生命里一切伪饰的成分,拒绝生活的平庸、暗淡和昏昏噩噩。
讴歌是诗者的责任和使命,而生活的真相,更需要我们走进黑夜,走进深不见底的沉渊,在丛丛荆棘之上去挖掘和探索。做真实的自己,过真实的日子,哭和笑,都是生命的馈赠,既不吝惜,也不过度消费。
常常有人对我好奇,刨根问底,甚至想把我的祖上八代都要挖出来一探究竟。原因是我的诗歌空灵、缥缈,不落痕迹。难道诗歌和出身也有宿缘吗?我不懂。我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出身,现在依然向爱我的读者朋友直言,我出生在世代农民之家,身上留着祖先的血液,也会永远带着一身泥土气息。我爱我的家乡,爱亲人,爱儿时的背篓,也爱黄昏笼罩的屋檐。但我无力改变一个时代的贫穷和落后,无力改变我六岁时父亲离世的事实,无力改变一个家庭因此负重前行的困苦。遗憾的是,我写了那么多诗歌,却没有几首写我的家庭和亲人。我不敢过多地触碰,不想写,亦不能写,我宁愿把他们放在我心里最隐蔽的一角儿,想了念了,在无人的角落,悄悄地掏出来咀嚼和回味。上帝送给我这么弥足珍贵的礼物,我怎么可以轻易示人,我知道,我欠我的亲人一首诗,但我会用最真最美的情去守护他们,守护着他们的过去,守护着他们的现在,也将守护着他们的未来。
距离上一本诗集《陌上春几行》付梓发行已经整整五年了。我庆幸,五年之后的今天,我还能坐在电脑桌前,享受着窗外安静的阳光照耀,敲打着这些凌乱的思绪和字句。人生,能有几个五年?今年的春天,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夺去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我庆幸自己还活着,还能每天在清晨醒来,看见新生的太阳,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生和死,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无权选择生,将来,也没有能力决定死,但我们可以做到让活着的每一天尽量精彩,精彩的意义不是完美,不是无憾,而是面对日月星辰时的无愧和无悔,是对自己和他人的不负。福善往来皆是缘,珍惜每一个我爱的、爱我的,不管是熟悉的、陌生的,见过或者没有见过的,不管是花是草是石头,是风是雨是彩虹,生命里的每一个过客,我都视若珍宝。
这本诗集的名字《黄昏,我看到海》,是诗集里一首诗的文题。一本书的名字,如同人的眼睛,是你向世界打开的一扇窗。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在这部诗集里,我曾多次提到“黄昏”这个词。是的,黄昏将一天的忙碌和追索沉淀,我爱一个人走在夕阳下有所思或不思,爱篱笆墙上伸出的藤蔓一次次刷新我的记忆……人到中年,如同午后渐渐走近黄昏,而我允许时光回眸,允许怀念葳蕤,允许星辰荡漾,甚至我依然期许黄昏时分的潮水临门,将夜晚的梦濡湿。人生,有许许多多哭不出来的疼痛,但更多的是浪漫和唯美,我以黄昏和海素描生命,叩醒沉寂的心声。在此,请允许我将《黄昏,我看到海》这首诗再次拿来和朋友们分享。
 
只是浅浅地一念
我就在夕阳里矮了下去
一同矮下的
还有头顶一片未冠名的天空
 
我不知道
海那边的星辰
是否连着我的夜空
我不知道,我仰望星空时
是否会有浪涛汹涌
覆没一颗沙尘的梦
我不知道,梦的时候
是否会喊痛一个含了半生的名字
 
然而,我确信
海鸥飞过时
清风就是五颜六色的修饰
我确信,三月每一朵盛开的花儿
都是春天潜伏的证词
我确信,风吹万物时
雨水从不怀疑
天空许以大地的辽阔和悲悯
 
白夜来去,幻影成谜
我确信,这个黄昏,我看到海
也看到你
  
之于这首诗,我不想过多地加以诠释,我想,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比我更清楚它要表达的内涵和实质。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代表了这部诗集的主旨:爱,包容,悲悯,期许、信任和温暖,尤其是爱。人世间,还有什么比爱更重要、更值得我们期许和等待呢?真正的爱,不是狭义的男欢女爱,而是人间大爱,是对天空和大地的讴歌和赞美,对日月星辰的仰望和敬畏,对一花一木的倾情和不舍。因为爱,生活变得婉约和鲜活,丰盈而多彩。感恩世间万物带给我的灵慧和感动,感谢诗歌让我重生,感谢内心一次次起伏的爱和力量。
生命是一场盛大的仪式。我爱阳光照耀下的每一朵花,路过的每一缕风,也爱黑夜的每一声蛙鸣,每一次战栗。它们一次次隐匿我,也呈现我,有时我坐拥山河万顷,富可敌国,有时我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但我依然爱着,爱着生活的五彩斑斓,也爱着它的千疮百孔。
 

2020年9月5日于家中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