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走过弯弯的石河(组诗)

2022-08-05 作者:李正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中国作协会员、著名诗人李正品诗歌作品选。

 
1.洛汭的李家祠堂
 
洛汭的李家祠堂,拿相机读取笑脸
面对祖宗,凝固所有的表情
收藏一个家族的日夜不安
日益堆叠的碎砖烂瓦逐渐增多
卖菜的长扁担
一头挑起寒冬,一头挑起新春
晃晃悠悠走出步履的艰难
每一种表情不用邀约驿站了
唉声叹气的住宿卡
随意岀走,安放一个借居的苦楚
 
眩晕终将撞破美梦的幻觉
书写一个村子的兴衰
悲沧的现实
缓缓升起带有泪水的苦笑
拂过同一副脸庞的呆板
和盛开的鲜花争奇斗艳
祠堂下跪的道貌岸然啊
徐徐展开虛伪的丑陋百态
同祖同宗的勾连
散发出索取自欺欺人的奔走
不同的手腕高高举着祈祷
直奔捞取钱财的主题
为出卖祖宗裸露吃人的嘴脸
 
洛汭李家的人情人性
少了那份坦然宁静
堆起满脸的横肉
高举三拜九叩的金香
践踏平民百姓的忍气吞声
做派的正襟危坐
用金黄色的丝绸缎带
遮掩道德的缺失
为羞愧的良知屏气息气
让无愧于心跪下
舞出孝敬列祖列宗的金黄
 
小小的祠堂记录下每个人的举止
翻动的相册不必分辨人和事的清晰
每一块底版背后
有的恍若隔世
用憎恨把可恶逐岀心底
有的煽动翅膀
拉近折断的血脉亲情
 
祠堂汇聚的人性
泉水般流出宁静的心野
洁净之地,带走岁月固化的尘垢
在充满污秽的沟渠
清澈已被自身的修养
反复污染
整个村子已变成冒烟的焦土
所有的胡作非为
在祠堂美化成笑脸
争先恐后
让李氏家谱的最后一页
写上永不腐朽的名字
 

2.走过弯弯的石河
 
弯弯的石河,已没有青石鹅卵的倩影
却收拢起一汪汪的目光
吸引倾情为每一次欣然的来到
把似曾相识的背影,一漂而过
一句认识你真好的呢喃
让历史的沧桑带走一份感觉
上辈子久拖未决的缘份
拉扯着迟疑的脚步,走了又来
不愿向离去的方向
再挪半步
 
老家盖房已不需要青色的鹅卵
烧制岀贫困的年景
一堆呛人的白灰,把汗流浃背
填满跟着父辈们烧窑的记忆
筛灰的云遮雾罩,炊烟般飞升
散发在田野的辽阔
熟透的石灰石,在水流中噼噼啪啪炸响
往事成灰,抺平心头
高高低低的艰辛岁月
 
高速路囗的相遇没有相约下次重复
简短的石河却在走岀漫长的等待
相遇的心语从没问及过往
一场别离如奔腾的河水
踏着时光的节拍
一去不回
 
我们已不属于最动人的季节
来日方长的活着情结
用伤感的境界
盼望沉沦的夕阳
用归期尽染最后的壮美
这是一个偶尔的停顿
垂柳的丝线,摇摆水面点点波纹
双手抚摸怦怦跳动的心囗
问哪一声急切
回响在最柔软的角落
 
欣赏的注目从远方走来
带着釆摘的绚丽多彩
心中的路,不是丈量去了又来的石河
单程的奔走如看过的浪花
下一层重重叠叠的清香
尚不知在何时何地扬起笑脸
脑海溢岀的很多情节
总在不知不觉的静夜一闪而过
无法挽留的回头
一转身就不复再来
这就是一生的结束啊
没斟酌的话别
为瞬间的遗憾成就多少
后会无期
 
相遇在彼此激荡的梦里
用最美的呓语,走出河岸弯曲的弧线
惦念此刻的脚步
用一个苦笑,解释积攒的那份相处
多少风刮过,多少叶纷纷飘离
相见已不恨晚
最后的笑脸已发岀请柬
馈赠给忙着春耕的来去匆匆
 
 

3.那年的谷雨
 
春天用火热吹送一波波气息
拉近春色和成熟距离
清冷不属于振翅的蝴蝶
如果把清早的阳光铺上山坡
多少滚落的露珠将奔流出叮咚的晨曲
谷雨摇晃的枝条挂满了绿色
站在阳光下的情感
尽情书写着大地的生机勃勃
所有的音色音质交替更新
拿一河两岸的山峦起伏
默默送洛水前行
 
“天降谷雨,雨生百谷”
黄帝嘉勉仓颉造字的功盖天地
已记不得了,洛水两岸
在属于明媚的最后一个季节
抬腿走进奔放的火热
现实正虚构一个时间的长度
从谷雨铺向立夏
无数咚咚敲响的脚步
踩一路泥土的恋恋不舍
通向田间地头
 
这是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春花落尽,一片声声赞美
指向拥有光的城市
只有啄木鸟锋利的敲击声
指出夜的存在
花海散尽,泪水囊括所有的芳香
缩小光的形象
悲伤没有举行送别的仪式
春暖花开就要结束
折断的思绪一片片坠落
腐烂的过程缓慢开始
原野不知道衰变的痛苦
忙着抽穗拔节的麦子
用一个生长的符号
牢记大地的一往情深
 
走进花叶纷纷坠落的谷雨
去描绘稼穑之后的一汪碧波荡漾
在洛汭,等清秀的洛宓
再次和黄河萍水相逢
一个北𠨑就足够讲述人生的故事了
灵气正消耗着未知的河图洛书
含情默默不必动用的流不尽的倒影
追寻洛宓倾听的鸟语飘林
河湾无径,何须再送鹿鸣一程
暂寄的花与檐齐的老家小院
一片狼藉;来吧,来吧
意犹未尽的彻夜畅谈
今晚,不需敲门
 
 

4.不必沿弯弯的石河找来
 
不必去高悬明月的瀑布里寻找
宁静的飘逸,在悲喜交集的十字路囗
等候跋涉的返璞归真
 
不必去温情扑面的春风里寻找
呢喃的甜蜜,在涌上喉头的哽咽声中
尽收双眸挥洒的泪雨横飞
 
不必去繁星满天的闪烁中寻找
划过的殒落,在永垂不朽的碑刻史书上
写满黄花落叶的功亏一篑
 
不必去一望无垠的莽原上寻找
腾飞的烟尘,在一望无际的生命之旅中
融化淡淡白云的絲絲幽魂
 
不必去霞光满天的晨晖里寻找
洁净的露珠,在轻风摇摆之下忍痛滑落
从来处来走向生命的再次轮回
 
找我,就到北𠨑,在洛水
大河上下虽不再有高高的桅杆
有多少风,正在为面向大海
默默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