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芳草(组诗)

2022-08-05 13:12:28 作者:苏金鸿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苏金鸿,男,白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大理市人。在《民族文学》《中国青年报》《星星》《丑小鸭》《芒种》《滇池》《词刊》《歌曲》等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300多万字。在港澳台地区发表诗歌和文学评论200多首(篇)。诗歌《洱海边》入选《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集》,短篇小说《锈刀》入选《新时期云南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集》。出版《九龙洲》等四部长篇小说。歌词获中国音乐家协会"晨钟奖"。中篇小说《金江1936》改编同名电影,获云南省第十届文化精品奖。
 
慎独
 
时光像发酵的面团
在远和近之间膨胀
睿智的笑挂在腮边
蒸熟的生活,养心
 
多少遥远的岁月
已经在指缝间溜走
 
数年不见,皱纹老去
轻敲心鼓,拍遍涛声
啃不动坚硬的履历
 
感悟一本神奇的书
迷茫遮不住我的慧眼
就像沉梦在安眠中刮骨
心的瀑布,飞流直下
 
不再叹息,华发早生
在期盼里静静的期待
掌纹上流淌的江河
被锋利的刀切割
 
当寂寞的美丽不再寂寞
圣贤藏在厚重的典籍里
 
那些越飞越远的日历
早已装订成册,慎独
是一剂良药,慢煮乡愁

 
鸟道
 
鸟,顺着山尖飞翔
不会迷失,不会偏离
 
哪怕季节无边
也不会轻易回首
 
如果真的没有前路
为何永远不改变方向
鸟吊山成片的雪松
在月光下荡起松涛
 
凤凰已经涅槃
长途奔波只为吊唁
星夜兼程不算什么
翅膀驮着风风雨雨
 
我在夜色中穿过山峰
多少鸟儿,叫声迷蒙
一道闪电划过我的心空
 
云深处,火光沉落月亮
鸟有鸟道,天有天路
 
 
芳草
 
一番清风或者丽雨
树枝还在西篱摇动
 
天涯走过多少归客
脚印歪斜,行色匆匆
夕阳被云霞遮住影踪
 
身穿一袭透明的紫衣
腰际那柄晃荡的长剑
出鞘时,刀光剑影
 
芳草弄影,书香萦绕
美艳的仙子翩翩而降
 
无语,沉默半个世纪
打捞岁月留下的忧伤
 
金子在石头间深藏太久
依然是金光闪闪的金子
 
花开花落,旷野无痕
大地苏醒,覆盖芳草

 
哑语
 
那些年,我像冬熊一样潜伏
挖一个洞,躲在世界的角落
即使风雨敲窗,我像蜘蛛
编织一张又一张坚韧的网
 
我烧制了砖头般的大书
上面刻满无法破译的文字
我想砸开兀鹰的枷锁
 
河水无言,河妖也无言
山峰无语,山鬼也无语
 
整个世界在烦躁中沉醉
我呐喊,河倒流,山喷火
 
我的血,不是蛇的冷血
像雨后的水,注满河流

 
表情
 
有了表情,我是鱼在玉石里游
没有表情,我是鸟在玻璃上飞
 
我的目光,比路还曲折
我的白发,比雪还纯洁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鸿毛再轻,难说比泰山还重
 
我本善良,像土地一样善良
我爱坦然,像天空一样坦然
 
如果这世界浮浮沉沉没完没了
你和我,无须掩饰逍遥的红尘

 
念头
 
总有一个无法理喻的念头
想把我的骨头燃烧成灰
在梦和梦抵达不了的地方
深埋在地狱的门口
 
或许,我的灵魂不死
像清风,夜夜吹动夜的眼帘
 
就算天仙在天上请我喝酒
那酒,也醉不了我的凡心
 
如果我不再演戏
所有的美丽就不是丑陋
所有的神奇就不是罪恶
 
当夜隐藏在夜的最深处
我将归来,为惊醒的梦

 
故乡的夜
 
把梦紧紧系在岸边
任海浪撞击一夜的心门
这些年,大雁去向何方
抖落片羽,在月光下歌唱
我睡在海浪的中间
像一叶冲向天门的小舟
上帝让天仙端出糖果
红袖飘拂,有如白云飘拂
 
父亲长眠在四方高台上
母亲的墓边溪水流淌
在这故乡,我是那只蝴蝶
每年清明,断魂在飞
 
其实,我也老了
像半山腰的悬崖
情感是风花雪月
梦想是人间天堂

 
身影
 
夜幕包裹了酒香
酒色里滴入目光
 
醉语和舞蹈开始发疯
歌声落在高脚杯里
墙壁上倒映着皮影
把梦切割,四顾茫然
用变形的虚无下酒
 
厚重沉闷的叹息声
在最后一盅酒里发酵
 
门外,风很凄厉
三十三路车已经走远
路灯发呆的时候
悠悠长长的雨巷里
走过孑孓踌躇的身影

 
笑容
 
天知道会遇上笑容
就那么精彩的一刻
如果没有那场饭局
擦肩而过的是一万年
 
世界大得心装不下
人海茫茫,数不完的脸孔
谁知,你和我进了圈子
 
就算再过一万年
彼此都遮掩真相
时光里,人流如潮
看不清到底谁是谁
 
也许什么都消失了
只有那个飘忽的笑容
会镌刻在明朗的天空

 
网恋
 
虚无在群里出没
是真是假,有待搜狐
验证码有时也会出现失误
 
茫茫人海,有缘相识
心却在最高处走失
你说有爱,而我爱谁
 
无外乎把网恋进行到底
在迷迷糊糊的两极
约会头像,沉迷空灵
 
 
雪夜
 
这样的夜,高高的山上
你游离的目光在跳荡
 
山的影子跌进峡谷
门紧紧地锁着,门外
孤独的风在过道上溜达
 
半夜时,一场静静的雪
悄无声息,满地皆白
瑞雪如梦,在心空旋转
 
如果爱是这场珍贵的雪
那就是我邀请仙子起舞
把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美
展现在你心扉虚掩的梦里

 

 
一种兰草,千年飘香
却在看不见的角落忧伤
 
兰气悄悄飘过空谷
我的梦,正在含苞
 
说不清谁让这朵花开放
躲在一部史书里哭泣
或者,在许多诗句里回眸
像舞者,衣袂萦绕香魂
 
一朵云,妖娆地飘拂
深谷里有毒蛇守护
岩石的怀抱孕育温馨
风雨将芳草浇得辉煌
 
等待,在等待中老去
把若离若即的春梦
寄予眼前惊艳的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