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古滇国史诗

——西南夷的古滇邑王国

2022-08-03 16:42:02 作者:王星亮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王星亮,原籍青岛市平度。现居云南;出版诗集多部。
  ……已经融入了这片土地;用无数设想去架构、强化对这片土地的理解;显然是不够的,大理或云南,最初的观望是极端的、孤立的;深入其中,也许会更符合对这片土地的理解形式。
               ——思想札记
 
      第一部分·渊源和来历
 
第一章  古滇邑国迷踪
 
白崖记述
 
白崖  因始主仁果肇基而产生的
源流方式  从坐落在石头之上说起
始终群居立足于古典的坐标点
为部落的繁衍  在高原古老的解读
 
白崖是通往时空之外的  尤其
通往先秦皇宫那些诧异目光
白崖上土著族  卓尔不群
发祥地不只是一个传说
 
传说只是历史精彩的一笔
白崖从此辉映青铜文化的熠熠慧光
在“史前文化”中徘徊着
没有文字  姓氏不详且无依稽考
 
白崖不是唯一的蛮夷事件
部族称雄  土著盛衰
政治经济  民族宗教  生产生活
寻源溯流无文铭记
 
中国史  记录了社会发展的史实
白崖创生的古滇邑国隐踪奥秘
是史志疏注  是文献未及
 
令史学家不能释然:白子王
姓什名谁  部族演化以何为据 
白子国  王侯主宰的“白国之建”
只可意会吗  他们说:白崖是首府
是都邑  偏居一偶——
哪条路不是古滇民攀援的苦旅 
白子国不应是千古不易破解的谜
 
仁果肇基白崖
 
至公元前2世纪  西汉元狩年间  
相传  白族始主仁果肇基白崖 
实行世袭  史称:“白崖国”“白子国”
 
始主仁果肇基白崖  白子国起源
白崖址于何处  古邑落迹何方
世人  一直都按图索骥
白崖立府后  创启白子国传奇
不再是地名固定的地理称谓
 
白崖  因古白民而存在
成为原始神灵崇拜的圣地
古白崖是悬在白色大青石上的
仁果肇基古白崖  预后
赋有统领西夷  造福邑人之意
 
古白崖是古白民的“白崖之瑞”
像收受古白民谦谦之敬拜
古岭山川寓意古滇之说
 
仁果大智大勇  首领显赫
众推立位  世袭白崖 
构架一座城堡 “肇基”
立国的意念  显而易见
白崖的名字  从此有了代称
部落之都邑  王府 
古白民信仰敬畏的古边夷国
肇基白崖是春秋战国时期
发生的古白民部落立国的事件 
“虽其文不雅驯  而凿凿传信不可删” 
诸如“内华夏而外荒缴”
 
仁果突然又成为了阐述者
他粗狂  悄悄立下仁果的雄志
他把仁果变成世袭的部落王
他说:仁果是部落的仁果
他说:仁果就是古国的首领
 
然而白崖因仁果成为仁果的王国
白崖传承了古酋长的权杖
仁果因白崖而成为世袭缔造者
 
仁果尚有“逗岛博”①之仁果
只觉得  白崖国是土著部落的
白子国属西汉的  仁果立足白子国 
就像  土著部落竖立的历史界碑
 
仁果遵祖守制于白子国
像王者守望着王者的领地
仁果因白子国  而空想远益
 
仁果从白崖国走进白子国
王是汉武帝遣使册封的
仁果迷茫深重  白子国远处
蛮荒无经  神秘绝险
 
仁果盘踞白子国又走出白子国
其实  白子国是所有白族人的故乡
仁果的后人  传留史册
传述仁果的白崖国或白子国
 
注:“逗岛博”白语意
“大脑壳  大头目”
 
战国初·古老天空下的古白先民
 
远古  华夏氏族已在中原伫立
原始人群  母系社会父系社会后
历经夏商周进入了奴隶社会
战国开始  封建社会孕育形成
 
死亡的庄严  高高耸立
战国时期的中原大地
各路诸侯  纵横征战纷争不息
在相互兼并又激烈角逐中
城头诸侯王国的旗帜 也随即变易
 
多元文化穿透黑暗在相互交融
然而  古远最深的峡谷里
蜗居关山重重中的古白先民   
冥冥之中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地域闭封  农耕劳作单一古拙
古白先民  头顶彩云
世守彩云之南  天然无饰
溪池  或山巅  又谷岛高峙
 
先秦纵有白国之建说  或古滇国 
其国或王  政治概念模糊空洞
但“滇人”“头梳椎髻” 农田稻作
旷野里  最初的农耕特征鲜明
 
滇邑国的静谧  外人无一抵达的
荒寂中  人“邑聚“或“随畜迁徙”
凡历者方圆千里  (毋君长)无头人
 
不需要攫取另外的生活方式 
沉没于一年四季  融日月朝夕
在说原始的话  不需要惊天动地
村邑或山寨以血缘为纽带
——氏族共居
 
仰望古老的天  日子一复一日
总用原始的愚昧  依赖土地
农耕  以食为天
家(夫妻)生存  农田  稻作
古白先民最简陋的存活自供自给
 
专家说:古白先民的农耕 
是以各自族源为耕作基础  以及
祖先的经历形成的 
而后口耳相传——
原始的土著人(古白先民) 
在战国初期的白崖边  陈潜于
西南夷  偏远  无人知晓的史海
 
古白先民·不知世外有秦汉
 
白崖是亘古历史的符号  初期农耕
为古白先民氏族自立自为
留下经典的印证 
血缘地缘  结成氏族 
如古滇人  用“椎结”的背影 
凝成流光如水  “邑聚”
象征共同体  是氏族向民族的飞跃 
此时  古白先民农耕稻作
可谓是顺其自然  天人合一   
 
然而  史前文明破俗践行之时
沉重的石头  一经闪光
声响就是蛮荒里早期人类的脚步
 
天道无上彼此横绝  无圣所崇 
无王之统地  就像千面一律的族类
面对古地八荒  茫然的目力
悉数洞开蛮夷的荒芜
 
一如氏族遗传的缕缕之根脉
以及氏族璀璨生长的全部
我不属于任何人  天地之造始祖 
 
古白先民  集居在村邑和山寨
人性  渐次挣脱愚昧
背负族愿  久久沦为火塘的幽暗
进而把自己交给命途
依着无冠山川  永恒的谜 
揣起天年之轮坐地行渡
 
那么  古白先民又是怎样的
成为人类的无字之书
深陷地老天荒  高山深堑
“以道不通故  各自以为一州主”
不知世外有秦汉
天空在鸟的翅膀上移动
生死缠住永恒的沉寂
 
而史前唯一的视界  就是
人类用智慧改变了石头  
更深更远的凌厉  锻成青铜的光芒
挥霍  施舍  索取  杀伐  自戕   
借而为尘世又凌空狂舞
 
古老云南最经典的史学  莫过于
那些原原本本的口述传说
它让我听到了至明至暗的幽深
无字人类的蛮荒之峻谷 
以及共居时刻
既无纷争只有地缘氏族之迹痕
 
古白先民·白子国之始祖说
 
既然时间凌空启开环古之雾
栖息而静  而动
直到血缘枯竭  成为仪式
曾经的族群却被谜一般文字
破译  聚散无忌 
无冕之王究竟是谁——
其实  古白先民最高的意欲 
就是拘守着生生灭灭
 
先秦时期  古白先民就开始
由氏族向民族的过度
这是 “史前文化”对已垦拓的
人类空地之踪迹  人性
仅有的荣耀和攫有
 
白崖如此称谓古滇邑王国
自立自封是部落王
而非帝国设郡——
岁月崩溃催白崖之变
大勃弄  部族拥着山寨和村邑
无字之书又成古滇邑为无冠之地
 
历史杜撰一个王与古白先民
其演变一再被传读  欠文字说
横流千古  氏族的变迁不绝为继
进化的理由  不是改变天地
古老的人间不能拒绝的  是火
 
有专家常说:无文字时代
古白先民  劳作时只会向天地祈语
与万物于族群之蛮荒  年复一年
弥留于无时不祈的幻象中
诚然  古白先民的行走不是绝迹
最高的引领者  君临
旷世于不可逾越的王者之上
 
仁果  天竺白饭王后裔蒙居颂的继任
在古白先民氏族们推崇下
纵横远古的秦汉王朝的边缘 
《史记》记录了“一州主”的存在
 
第二部分·古滇与古滇王国
 
第二章  先秦·楚国之庄蹻
 
古滇·静寂的边地
 
地带构造运动及地壳演化
无时不让海洋锐变
喜马拉雅冒出海平面 
新大陆诞生——
古云贵高原  史称“西南夷”
“夜郎自大”  地域数百民族 
在此建立部落  酋邦或方国 
 
古夜郎以贵州为中心
立国于春秋中叶  至西汉
成帝河平二年(前27年)国灭
而古滇在夜郎以西 “其西 
靡莫之属以十数  滇最大”
(今昆明  呈贡)环滇池数百里
 
正当五霸争雄逐鹿中原之时
诸子百家  也开启了春秋战国
新文化新思想的群芳争艳
 
新旧制度  统治秩序的更迭交替 
促使奴隶社会崩溃  封建社会建立
青铜器变铁器的生产力变革
稳固了封建社会的根基
 
然古滇  水阔地渊“方国”数计
土著氏族  部落西望白崖国
伫立“云”下  环水而居
祖辈被峻岭山川阻隔  一直
静寂  不受外界惊忧——
履至故地而闭隐  部落居而天下
这是一片属籍中国  不谋长策
未纳入帝国版图的边疆之地
 
古滇·史前史
 
人类起源  人类文明起源  一直
都是史学界争议的古命题
夏代以前  尧舜禹君臣禅让制
给原始部落传说  蒙上了神秘面纱
 
此时  文字考是空白
人类所有踪迹  考古发现
是唯一证实人类遗存的史料
 
人从何而来呢  包括古滇人
一直没有合理解说的认同
 
我们采用多种假设  比如说
盘古开天  女娲造人 
奇异的史观  都没留下
相同的论断——
滴水能穿石  涓涓溪流
能溢满巨大的河谷 
这只是解释古代
因时间而产生的未知现象
 
天主教依旧约圣经  解释人
与万物之源  这是欧洲的造人观
而另一种解释人类起源的方式
却采用地质学上的均变说
 
“元谋人”是云南发现
旧石器时代早期猿人的史证
此发现国际学者公认
是中国人的祖先——
达尔文演化论  用物种假设
是由共同远祖
因境遇变迁演化而来
那么古滇人类出现之前
势必与华夏共祖更早的存在
 
我们的古中国  曾是
世界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古华夏文明的发祥地  是黄河长江
而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
又是公认世界最早的文明
 
有史料佐证  数百万年前 
古滇人类文明  经过了人类 
几千年的迁徙通道 
完成漫长人类蒙昧期的同时 
古滇人又因工具使用  截然形成
社会共性的  史前共同体文化
是人类文明征程中的指明灯
 
庄蹻生平
 
庄蹻(?-公元前256年)一作
庄豪  庄峤  企足  战国时期反
楚起事领袖和楚国将军  楚庄
王之苗裔  他生平中有两件大事
一是反楚起事  二是入滇
 
庄蹻·入滇子虚乌有说
 
历史和现实  一直被无视的存在
它以特有的愚忠
映现了曾经发生的事件
并启开被淹没几千年的尘道
让我们直观地走进去
 
鲁迅先生评说《史记》为
“史家之绝唱  无韵之离骚”
《史记》无论是史学性 
还是文学性  其价值
都是无与伦比的
然“不虚美  不隐恶”
《史记》也非白玉无瑕 
有历史评论家  就
《史记》的某些篇章记载
说不可取并提出拷问
 
《列传》承认庄蹻的出身为
“故楚庄王苗裔也”
“秦灭诸候,唯楚苗裔尚有滇王
汉诛西南夷,国多灭矣 
唯滇复为宠王”——
庄蹻的身世无疑
但楚世家谱及望族  无庄蹻记载
 
庄蹻属楚王后裔  后因王朝更迭旁落
前301年  秦楚垂沙大战
楚将曹蔑败死  庄蹻趁势举事暴乱
楚国一度四分五裂  此时
庄蹻暴戾  盗匪横行势不可挡
相反“大盗庄蹻”又被记载
 
有同期人著书《荀子》或《吕氏春秋》
未从提及庄蹻入滇—— 
垂沙之战  楚国已国已不国
庄蹻奉旨统庞大军队入滇  不可考
 
考古云南  春秋中期  汉文字普及
碑刻  或石标铭文  或铜铸
又无文字记载庄蹻入滇之威德
 
170万年的元谋人  其他古滇人
进化  其创世史无可辩驳
其实  青铜文化在庄蹻入滇前
就已为古滇人的生产生活民俗崇信
贴上了华夏文明的标签
 
上溯几百万年前  中原还处
沼泽地带  风蚀黄土层没形成 
这时的古滇  红土早已是
古滇人的宜居地—— 
考古学说  古滇的创世纪元
比中原要早  古滇人 
创世史有史料可考
 
庄蹻·文献史料入滇说
 
据《史记·西南夷列传》载
“始楚威王时  使将军庄蹻将
兵循江上  略巴(蜀)黔中
以西庄蹻者  故楚庄王苗裔也 
蹻至滇池  地方三百里  旁平地 
肥饶数千里  以兵威定属楚 
欲归报  会秦击夺楚巴 
黔中郡  道塞不通  因还以其
众王滇  从其俗  以长之”
 
整个楚国都在抵御秦国的进攻
曹蔑战死  楚国灭亡在即
前279年庄蹻奉命统兵西征 
取道云贵  北入蜀境
 
欲包抄秦军  切断其后路 
实现夹击秦军  欲以灭之目的
庄蹻占领且兰(今贵州福泉)
夜郎  借而往西攻下滇池
并对滇池附近部落“以兵威定属楚”
 
就在庄蹻归向楚王报捷之时
秦军兵攻入巴  黔中郡
庄蹻回楚之路被阻断
于是便拥兵在滇池区域自立为王
 
庄蹻为楚国将军  统兵入滇
是楚王所派遣  纯属正史所载 
一些史料  包括众多方志 
在评说庄蹻  一生功过 
大都据此说  然而 
研判史料有历史学家
却对庄蹻的身份及入滇的
历史背景质疑不断
 
第三部分· 武帝开滇暨汉习楼船
 
第三章  两汉的边疆观
 
“无用之地”与“国本”之争
 
掠夺和再造  完成了一次战事
一次悲烈  封建的秦王朝 
远去的背影  不再断刀折戟
就像横空悬立的  始皇之天威
贴近他惧怕  远离他敬畏
 
都知道一个王朝的历程 
普遍存在兴衰说  无论荣耀
或至高无尚  或始皇秦律 
封建朝纲  以及
立意并吞诸国的  累累野心
 
王朝的灭亡  犹如辉煌颓败
可辉煌再生  越来越可望
又不可及  像世俗意愿 
其实  帝国的庞大  掠夺吞并
是一成不变的  纵观
里程碑般秦朝  它有多耀眼 
万里长城  又是多么
优美地屹立众多亡灵之上
 
既然战乱和杀伐声  不绝入耳
从远古传出  是开端  或是断裂 
秦灭  给古滇只留下了
一条五尺僰道  汉兴通蜀身毒道 
让我看到了汉武帝的战略谕批
 
灭匈奴  平闽越是汉室的唯一
开西南夷  又区域僻远交通闭塞
汉武之初  故采取
“皆弃此国  而闭蜀故缴”
可蛮夷又被称为“无用之地”
 
据载汉武帝即位时  建元年间
曾有三次边疆思想  边疆方略论争
前135年的一场汉匈之战后
汉武帝“征伐四夷  开置边郡”
边疆经略就此开始了
 
“越  方外之地  劗发文身
之民也  不可以冠带国法之度
理也  ——以为不居之地 
不牧之民  不足以烦中国也”
“无用”论  歧视与偏见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率土
之滨  莫非王臣”“中国与
边境  犹支体与心腹也 
夫肌肤寒于外  腹心疾于内 
——唇亡齿寒——  故无
手足则肢体废  无边境则内国害”
“国本”论  国之千秋
 
两汉  是炎黄子孙多民族大一统
重要的时期  四百余年 
然对开疆拓土  边疆经略
却一直存在激烈的边疆思想论争
 
汉武大帝·大而无当 
 
东归中土  跨越重重关山大漠   
出使西域十三载 
前126年  张骞回到长安 
复命于他日夜想念的  庄严宫殿
 
衣衫褴褛的张骞  向汉武帝复命时
陈述了西域之行  包括地理人文 
自然  稀有的所见所闻
 
最重要的当然是  在与大夏国
相邻的身毒国  他亲眼看到
来自蜀国的布帛  邛竹杖
 
一切都像凿空拓荒  出使西域 
让汉武帝获得了最大开放
天下观  新的世界视野 
令一个闭封的王朝  倏然悟觉 
 
问鼎西南夷  这是汉武大帝的
一次精神硕大  步向更远的行动
就像黑夜遥望夕阳沉没的光 
既壮举又非壮举出使西域
为封建王朝外交留下悲壮一笔
 
“诚通蜀身毒道  道通滇为益州” 
出使西域  深意是什么——
遥远的世界  其实就隐藏
汉武帝的狂妄里
 
长安  在汉朝是多么的美好
那是一个封建王朝的夙愿
一个持恒灿烂而最古老的想象 
一个雄才大略  却大而无当 
盛满灿烂文化辉煌的故地   
 
由此  汉武帝威望着身毒国 
大夏国  凝望着 
五尺僰道上的滇邑国
并用一把古代的烁光利剑 
浩荡汉武  写下
汉王朝的  博大构思
 
古白崖铜棺王·“开国元首”
 
铺开卷帙  拂去岁月尘埃
此时  古滇人注目古白崖国 
踏破远古  昂华夏之姿
朝着人类更远的方向  走去
 
其实  历史的构成  人  地点
时间  事件  不可或缺 
就像已经过去了的人  蹑手蹑脚 
走回来又突然停住
 
像一个邑国  被另一个邑国
征服之后  死去的王者就成了
难以失忆的象征
 
有人说  古白崖国古老的声音
早已被岁月珍藏
一个深藏古滇的神秘国王 
遗留下的剑  是为证实 
曾经更耀眼的存在
其实  “铜棺王”早就结束了
尘世的使命  已经在都邑下 
闭关了权利的殊荣
 
云南祥云大波那村 (古称大勃弄)
1964年3月  考古出土了
一具青铜棺  一时引起学界轰动 
专家测定  铜棺为战国初期
古滇邑国重器  棺主人为王者 
 
战国时期  中原文明已使众多
先进的民族  先后建立了
自己的都邑  政权   
而最早创造了古滇文明
古滇民族  也不列外
 
铜棺为王者棺椁  在大波那出土
专家认定  他是古白先民 
农耕民族时期的“开国元首” 
青铜棺  权杖  充分说明 
阶级社会形成的初期
也是古白先民由氏族向民族
过度的过程中  立酋邦 
建邑国的起始时期
大波那曾经的氏族  部落  酋邦
到王国  几千年虽以青铜盖棺
但无定论  无文字稽考
实属后《史书》也无力佐证   
 
“铜棺王”·及后世袭白王仁果
 
巨大的墓葬  匪夷所思的谜题
大波那铜棺出土  专家考曰 
既然称“铜棺王”  王者是谁
原始的古滇王国  立国又为何时
按先秦“白国之建说”推测
“铜棺王”应是古滇王国
实施“邑君”制时
威居一方的“大脑壳”即大邑君
 
统览史籍  有关“西南夷”史志
大都称仁果为“白王始祖”
仁果肇基白崖  实行世袭制
 
世袭乃是继位  仁果继位何人
考古专家认定  能享受铜棺厚葬
除非地位的显赫  或是王者
由此推断  在大波那出土的铜棺
主人应是白崖国的“白王始祖”
 
古滇王国  一直在最深的岁月
醒着  远去的王者 
又以白崖的山岩之厉声 
喷吐古老山脉的雄壮 
汉元狩间  世袭白王仁果 
立足古白崖国  用里程碑般 
创世智慧  激荡巍峨的
悬崖绝壁  持续  持久地 
迈开王者的步伐  一代一代 
走尽古滇国的苍凉历程
 
后专家断言  无论母系社会
——石器时代  奴隶社会
——青铜器时代  给古白崖国 
及形成的古白崖国文明
对古滇池部族的进化发展
其作用不可忽略
 
古滇王王印简述
 
西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
为蜀国经古滇通西域的蜀身毒道 
汉武帝兵临滇国  滇国国王
举国降  归顺汉王朝 
于是  汉武帝赐滇王王印
“复长其民”《史记》记载了
滇王王印与古滇王国的存在 
纯金王印  在二千年后出土于
晋宁石寨山  是古滇王国的象征
 
册仁果滇王· 赐滇王王印说
 
功过三皇  德过五帝  秦王嬴政 
自诩是皇也是帝  由始
而成“始皇帝”
而  刘彻穷兵黔武一生
留给中国的  不仅仅
是民族融合  华夏血统——
秦皇汉武  司马迁又
《史记》彪炳  以贯后世
 
为使帝国不受入侵  汉武帝
欲结盟灭匈奴  遣使古滇诸方国 
册滇王  诚通蜀身毒国道
《万历·云南通志·卷17》载
“附录旧志  滇王仁果西海
阿育国王后裔也  元狩间
帝闻尝羌有汉孰与我大
之语恶其逊时  仁果善抚其众
与尝羌角立乃封仁果为滇王
庄蹻之世遂绝”
 
册仁果为滇王  取代尝羌或庄蹻
 
身毒国是西南夷的邻国
汉武帝欲诚通此道  必经白崖
古滇的地理界限分明  昆明以西
皆为白崖国辖属  由此可见
通身毒国  滇王尝羌百般阻挠
还傲慢的侵犯使者吏卒
册仁果滇王  实为削弱尝羌之
势力范围
 
史海茫茫  传世资料的记叙
琳琅满目  西南夷 
在汉元狩元年  張骞出使西域 
复归  接着汉武帝又遣张骞 
道通滇爲益州  他到昆明当众说 
册封仁果为滇王  他奉命而来 
后汉武帝再遣王然于  間通
西南夷  指求身毒國 
到滇国时  滇王仁果在白崖 
张骞册封仁果后他仍在白氏国
 
册仁果滇王是史实  赐滇王王印
史料无表述
 
册尝羌滇王· 赐滇王王印说
 
开土列郡  爰建方洲……汉武
之迹  可谓大业  ——疏通
蜀身毒道国  汉武帝
指求滇王尝羌  为朝效忠
 
《(史记)·西南夷列传》载
“於是天子乃令王然于 ……使间出
西夷西  指求身毒国  至滇
滇王尝羌乃留 
……莫能通身毒国
 
……上使王然于以越破及诛
南夷兵威风喻滇王入朝 
滇王者  其众数万人……未肯听
……数侵犯使者吏卒 
元封二年  天子发巴蜀兵
击灭劳浸  靡莫  以兵临滇 
滇王始首善  以故弗诛 
滇王离难西南夷  举国降 
请置吏入朝  於是以为益州郡
赐滇王王印  复长其民”
 
古滇是人类重要的发祥地之一
先秦  “昆明人”(彝族先民)
主要分布于滇西  汉初
古滇族群众多  秦统一中国后
修“五尺道”派官“置吏”
开启了中国封建的统治时期
 
汉武帝“指求身毒国”开西南夷
却被滇王尝羌以部族强悍而阻
元封二年  汉武帝发兵
灭劳浸  靡莫  以兵临滇
上使王然于  以诛南夷兵威
喻滇王入朝  为不被征讨兵灭
滇王尝羌放下抵抗  举国降 
接而  率众头人入朝觐见 
并要求在滇设郡派官  汉武帝设
益州郡  并赐滇王王印 
并让滇王  长期管理滇国子民
 
滇王·走进益州郡之谜
 
被司马迁载入典籍的古滇王国
汉武帝设益州郡后  滇王的权势
便被益州郡太守  取代了
 
从此汉王朝的派官“置吏”制
让汉文化(内地文化)无节制入滇
历史进程中  古滇文化巨变
古滇文明  青铜器向铁器的过度
促使了  古滇社会的急剧变革
 
然而  太守治滇滇王在哪里
是谁参入了  太守治滇的体制中
庄蹻“遂绝”了  尝羌  仁果
还是先尝羌  后仁果
 
是谁“遂有全滇之地”
“复长其民”的滇王  揣着王印
走进益州郡的  又是谁
睡在石寨山墓穴的  是尝羌是仁果
 
其实  古滇王国自汉武帝设郡
就销声匿迹了  有影无踪只留传说
没人知道  古滇国最终去了哪里
曾有人说  这是汉武帝的秘策
一次最大的灭国阴谋
然而  古滇国的神秘消失 
即使在二千年后
在晋宁石寨山的墓葬群
连同滇王王印一起
被发掘出土  其因也无人破解
 
汉武帝·暨汉习楼船
 
汉习楼船  是说汉武帝在长安
凿池习练水军  征伐西南夷
开滇求道  通商贾的历史典故
 
《史记·平淮书》记载  是时
“(公元前114年)越欲与汉用
船战逐  乃大修昆明池  列观环
之  治楼船  高十余丈 
旗帜加其上  甚壮”
 
“汉习楼船”出自昆明大观楼长联
是清·孙髯翁  极言历史千年 
对中国历朝历代封建帝王
丰功伟烈评说时  借用的典故 
 
其实古帝王  “费尽移山心力”
在用皇权创造历史时  其伟烈丰功
既便被“尽珠帘画栋”
可那只是些“断碣残碑”最终
会随着“苍烟落照”  化为灰烬
 
社会始终挺立的  往前走着
历史却成为了过去  期间
发生的所有事  有的一直让人挂怀
引人由衷地赞叹  反复思索
 
汉习楼船  就是因域使张骞
阐述御敌策  而僻西南夷境时
让汉武帝为开滇而生意念
 
西南夷部族强悍  汉武帝
派出四路大军探路身毒  大夏国
以通商贾于古滇  然
部族闭关  不仅阻碍了
汉武帝西南夷的探路举动  而且
还以滇国大而自居  扣押汉朝使臣
 
部族意识保守  临池善水性
几次边邑造反  斩杀官吏 
——引发了汉武帝的高度注意 
 
于是汉武帝  依复命的使臣之描述
仿洱海(或滇池)形状  在长安
开凿人工池  名之“昆明池”
治楼船  习水军 
以期征伐  深居水边的滇人
 
最终汉武帝习练的楼船  水军
没能派去  征伐古滇王国
而是在公元前109年
遣将军郭昌入滇  先征服了
滇东北的劳浸  靡莫部落 
 
然后  大兵入滇  面对
强大的汉军  滇王举国降 
接而  汉武帝
在古滇王国设置益州郡 
重修五尺道  古丝绸之路
连接南亚次大陆  商贾云集
 
又册封滇王  赐滇王王印
此时  汉王朝已进入
与西南夷少数民族滇王
联合统治时期 
古滇王国  汉武帝命名“云南”
并正式划入中国帝国的版图
 
第四部分·古滇爨氏民族
 
第四章  伟大的桥梁
 
爨氏族源考
 
我们知道  研究古滇爨族 
仅仅用文字诠释  是不够的
因史海里许多于事件
交关的现象终世不被破解
而面对爨族  即便以血缘为
纽带的部落族群  被岁月埋没
变迁  即便普遍成为
西南一少数民族的称呼 
那么“爨”由姓氏
到民族泛称时  爨氏
所统治西南夷民  彝族
仍还是主体民族 
史学家认定  彝族也称爨人
 
汉武帝开滇  设立郡县起
开始大量移民  屯军   
商人  出征流落遍地  灾荒
流亡之人  还有发配而来的罪犯
 
爨  中国古老的并创造厚重
历史的姓氏  以官职为氏
爨祖为战国魏将爨襄  以地为氏
爨祖是汉末河南尹爨肃 
 
汉晋  爨氏是由北方汉族 
迁入西南边地  共融当地夷民 
作为大姓部族  既没有称王
也没因后爨氏强大而号国 
由此统治南中时间之长 
确被后人视为历史之奇迹
 
爨氏族之夷化
 
爨氏“雄长群蛮”融入西南夷
合流如小溪汇大溪  其后嫡裔世袭
治西南夷数百年  至南北朝
形成至民族共同体  史称“爨蛮”
 
爨氏民族夷化之特点
 
一个优秀民族对某一区域的长期
辖制  必然会对辖制的区域 
产生深远影响  爨氏这一南中大姓
从南迁到淡出政治舞台
四百余年  其历程可歌可泣
 
爨蛮历史上有“东爨乌蛮”
和“西爨白蛮”之分
(东爨乌蛮为彝族先民  西爨
白蛮为白族先民)
社会的变迁  族群争斗 
隋朝末期  东爨开始衰败 
 
而西爨则分裂为蒙巂诏  越析诏 
浪穹诏  邆赕诏  施浪诏 
蒙舍诏(洱海周边)六大部落 
 
作为云南历史发展  一座
伟大的桥梁  爨人 
却用自己的劳动智慧 
创造了光辉灿烂的爨文化
 
爨氏民族之演化·灭亡
 
三国  诸葛亮南征 “以夷制夷”
使爨氏逐渐的壮大  后称南中豪强  
古滇曲靖又是“爨地”“爨乡”
大小爨碑刻  誉为先进的汉文化丰碑
 
西爨白蛮西迁  至滇西永昌郡
今云南保山  改爨氏为寸姓
——成西爨白蛮故地
东爨乌蛮  因部族衰败  没落
部分随“徙居西爨故地”
 
西迁白蛮与滇西白蛮  合南诏王族
一并五百余年  融会成为白族
唐·天宝七年(公元748年)
李隆基  放弃了与爨族割据云南
接而南诏起兵灭爨 “爨氏今已无传”  
 
      第五部分·南诏国暨唐标铁柱
 
第五章  仁果后裔张乐进求
 
始受张姓并镇守大将军
 
其实  历史学总在历史里神游
不休地阐释  公元前
发生在西南夷的重大事件 
滇王仁果  铭记古滇王国的格局 
传世的传奇王主  蜂拥而起
 
我们一度  在史料里找不到
仁果传奇的经历  但古滇王国
确实存在的历史事实  已使
这块边疆僻壤  融为中华文明
又不可或缺  中原文明先进
白崖国文化灿烂  古滇人
在古滇国  卓尔不群  独领风骚 
古白先民的人类史是界碑式的 
 
史学家寻找仁果的后世  寻找白子国
关于仁果与古滇的渊缘
没有详实的资料  予以表述
 
而博望侯张骞  奉命册滇王
诸葛亮公元225年南征 
临(云南县)白崖国  龙佑那
始受张姓  历史沉重的门打开时
烟雾早已散去  剩下的是被边缘的
生杀予夺  最耀眼的英武
 
仁果三十三代孙  唐太宗时期
公元627年—649年在位  起始
张乐进求主政白子国(滇国)
 
白崖国  白子国建都迁都改国号
白崖走向红岩  以古老的方式 
完成域名移转  仁果
其孙张乐进求  称雄无以复加
仍接受唐王朝冠冕册封——
 
据记载,“仁果  以牟为蒙 
其十七代孙  龙佑那 
诸葛武候南征时  赐姓张 
始代滇王为建宁 (白子国又称
建宁国) 太守
又传十六世  为南诏灭已”
 
“唐太宗时  ——仁果三十三代孙
张乐进求朝觐  封云南镇守将军 ”
 
远古神秘的史籍
 
云南前后的几千年  我看到
古滇王国的虚无缥缈  藩王多极
的确荒谬太多  太重 
而博物馆里  一些过客的留痕
——那些鼎盛与衰败   
造就的史实  长久长久
站在历史的阴影里
可局棋里  下棋的人早走了 
 
曾经都在为建方国  沉沙折戟
都在寻求中  撼天动地 
就连古代巨大的王国  王者
征服的辉煌  也都深陷如骨殖 
传记  传说  令史学家挥笔一掷 
后人断续地分撒意念
垂青的功过又是远古的凌厉
 
伟大的远古  有文(闻)无字
(当然都为花园假设了蝴蝶梦)
很早以前就是这样了
古滇王国  历身猝死的征程
经历  却留下历史学隐深的谜 
 
云南白族的发展史  史学家
提供的答案  许多
“精确无疑”的史实  很是苍白
其实  白族先民始终高举
硕大的文明之花 
在无文字的轨道上  行驰 
 
史料上  滥用了表述者 
史料上  一直存在各种例外 
古老而富有天意的夙愿
必定是王者的臆造
 
然而  我们未敢不避荒谬—— 
其实凡凡记述  几千年通道 
云南已是一部  史学 
亘古的  史籍斑驳的备忘记 
 
两氏祭铁柱·禅位一部族考
 
所贯穿的  是一部云南古代史
透耀  看似一种缅缅陈述
其实从史前到古滇文明萌鼎
一切卷帙浩繁  枯骨悲歌
都会在低俯或高仰中 
聚敛遍地荣耀  耗尽无昼之夜
连同流溢云南的千古壮怀   
 
张乐进求祭铁柱  禅位
蒙氏细奴逻  是举国顺天意
 
相传  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
又说永徽三年(公元652年)
张乐进求  邀洱海各部落首领 
铁柱下共祭  祭祀中 
一只五色鸟飞来  先落铁柱
又栖细奴逻的肩上  作人语说
“细奴逻  南诏王”
张乐进求视为祥兆  禅位之
其实  细奴逻为避仇而来 
如今又得白王禅位  三公主
赐嫁  此乃苍天眷顾
 
张乐进求是白子国王  王据古白崖
(后叫红岩)统领洱海各部 
细奴逻为部落之一  族属白子国 
白族先民  氏族不同 
张氏蒙氏或同为部族族群
 
宗室九人祭铁柱  应属部族公祭
此举乃盛大的祭祀活动 
后因名义臣服  且方国我者大
至部族反  唐遣兵将诛之
白子国内忧外患  时偶现祥兆 
张乐进求深感  国运天降 
后世治国理政定辈出  执意禅位
 
细奴逻简述
 
细奴逻(公元602年-674年)
又作细奴阿逻  蒙姓  字
龙独罗  永昌哀牢(今云南
保山)人  乌蛮族 
九隆五族牟苴笃
三十六世孙  父亲舍龙
为躲避仇人  投奔
白子国王张乐进求  避居蒙舍 
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 
细奴逻自称南诏王 
国号“大蒙”以巍山为首府 
永徽四年(公元653年)
派遣儿子  逻盛炎  进京朝贡 
受封巍峰州刺史  接受唐朝
羁縻统治  咸亨五年(公元
674年) 细奴逻病死 
细奴逻死后  谥号为奇嘉王
庙号高祖  延后十三代
 
南诏国·故事典籍
 
爨族南中大姓遂强盛  西爨白蛮
六诏分聚  互不役属 
后南诏不可匹敌  民间流传 
六诏之间混战扩张
抢粮掠女  搜刮民财 
各部良民怨声载道  苦不堪言
 
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
细奴逻  兵不血刃  和平
兼并白子国  称王南诏 
而伟大的南诏王朝  为后南诏国 
演绎了  许多传奇故事
 
典籍·1 唐标铁柱
 
“唐标铁柱”出自昆明大观楼长联
是清·孙冉翁  登大观楼
面对浩渺滇池  回忆历史中
诸多英雄  借典故而发出长叹
 
公元7世纪中叶  西部吐蕃
奴隶主政权  统一青藏高原各部 
开始在西南  与唐
争夺四川属地和洱海区域
 
公元680年  吐蕃攻占了安戎
(今四川汶川西南)唐朝
通往西南诸蛮的路  被阻断
 
二者争霸  其胜负决定唐王朝
存亡  吐蕃东进扩张 
不仅西北边陲不得安生 
而且中央王朝也受到威胁
 
为消灭洱海吐蕃  纾缓危机
唐从洱海地区与西北夹击
形成对吐蕃的合围
 
为达到预想的战略目标  巩固
姚州督府  洱海诸蛮
相助是关键  洱海诸蛮的叛附 
与姚州督府生死攸关
 
为此  姚州督府需要阻断吐蕃
洱海诸蛮的通联  招抚诸蛮
唐中宗景龙元年(公元707年) 
唐派御史唐九征  为姚巂道
讨击使  迎战吐蕃
 
为占据洱海区域  御来犯之敌
吐蕃在漾水濞水间架设铁桥
并在两岸修筑城堡  大战开始 
唐九征率兵摧毁  守桥城堡 
拆除两座铁桥  切断
吐蕃与洱海区域的交通
 
唐蕃之战  以唐军队获胜而告终
事后唐九征  在剑川勒石建碑 
立(铜)铁柱  以标功伟
 
打败吐蕃  收复洱海区域  不仅
改变了洱海诸蛮  对唐王朝
时叛时附的局面  也为
后南诏的崛起创造了契机
  
典籍·2 火烧松明楼说
 
火烧松明楼  是皮逻阁蒙舍设宴
为灭五诏  而精心设计的阴谋
 
据《南诏野史》载:“逻阁乃豫建
松明大楼祀祖于上  使人语
五诏曰:六月二十四日乃星回节
当祭祖,不赴者罪”
 
为结盟称雄南诏  细奴逻后
第四代诏王皮逻阁  蒙舍
设宴松明楼  请五诏主前来祭祖
 
宴席上  皮逻阁称王遭反对
于是  趁五诏主酣醉
纵火烧毁松明楼  各诏主尽死
 
唯邆赕诏王之妻  柏洁夫人早预感
设宴是阴谋  忠劝不可赴约 
劝说无效  便将自己的铁手镯
戴在夫君手上
 
惊闻丈夫罹难即带兵马  持火把
星夜赶到蒙舍  用双手掏火灰
找到铁手镯  辨认丈夫尸体
 
柏洁夫人的美貌  机敏令皮逻阁 
企图欲迫妻之  柏洁夫人 
在安葬了丈夫后  为夫人名节 
纵身跳入洱海
 
双手掏火灰  直到鲜血直流
为纪念柏洁夫人的贞节
每年的六月二十五日  竖大火把树
白族人民(女性)都把手指甲
染红  擎举火把围着
火把树  载歌载舞  纪念
这位伟大的柏洁夫人
 
火烧松明楼的故事  诞生了白族
盛大的节日  ——白族火把节
 
典籍·3 武力兼并说
 
皮逻阁  南诏国史中一位具有
雄才大略  远见卓识的国王
 
两爨时期  古滇因受汉文化影响
社会文明进步  日复一日
西爨白蛮  六诏割据混战狂滥
社会的急剧动荡  也成为
帝国王朝的垂涎之地
 
公元674年  细奴逻病卒
南诏面临重大危机期
无论大唐帝国  还是吐蕃王朝
都对古滇国领土  怀有野心
南诏  早就是唐蕃争霸的角逐地
 
用一诏之力  求存亡于唐蕃间 
公元728年  皮逻阁继位 
成为南诏乌蛮族  第四代王
凭父辈励精图治之伟业
叱咤风云  凌驾五诏 
 
于唐朝密谋  开始策划六诏统一 
其实六诏并一  并非秦灭六国 
血腥惨烈  虽武力兼并 
皮逻阁  却在南诏国王朝里 
五诏主都保留了贵族一席
 
兵威招蒙巂诏就范  直逼三浪诏
南诏  由南向北由近及远
步步蚕食  各个击破  吞并了
洱海部落后  荡平了三浪诏
皮逻阁长子  阁逻凤征服了越析诏
 
南诏统一五诏后  遣使大唐吐蕃
唐为遏制吐蕃  笼络皮逻阁 
封“特进云南王”并赐龟兹乐
公元738年  皮逻阁由巍山迁都
(大理)太和城  南诏国建立
 
之后  皮逻阁又进兵云南东部爨地
并吞滇池部族  把南诏由一诏 
变成南国大诏  由洱海统称
继而成为统治整个云南  坐实
区域的西南地方政权  历时二十年
 
典籍·4 唐·天宝战争
 
皮逻阁一统南诏后  接而
进兵云南东部乌蛮爨地 
 
南中大姓爨氏家族  晋朝后
世代掌管滇东  到唐帝国
对东部爨氏辖治采取战略招抚 
 
其实  唐蕃云南两相争霸
彰显了双方独霸云南之野心
皮逻阁东部扩张  唐
朝野敌意  屡派节度使
秽言相向  侮辱歧视
 
时李隆基霸媳  唐朝政加剧腐败 
皇权旁落  宰相杨国忠
跋扈朝内外  唆使剑南节度使
挑起事端  唐爨反目
 
后剑南留后李密  策划了爨族政变 
爨归王之妻  东爨乌蛮酋长
之女阿姹  不甘落败
搬来同族云南王  皮逻阁相助
爨族顺位  部族世袭正统
 
然族内纷争又起  皮逻阁遂起兵
击杀  致李密乱爨阴谋落空  
皮逻阁有了“南诏叛唐”罪证 
李密几度上奏朝廷欲讨伐 
 
其实皮逻阁诏爨后  并趁机
一统云南  为唐王朝称霸云南 
竖起一道屏障  唐与南诏
藩国关系  由此也渐行渐远
 
天宝七年(公元748年) 
皮逻阁卒  子阁逻凤继位
 
阁逻凤效忠唐朝  对姚州都督
敬重有加  每每贡享携妻女
不惜王之体面  奉表南诏之大礼
 
然姚督张虔陀“求征无度” 
窥见王之妻女美貌  威淫妻女
于床笫  至礼节于度外 
后又诬告对唐有反叛之心 
阁逻凤  愤然起兵
攻占姚州及32县 杀死张虔陀
 
唐王遣将进攻南诏  阁逻凤
联吐蕃  战鲜于仲通  破李密 
最终是元帅沉江  全军覆没
 
南诏和唐朝发生了三次战争 
天宝十年(公元751年)
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
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 
史称“天宝战争”
唐王朝军队  都以惨败而告终
 
“不得已叛唐  但始终坚信复为唐臣”
战后  阁逻凤收敛唐军阵亡
将士尸骸  举行祭祀安葬 
 
今大理市下关万人冢  凤仪
石曲千人冢  统称大唐天宝战士冢 
并于唐大历元年(公元766年)
在太和城  立(南诏德化碑)碑
 
碑文由南诏清平官郑回所撰:
“我上世世奉中国  后嗣容归之 
若唐使者至可指碑澡祓吾罪也”
 
典籍·5 苍山神祠会盟
 
起兵攻姚州  诛杀张虔陀
对唐朝  阁逻凤是有忏悔之心
为此  二次遣使臣前往谢罪
但都遭鲜于仲通拒绝
 
战争已不可避免  结果 
鲜于仲通全军没  六万卒
西洱河岸边  箭孔刀痕满骨枯
 
杨国忠霸持朝政  欺上瞒下 
穷兵黔武  又发兵南诏《旧唐
书·南诏夷列传》记载:
“天宝十二年  剑南节度使
杨国忠执国政  仍奏领天下兵 
俾留后  侍御史李密
复败于太和城北  死者十八九”
 
阁逻凤不得已叛唐  但仍有
复为唐臣愿望  修万人冢
立南诏德化碑  以表归唐之决心
 
唐贞观九年(公元793年)
南诏国第六代王异牟寻
派三路使臣  带丹砂  帛绢
黄金  当归  并绢书一封
分不同线路  前往长安
 
后来  三路使臣也都面会了
唐朝官员  其实修和南诏也是
唐朝心愿  唐贞观十年
(公元794年)唐朝使臣
崔佐时与异牟寻会盟
点苍山神祠  并立铁卷一式四份
 
发誓与唐朝  永远和睦相亲
至此  唐与南诏国四十多年纷争
化干戈为玉帛  同年十月
唐命袁滋为“册南诏使”至南诏
 
册封异牟寻为“南诏王”  颁
“贞元册南诏印”苍山会盟其意义
是历史性的  修好与藩国的关系 
维护了国家统一  民族团结
 
南诏国·古滇王国倒下的影子
 
一个国家倒下去  融入了
这个太大  历历多变的世界
其实远逝的南诏人  不必醒来
 
南诏国的崩溃  不是一场预谋
它是因高耸而被一只矛戳穿 
当最后一位高傲的首领
暗示死亡时  一群看着太阳
陨落的孩子  也在一天天的暗淡
 
南诏国(738年—937年)以中国
唐朝  西南部一个奴隶制政权
走完它的全部历程时  所留下的
不仅仅是方国对国破的追怀
同时  古国悲歌籁籁
也是帝国职场  朝代更替的异变
 
不是一场虚幻——  南诏国
是蒙舍诏首领  皮罗阁
于公元738年建立的一个封建王朝 
公元937年灭亡  历经十三代王 
 
其国界包括今云南全境及贵州 
四川  西藏  越南  缅甸的部份国土
 
南诏是以乌蛮蒙姓立国  白蛮
大姓为辅佐  集合境内多族
(包括汉族)共同组成
统一的方国  是实质的奴隶制政权 
 
历史上南诏国  就在于推动了
落后的西南区域  向先进的唐朝靠近
使各民族的经济文化 
都随帝国的步伐  融入中原

第六部分·大理国暨
 
第六章  大理开元
 
颓败的死亡遗诏
 
其实  我们总在说古云南  带着
对古云南的敬意—— 
如果要问  古云南从远古走来
都经历了什么  我说
“修极于无穷  远沦于无涯”
天空的云  已掠过古云南的山川
 
古云南是一个奇迹  然而
司马迁把它载于史册后  就
断然消失了  古云南方国
繁多  部族界属  旗藩林立 
秦汉忽视西夷地  唐宋
抚诏又大理  其实 
至高的抵达就是使命抵达 
横空出世  仿佛
经历的都一页页翻开了
又一页页地合闭
 
极其友善地  接纳中原人入滇 
我看到  古云南的天书之页 
已万念俱灰  原古的黎明
划破山野之雾  多么意味深长
那么些年  王国的冠冕之王 
都随即停下湮灭了  只留下感叹
 
正如曾经的滇王  牵着河流
浩浩泱泱  统兵而过 
其实  古滇人行色匆匆
唯尚不是  人类行天道的震撼 
 
还有炎黄血脉  起誓聚义
登封造极  耸人听闻
此时  没有谁去诠释些什么
 
唯部落氏族  沿着衰亡的迹痕
属望着古云南  闻钟欲归
仍傍着枯枯的暮色——
 
而颓败  早已演化成多彩云霞
掩盖了王国的失落  所有的威武
和岁月的场面  都没有了
那些王朝的远离  只是一张死亡遗诏
 
段思平简述
 
大理太祖段思平(893年-944年)
白族  大理喜睑(今喜洲)人  
又说是剑川永榜人  祖籍
甘肃武威先世移居云南 
融入白蛮  成为白蛮大姓  南诏国
大将军  清平官段俭魏六世孙
大理国的缔造者  开国皇帝
 
宋·大理国始考
 
纵观中国  每个王朝
朝灭朝立  都是一曲由盛衰
沿袭的  悲怆之歌
“盛衰之理  虽曰天命 
岂非人事哉”
 
同样  从南诏国走向灭亡到
大理国崛起 (时值中原
五代十国) 相互更迭 
无疑不是古云南 
社会变革的凄风苦雨 
 
段思平生于公元893年 
此时  南诏蒙氏势利 
开始衰退  宫廷
政变的阴霾叠起  段思平
虽生簪缨世家  后家道中衰 
 
家境败落  幼年段思平靠牧羊为生 
化身为民体味民间疾苦
随着年龄增长  青年的才干 
文韬武略  一一得以彰显
 
凭祖上威名  自身又武艺超群
最初为幕览(小府副将) 
后因积功  升至
统辖一方的通海节度使
 
公元902年  南诏国最后一代王
舜化贞病逝  南诏国政权
被郑买嗣(大长和国)
赵善政(大天兴国) 杨干贞
(大义宁国)取代
 
三家政权  横征暴敛严苛徭役
乱世枭雄  因高尚人品
段思平深得民众拥戴  由此
疑惧之下  杨干贞起妄杀之心
 
其实  匡扶国难唯白族之子
段思平莫属  公元929年 
为避杨干贞的迫害  段思平
在滇东爨氏乌蛮舅父的帮助下
离开通海  隐居民间七年
 
“减尔税粮半  宽尔徭役三载”
为发动起义举旗  他联络
洱河蛮高  董白族大姓 
后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
2月4日  段思平委董伽罗
为军师  集结
弟弟段思良  郡守高方 
滇东三十七部的援军
 
“人从我江尾  马从三沙矣
尔国名大理”后经密谋 
并得浣纱妇女指引  渡河
破太和城  推翻杨干贞 
灭大义宁国  建立了
以白族为主体民族的大理国 
归宗祖  定都羊苴咩城
(今大理城) 在位八年
 
称帝·理政
 
建大理国后  段思平成为大理国
开国太祖  即位后段思平
厉行全方位改革  励精图治 
发展生产  尽逐杨氏邪臣
 
更易制度  调整了南诏国
末期  统治遗留的阶级 
民族关系  扶持了新兴的 
白族封建主
 
封高方为岳侯  承认其家族领地
赐巨桥(今云南晋宁)为世袭领地
 
减轻税粮负担  宽免徭役三年
废除苛令  解除南诏时期
集体的奴隶制度 
建立和推行  封建领主
土地所有制  把南诏
末年以来  各部族的分裂战乱
局面统一起来
 
大行分封  笃信佛教  年年建寺
在位八年   建佛万尊
 
宋·大理之妙香佛国
 
南诏国  大理国两个地方政权 
带有明显的继承关系  大理国时期
其立国架构  疆域辖制
大都是南诏国  唐朝的政治沿袭
 
宋代  大理国  西夏  吐蕃
都是与宋并立的地方王朝
吐蕃是西部  最强大的少数民族 
 
然而经济繁荣安定  大理国
又领先  三个地方政权 
都以佛教立国——
佛教文化让白族信佛虔敬
 
从公元937年至1253年间 
大理国王朝传22代  有11位
国王  出家崇圣寺为僧 
除第二代王段思英  被废为僧例外
 
舍江山弃美人儿  皈依佛门 
大理国帝王出家  是一种习俗 
 
段思平笃信佛教  在位八年
建佛万尊  立国后
大理国“以佛立国”儒释治国
形成浓郁的  白族佛教观念
 
佛教  在大理具有统治地位 
起因  要从南诏国
第十二代王隆舜 
把佛教遵为“国教”开始 
 
后大理国  一以贯之承袭 
直到元代  仍尊佛依然
 
“帝王出家  随臣一邦  嫔妃
一串  ——禅室如世家”
 
其实出家  是帝王借佛家学说 
用以化解社会矛盾  包括
权争之惑  由此大理国316年间
无论“前理”(公元937—1094) 
或是“后理”(公元1096—1253) 
动乱  或官廷相残没有上演
方见儒释治国之成效
 
由此可见  一个封建王朝
其统治周期  治国理念的选择
至关重要  大理国就是一例
 
宋·大理国暨宋挥玉斧
 
“宋挥玉斧”出自昆明大观楼长联
是清·孙冉翁  登大观楼
面对古滇历史盛衰  诸多事件 
借典故而生感叹
 
据相关野史描述“王全斌  平蜀
还京师请取云南  负地图进
太祖鉴唐之祸  以玉斧画
大渡河为界  曰‘此外非吾有也’
由是段氏得据南诏相安无事”
 
其实“宋挥玉斧”的发生  源于
南诏与李唐王朝的  渊源纠葛
 
唐后期  南诏屡犯西川
唐王朝沿大渡河设防  以河为界
阻止南诏攻掠各地  因此 
大渡河成为唐与南诏  事实上的边界
 
建隆元年(公元960年)赵匡胤
建立宋朝  五年之后 (乾德三年 公元
965年)  蜀人孟昶降宋  今四川 
重庆皆归于宋王朝 
 
之后  大理国曾几度派官员
到成都祝贺  入贡向宋王朝表
臣服  宋将王全斌
还向赵匡胤  献地图 
力谏乘势进兵  攻取云南 
 
宋太祖鉴于  南诏乌蛮白蛮
之凶残  挥玉斧(玉玩)于地图 
沿大渡河划一条线 
感叹  此外非吾有也
寓意  与大理国划江而治
 
而“宋挥玉斧”其典故传说久远 
通观历史  并非捕风捉影之谈
 
两宋军队平蜀后  没有进攻
大理国  疏离使其
“欲寇不能  欲臣不得”
 
其因  是唐王朝  远征与南诏国
才致使唐王朝国力衰竭  亡国 
 
再者宋朝立国未稳  周边又强敌如林
统一国家完成艰难  国力财力不足
不得已对大理国  怀柔远矣
 
公元976年  宋太宗继位
6年之后  宋朝在大渡河建造大船
以便大理国入贡  接而连年入贡
都不曾被玉斧划界  而阻隔
 
至公元1116年起 宋王朝放下对
大理国的防备  正式建立藩属关系 
又多次封大理国皇帝  为国王 
 
与南诏国诸王不同  大理国
自段思平后  相强王弱
相国篡权  王权更迭
一直是颠覆朝廷王法之妄症
 
一直内守不扩张  君臣佛教
树德  得道者称师僧
 
正是宋王朝大理国  坚持
用“内守虚外”之策略  所以
大理国对外  不能有
掠地称霸之野心
 
宋·大理国暨元跨革囊
 
其实  岁月总在为曾经的南诏国
扑闪光芒  像期待一次又一次
穿过唐朝  一次又一次地伸出手去
力挽  天谕之死   
后来者  是那么的不可怯拔
 
我们多么渴望  让影子在历史中
凝成闪闪的荣耀  把诸多的事
放进去  其实人在血泊里
站着  便成为了历史的标志
 
“元跨革囊”出自昆明大观楼长联
是宋·孙髯翁  登大观楼
面对古滇世事沉浮  诸多事件
借典故而生感叹
 
公元1206年(丙寅年)铁木真一
统蒙古各部  建立了奴隶制
大蒙古汉帝国  蒙古铁骑在征服
欧亚大陆  宋长江以北区域后 
志在灭南宋治天下  他们从
北地大迂回  经吐蕃
先灭大理  达到北上灭
南宋之目的  史称“斡腹之谋”
 
公元1244年  蒙古帝国起兵临关 
远征大理国  国王段祥兴 
派高太和率军阻击  后高太和战死
善巨郡九禾(今丽江县) 
最终蒙军退兵  史称九禾之战 
 
大理国的末代王  段兴智即位后
次年9月  蒙哥汗命弟忽必烈
大将兀良合台统军  分三路
对大理国  再次发起征伐 
 
忽必烈亲率中路军  于1253年10月
过大渡河  抵金沙江 
多位酋长归附  献计用革囊渡江
 
蒙古军遂用皮筏渡江后  取丽江
即历史上有名的"元跨革囊"
 
接而忽必烈派使者  前往劝降大理
大理相国高泰祥  谏言抵抗
杀使者  12月忽必烈大军
长驱直入  进军龙首关攻陷大理城
 
段兴智  高泰祥惨败后弃城而逃
公元1254年 段兴智昆明被擒
大理国灭亡  蒙哥汗
施以怀柔  赐金符  令其归国 
封大理总管  至元朝灭亡
 
忽必烈率军  灭大理国后 
立“元世祖平云南碑”
(现存大理古城)碑文
记述忽必烈  灭大理国及云南
各部  并建立云南行中书省  史迹
 
古滇王国·云南
 
还是在风雨中  烟消云散了
南边云下  人类不再血雨腥风
滥杀  开始怜悯
那些冠冕的  诸王之王 
其实  那些王朝早已 
凌空而去  怜怜
乘着云远逝  伏尸暗土   
 
乱世风云  足以狂滥王国于沉浮
然国王一再死去  千年之死 
依着成败的剑  古滇 
国中之国  煮酒论英雄
 
还有遗留的刺骨亮点  攫取和荣耀 
人类人类  还是人类
古滇王国执着于  优秀的天道 
茫茫无涯  打开时 
一节节拖长的身影  雪洗后 
崩如梦断  疼痛的生命 
就是两个窒息之人 
终身厮守  那些不端的风雨
 
云南  古滇也  我们叙说云南 
必定要说大理  说远古的南诏国
大理国  其实南诏国大理国 
就是古滇也  就是
汉唐宋元王朝的古老云南
 
说云南  就说它的山态水姿
风土人情  就是说
古滇泱泱  沧海桑田
 
说云南  就是说秦汉的“古丝绸
之路”  汉武帝的彩云之梦 
古“蜀身毒道”  说云南 
就是说新石器时代白族  彝族
等少数民族先民  创造的 
古云南的历史文明  文化灿烂
 
说云南  就是说南诏国大理国
500年历史   就是说
汉唐宋元王朝  与南诏大理
王国  生死攸关的故事
就是说  汉唐宋元的盛衰 
与南诏大理王国的历史恩怨 
 
其实  自公元738年至公元1253年
南诏国大理国  一直是
云南的政治  经济  文化中心
忽必烈  灭大理国后
其中心倾迁昆明  如此的翻天覆地
何妨不是  旷世巨变之碾转
 
2022年4月1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