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再一次说起无常(组诗)

2022-07-31 08:16:29 作者:夜樱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夜樱,曾用名兰心西子,原名罗瑜芳,原籍广东,现居河北华北油田。有二百余首诗歌发表于网络平台《中国诗人》《中国诗歌》《长江诗歌》《大别山诗刊》《齐鲁文学》,及《星火》《天津诗人》《诗意人生》《大风》等刊物。

再一次说起无常
——痛悼一位可敬的诗人李曙白

他早已不止在一首诗里
反复练习过死亡
而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却依然是人间
一场巨大的意外
绝不是老天
照常安排的行程

无限续命的诗句
还在那里生生不息
而行李却被天外的一只手
硬生生拎走了

众诗猝然停止了喧响
良久沉默后又恢复了喧响
都不禁侧目云端
“那所谓的天堂
真的有诗人寻寻觅觅
又寻寻觅觅的
一支安魂曲吗”


时间可信

“​​有的人活着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还活着”
就像这一句
​说的多么好!
它见证了时间的可信度
​比如
这活着的你和你们
​那死于苦厄的母亲


我真正的所爱

我借力打力,​用尽全力
也不过是打在了某个
世界从不存在的地方
​而所有存在的事物
​我只是轻轻向前掏出了
善意的手

但我真正所爱的
​都在雪落之前​和消融之后

​如一个斟满清茶的杯子
​送走一个明亮的早晨
​如一张展开又虚掩的白纸
​永远的迟疑和凭空


当苦难具体在眼神里

又一场大雨,将黄昏垂直降落
在这个低低的灰色时辰里。多日的强降雨
几乎每天被摁在同一个凝固的时空

人间最大的一面镜子碎了
粉身碎骨成遍地泪雨不明的骸骨

天空不再抱紧大地
整个世界尽情地倾斜
或各自逃散的几束车灯
或垂挂激流,或吞云吐雾,像暗中
一个贴紧岁月沧桑鬓角的老人
指间频频吐纳出的雾霭

冥然中,那天上所有悲苦的魂灵
都获得一次重返人间的机会
以搬运一场场雨水那最短的路径
我天上的故人啊——
还有什么未及打包的眼泪
或细软的话语就趁这
趁这最近的天上人间

此时的天上人间
须适合再一次悲喜交集!

当苦难具体在眼神里
一面最大的镜子
轰然破碎成此际正在喘息的人间
所有形容词的暴动
都得以借助风雨雷电诸神的指令

只有巨澜的画面在天地间横流
有人分不清是一路颠簸的雨
还是惊喜的泪。有人在大雨
终歇后,缓慢推开
一扇重霾紧掩的窗户


在大地的根部

​当一场秋风
缓缓走到季节的尽头
又一片叶子
走出了周身的青绿和阴影
枯黄了,就告别高枝

像蝶一样飘落或低低地飞翔,起伏
远山近水以及麦田,在起伏

​——波浪深入大地的根部
万物便​长出了
具体的忍耐
和永恒之美


除了热爱

每一首诗都有阵亡的血性!
在呱呱坠地的须臾间
要比所谓的夭折
更彻底

用针脚下最深的沉默
用尽空镜里的空


一如另一片夜

现在
依然在一朵花的齿痕里
​打开语言
打开沉默
和它一如既往的瘦
一如一片夜是
​另一片夜的黑
​乃至更深的黑


莫予我设限

​我总是收到来自我自己
给自己奉上的意外之喜
​在一个又一个上帝他不曾光顾我的
飘忽的别处

​我也永远无法解密
隐匿于自身的一个谜
尽管我是自己这世上最近的距离


先于光

​就这样
走进一首诗的精魂
​在没有光的地方
​照见神灵
更​被神灵照见


被字是疼痛的另一种说法

1
如果,她托朋友
将他如法炮制,被打掉
两颗牙
两颗豺牙
请原谅,这实属是对豺的侮辱
如法炮制
头也不回地淡淡地说
没事儿,回头咱补最好的牙

2
她的牙齿原本又白又齐整
​笑起来总像孩子般友好
曦光一样明亮、自由

​后来,被挤进两个不速异客
​两个永远无法缝合的缺口
毗邻的一颗也起了
易感的位置变化

​自此,无论与人说话还是笑
她​都不自觉地紧捂住疼痛的地方

3​
​还有眼睛
​被引出一段很长时间的眼疾
​虽然后来算是好了吧......

​诗歌不只是修饰一切的金粉
​为所有幸存下来的眼睛,耳朵,呼吸
​伤痕累累的牙齿,以及
一朵花的齿痕里赤裸的语言

每年的​7月7日那天
她默默地低下头颅
深深地
​为了一个国家
和一个人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