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穿越长安城千年的宵禁:写给病痛中的故乡(组诗)

2022-01-10 22:52:20 作者:韩小术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韩小术,祖籍富平,自由撰稿人。
 
风声

大唐不夜  光影是自由的
它们握手寒暄 在空荡荡的街道
在小寒
众多的冰棱相继入睡
打更人的灵魂
穿越长安城千年前的宵禁
踽踽行来
消毒水、冰冷的栅栏是陌生的
没有城垛子上烽烟的沧桑
安定门还是安定门
永宁门还是永宁门
风声是这座城唯一的喘息
它每一次间或的停顿
都是对人间一次义正辞严的问政


念远

等待一场大雪
埋葬这片令人绝望的空旷
腊梅独自开放 隐于南山
煮酒 烹茶 吃家乡菜
有了更多的时间回忆故乡
雪柳一点点变得葱绿
蓝色蔻丹的指尖
唤醒书页中石头和流水的记忆
如果逆流而上
就能找到丢失久远的名字
一想到病有所医 人间有爱
就感到每一曲唢呐声里
都有春天


讨厌

讨厌这些突然走红的词语
猝死、流产、大姨妈
再次被提及的方方

我讨厌这些文字产生的语境
讨厌不知所谓的裹挟
讨厌义正言辞的讨伐
和流量的喘息

期待一场雪埋葬这座罹难的城
和一切尖锐的事物
期待一场雪促成尘世的和解

等到雪消冰融的那天
我希望
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
我们都一样的 只要平凡


多肉

在陶盆里安身立命
抱朴守拙 几乎不惹人间

被流放的余生
能闻到一叶兰淡淡的香味
雪柳会告诉它窗外的风景
并和它谈起干燥的气候和疫情

最终一株根死叶腐的多肉
告诉我 在蜗居的日常
一直有濒临死亡的喘息
一直有兔死狐悲的忧伤

而我却从未懂它的悲苦
只享用它的峥嵘


遇见

也许星稀月明时
流云就已搁浅在这方天空
从南往北
它们保持着滑翔的姿态

炉火熄灭了最后的余烬
一个人代替很多人孤独地死去
在黎明的广场上
旗帜上的星光延续着他的体温

我们和树木一起静立
并刻意保持若即若离的姿态
鸟儿在雪松的顶端嬉戏
柔软的树枝一上一下地摇曳

它们不懂人类的崇敬和肃穆
它们也不参与人间的冷暖和罹难


冬日漫步

一树树黑色的枝丫 和另一些绿色的叶子
幽暗的地域 残留的雪迹
穿过竹林间青石板的小径 火红的南天竹是一片汪洋
更红的是一串串小小的灯笼
它们欢天喜地地挂在冬天冰冷的廊檐
一只鸟儿劫掠了一场告白  在腊梅的花心里
偷走了写给春天的信笺
温泉河冬眠了 水面上的觳紋是它轻微的鼾声
我用黑色的口罩封緘了嘴唇
我不告诉已经安息的母亲与疫情有关的任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