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2021年中诗论坛半月原创竞赛票选结果公示暨作品展示(第三期)

(时间:10.16-10.31)

2021-11-06 23:08:10 作者:中诗论坛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经第一轮投票预选出24首, 再经第二轮投票,最终票选出入选作品12首。

  第三期主持人:茂华
  第一轮投票:茂华、中沙河、且行且品且悟、身后眼前、沙从兵、茅屋寒士、徐一川、顾念、南国杜鹃、缱绻、吴殿平、夫唯、乐山船公
  第二轮投票:徐一川、身后眼前、乐山船公、冯歌、夫唯、三且、茂华、顾念

  为了促进诗歌繁荣,发挥中诗网中诗论坛的职能作用,提升诗歌创作水平,中诗网中诗论坛策划了现代新诗半月原创竞赛。9月16日起在论坛发起半月诗赛以来,得到了中诗会员的积极响应,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经第一轮投票预选出24首, 再经第二轮投票,最终票选出入选作品12首如下:(作品按票数多少排序,一人有多首则选票数最高的一首)

  第一轮预选名单
  乐山船公、孟萌、洪少云、占东海王正梅、吴殿平(两首)、秋色临波(两首)、钱智伟、指墨(两首)、中沙河、茂华(两首)知了天下、于波心、秋色临波、黎落、太阳升殿、长安肆少、徐一川、周建好、宁小牛、墨雪鸟

  第二轮终选目录

01.孟  萌 | 落在别处的雪
02.钱智伟 | 越来越瘦
03.周建好 | 秋天越来越瘦
04.指  墨 | 寒露帖
05.中沙河 | 寒露帖
06.秋色临波 | 落在别处的雪
07.占东海 | 我们身体里的动词
08.王正梅 | 山越来越瘦
09.于波心 | 寒露帖
10.宁小牛 | 寒露帖
11.太阳升殿 | 落在别处的雪
12.长安肆少 | 寒露帖

  编辑支持帖

01.茂  华 | 我们身体里的动词
02.乐山船公 | 我们身体里的动词
03.徐一川 | 古寨沟,越来越瘦


落在别处的雪
文 | 孟萌

那攀过秦岭的纯白
重生的,北方家乡
劫身石桥上的新娘
念尽永别的人
信物落在知交的头顶
漂流的,是翻山越岭的长夜
时间以生死对接
苦行僧侣,咽尽远方的苍茫
我是你们单色调的桦树
酒盏和良人
白了头的,一封长信


越来越瘦
文 | 钱智伟

南长街上下塘和古运河变得更加细了
已经装不下璀璨
五彩斑斓全部溢了出来
抬头仰望天是一条线
钓不到星星,也钓不到月亮
游人里好多赵飞燕呢
汉服那么宽,空空荡荡


秋天越来越瘦
文 | 周建好   

一片叶子落下
风又剔掉了一块秋
枯荷剩下一根骨头
斜斜地插进荷塘
母亲的影子瘦了
漏下的一大片夕阳
正好打包着村子
被母亲背着


寒露帖
文 | 指墨

堤柳睫毛上悬挂的水晶,令一条河流哽咽、动容
那个穿绿裙的婷立少女,洇在渡口
追溯两瓣朱砂
镜面翻起波皱,月亮弯下来
群山奔赴一程又一程,从缠绵到孤立
从锦衣到褴褛
临水的芦荻浩浩荡荡
一夜即可白头


寒露帖
文 | 中沙河

大雁南徙,领衔一地白霜
天空满怀善意,牧放大片宽容或包涵
可容飞越,可利迫降
可便寒鸦孤立枝桠,静对空穴守望
羊群高过流浪,清浅浮于时光
被烙成薄饼的太阳和月亮,用两面焦黄
把人声狗吠,鸡鸣鸟语,社火炊烟
安静执着地喂养
此时草尖露珠虽小,却胆大包天
任一朵白云游历其间,悬为尘世的一团絮状
经过山川平谷,寒来暑往
始终自成浑圆,怀抱一座波澜不惊的故乡


落在别处的雪
文 | 秋色临波

那些雪的下落是看得见的
昼与夜悄悄涂抹在你的发际
几千里外
雪和影子在时间的空白处起舞
当残阳徜徉雪山之巅
孤独的牧羊人用酒给棉花般的羊唱歌
落在自己身体的雪是看不见的
如果你遇到一个满头白发的人
那可能,是你自己


我们身体里的动词
文 | 占东海

小时候
常光着身子
嬉水,摸泥鳅捉虾
一条河被提着
抖一抖就有闪电
钻入骨缝
而今,如遇风雨突变
闪电蛇一样蜕皮,爬出来


山越来越瘦
文 | 王正梅

山越来越瘦,是因为有了对比
比如天越来越高,云越来越肥
山周围的树越来越高大……
就是一阵风吹过,一阵雾漫过
山也苗条了不少
我心中挂牵的那座山
住着我逝去的亲人
每到秋天,他们的坟就开始消瘦
碑上的瘦金体
瘦得快要看不见了​


寒露帖
文 | 于波心

红花荀子和白花荀子都一样
结小红果。金弹子由橙黄变橘红
我喜欢它们袖珍的灯笼
世界很大,人世可以很小
词语越温暖,寒意就越少
泡过枸杞的菊花茶
我一饮再饮,也一再写下——
芦苇夜夜在江畔守着露珠
在它凝寒成霜之前
暴露了满身的飞絮和月光

寒露帖
文 | 宁小牛

第十七位使者,眉梢卧有寒刀
从檀树垸启程
押解一串咳嗽奔袭千里
抵达眼前
轻浮的汗水被腰斩
如风长出尖刺的那一滴,显形
“至孝乃顺”。偈语豢养的一只蜇虫
用呓语在檀树垸的一个小院
垒起一个雪人
取我的眼耳鼻舌,和心脏
老桂花树不离不弃,用新到的一串咳嗽
守着窗户玻璃上凝聚的雾气
麻雀们都飞回到了檐下
父亲,我昨天给您寄了一盒暖足贴


落在别处的雪
文 | 太阳升殿

雪向天空告别,正好一个妇人在清晨
把孤独赠给尘世的正面。
她在天空里骑马。可最终落荒而逃
她的马 从不看人间,
也许更适合  光阴的空无。
这时候,火在岸边絮语,然后雪就落下了
然后喧哗就更加大了,然后
就有初生和死亡的呼喊。
天空有很多的名字,苍穹,老天,苍天,上帝
每一个都是一张大伞,笼罩着人间
只是我们和雪只在人间对他肃立,
我们过得很好
有时候,我会吞下整片雪
这样,会更加相信人间,
有时候,我会呕吐出大片大片的雪
这样,人间就会更加相信我


寒露帖
文 | 长安肆少

一夜过后
雨水,竟然变成这样的凉
蜷于窗台那只老猫,只是望了我一眼
我们都收回了目光,它跳了下去
我从一个猫形残影里,看到半轮霜白月亮
白拉拉的碎屑就飘了起来,接着
落叶翩舞某条小巷,诠释白衣飘飘的季节
故事。藏于最硬的壳


编辑支持帖

我们身体里的动词
文 | 茂华

初出茅庐,那些动词像火柴,
一划就着。
渐渐,一些满世撒欢的动词,
被我们收纳,一根根在身体里
有序地摆放。
因为悲苦,有了思考,
一个动词被划着前,会迟疑:
是燃烧呢,还是熄灭?
“我们不想挤压谁,却也不想
无端地被挤压。”
——一个动词法则
在电影《长津湖》里。


我们身体里的动词
文 | 乐山船公

小时候轻易说出的一个词
长大后,三缄其口
如同我矿工的父母,把矽和炭
悄悄积蓄到肺和骨里一样
如同朝战下来的大姨父
把弹片的隐痛豢养到体内一样
他们佝偻着重构了这个词
每次在我心底加热
都有澎湃的骨音和金属声响


古寨沟,越来越瘦
文 | 徐一川

越往前走,野草就更深更密了
路,也越来越狭窄
山坡下,无人看守的菜畦
东一块西一块
像几枚歪斜的补丁
缀着古寨沟,这件旧袍子
再向前,那一汪潭水几已销声匿迹
面目全非。像倚在村口的阿婆
干涸的眼眶再流不出眼泪
愈发岑寂了。几只野猫
屏住了呼吸,缩进矮墙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