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横眉冷世界,俯首作心歌

——龙洋评王跃强组诗《我们止步于遍地落叶》

2021-11-15 14:43:28 作者:龙洋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龙洋,西安人,高级教师。写诗亦写评,著有个人专集《陕西诗人龙洋》。

  王跃强的诗,我读过不少。作为一个老牌诗歌喜爱者,说实话,我很欣赏它们,并自认为从其中汲取了大量营养。当然,认识他后的五六年时间里,这种雨露式的滋润,更多来自于他的言传身教。说这些话,目的当然不在于高攀,更不是炫耀,但足以表明我对他诗歌作品的熟悉,风格特征的了解,甚至说习以为常。正如古人所说:“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孔子家语●六本》)。即便如此,读他的新作《我们止步于遍地落叶》(组诗六首),一种清风扑面的新奇感触仍油然而生,不能遏止。因此,我把这个评的主题概括为十个字:横眉冷世界,俯首作心歌,并以此作为标题。

  诗歌所呈现的,大凡景、事、情、理而已。诗写者必然会面对两个问题:外在世界、内心世界。诗,是外在世界的“内化”(内心观照投影),然后是“外铄”,诞生出文本(语言文字表达)。笔者以为,诗歌作品的成败高下,决定于两个方面因素:1.诗人对外在世界如何体察及以后的怎样表态;2.诗人的表达“选位”(诗人对自己的定位)以及创作态度(思想情感选择)。“横眉冷世界”属于前者,“俯首作心歌”属于后者。这是王跃强对问题的回答,也是这组诗清新独特的根源所在。

  一、横眉冷世界

  1.组诗的呈现背景(外在世界)是“冷”的。依据理由是《立冬》写冬天;《山鹰》写“荒”,凉”、“悲鸣”;《小雨》写“冷风冷雨”、“颤抖的花”;《再晚一点》写“下午”、“黄昏“深夜”、“黎明”;《梦河》写“河的下游”;《附身》写蚂蚁“沉默”。不需要我一一列举,外在世界“冷”的特征应该已得到证明。

  2.作者的态度是没有畏惧、积极向上的。《立冬》以爱取暖;《山鹰》“带着崇高的悲悯/缓缓地/向低处坠落”;《小雨》“明天呢?也许明天小雨就停了/如果不停,每粒/也大不过我的泪滴”;《再晚一点》“当我睁开眼睛时/就是黎明”;《梦河》“而更美好的是每滴水/都属于自己”;《附身》“草香凑了过来,而蚂蚁始终微笑/在白石头旁/像个闪光的沉默”。

  这些足以构成明证:横眉冷世界。

  二、俯首作心歌

  1.王跃强选择的自我定位是“附身”,他始终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组诗中,他始终是芸芸众生的“同行者”,而不是冷漠高傲的“救世主”。这种自身定位,更能表现出他的温暖与慈悲普世情怀。例如《立冬》中,是追求爱的平凡情侣;《山鹰》中,是“大翅膀下垂”的山鹰;《小雨》里,是“淋雨人”;《再晚一点》中,是“迎风掉泪”的时光经历者;《梦河》里,是追梦者;《附身》里,是“凝视小蚂蚁者”。

  2.组诗里王跃强的思想情感取向是内心真实自然地流露,没有虚伪勉强的拔高和炫耀自己的高尚与伟大。例如,《立冬》的主旨是赞美人间真爱;《山鹰》的思想是悲悯;《小雨》的情感是希望与悲忧;《再晚一点》意在渴望追求光明;《梦河》意在内心反思;《附身》意在关注同情赞美弱小卑微者。凡此种种,彰显出其真心写诗的创作态度选择的弥足珍贵。

  我不想再过多地评述充盈这组诗的独特诗艺技巧。例如词句的斟酌锤炼,独立意象的巧妙贴切,组合意境的自然浑成,暗喻、象征,氛围烘托,心理暗示呈现手法的简洁圆熟等等。其原因有二:1.这些诗艺技巧的纯熟,对他的诗而言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始终一贯的。2.相对诗艺技巧而言,我觉得决定诗歌成败高下的,更重要的是诗写者对外在世界的内在体察观照,还有自身定位和思想情感表态的选择。也是因此,这两方面内容,成为我这篇诗评的主要切入点和最终归宿点。

 附:
我们止步于遍地落叶(组诗)

王跃强

 
◎ 立 冬  

 
今日,冬天向我们走来
它的第一步
还并不是太寒冷
 
我们颤抖了一下
相互抱紧
一只白雀掠过记忆中的绿枝丫
我在她的领子
犹能嗅到红锦衣的气息
 
我们想,跟着冬天走
去到最皎洁的地方,看最干净的风景
顺便合个影
用千座雪山冰峰作陪衬
 
因为,我们已经熬到红梅花儿开
想到香气也温馨
她惊叫了一声,呀,溪水中
两株桃花影子
 
止步于满地落叶,附在她的耳畔
我轻轻地说:“天气冷了
注意保暖
别让爱情时常感冒!”
 
 
◎山鹰
 
当那座山日渐荒凉
当石头像死了一样,当飞瀑没水可飞
当太阳的大眼睛流泪
当风无立锥之地
高处
一声悲鸣
那只山鹰的一对大翅膀下垂
带着崇高的悲悯
缓缓地
向低处坠落
 
 
◎小雨
 
此时,爱不知所措
我在忧伤中下着小雨,花叶颤抖
心上淅淅沥沥
 
我的怀念从天上而来
我的乌云是噩梦所赐,我的初恋
淅淅沥沥
多么像这场小雨
 
站在一树桃花下
四周鸟鸣传来,也是淅淅沥沥
而我被小雨淋着
天不肯晴
香气中混入了枯叶气味
 
风有点冷,全身花瓣卷缩
情被遮蔽
谁是她的桃之夭夭
谁是我的小雨淅淅沥沥
 
唉,昨天淅淅沥沥
今天淅淅沥沥
明天呢?也许明天小雨就停了
如果不停,每粒
也大不过我的泪滴
 
 
◎再晚一点
 
再晚一点就是下午
它是上午的倒影,像是我对她的记忆
已经偏斜
 
再晚一点就是黄昏
我不喜欢
在此时使用浑浊的比喻,也不
再约她在水边
说清澈
 
再晚一点就是落日
这个红坟墓是多么的触目惊心
时光与爱恋同样逼人
我迎风掉泪
 
再晚一点就是深夜
再晚一点就是噩梦,当我睁开眼睛时
就是黎明
 
 
◎梦河
 
在梦的下游
我浑身水声
成为了一条梦河的支流
剖开原野
曲曲弯弯,携带着早春逶迤向前
一群飞鸟好似白色云朵
浪尖青鱼在跳
岸上的野蔷薇还像儿时的妹妹
在花苞中抿着嘴笑
藏着清香依依的十二瓣歌谣
我时时在寻路
不只爱情一个方向,还有海在等我
但我不是野马脱缰
也不是只爱白天而把黑夜忘掉
更不是想成为带波涛的传说
当我流经了无数人的故土
我知足了——
而更美好的是每滴水
都属于自己
 
 
◎俯身
 
我可以忽略身边路过的巨象
俯下身子
同一只蚂蚁低语半小时
而忘却
庞大的忧伤,以及,遍地落花
我凝视着蚂蚁
宁静的眼神
坦然的嘴唇,同时细数它
鬓角的白发
仿佛遇见了劳苦一生的祖辈
此时风声如细乐
草香凑了过来,而蚂蚁始终微笑
在白石头旁
像个闪光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