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寂寞

作者:石头也 | 来源: | 2021-09-11 08:41:26 | 阅读:

  导读:子曰: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因困穷而改节。今人曰:履足行之林,黛玉荷锄兮炒玉焚香,凝视之,柴门久闭。吾石头也!

  既然你我领了证,你我为何从未同居过。

  这好像是句疯言痴语。其实未必是。

  我是因什么样的养老之地而发此语的。

  我离开工作岗位已经近两年,只外出过三次,一次是龙游,一次是成都,一次是浏阳。

  去龙游,是我在县里工作时被我一篇招才檄文,骗去的一群大学生,因我离开那个县后,一部分留下当了公务员,基本上都是科级干部了。一部分是分数欠了那么一点,没能进入公务员队伍,留下创业。我走后他们也陆续走了。

  后来,他们与公家合作,筹办巜绿色中国行》等事宜。当知我不负责具体工作后,便邀我外出一游。第二次外出,是我真的闲着无事,便去了湖南的一个小镇,是农民诗友,还有几个文联,作协的素不识面的诗歌爱好者,接待了我,直玩得我意满而归。再一次是我去了成都。成都是诗歌大省,人也厚道,十几位诗人为我接风洗尘,除一人是朋友外,其他的人都是初次见面。热情,热闹。可并没有谈诗,只是商量着让我如何去那里玩,怎么玩。玩是第一,诗退而其次。乐!

  这是不是也是养生。散养成养生呢?

  这次是在我办了退休证后,老妻担心我外出偷喝酒,牵挂我一人是否安全的情况下,我强行外出的。咱一大老爷们,怕过谁。也仅仅是怕过孩他娘而已,从没有怕过老婆。要是孙子的奶奶另当别论,可能会怕或更怕。必须更怕。 哎,人老了呀!对妻子我决不说怕。咱是大老爷们,怕过谁?

  来到白洋淀,第二天我就要走。相处十几年的朋友说,多玩几天。

  我并不想走。你懂的。老弟说,这样吧,你既然不愿驻宾馆,就驻我养老中心的房子吧。我说只住一天,明天我自己就走了。谁也不准管我。我必须自己管理自己。他不知的是,我说是走了,实际上在他家已经独自住了三天啦。人呀,贼着呢。院子是真好,都是独门独院,我想,在这里养生是不是圈养呢?

  住下后,第二天我并没有走,这里安静,是真安静。单门独户的,我住的一条小区巷里,大概有六十多个户主,最东头一户,只有一条狗狂叫不止,却没有见过主人。最西边第二户,只有一对夫妻,夫人在轮椅上,老伴推着,且自言自语。亲呀!也是相伴之福!

  这是我这么多年从没享受过的安静,比我老家农村还安静的安静,而且,

  真的是夜不闭户。

  有时,幸福让你措手不及,可最终还要归于平静。你看:咱是有今晚之静,用一首歌名叫巜今夜无眠》。二百多米的小巷,只驻着我一人。我便想,朋友,你们买这样的院落是养老的。这么少的人能养老吗。人呀,得群聚。一一一孤独。是什么,我不知。

  但因人而异。

  我实在是睡不着了,便独自遛遛,觉得巷灯亮着却阴森森的。这毕竟是上万亩的康养小镇呀!

  有几个院子都长满了野草,有的不知因了什么,连草也没有。但我朋友家的对门,院内有棵百树之王一一千头椿高过了三层楼顶。

  这里的每个住户与楼房都有正规合法的签约,证件。如果是人,算是结婚证书。证书或誓言算得了什么?是契约呀!

  马上,就要四点了,我没睡。

  慢慢的有了睡意。突然间,我感觉有一个声音怨妇似的说,夫君呀,既然你我已是夫妻,你我却从无同居过。你好狠心啊。

  我朋友家的这所房屋,我 忘关了的水龙头哗哗流着。

  这是这个院它少有的久盼难得的几夜的不寂寞!

  我是独自一人占有了它几天了。吔!

  天亮了!

  明天的事情明天想吧!

  我知道明天七点门口会有一个仪式,领班的说,城市马上就要解封了,你们感觉到了吗?紧张的日子要到了!

  大家准备好了吗?

  众员工:准备好了!

  他(她)几个月都没有发工资了,连同他(她)们的经理。

  他(她)齐声回答,准备好了!

  这就是生活。宗教仪式似的。

  这就是生活。你我人屋都办了手续,说白了,如果都是人就是结婚证,既然结过婚了,又不仅仅才是刚刚谈婚论嫁。咱们是夫妻了,在神父面前,发誓过,不论穷富贵贱,生老病死,相爱一生。

  我等你!真不好意思说,我爱你!

  我在,你会来吗?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