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蚂蚁(组诗)

作者:梁尔源 | 来源:中诗网 | 2021-10-07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湖南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新作快递。

金色的蚂蚁

它们没有海阔天空
来回只有一条路
不用偷学咒语
掌里就能点开“洞穴”的石门
时尚的期待
已不是一粒剩饭或一片面末
黑色的外衣
也要镀上金色的光芒
路过薅羊毛的草地
翻越割韭菜的田垅
前进的道路铺满诱惑
光速牵引着兴奋
坠入一个发酵的梦幻,那些
用几何搭建的金字塔
是汇聚疯狂的沸点
巫师妖言惑众
忙于启蒙“芝麻开门”
几千万,几亿,十几亿……
流量象虹吸一样叙述童话
不管“阿里巴巴”的口袋
如何露出破绽
蚂蚁变大象
金色的白日梦
仍藏鼾声中
一直没有终结

(2021.9.12)

网的梦幻

小时候,用筛箕网住一只麻雀
用铁丝网住一只老鼠
那时就幻想
世界上最大的网有多大
能网住大象吗
有网住鲸鱼的吗
有罩住星星的网吗
如果有一天地球被网住
我真想成为漏网之鱼
网,这个白日梦
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长大
有形的,无形的
裸露的,隐藏的
真实的,虚假的
游离的意志
发酵的话柄
……
都被一网打尽
网,不仅能改变风的听觉
还能将太阳装进麻袋
真是魔幻的网,恐怖的网!
世界被网住了吗
别怕!有梦想仍在逃离

(2021.15)

来头

父亲个子小
戴着斗笠在山下行走
山上的老虎见“来头”这么大
悻悻地溜进树林了
后来我经常见到
“来头”大的家伙
他们身背幻影
嘴里叨着一头牛
所到之处
都有乌纱族拥茅台接风
一阵山呼海啸过后
桑梓故地就满目疮痍
如今,这些“来头”大的家伙
似乎已销声匿迹
抬头望去
原来每个山头上
匍匐着一头
不怕“斗笠”的虎

(2021.8.13)

亲戚

全红婵获了奥运金牌
庆贺者捐赠者捧场者蜂涌
砸皱少女一池静水
其父扇动“拙笨的”翅膀
把小雏裹于腋下
将人情世俗撇得风清云淡
女儿的巨大惊艳
让久抱病体的母亲
心情愉悦满是欢喜
她从揣病罗雀的门庭里
见到家门口炮竹掀天
人来人往
自言自语地说
“我家哪来这么多亲戚”

(梁尔源2021.8.11)

一张白纸

咿呀学语时
人世间的面孔都是陌生的
仿妈妈的发声
在懵懂中学唤人名称呼
如今妈妈九十多岁了
她整天久坐不语
见来人总视而不见
已辨不清来者何人也
人活在世上
到了老小老小
人间的程序都删除了
亲戚来了分不清长幼
领导来了辨不明大小
见长辈不用作揖
菩萨面前不再打卦
见到财神也不眼开了
多么省心,多么纯真
从一张白纸中走来
在一张白纸中消失

(梁尔源2012.9.10)

虎跳峡

之所以来虎跳峡
真想撫摸一下人间那道伤痕
究竟有多深
也想领略一下温婉的水
是怎样将悬崖
撕裂出魔鬼的嘴脸
望着对岸那只
蹲在黑岩上的虎
多么安稳,多有沉府
就象金沙江默念的那句经文
那痴眈眈的眼神
是惊天一跃的伏笔
浑身的骨骼已咔嚓作响
但仍匍匐得如此草木不惊
心想,要历练出
此种大象无形的心智
不知要嚼咽多少乾坤
不知要呑食多少豹子胆

(梁尔源2021.7.13)

大象睡美图

在一群大象鼾睡的姿态中
好似又吮着了妈妈的乳房
回到洁凈的创世纪
森林那么柔软
大象如此轻盈
月亮在揶揄中洒着清辉
远行的梦搁在人间的席梦思上
三头母象将小象怀在中央
那温馨的构思
让人间的锋芒都软了
那么厚重的甲骨文
可托起地球的江河日下
诺大一个世界
从南到北
又从北往西
长鼻挽着一个共同的愿景
不离不弃,繁衍生息
在无人机的裸谱中
地球村又有了混沌初开

(梁尔源2021.6.20)
简介
梁尔源,湖南省涟源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原湖南省诗歌学会会长。参加《诗刊》社第七届青春回眸。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星星》《民族文学》《新华文摘》等刊物上发表大量诗歌。出版诗集《浣洗月亮》《镜中白马》。《镜中白马》入选中国好诗第五季。获中国诗歌网2019至2020年度十佳诗集奖。获中国汉语新诗百年最具实力诗人奖。《2017中国新诗排行榜》(邱华栋主编)推为中国50后十大诗人。获中国红高粱诗歌奖和《诗刊》刘伯温诗歌奖提名奖,获2020年《诗刊》全国征文大奖,获小康生活诗歌征文一等奖。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