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秋天的凉风 (外4首)

作者:远村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05 | 阅读: 次    

  导读:著名诗人远村诗歌作品选。

写下秋天的凉风,我就有些如释重负了。
 多年不遇的连阴雨,又一次把我带到了空空荡荡的故乡。
 只有老人的故乡,秋风都有些孤单和落寞。
 对面山上的庄稼地,长出一些任性的柠条,酸刺,洋槐。
 它们是在跟谁赛跑。
 它们是要赶在外出务工的人儿回来之前。
长成一片强大的森林。
 我不能有太多的渴望,回到陕北,就是回到了诗歌的根据地。
 不用花太大的气力,我可以在高山上仰卧。
在蓝天与白云间忘乎所以。
 我写下了安宁,辽阔和十万火急。
 扶父亲上山时, 我又写下了一个陕北人一生的忙碌与坦荡。
 
  可以在一场变故后
 
 可以在一场变故后,打开尘封的记忆。
 让一个盲目出走的人 见识麻木的城市,树木,码头。
 沿街讨吃的乞丐。
可以在亲人过世后,打开伤心的衣物。
让那些心高气傲的人,看见 躲在汉字里的江湖。
 可以让一支狼毫,写出一个书生的快意恩仇。
 在一次闪失后, 碰上永和九年的那场醉。
 可以凑上前去,吟出几个成语,写下一篇急就章。
 被后世的才子与佳人争相传颂。
可以在一个年代的变声期,写下一篇 不太长的檄文,或者写下一首谢幕词。
可以在一场变故后
在一本书的第一页,写下一片繁星。
 在最后一页,写下大海无边。
 
   我对自己说
 
我对自已说,我对诗歌的老感情还是有的。
我信手写下的手札,都是些分行排列的长短句。
我还对自已说,我对草书的热乎劲
不亚于我对五谷杂粮的偏爱。
我即景写下的叙事体, 只是一些勾连与穿插的小伎俩。
所以我对自已说,我对汉字的老感情还是有的。
 我精心写下的小令,它们在许多年之后
 还能说出身体里的大地与江河。
我对自已说,我对村庄的老感情还是有的。
 多少年了,无论身处何地
 我都随遇而安,且郁郁寡欢。
在城市的繁华上,我写下了一个诗人的闲适与慵懒。
 并把豪情给了书法,沉思给了绘画。
 中间的一小会儿,给了亲人与朋友。
 我对自已说,我对生活还是有老感情的。
 无论在什么时侯。
 我都不敢对这个世界寄于太多的厚望。
我还对自已说,我把我的暮年,给了红茶和布衣。
 
   不知情的伤害
 
不知情的伤害  ,  是可以原谅的。
就像一声闷雷 吓倒了河边上的嫩草。
 不知情的安慰是多余的,它可以让一个人
 决心去赴一场没有火药味的博弈。
我在不知情的等待中,想到了一场来历不明的细雨。
 它下在三米开外,下在一座水泥建筑的左前方。
下在红灯照亮的人行道,车窗玻璃和红色风衣
卷起的一片可信的笑脸上。
不知情的过错,是可以原谅的。
就像一个受过伤的人, 不小心又伤了另一个人。
而且可能会伤及一个无辜的人。
不知情的伤害  ,  是可以原谅的。
就像一片叶子,不小心妨碍了一个人的眺望。
 
  我不曾见过的高人
 
我不曾见过的高人,低调地活在西后地。
活在一个无辜的午夜。
我无法听见他彻夜的低吟与不安。
我不曾见过的汉字,它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大庭广众。
接着又出现在我面前。
让我一下子就高大了,就有了书写的冲动。
我不曾见过的砖瓦,它堂而皇之地挂在一家小店的墙上。
 接着又出现在展览大厅。
 让我瞬间就迷失了一个书家应有的自信。
我不曾见过的碑帖,它被一个陌生的高人
 装进一个泛黄的纸袋。
还在袋子上面,写下碑帖的伪名。
我凑近看了大半天, 七个字,只认得三个。
简介
远村,陕西延川人,诗人,书画家,资深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美协会员,陕西省书协会员,陕西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出版诗集《独守边地》《回望之鸟》《方位》《浮土与苍生》《远村诗选》散文集《我是一个世界》《错误的房子》等,书画集《向上的颂歌》《诗经的味道》《诗书画》《远村的诗书画》《得意忘言》等。曾获陕西省首届青年文艺创作奖、双五文学奖、第二届柳青文学奖、《文学报》一等奖等多项奖励。1993年被评为全国十佳诗人,诗作在日本、美英、港台、新马等地发表,《当代诗人大辞典》《当代文艺家传略》《陕西年鉴》《延川县志》等20多种选本收录他的创作实绩。近年来写诗之余,痴迷于书法与绘画的创作,书画作品被称为当代文人书画的诗性抒写。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