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猎(6场话剧剧本)

作者:黄海 | 来源:中诗网 | 2020-09-10 | 阅读: 次    

  导读:黄海:蒙古族、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海南省作协会员。

 
人物:二蛋——7岁的黎族小男孩,二年级
 哥哥——11岁,五年级,二蛋的哥哥
 爸爸——38岁,黎族猎人,二蛋的爸爸
 大黄——二蛋家的猎狗
 小白——二蛋家的猎鹰
 瓜子(外号)——7岁的黎族小男孩,二年级,二蛋的朋友
 香蕉(外号)——7岁的黎族小男孩,二年级,二蛋的朋友
小黑——瓜子养的八哥
 
 
第一场
 
【学校放暑假了,一个雾气缭绕的早晨。
【海南五指山腹地,淡薄的雾气弥漫了整座大山,没有遮挡住人们的多少视线,反而增添了一种奇妙之感。两座房屋并排而立,后边是一片湖泊,左边的房屋上有一个中年人正在削竹枪,一个少年在帮忙。左边的屋子外边则一个小孩和狗正在聊天。
二蛋 大黄,你说今天要出去打猎吗?
大黄 汪,汪汪汪!(不,我不去!)
二蛋 太好了,我就知道,大黄你也想和哥哥他们一起去打猎!
大黄 汪汪,汪汪汪汪!(我不,你爹都没说要去打猎。)
二蛋 好嘞,我明白你的心思,走,找大哥去!
【大黄委屈地趴在地上,将牵引绳从身旁扒拉到了肚子下面。二蛋伸出手去,想要将        牵引绳从大黄肚子下面拿出来。)
大黄 汪呜——汪呜——汪呜——
【哥哥从左的干栏屋上走了下来。
哥哥 大黄怎么了,怎么一直在这哀嚎?二蛋,你是还想去鹿回头吗?
二蛋 哥,鹿回头都去过了,大黄说要去打猎!
大黄 ……
哥哥 现在咱都不用猎枪了,没什么好玩的,你自己到旁边的林地里去玩玩吧,别走远了。        (哥哥退场。)
【二蛋气愤地一跺脚,就跳下了船型屋的台阶,跑到了一旁干栏屋下面去,攀着梯子        向上爬,爬到了干栏屋的竹子地板上,他的爸爸正坐在屋子前面的木板上,他正在削     竹枪,小白站在他的肩头上。
爸爸 (清唱猎歌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我们呼朋唤友上山打猎,
   我们早晚祈祷山神保佑。
    每当我们获得很多猎物,
    就将兔子头脚祭奠山神。
二蛋 爸爸别唱了,吵死人。不过,除了爷爷,爸爸还是我们家里的第二个歌唱家呢。
爸爸 干啥子咯,二蛋,别把梯子弄得那么响。
二蛋 拿小白。
小白 (不满地)啸——!
二蛋 小白,没事的,我现在比你还无聊。
 (爸爸用手把肩膀上的小白拿了下来,放在了二蛋的肩膀上面。)
二蛋 (满意地)嗯,小白,跟我去玩去。
小白 (非常不满地)啸——!
二蛋 (高声)小白,你得跟着我!
 【小白吓了一跳。
爸爸 哎呀,看来这把刀下次得要磨一下了,连竹子都砍不动。
(清唱哎罗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左手牵着大黄狗,
    右手拿着弓和箭。
    肩上斜挎新猎枪,
    三窜二跳上山岗。
    看见刺猬用箭射,
    遇到兔子放狗捉。
    撞着蟒蛇用藤缚,
    猎枪专打梅花鹿。
二蛋 (对着小白)我给你弄好吃的,我爸爸的歌儿当不了饭吃。(满脸坏笑。)
小白 咕咕咕咕。(点了点头。)
 【忽然,两个人从梯子上爬了上来,其中一人脑袋上站着一只全身乌黑的八哥。
瓜子 二蛋,你看我脑袋上,这是我爸驯服的八哥,已经和我们完全熟悉了。
二蛋 我觉得,还是没有我家小白厉害。
 【小白昂头挺胸,展示着自己的威风。
香蕉 你可别小看了它,它会学人说话,并且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摇头晃脑)。
二蛋 (得意地)那你看我家这只老鹰怎么样?
 【小白又一次骄傲地昂起了头,八哥看到小白,目光闪了闪。
香蕉 还是你家小白厉害,(低声)我们这一次打算叫上你和你哥,一起去打猎,我们不去   那些危险的区域,碰不到什么危险的。
二蛋 这,我还要经过我爸的同意呢。
瓜子 (小声)就说我们出去玩就行了,要用的我们都在外边准备好了,你也快点走吧。
爸爸 你们又在谋划什么诡计,可别想着破坏森林啊。
香蕉 不会的叔叔,就是给我们一百颗邪恶的心,我们也不会有破坏森林的念头。
瓜子 你把你家小白递过来一下呗,我家小黑和你交换一下。
二蛋 没门儿,我家小白只认识我,又不认识你,你把它骗走了怎么办!
爸爸 二蛋,就让你朋友摸一摸小白也没问题,你别把人家的吓着了。
二蛋 (委屈地)你别摸太久,我家小白可是廉价交换了,你得要小心点啊!
 【瓜子和二蛋则要交换肩上的生物,而二蛋接过时格外小心,但小黑却忽然有了动     静。
小黑 你好啊!你好啊!你好啊!
二蛋 (惊讶)爸爸,你不是说八哥只懂得学人说话吗,为什么这只八哥懂得自己说话?
爸爸 也许,是这只八哥比较聪明吧,看到了人就会说已经学好了的话。
瓜子 二蛋,其实是我我羡慕你啊,我家八哥就只能普普通通地说话,你家猎鹰还可以捕猎。
 【二蛋嘴一撅,小白就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事情可能要发生了,并且是对自己不利的        事情,这让它想要飞走。
二蛋 (略显伤心)呸,你不知道,我想要跟小白去打猎,它不去,我想要和它玩玩,它不        玩,我甚至就只想要拿根羽毛,它都会飞走……
小白 (狡辩)咕咕咕咕。
 【小黑扇了扇翅膀,飞到了二蛋的肩头上,二蛋一只胳膊上站着两只鸟,却没有丝毫        吃不消的表现。
小黑 (我理解你的心情。)
二蛋 小黑,怎么感觉你和小白认识啊,你是八哥,能不能翻译一下它说的话。
瓜子 不可能,你说的话它都听不懂。
 【小白扇了扇翅膀,就飞到了瓜子的手掌上,有力的爪子抓紧了瓜子的手掌。
瓜子 啊!这只鸟太重了,小白,你是吃了多少吨粮食啊。
香蕉 粗略估计,可能还没有你吃得多。
二蛋 小白是能从我们的表情和语气之中理解我们讲的话的,你最好用手挡着头,我不确定        鸟屎会在什么时候落下来。
瓜子 你们家小白一看就不是凡鸟,必定是哪位大仙化作了一只老鹰。天神下凡,来到凡间      侦查来了。白大仙,下次我带你出猎,你能不能饶了小的这一次啊。
 【小白好像是真的听懂了瓜子说的话,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小白 (表情上的意思)我下次带你出猎,三五只兔子还是抓得到的,你以后就跟着我混吧。
 【瓜子站了起来,将小白放到了肩上,但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体验,肩上感觉沉甸甸        的,就好像是有一块石头到了肩膀上面。
二蛋 小黑,你知道鹿回头和天涯海角在哪里吗?
小黑 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
二蛋 小黑,那你知道这两个地方的来源吗?
小黑 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
二蛋 那你知道太阳距离地球有多远吗?
小黑 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
二蛋 (满脸吃惊)瓜子,你这是神鸟啊。
香蕉 我就说嘛,这只鸟就是神鸟,啥都知道。
瓜子 (一脸得意洋洋)哼,服了吧,就算你问再难的问题,它都知道,但真正的智者是不        会说出答案的,所以它就不会说出来。
二蛋 说实话,我还真佩服这只鸟,知道的东西比我还多,都可以去当一个小老师了。
瓜子 什么小老师,我家小黑只要一认真起来,我们老师知道的东西也肯定没有它多。
二蛋 这么厉害,那你干嘛还要去上学啊?
瓜子 额……我去上学,还不是因为我家小黑不愿意教我,如果它愿意教我,我现在就站在        讲台上教你了,我家小黑知道的东西的含量是你无法想象的。
二蛋 小黑那么厉害,我可不可以跟它学习啊。
瓜子 小黑是我家的鸟,我都没有资格学习,它肯定也不会教你学的。
二蛋 好吧,准备准备,我们就去打猎。
 【小白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翅膀忽然展开,在瓜子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二蛋 (满脸狐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啊,小白的判断一向是很准的,当一个人        做出不好的事情的时候,小白都会用一边翅膀不轻不重地打那个人的后脑勺一下,难        不成……
 【二蛋话还没有说完,香蕉和瓜子就一起拉着他跑了出去,跑向了他们很少去的那条        路,很显然,这两个人是要带他去打猎了。
爸爸 (清唱罗咧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日头落后山,
    我们到山上。
    身上挂弓箭,
    手里握粉枪。
    躲在山洞里,
    爬在大树上。
    开枪枪声响,
    打着黄鼠狼。
—— 幕 落
 
第二场
 
   【烈日炎炎的午间。
 【二蛋、香蕉、瓜子他们一直跑,跑到了一棵大树旁边,这颗大树的右边就是湖泊,根已经扎入了湖泊之中。树木前方大约十米那里,有一排灌木丛。而拿着皮筋、木棍和铲子的三人,来到了这里就停下了。
二蛋 停……停,停下来,再到前面就会有猛兽出没了,这附近的动物已经够多了!
香蕉 好吧,就听你的,我们先布置陷阱,水中要布置一个陷阱,大树旁边也要有。
瓜子 那你家大黄咋办,狗怎么爬上树?
二蛋 我家狗懂得爬树啊,我们现在就可以爬上去,只要帮它一把,它也可以上来。
 【很快,三人布置好了陷阱,水里的和岸上的都布置好了。别看他们年龄小,可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事,力气就像用不完一样。
二蛋 好了,布置好了陷阱,我们就在这里等吧,每人那一根木棍就可以了。
瓜子 快点上去,把自己隐藏好了,我们诱饵都放了那么多了,我就不信那些动物全部都嗅        觉失效,我们只要等着就可以了。
 【二蛋杵了杵香蕉,示意它看看下面的陷阱。
二蛋 (小声)你的陷阱会不会被看出破绽啊,为什么那些果子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那里,        这有点太明显了吧,我看大部分的兽类都不会过去。
瓜子 (小声)那我们岂不是白挖了?
香蕉 (小声)哼,我布置的陷阱,就没有人能看出破绽,我故意把那些水果往地上砸了一        下,制造出一个果子摔落在地的假象,你们看这树上不就结了一些野果吗?
 【两人都点点头,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时,一只兔子从前方的灌木丛中跳了出来。它这一下,将灌木丛挤开了一点,三        人发现那里居然有个兔子洞!
 【瓜子刚要抬起脑袋,就被香蕉狠狠地按了下去,并且示意二蛋不要出声。
瓜子 (超级小声)干什么?
        【香蕉用手指了指下昂,那只兔子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已经看了过来。若不是还有几根树枝在它们前方挡着,那只兔子肯定就已经看到了它们了
大黄 汪汪汪——
        【大黄站了起来,并且从树上跳下,落到了那只兔子的身上。
【大黄的后腿站在了陷阱的范围之内,前腿则是抓住了那只兔子,而两个生物都落入了陷阱之中,但大黄确实占了绝对的上风。
二蛋 我的狗还在下面呢,你们怎么能这样,快点把石头拿开!
瓜子 你想多了,俺只是要把狗给弄出来,这些小石头不可能砸死狗。
二蛋 那你想要干什么,难不成你想要用魔法把大黄给拉上来?
香蕉 他只要把小石子全部推下去,狗只要一直踩着扔下去的小石子,越来越高,不就上来        了吗,但这下我们就得要准备着抓兔子了。
瓜子 所以,你待会儿就多出力吧,毕竟我们是为了帮你。
香蕉 (一脸得意的样子)这回我们是帮了你了,明天你得要把小白给我拿来,我至少要用
小白一天,我还没有驾着猎鹰捕猎过,我甚至都没有牵猎狗出去过,唉!
二蛋 好吧,以后就看情况了。
【小白忽然动了,张开翅膀飞了下去,飞到了坑中,落到了兔子身上,居然一下子从坑中掠出,抓着兔子飞到了它们的面前。
二蛋 小白,你干的太棒了!比那我旁边那两个黄瓜蔬菜要厉害多了,下次你得多教教他们。
两人 ……
小白 (窃喜)啸——!
【众人将大黄直接拉了出来,大黄则是有些不悦地瞟了一眼小白,最后还是收回了不善的目光,思考了一番之后,比起荣誉,还是觉得友谊为重,就重新换上了笑颜。
瓜子 所以,我们现在就带着这只兔子回家吧。
二蛋 这只兔子还没死呢,我们这样不太好吧,有辱它们的尊严。
瓜子 (一脸不屑)动物谈什么尊严,我们面对强大的动物的时候,不也是得要被咬死的吗,
尊严是互相给的,而不是单方施舍的。
二蛋 咦,兔子不会是流眼泪了吧,好像就是从它眼睛里流出来的,不过兔子怎么会流眼泪。
香蕉 你看,这只兔子居然真的在流泪诶!
二蛋 它是看着它的巢穴的那个方向流泪的!
瓜子 那里肯定有东西,我们去看看。
二蛋 (看了看)好黑啊,什么都看不清,但是我能听到一些声音。
大黄 汪汪,汪汪——
二蛋 大黄,你是说有幼兽?
【大黄跑到了洞口处,肯定了这个答案。它们三个人一起用铲子铲开了土,就看到了四个毛茸茸的身影——四只小兔子。
【三个人看到四只小兔子簇拥在一起,眼睛之中好像是闪着一种斥责它们的情绪。
二蛋 把这只母兔子放了吧,它还带着孩子,我们不能抓捕这只兔子。
瓜子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在这里布置陷阱了。
香蕉 是啊,它出来寻找食物,肯定就是为了它的幼崽啊。
        【原本兴高采烈的瓜子也平静了下来,原本拎着兔子耳朵的手也松开了。
瓜子 我们去把陷阱填了吧,不要留下太多痕迹,不要以后再惊扰到它们。
香蕉 下一次我们不要到这一片区域来捕猎了,这里肯定还有别的生物。
二蛋 我们现在该想一想,回去该怎么样解释才能不挨打。
瓜子 我还是准备一下吧,我老爹肯定要用陷阱来揍我一顿,他从来都不亲自打我的。
二蛋 真是羡慕你爹,只要躲开了陷阱就可以了。
瓜子 老猎人的陷阱啊,我真的看不穿,每次都会中招,可最近我有了小黑探路。
小黑 (极度抗议)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瓜子 哈哈,这是我爸教的,自从第一次用小黑探路后,它就学会了说这句话。
二蛋 不管了,我回家了,我回家肯定少不了一顿竹笋炒肉,再见!
        【而小白先行一步,最先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爸爸 (清唱罗咧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呜-----喂!
   昨夜去巡岭,昨夜去打山,
   打一堆野鸡,打一堆兔子。
   野鸡与兔子,见到的有份,
   黎人也分得,汉人也分得。
   呜-----喂!                     
 
                            —— 幕 落
 
第三场
 
【下午。
【干栏屋上,爸爸正在煮着肉汤,而小白就站在它的肩膀上。
【二蛋顺着梯子爬了上来,大黄也紧随其后。
爸爸 二蛋,你又偷了我的鱼网,还没有拿回来。说吧,你去做了什么?
二蛋 (犹豫不决)我……可以……不说吗?
爸爸 现在,你可以说,也可以不说,但以后却也必须要说。
二蛋 那,我可以以后说吗,或者是以后的以后再说。
爸爸 可以,但我要问你几个小问题,你要是回答正确,那我就先饶你一马。明天去一下你奶奶家,去那里待一段时间,顺便学一下我们的祖传手艺,那可是我们家捕猎的绝招。
        【大黄的脸上露出了赞成的表情,要是它能说人话,它就会将事情复述出来。
二蛋 爸爸,你快问吧。
爸爸 你要我出什么类型的问题呀?
二蛋 动物的吧,你知道我对动物的问题最拿手。
爸爸 什么吹管在田下?什么弹琴在树上?
二蛋 这个好答,爷爷早教我和哥哥唱过了。夏蝉吹管在田下,蝉娘弹琴在树上。
爸爸 什么跪下吃母乳?什么反哺老娘亲?
二蛋 乳牛跪下吃母乳,乌鸦反哺老娘亲。
爸爸 我问你,什么见草成群来?什么见花嗡嗡叫?
二蛋 我答你,山鹿见草成群来……蝴……蝴蝶见花嗡嗡叫。爸爸,好了吧?
爸爸 还答二道题,什么生仔破肚皮?什么生崽替猫生?
二蛋 这也不难,青蛇生仔破肚皮,老鼠生崽替猫生。
爸爸 谁的一生不出嫁?谁人到老无亲家?
二蛋 观音一生不出嫁,和尚到老无亲家。
爸爸 错了,一共有三处错误,这首歌,我们已经教你很久了,下次一定要学会。
二蛋 爸爸,我还是现在说吧,以后可能就解释不清了。我和瓜子香蕉去森林里捕猎去了。
爸爸 (略有兴趣)哦,那你捕猎到了什么吗,或是说,你们空手而归。
二蛋 (心中惊讶,你居然没有打我)我们都空手而归,但我们也都是有原因的。
爸爸 那你们有没有进入森林腹地。
二蛋 没有,我们只是在腹地边缘的一棵大树旁边。
爸爸 真的什么都没有捕猎到吗?
二蛋 (低下了头)是的。
爸爸 那就好了,来,立正!
二蛋 老爸,你想要干什么?
爸爸 没事,你先站着,我去船形屋一下,很快就回来。
        【爸爸退场。
        【哥哥从船形屋中走出,从楼梯爬上了干栏屋。
哥哥 二蛋,你快跑吧,现在逃走还来得及。
二蛋 怎么了,爸叫我在这立正,咋了?
哥哥 二蛋,你就不应该偷偷出去打猎,我看呆会儿你也解释不清了。
二蛋 哥,你跟踪了我们?
哥哥 是啊,我是跟踪了你们。
二蛋 (激动)哥,你居然跟踪我们!
哥哥 要不是我在你们前面,你早就被狗熊吃了,那么靠近森林腹地。
二蛋 哥,那你跟我爸解释清楚呗,不然我会被打死的。
哥哥 他现在这样谁还能劝得动,你先跑吧,他现在很生气,毕竟那张网可是爷爷留下来的        网,你就这样给落下了。
二蛋 啊,他上来了,救命啊!
        【爸爸从梯子上爬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
哥哥 爹,你先听我解释,情绪别太激动啊。
爸爸 好吧,你说。
        【爸爸将木棍朝着地上一摔,坐在了一张小凳子上面。
哥哥 弟弟他去那里,原本不该是一无所获,原本可以捕获一只母兔子和四只小兔子的,我        看到他们在看到了小兔子之后,就把母兔子给放了。
爸爸 嗯,这倒是遵循了法则,继续。
        【爸爸拿起了旁边的一个酒葫芦喝了一口,脸上有了一点的喜悦和放松。
二蛋 爸,按照我哥说的事情来看,现在我应该可以走了吧,我下次出去捕猎一定和你说,
绝对不再自己出去打猎了。
哥哥 爸,这一次他们不也没出多大事情吗,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爸爸 好吧,这一次我原谅了你,但不是因为你自己让我原谅了你,而是你的行为让我原谅了你,     我也就讲这么多了。
二蛋 我记得了,以后一定要像今天一样。
        【哥哥用手肘撞了二蛋一下。
哥哥 (小声)你讲错话了,改一下。
二蛋 (恍然大悟)哦,是要学习今天的行为。
        【小黑从某处里飞了出来。
爸爸 下一次,你们可都不准这样子,必须要经过我们大人的同意。
小黑 必须经过我们大人的同意!
二蛋 小黑,你来干什么啊?
小黑 (机械地复读)二蛋,你好,我是瓜子,我得要告诉你件事,我居然没有中陷阱,可        能就是那野兔一家庇佑了我吧,看来以后就要多行善事!
        【小黑说完这些话,就飞走了,这是瓜子让小黑记下来的。
二蛋 看来,瓜子也没有挨打,老爸,你看见没,瓜子的爸爸也没有打他。
爸爸 哼,我跟瓜子他爸爸可都不是一个时代的,教育人的方法自然不同。
哥哥 (小声嘟囔)明明两个人就只是差了三岁而已,差别怎么这么大?
        【香蕉从干栏屋的梯子上爬了上来,小黑站在它的肩膀上,
香蕉 你们这里是在干什么呢?是在演戏吗?
二蛋 你有没有挨打啊?
香蕉 没有,我完好无损。
        【香蕉抬起胳膊,顺便摸了摸小黑。
二蛋 你还记得我们捕猎的事情吗?
小黑 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
        【二蛋扶着干栏屋的支架,忽然觉得小黑有点奇怪。
二蛋 为什么小黑总是说,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
香蕉 我不瞒你,其实小黑是不知道的,只是瓜子为了炫耀,就训练了小黑。不信,你随便用疑问的语气说出一句话,它的回答都是这句话。
小白 (略带嘲讽)咕咕。
香蕉 小白居然还会嘲讽人啊,怎么对小黑的敌意这么大?
           【二蛋看了看小白脸上的表情,低下头,用手撑着脸,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小白 (极其不屑)咕咕咕咕。
大黄 (极其不屑)汪汪汪汪。
二蛋 你们两个是真的变成好兄弟了啊,真是看错你们了,共同对敌啊。
哥哥 (嬉笑)香蕉,你不把瓜子的小黑给带回去吗?
二蛋 不,他可以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小黑会复读我们说出来的话。
小白 啸——
        【小白高高飞起,落到了香蕉的另外一边肩膀上,和小黑大眼瞪小眼。
爸爸 你们下一次,还想要出去打猎吗?
香蕉 想,绝对想,非常地想,极其地想。
二蛋 老爸,你是要带我们去打猎吗?
哥哥 (激将)你别想了,老爸怎么可能带你们两个出去打猎。
爸爸 你就不用那样激我了,我懂得,下一次出猎就带上你们。
二蛋 香蕉,你让小黑去把消息转告给瓜子吧,让他早点知道,也方便准备。
香蕉 小黑,开始录音模式。
小黑 好的主人,请录音。
二蛋 (低声)瓜子训练得可真好啊,居然学会了这样传话。
香蕉 瓜子,明天来二蛋家,二蛋他老爹要带我们出猎,记得通知一下你的父母,让他们不要担心,懂了吧。
           【小黑倒带着讯息退场。
哥哥 老爹,明天我们去哪里狩猎啊?
爸爸 去森林腹地,有意见吗?
哥哥 当然没有意见,明天就出发!
二蛋 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一点意见都没有,全听您指挥调遣。
爸爸 (清唱罗咧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呜-----喂!
    昨夜去巡岭,昨夜去打山,
    打一堆野鸡,打一堆兔子。
    野鸡与兔子,见到的有份,
    黎人也分得,汉人也分得。
    呜-----喂!
 
                       —— 幕 落
 

第四场

 
   【第二天的早上,阳光缭绕。
           【在森林腹地的一片灌木丛之中,有一个圆形的圈,被黄土埋没。而在一旁的一颗参天古木之上,五人二鸟一狗都在那上面,都在等候着猎物到来。
二蛋 (低声)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就这样等着吗?
爸爸 (小声)这一回,你们都给我憋住了,谁要是敢讲一句话,那我么的狩猎计划就泡汤了,你们也不想要让狩猎计划就这样被毁掉吧。
香蕉 (声音微小)叔,咱们黎族的狩猎陷阱就是那个圈吧?我想要下去,刚刚我没有仔细看,我想要去研究一下具体是怎么布置的。
爸爸 (低声)这片地界,动物随时都会来,你现在下去,或者是吓走动物,或者是被动物弄伤,所以你还是小心点吧,等猎物来了之后再仔细看。
二蛋 爸爸,我们现在就一直在这里潜伏着吗,我还想要正面捕猎呢!
爸爸 正面捕猎,你们的拳头能打碎熊掌吗?
瓜子 我们上一次捕猎都很轻松的,好像也不用这么紧张吧,叔,我们要不要下去再布置两个陷阱,这样的话范围能够更大一些。
爸爸 你们别以为到处都是小白兔给你们抓,到时候熊瞎子或者野山猪来了,你们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好好在这里待着,小白去外围巡游去了。
二蛋 那我要靠着大黄!
哥哥 二蛋,别弄出太大的动静。
香蕉 现在我们还是经验不足啊,以后得要多练练。
           【二蛋将隔了一个爸爸的大黄扒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还不忘趴在大黄身上。
大黄 汪呜——(这关我什么事,我做错了什么?)
哥哥 还是继续等吧,说不定过一小会儿就有猎物来了。
瓜子 (低声)你们快看,有野猪!
二蛋 在哪里?
           【顺着瓜子所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一头野猪正在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透过灌木丛的缝隙,看到了其中的果子。野猪进来了之后,忽然惊叫一声,紧接着,地面上烟云四起,一阵风声之后,就看到了在半空中的野猪,被五花大绑,并且还在嚎叫。
二蛋 哇,这么大一只野猪,丰收了!
哥哥 这一回,我们可以说是走了狗屎运了。
香蕉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野猪,难不成这只野猪是这座山的猪王!
瓜子 我爸爸抓到过的最大的野猪也比这只小了一圈。
爸爸 (骄傲)我们现在可是在森林腹地,野猪自然更大,更何况这可是二蛋他爷爷发明的陷阱,学习了他奶奶的编制技巧,捆得可紧实了。
大黄 (得意)汪汪汪汪汪汪汪!
二蛋 爸,这次布置陷阱他们也有功劳啊,我们还是按照分量分吧。
瓜子 叔叔,我们其实可以不用,我们就是帮了一点小忙,也不至于这样。
香蕉 对啊,我们也没出多少力,主要是这张网的功劳。
爸爸 算了,我们现在返回吧,我把这只野猪放到我们的车子上面去,到时候再给你们的爹。
【那只野猪的脑袋一扭,看向了旁边的灌木丛,眼中多了一抹急促。所有人都扭过脑袋,大黄最先窜入灌木丛中,叼出了五只小猪崽,排列在了众人眼前。
二蛋 爸爸,我们把这只母猪放了吧,它还有小宝宝呢。
爸爸 (心甘情愿)好吧,放就放,这是肯定要放走的,可惜了这一次我们做的陷阱。
瓜子 叔叔,别可惜了,我们再做一张不就成了。
二蛋 爸,你别忘了,爷爷发明的陷阱可以用很多次,我们这还是新编的呢!
爸爸 好,你们躲开,到树上去看着,在树枝上把缰绳打个结,把绳子伸下来就可以了。
           【一切准备就绪,爸爸一拉绳索,野猪就坠落在地。爸爸连忙抓住系在树枝上的绳子向上爬,才刚刚攀爬一下,绳子居然就断开了。他掉下去之后,掉到了野猪的獠牙之前,野猪只需要一抬头,它前方的这个人就可以命丧黄泉。
二蛋 (大喊)爸爸,你快躲开啊!
爸爸 算了,打猎了这么久,看来报应来了。
二蛋 太好了,野猪居然没有动!
香蕉 看那只野猪,它把脑袋扭过去了。
瓜子 不,那只野猪还离开了,叔叔你快点上来啊!
哥哥 爸,你快上来啊,野猪都走了,呆会儿熊瞎子来了怎么办!
           【二蛋睁开眼睛,已经看不到了野猪一家的身影,就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树枝上。看着他的爸爸爬了上来,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去。
爸爸 下一次可得把绳子系好了,还好这只野猪仁慈,懂得以德报德。
二蛋 (紧张)爸,我错了,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下次一定将绳子捆紧了。
爸爸 你以后还想犯?
二蛋 (慌张)以后也不犯了,再也不犯了。
爸爸 你们看见了吧,这就不像是你们的捕猎,是有性命危机的。
           【大黄就参透了一切,走到了爸爸身边,舔着爸爸的手。
哥哥 没事了,准备下一次的吧,重新将诱饵晒出来,都被野猪给压碎了。
瓜子 捕猎也太恐怖了,如果刚刚野猪将獠牙对准了我,我一定会吓死。
爸爸 不会吓死的,抱着平常的心态就可以了,实际上没那么恐怖
二蛋 对,你哪天到大黄面前躺下,并且把大黄想象成一只狗熊,就可以体会到了。
香蕉 (感慨)唉,为什么那么多民族的祖先都会留下那么多不成文的规定啊,并且还是那么危险的规定,这不是要让他们的子孙后辈陷入危难之中吗?
爸爸 臭小鬼,你要是敢把这话说给你爸听,你就看他不抽你!
香蕉 (措手不及)叔,你可千万别说啊,我就怕我爸把我困在陷阱里反思。
爸爸 身为一名猎人,勇敢和信心是最基本的东西。必须从小开始培养。
香蕉 好的,我和二蛋、瓜子一起努力。
二蛋 (窃窃私语)香蕉的爹也太心狠了,还好我没有得罪那些陷阱的机会。
爸爸 好样的,香蕉,加油。现在轻松一刻,我们一起来温习一点相关知识吧,好不好?
瓜子 好哇好哇。
香蕉 叔叔还是提问吗?
爸爸 公平起见,每人回答2个与捕猎有关的动物类型的问题。什么飞天还玩去?什么飞过再飞来?哥哥先答。
哥哥 这简单,爷爷早教过我们啦,燕子飞天还玩去,白鸽飞过再飞来。
爸爸 什么梳头不洗面?什么洗面不梳头?二蛋回答。
二蛋 这个也好答,马儿梳头不洗面?猫儿洗面不梳头。
爸爸 何脚落地成个字?何脚落地印莲花?请瓜子回答。
瓜子 (瓜子摸了一下头)鸡脚落地成个字,虎脚落地印莲花。
爸爸 瓜子好样的,香蕉回答下面的问题,什么头戴青丝帽?什么头戴牡丹花?
香蕉 公鸭头戴青丝帽,公,公,公鸡头戴牡丹花。叔叔,对了吧?
爸爸 不错不错,都对了,都不错。叔叔很高兴,下次再把渔网给你们用。
瓜子 是真的吗?
爸爸 假不了。
香蕉 叔叔拉个钩吧(把右手小拇指弯成了钩钩)
   【爸爸与香蕉拉完了钩,又与瓜子、哥哥、二蛋一一拉了钩。
爸爸 看谁今后第一次借渔网,还要加四道题抢答题,答错扣分。什么过江水不动?看见何人不叫声?开始抢答。
二蛋 这也不难,雁鹅过江水不动,看见客人不叫声。
爸爸 完全正确,再来第二道。什么带角到老死?老死何人得肉吃?开始抢答。
瓜子 牛儿带角到老死,老死世人得肉吃。
爸爸 太棒了,完全正确,再来第三道。什么飞来台上坐?头戴红红何样花?开始抢答。
哥哥 金壳飞来台上坐,头戴红红,头戴红红,头戴红红什么,头戴红红什么花呢?(两只手把脑袋都拍痛了)
爸爸 哥哥答错了,是牡丹花啊。最后一题,七鹰八鸟几个爪?百二猪儿几个蹄?开始抢答。
二蛋 我来答。七鹰八鸟百二爪,百二猪儿千九蹄。
爸爸  二蛋太棒了,答对二题,瓜子和香蕉大答对一题。二蛋冠军,二蛋先借渔网。
   【掌声中,大家都很开心。
瓜子 叔叔,我们现在还继续做什么呀?现在中午了,动物都不出来了吧。
爸爸 再过一小会儿,我们就到池子那边去布置陷阱去,你们都得要给我学好了啊。上一次你们布置的水下陷阱,二蛋他哥给我看过是什么样的了,你莫那样,一条鱼也抓不到。
二蛋 好的,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先去收了我们上一次在森林深处边缘布置的鱼网,方便待会儿再撒网一次!
爸爸 (清唱罗咧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呜-----喂!
    昨夜去巡岭,昨夜去打山,
    打一堆野鸡,打一堆兔子。
    野鸡与兔子,见到的有份,
    黎人也分得,汉人也分得。
    呜-----喂!
 
                            —— 幕 落
 
第五场
 
【红霞漫天的傍晚。
【一座湖泊映入众人的眼帘,这里依旧是森林腹地,这只不过是一座比较大的湖泊。这座湖泊的许多处,都有了一个陷阱,是一个鱼一进来就会出不去的陷阱。
二蛋 (焦急)爸,你这陷阱是要等多少百年才能来条鱼呀?
爸爸 你小子怎么说话的,现在都可以不等了,要不是为了让你们看到细节,我早回家了。
瓜子 叔叔,我们都记住了啊,现在我们去陆地上把陷阱放上去呗?
爸爸 孩子啊,你看那水下,那么多鱼群都在徘徊,就证明,这里的鱼都犹豫不决。如果我们现在动了,被察觉到不对,那我们就只能等到三天后来收鱼了。
二蛋 爸爸,这因为太久了吧,三天,鱼的记忆不是只有七秒吗?
爸爸 那都是假的,鱼的记忆要是只有七秒,那捕鱼不就太简单了吗?
香蕉 叔叔,难不成我们现在也没事可做?
爸爸 这大山上,有水的地方就有鱼,有鱼的地方怎么可能少的了熊这一类的生物。
哥哥 那我们就得要防备着点了,要是那一类的动物来了,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我们岂不就是要遭到那个动物的偷袭了。
二蛋 爸,我懂了,所以你刚刚才让我们往地上插了好几排尖尖的树枝。
爸爸 (没好气)知道了就得给我学着,打个结都差点把你爹害死。
香蕉 ……(笑)
瓜子 ……(笑)
二蛋 (大声)你们两个干什么,别看我爸动不动就说我。
二蛋 (小声)实际上是在褒奖我哩。
哥哥 你尽吹,连小白都不信你。
           【小白似乎早有准备,面对小主人看过来的目光,将翅膀展开,遮住嘴巴,露出一抹讥讽之意,丝毫不理会他小主人愤愤不平的眼神。
瓜子 (惊叫)快看,大鱼,大鱼,快过去,那鱼卡住了!
二蛋 哇,真的是一条大鱼,爸爸你快过来看!
香蕉 这条鱼不会是神仙下凡吧,怎么这么大,难不成是鲸鱼?
小黑 闲杂等人避开!
爸爸 小白,你先下去,别让鱼溜了。大黄,你也赶紧过去。
香蕉 哇塞,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鱼,足足有一米长了。
爸爸 (远远地喊)现在先把这条鱼给弄上来吧,它会把陷阱给冲断的。
瓜子 我爸爸钓的最大的一条鱼还没有这条鱼的一半大。
二蛋 先别说了,扯它的尾巴,把它给扯上来啊!
           【经过三人一狗齐心协力的拖拽,这条鱼总算是被扯上了岸,而爸爸也连忙从陷阱后面的树上赶到了这里,看着这条鱼,陷入了沉思。
二蛋 爹,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瓜子 不会是熊瞎子来了吧,那我们还不赶快到树上面去躲起来呀!
香蕉 (一脸凝重)我的直觉告诉我,肯定是不是人为的事情。
瓜子 不会又是那些不成文的规定了吧,那我们岂不是得不到这条鱼了?
二蛋 这条鱼这么大,那些规定也用不上啊。
哥哥 (略带遗憾)不,你们想错了,规则肯定用得上!
爸爸 (肯定)这条鱼,还没有成年!
瓜子 叔叔,怎么可能这条鱼都快要比我都大了!
香蕉 对啊,这么大的鱼,肯定都是一条千年老妖了吧。
二蛋 这条鱼的一片鳞片都有我的半个胳膊那么宽,难不成这条鱼的年龄冻结,只有体型能够变大,那这条鱼少说也要活了上百年了吧。
哥哥 小兄弟,你这就错了,鱼的体型可不是判定年龄的标准,种类才是。
瓜子 对,我就知道很多鱼,很老了也没我手掌那么大。
二蛋 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此话一出,三个孩子的目光都紧张兮兮地看向了哥哥,而哥哥也肯定了答案。
哥哥 放了吧,毕竟它还没有你们一半大,都算得上是你们的小弟弟了。
           【哥哥刚刚说完话,三个小孩连忙俯下身来,将那条大鱼推入了水中,并且目送它游走,还有一点小小的遗憾挂在脸上。
【小黑看了看那条鱼,似乎是不想要再看了,就扑扇着翅膀离开了。
爸爸 (满意)嗯,不错不错,你们以后可都要遵守这样的法则,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也是没有人特意规定的,却也是我们都必须知道的!
香蕉 好吧,叔叔,不过你到时候可是要证明,把一切都说出来,免得我老爸说我空手而归。
爸爸 这回,我就给你们做个证明吧,免得你们家的大人乱以为你们太无能了。
二蛋 爸爸,你知道那是什么鱼吗?
爸爸 不知道,可你爷爷在我小时候的时候,也困住过一条这个种类的鱼,可那条鱼足足有三米长,而那才是这种鱼的成年体。
瓜子 (大喊)小黑!小黑!
二蛋 瓜子,看来你家小黑并不如我家小白啊,还是我家小白好,不乱飞也不乱跑,遵守规矩,就是好!
香蕉 小黑估计是又离开了,瓜子,等小黑回来吧。
瓜子 二蛋,走着瞧吧,我以后一定会然个小黑跟着我。
瓜子 (做戏)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瓜子现在就很纳闷,别人家的两只宠物都在,自己家里的八哥又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说不定已经自己回家了。小白站立在爸爸的肩头上,正在和大黄打眼仗,它们两个刚刚又有了纠纷,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二蛋 那我们现在,是该回去了吗?
爸爸 现在不能直接回去,把我们之前设立在外围的树枝都拆掉。
哥哥 那,不会有动物跨越栏杆来吃这里捕获到的鱼吗?
二蛋 我估计我们以后来的时候并不会是丰收,而是一无所有。
爸爸 (安慰)没事的,我们就当做是送给那些动物了。
香蕉 二蛋,反正这本来就是大自然的生物,我们能一饱眼福就得要感谢大自然了。
二蛋 我又不是一定要……
爸爸 我们又没有到达那种没有饭吃的地步,不至于,动物能吃就让它们吃吧,现在就回家。
二蛋 得胜回朝了了了。我们来一个唱歌比赛吧。
瓜子 好的,我先唱(边往回走,边清唱四亲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咕噜噜,咕噜噜,
    挑箩挑网捉了鱼。
    水淹眉毛都不顾,
    只因好玩才捉鱼。
哥哥 (边往回走,边清唱四亲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我们背着装鱼筐,
    我们提着新渔网。
    站在河边定神望,
    看鱼究竟哪里藏。
香蕉 (边往回走,边清唱四亲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手举石头往下砸,
    鱼儿翻白漂水上。
    一块石头砸一条,
    百发百中赛猎枪。
二蛋 (边往回走,边清唱四亲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一堆瓦片河里飞,
    大片鱼儿着了慌。
    赶快撒开新渔网,
    鱼儿装了一筐筐。
爸爸 (边往回走,边清唱罗咧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呜-----喂!
    昨夜去巡岭,昨夜去打山,
    打一堆野鸡,打一堆兔子。
    野鸡与兔子,见到的有份,
    黎人也分得,汉人也分得。
    呜-----喂!
                           —— 幕 落
 
第六场
 
   【第三天的早上。
           【在船形屋内,三个人坐坐在三张小竹凳上。其中一个小孩正在逗弄着一条狗,而一只猎鹰则是站在一个竹架子上,扫视四周。
爸爸 过一段时间,我们再去打猎一次,以后都会带上你们。
二蛋 爸爸,我们这一次出去打猎,也啥都没有抓到,也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了吧。
哥哥 不,你想错了,我们并不是一无所获,只是物质上没有得到什么,那只野猪獠牙下放了人生路,难道不就是一种收获吗?
爸爸 这个观点我赞成,不过……(停顿)。
二蛋 老爸,不过什么?
爸爸 不过,下一次去森林,可能就不能带你们去了,但以后还可以带你们去。
哥哥 爸,为啥,一起去布置陷阱不是方便很多吗?
二蛋 对呀爸爸,你一带上我们。捕猎的猎物就个你之前的猎物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爸爸 我们最近发现偷猎者的踪迹越来越多了,很可能是盯上了这里的某种生物,一直在森林的腹地游荡,我们最近就组织了一支小队,要赶走他们。
二蛋 唉,早知道,我们就多停留一会儿了,说不定能遇到什么猎物呢!
爸爸 遇到什么猎物,都是上天的赏赐,我们只不过是这一次收到了上天的礼物罢了,我们将那些动物放走,就是最好的回馈。
二蛋 那,为什么我们还要遵守钓鱼人的法则呢?
爸爸 钓鱼人的法则,也是我们该遵守的规定中的一小部分,谁也不能违抗。
二蛋 真是奇怪,明明我们是要捕猎的,却还弄了这么多规定,这不是唱反调吗?
哥哥 这点我也清楚,但是你看大黄。
二蛋 小白也似乎是发现什么了。
大黄 (兴奋)汪汪汪,汪汪。
           【小白猛烈地扇着翅膀,振翅欲飞。
二蛋 爸爸,发生什么事了啊?
爸爸 似乎,是门外有东西,你们躲到柴屋后面去。
哥哥 你得小心点,到时候你得要快点删多卡,别把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爸爸拿起了猎枪,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边。而两个小孩则是拿着钢叉,站在了通往第二层楼的梯子上,紧张地注视着那扇门。
大黄 (兴奋)汪汪汪汪,汪汪!
爸爸 大黄这个样子明显不对啊,或许……门外的不是什么凶猛野兽,而是熟人?
二蛋 (远远地说)爸爸,你看小白,状态跟大黄完全不搭边啊,就是看到了敌人的样子。
哥哥 爸,你先别开门,我去楼上看一下,希望不是什么猛兽。
           【他到了房顶,从房子的屋檐上向下看,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身影,就是那个动物在用力敲门,从尾巴来看,那应该是一只野猪。
哥哥 (大喊)那是一只野猪!
二蛋 野猪怎么会到这里来啊,不应该在森林腹地吗?
爸爸 或许,是那只野猪有什么事,让它进来吧。
二蛋 这只野猪肯定是来找我们的,上次就有一只生病的羚羊来找到过我们,就是为了治病!
爸爸 我开门了,你们准备好逃,要么就停下。
           【爸爸打开门,野猪没有冲进来首先探进来脑袋,接着再慢慢走了进来,而它的身边还有五只小猪崽,也怯生生地将脑袋伸了进来。
二蛋 爸爸,它的背上有一道伤口。
哥哥 我去拿医药箱来,你先别激怒了野猪。
           【哥哥退场。
           【爸爸在野猪面前放了两盆水,就等待哥哥把医药箱拿来。
爸爸 二蛋,懂了吧?
二蛋 懂了啥?
爸爸 我们上次放走了这只野猪,而这只野猪也相信我们,认为我们不会伤害它,这就是我们的收获,什么一无所获。
二蛋 爸爸,我想要摸摸一小猪崽诶,比我们家大黄还要可爱!
【大黄又不屑又嫉妒地打了个响鼻,没有再看这里。
           【二蛋小心地走向了野猪,而野猪没动。二蛋探手要去摸小猪崽,那只野猪忽然转身,鼻子里喷着粗气。
二蛋 明明没有相信,我想要摸一摸小猪崽都不给,坏野猪。
野猪 (威胁)咕噜噜噜——
爸爸 如果,它现在想要伤害你,我肯定也不让啊!
二蛋 (垂头丧气)好吧,下次我一定要摸个够,我可是没有一点敌意的啊。
           【哥哥从门后进场。
哥哥 医药箱拿来了,干净给野猪涂上药吧,它现在还在流血呢!
二蛋 野猪好像很安静啊,这伤口似乎是人为的。
哥哥 应该就是那些可恶的偷猎者了,他们总是会不遵循我们先祖留下来的法则,坐着那些废铁汽车,来我们林中偷猎。
爸爸 不能这么说,在城市之中,那些真正勤奋努力的人坐的汽车,可不能说是废铁,而是钢铁。可是那些不遵循森林神的规则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怎么能这样!
哥哥 好吧,还是继续给野猪疗伤吧。
大黄 汪汪,汪汪汪,汪汪!
二蛋 大黄,它们现在是朋友,记住不要伤害它们,学习一下小白。
爸爸 明天,我就去找瓜子和香蕉的父亲,一起去惩戒那些来偷猎的人。
二蛋 注意安全。
哥哥 注意安全。
           【大黄走到了野猪的身边,那只野猪低声叫了两声。而大黄忽然开始舔舐起野猪的伤口,看来是想要在没有抹上药膏的地方自己治疗一下。
二蛋 大黄,干的漂亮,以后你也得要这样。
大黄 (开心)汪汪!
二蛋 哦,下次一定奖励给你兔子腿。
哥哥 (一脸忧愁)希望它的伤快点好起来,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真怕那些偷猎者来了,将这只野猪给抓走了。
爸爸 来了又能怎样,我照样能对付,况且附近还有陷阱,那些新来的偷猎者是不知道路线的,不用担心,他们或许进不来这里。
二蛋 那我们以后该怎么打猎?
哥哥 也是,打猎的时候要是碰到了那些逍遥法外的偷猎者就麻烦了,听说偷猎者经常将发现他们偷猎的人一起杀死。
爸爸 我带上小白出去打猎就行了,大黄留下来陪你们,你们遇到陌生人就从地洞或者后门跑,去瓜子或者香蕉的家里,如果你们要走,记得把卡在大门里的绳子抽出来、
二蛋 爸爸,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爸爸 把小黑喜欢的那几颗果子拿出来挤碎,放到房顶上去,记得要顺着瓜子的家。
哥哥 哦对了,小黑是会录音的呀,我现在才想到。
爸爸 (清唱罗咧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呜-----喂!
   昨夜去巡岭,昨夜去打山,
   打一堆野鸡,打一堆兔子。
   野鸡与兔子,见到的有份,
   黎人也分得,汉人也分得。
   呜-----喂!                                                                    
 —— 幕 落
 
     尾声
   【两周后的周末。放猪归山的日子到了。
【在森林的腹地,二蛋和哥哥、爸爸三个人目送野猪一家六口渐行渐远,心中却还有一块大石头没落下来,这让他们十分担忧。
哥哥 说实话,现在还真的有些舍不得它们离开了,但还是必须得要告别啊。
爸爸 舍不得也得要舍得,这是必须的,二蛋也给我记住了。
二蛋 (不满)为什么要舍不得也要舍得?
爸爸 毕竟那是野猪,它们是来自大森林的,就不能进入人类的社会之中。
二蛋 以后,它们会生活得好吗?
哥哥 会生活的好的。
二蛋 意思就是说,我们以后就不用照顾它们了?
哥哥 就是这个意思
二蛋 唉,我以后再也没有办法摸到可爱的小猪崽了,可惜啊。
爸爸 看着它们离开吧,至少相识一场,要有目送礼。
二蛋 爸爸,你说以后野猪一家还会找上门来吗?
爸爸 这个就不好说了,如果有什么困难或者是想我们了,也有可能会来吧。
二蛋 唉,说走就走,居然都没有一点感激,我们照顾了它们那么久,它们居然也不留一会儿,我还没有摸小猪仔摸够呢!
哥哥 可别这样讲,大山林中才是它们真正的家,我们居住的地方不可能适合它们居住。
二蛋 我也知道,但我还是有些舍不得,我才刚刚和一只小猪崽互相认识,结果它们就要走了,友谊的小船就这样倾覆了呀。
爸爸 别这样想了,回家吧,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再去关心别人。
二蛋 那那些偷猎者还会伤害野猪一家吗?
爸爸 再也不会了,也不敢了。
爸爸 (清唱罗咧调,浓郁的黎族风情)
呜-----喂!
   昨夜去巡岭,昨夜去打山,
   打一堆野鸡,打一堆兔子。
   野鸡与兔子,见到的有份,
   黎人也分得,汉人也分得。
   呜-----喂!                     
 
              —— 幕徐徐落。全剧终
   【音乐起】

2020.9.2-5
 
简介
黄海: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口中学初一学生。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华语诗学会会员, 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小学生作家分会主席。有5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绿风、扬子江、台湾秋水、西湖、海燕、千高原、青年文学家、重庆诗刊、四川诗歌、中文自修、海外文摘、作家天地等文学杂志和中国青年作家报、语文导报、金融时报、文艺报、华声晨报等。中国作家网等发表诗文千余篇首。已发表长篇《慕辰游》、《我是猫》、出版万行诗集《黄海诗四百》。中国作协《文艺报》半版重推组诗、《西湖》两期重推四篇小说、《振风》推出6篇小说、《当代教育》发700行长诗、《华星诗谈报》和《世界日报》等整版刊发诗歌。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选》、《中国当代诗歌选本》等数十个选本。获《诗刊》征文少年组铜奖、中国诗歌艺术少年奖、2019上海儿童文学原创征文学生组一等奖、第七届中国儿童诗歌大赛二等奖、世界报诗词大赛一等奖、第三届“平乡好人杯”华语诗歌奖、2020中国首届汨罗文学奖等。《海华都市报》连载长篇《我是猫》、中篇《暹罗山》、4000长诗《释迦摩尼》及历史长诗近百万字作品。微信13876380076。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散文8篇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 “《天津诗人》交由中

    据悉,《天津诗人》是2011年1月在天津创刊的诗歌读本,虽以地域命名,但超越地域,全
  • 上海临港新片区的诗意

    2020年9月24日至26日,在临港新片区成立一周年之际,临港新片区管委会邀请全国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