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河北诗人青山雪儿诗集《隐形符号》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20-09-25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协会员、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张况评论作品选。
 

 
  诗歌是通往抒情高地的路由器,时间的网线一旦从某个节点顺利接通心灵,可心的文字就会像醴泉一样汩汩流淌到你目光所能企及的界面,诗意所呈现出来的内涵,往往能润泽你想象所能抵达的每一个空间。
  诗歌的精神属性显而易见。诗歌本身就是精神磁波,其含义是回音式的。也许,对于一个“文明化”程度较高的诗人来说,最有趣的事情是沿着光线走来走去。有空写点温润的文字,没事敲敲轻快的键盘,得暇约三五诗友谈谈诗歌,我想这无疑是天底下最幸福、最惬意的事情。
  缘于友谊与信任,河北诗人青山雪儿在她第三部诗集即将付梓之际,嘱我为之作序。作为同道和好友,我为她高兴,也乐意为之。
  其实,写序是件难事,尤其是为女诗人写序。主要难在既要通读盖着女性温柔烙印的文本,认真理解女作者细腻的写作意图、羞涩的行文技巧、含蓄的文字表达,又要善于发现其中若隐若现的亮点,得出缜密的审美结论,最后再有一说一点五,有二说三四五,好处必需说好,欠佳的地方尽量点到为止,委婉处置,甚或压住喉管,干脆不提。
  前前后后该是为全国近200位诗人的作品集写过序的。感觉写序确是一门考人的活!
  不知为何,读青山雪儿的作品,为她写序,我却变得异常轻松。具体的“临床症状”是:神志格外清醒,呼吸完全自主,血压十分正常,心情非常舒泰,通身充满活力。精神共文字一体,肉身与快感齐飞,没有任何压力,全无半点羁绊,甚至完全屏蔽了彼此的性别,断然没有了上一自然段所述的种种顾虑。
  哎呀,这也算个例外吧?大抵写序也讲点“缘分”,也有取巧的方法,关键在于你为什么样的人写,你面对的是兄弟般省略了客套的朋友?还是温室鲜花般难于伺候的别的什么物种。这年头,满街都是带货逐利的食色男女,举目不少恩将仇报、自我感觉良好的二货劣流。青山雪儿虽系女儿之身,但颇具男儿气概、丈夫豪情,且能于浊水中独善其身,与诗为伴,积极追寻高贵的诗性精神,这显得非常难得。
  青山雪儿是一位兄弟级别又颇具涵养的诗人了。她讲孝道,重精神,写率性文字。不矫饰不作态的女诗人这年头是愈发少了,滥竽充数、以色谋诗侍文的假货太多了。翻开刊物,无论官刊民刊,不是“女神”,就是“红颜”;打开微信,无论白天黑夜,不是“通才”,就是“大咖”。煞是热闹,却并不好玩!幸亏我大概还知道这些“女神”、“红颜”、“通才”、“大咖”们的斤两,知道她们也食人间烟火,也恋爱也结婚也生子。否则,真弄得你无法判断天上人间今夕何夕究竟是人是鬼、是神是仙。老夫的一家之言是:诗歌其实没那么玄乎,女诗人也不是个个都高大上!
  既然为诗集作序,也就不能免俗的要为诗人说几句话。关于青山雪儿诗歌的评判,我就举两个例子吧。
 
“寒于水的冰雪
终将融于水
而水是有骨头的
每一滴水站起来
都是一颗星
我今晚看到的
是满天繁星”
(《每一滴水站起来都是一颗星》) 
 
  青山雪儿的诗,一如她的名字,干净,简洁,理性,直指要害。句子不长,内容精炼,如同一件精致的石湾陶、景德瓷,看上去虽不十分抢眼,沉稳得没啥声息,但却令人过目难忘。这首诗沉甸甸的份量摆在那呢,我看不到半句多余的废话,只从一滴水中发现了水的骨头,掂量出了星星的前世今生。
 
“大雪纷飞
大雪纷飞
一条路
比雪更纯粹的躯体
它的火焰在两头燃烧
而明亮的鸟
飞着
在雪地上没有根”
(《在燃烧的路上》)
 
  雪并非稀罕之物,但青山雪儿却无数次的写到雪。看得出来,她是个喜欢雪的诗人。否则也不会给自己取笔名时植入无根之“雪”了。据说她的二胎叫小雪,猜想一胎是不是叫大雪。如果还有三胎四胎,猜想,一准也叫三雪四雪。如此钟情于雪的人,雪自然就成了她生命中的关键词,而她的内心,也一定有某种拒绝与世俗合作的“洁癖”。这首诗静极而动,以距离之美塑造遥远的逻辑关系。先是雪,继而是内心的火焰、明亮的鸟,最后是升华了的哲理。多精准的内涵啊!一位诗人,她能听见生命的响动,能拨动时间的弦,能弹奏出哲理冷静的清音,这是很难得的。对于世俗而言,多数人也许只关心出现了什么,而漠然于失去了什么。但对于生命意识觉醒了的诗人而言,她(他)也许更应该关注世界在此刻产生的每一个细微变化。比如,此刻什么东西正在诞生,什么事物正在消失。
  说到生命意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2015年冬天的某个清晨,我正以120公里的时速试图与一顿早餐实现无缝对接。孰料我的非日系座驾瞬间被一段低沉的抽泣熔断了速度。青山雪儿在电话里沉痛地告知我,几天前还有说有笑的母亲,昨晚突然间说没就没了。接着就是沉默,弄得我以为她伤心得挂电话了呢。半晌又跟无事人似的亮着小嗓门说:生命就是这么脆弱,你也该照顾好自己的父母亲。
  多细心的好人啊!猜想她一定很孝顺她的母亲。我这人口拙,一时不知怎么安慰她才好。忽又想到自己母亲不在身边早餐无着的窘境。霎时有一种打翻五味瓶的苍凉感觉。我自忖自己对生命的认知觉醒得并不算晚。可是对于亲情和爱,我却无法述说内心的隐忧与惶恐。早餐有一顿没一顿没关系,可吃可不吃,喝粥炒粉也悉随尊便,可亲情呢?可以选择吗?
  绿灯停,红灯行。我这是彻底犯迷糊了。还好捷达性能奇佳,我这才躲过了一劫。
  警察将我截住,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好说:罚款扣分事小。要是把那位母亲撞坏了,旁边的孩子该怎么办?你帮她养?还是你送他上学?
  我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沁着冷汗,脊背拔凉拔凉的。我在为自己的心不在焉感到深深的惭愧。
  青山雪儿没错,警察叔叔说得也对。恨只恨我自己看得太近又想得太远。还好大人小孩都没事,自行车也没受伤。安慰几句,赶紧低头认错、道歉、悔罪。
  半晌回过神来,打着火,脚抖得厉害,自信心瞬间归零。赶紧埋下头来,再次辨认,哪是刹车,哪是油门。
  非自动档的“文物”,死火两次也属正常。只是可惜了一顿到口的早餐!饿着清醒,饿死活该!
  思维有些乱,这序似乎有点写不下去了。
  搁笔吧。青山雪儿是个通情达理的诗人,她能理解一个儿子对于母亲和早餐的依赖。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2016年6月1日 深夜
简介
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书法家,1971年生,广东五华潭下南华村人。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史诗三部曲《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等31部,主编诗文选30部,获2018年度十佳华语诗人奖、2019年郭小川诗歌奖,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业余工书法,中国硬笔书协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广东省硬笔书协副主席,现居广东佛山。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