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组诗)

作者:原野牧夫 | 来源:中诗网 | 2020-11-04 | 阅读: 次    

  导读:著名诗人原野牧夫诗歌作品选。


早上台风从远处彼岸进入南海

这清早台风
像受惊的画眉就落在指尖。朝我鸣啾
而我轻轻把南海煮沸在紫砂壶里
远远而至猎庄雾中的森林在头顶上横飞
雨水乱乱浮上几片野生青叶

你说过第一遍茶水
是断不能喝的
我多次把它从壶嘴上过滤,清洗昨晚的茶杯
还有许多尘土和夏天极端空气
风云残卷。八百里烽烟全部逐水低处流走
刚刚滤下第二遍,就像头条中国新闻
清香沁目

卷土重来的狂风。像从高雄金门
掀起千丈海涛
此刻
你须把剑放下,把小小茶杯
端在手上
隔着杯身的明朝永乐青瓷上兰草
断不了是半场棋局

孰赢孰输早就
不比一缕茶香亲近。谈笑指间
比这重要的当然不是画眉的泣血啼声
是我
唇上,将胜局谋定


一只陶罐

这整个下午都是属于你,都是
阳光灿烂。看不到金戈铁马
旌旗边千里烟尘
烟波浩渺之外,你缓缓伫立大洋彼岸边
迎我

我捧起海水仔细看,如何擦洗前世今生
你千年的忧伤,无法收拢阳光的日子
只有潮起潮落时,看你紧紧捂住
贴近内心弥合的道道伤口,还有我的
心由滚烫到冷,由冷
再到滚烫的海洋
朝你我一遍遍涌来,头顶堆积雪花

说你是南海的一只陶罐。说是古老中国
一个朝代遗落海底,是当年郑和
一个个船队下西洋遇到风暴途经这里
而你只默默守住海底秘密,守住这半片江山
只听波涛汹涌,千帆过尽
与你体内弹奏多年的声音,在上空
琴瑟和鸣

我知道这个下午适合思念。但拒绝思念
只想你在我迷失的疆域,轻手抚摸
生怕碰落那半缕指温和满身尘泥
你从不用绝望拍打翅膀,却让海水
为我午后缓缓苏醒守口如瓶


读史

我的祖先把你生在自己的祖国
忍不住落下双脚在翻过去
那一页风云上停留
你看我像一个醉鬼喝成酩酊
深夜跌撞在这半行诗句,一醉千年

不愿苏醒。再把眼睛擦亮
不小心也把一些屈辱的泪擦干
不想屈尊的身子
却总是要将腰杆站直,目光如炬
揭竿烧毁那一个个敌人的城楼。厮杀呐喊
再把王朝更替的旗插在都城
让百姓再次卑躬屈膝磕首感恩

多少回反反复复。变换江山
帝王时代
你看我总是胸怀天下。而天下苍生
有多少疾苦却是看不见我
弯弯曲曲的样子,最后
那一次,弯腰下去
才归化自己做个臣民。不再匍伏在地

翻新历史是多少人间烟火。而烟尘千里
我看不见自己的双眼
我是从祖先代代传承的族谱上查找到
自己不负血脉相连的根
扎在苍穹之下。不问苍天


芸娘

这不是在姑苏城里,没有车水马龙
芸娘你听
不远处的流水。还有落花
竹篱下边的虫声四起
就想与你月光对酌。把盏秋风

我已经回到乾隆年间,但不是穿越过往
幕僚生涯
瞧我这身粗布长衫还是去年冬天你亲手缝的
上面扎破手指的血迹已经看不见
月光今晚凌乱了我的病榻
你不知道
你走后我咳嗽多年

人群接踵的喧嚣日子早就不再
断不会再有
膏梁锦绣,珠围翠绕
只记得跟你相约生生世世,布衣素食
巷角街下我
可以摆下小小画摊,起早贪黑
入夜与你挤坐石椅共赏桂花

浮生六记。我并不落魄
你知道我生来贪图诗书田园,不求顶戴花翎
只喜欢你报声酒温饭熟。再多些散漫时光
虽生在王朝
却绝不做顶礼膜拜的人


天下

马背上我仰面不负苍生。独负你
笔下安睡
五千年风云江山,九万里鹏举天地
转身入世,今天我匍伏在这里
绝不做一日你的王朝谋臣

我一介麻鞋布衣,羽扇绾巾
横坐在马背,曾是你昨晚突围
旗下勇冠三军的王臣
但手不握一兵一卒。厮杀疆域
全都靠八百蝼蚁文字家丁纵横奔袭
攻城
掠地

山为经,海
做纬
我不看朝天烽烟,也不问
夜间海啸,但
却坐海观涛,望山拨云
半卷竹简诗书
枕在水月镜花。一朝泼墨天下

最后蘸青,藏笔于长空飞雪
纤纤指间千山万水,只不贪图
星光日月。弄琴虚幻人间
怎问苍茫大地,你这千古江山
泪中摧折过多少风流人物


告别大师

遥遥望着我
那是荆楚屈子站在那里,一些土著方言
看起来比我今天衣着光鲜
而我依旧是脚踏木屐
只为脚下这条千年石街,身后响起

我远远看到那古石板缝间的草尖
枯萎多年
又长出一些青青诗句。阳光棱角分明
蒲草在身后抖动早上的露珠
你会看到风在吹动我
穿越唐宋年间的时髦长衫,我的
绝句消逝在桥头

从桥的这头,再到
桥的那头我
只身穿着谪仙长衫,脚踏东坡木屐
你必定看不到我
易安居士手握千年诗经长卷刚刚走过
身后这大唐古街,花间宋词
像青草一样在帘边抖动,抖落晓风残月

最后站在这里,你
面朝我
让长风扶起眼底的目光,从桥头到街尾
把头顶宇宙星星的光芒全部
一手掐熄


画眉

只隔一江春水
我的窗是
一帘  鸟声四起
由远而近划伤天空的黎明
而我的天空是安静的

天未亮我看不清画眉的翅膀
沿岸的水
悄悄划开江面
你的江已经割据成为海峡
而我的两岸
忽然拉开
是一片战火恣肆汪洋

我的画眉仍在窗前
一遍遍求欢
这世间少有的爱情精灵
总是守在巢穴
但你的箭矢和子弹在飞
森林划过
呼啸而来的风

人类的嗅觉终究抵不过
画眉嗓子的警觉
我伏在枕上

是一阵高过一阵的啼鸣。为你泣血


海上阅兵

早上的风吹过。太阳就在我的头顶
我的双脚踏在南海,我的眼睛
一直没有离开过千军万马
浪花,击打着这汹涌澎湃的日子
竖起一面面旌旗

遍插西沙,南沙和中沙东沙,每一个群岛
都有祖宗留下来的脚印,还有他们的躯体
遗留下的千年不腐的气息和骸骨
我们的目光生长在大海之上。万顷
波涛之下
那一艘又一艘潜艇,水下是他们永不被打捞的
钢铁脊梁铸成的万里长城

他们心中呐喊的声音,刚刚穿越蓝天
有如一只只舰载战机呼啸而过
令敌人胆颤心惊。强弩齐发
射向一切豺狼虎豹。烽烟四起时
我们终于看到一艘大船和伟大的舵手
用望远镜扫视所有来犯之敌
身边站着训练有素的士兵

他们凝望着辽宁舰的上空。这是中国领土
让每一个子孙都记住今天
阳光灿烂。渔民们开始自由撒网
让所有沉没的暗礁变成绿岛,连同太平洋的出口
跟印度洋的归帆,每一个日子都在扬眉吐气


 
简介
原野牧夫(1965—— ),原名张雁,字祖豪,号明清居士,湖南郴州人。21世纪汉诗复兴•新汉诗运动倡导发起人、重要代表诗人,新汉诗理论奠基人。独创二十四行新汉诗诗体,人称“牧夫体”。自诩一个诗歌荒原上的自由牧放者,甘于做孤往独来的诗歌王子。从八岁开始写作,有着数十年的诗龄,却与功利化、权欲化、庸俗化的当下诗坛,始终保持一定距离。迄今写有两千多首诗,其临屏诗作《爱情和麦子一起成熟》被选入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学教材《文学欣赏》及大学语文教程,与《七月流火》同被选入中学语文辅导教材《中学生作文指导》及语文教师工具书、国学研究等,后来又被美国文学院中文部选为2014年IBDP中文A文学课程考试试题并编选入相关中文国际教科书。同时,他著有《新汉诗理论与漫谈》,将意境美、含蓄美、张力美作为新汉诗三大基本审美原则,创立新汉诗理论框架体系,为新汉诗崛起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