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老故事(7首)

作者:司汉科 | 来源:中诗网 | 2021-02-20 | 阅读: 次    

  导读:故乡是一首歌,一壶酒,一段弥久沉香的回忆.........


 
  老 钟
 
它忠实的像个幺饼
不知疲倦地划着船
父亲每晚上给钟拧劲
这个船永远靠不了岸
 
 
  日 历
 
每年父亲都买一本日历
我说,手机时代
老黄历了
父亲不听,依旧是
一页页撕
撕前都细细读一遍
嘴上还嘟囔着
嗨,又过了一日
 
 
  手 巾
 
我们的毛巾都用几茬了
父亲的毛巾成了一面舞动的鱼皮
依旧挂在门后的木头架子上
这块风干的鱼皮
鱼鳞早就变成了光板
我 们一换新的,父亲就生气
父亲说,皮实,用习惯了
 
 
  烧 炕
 
在连队住平房的年代
最怕冬天的早晨
冷得踏被窝不起炕
炕越捂越凉
眼眉结成窗花
父亲总是第一个起来
把炕烘出温度
把孩子们的棉裤烙热
才一一喊起
这时,父亲总把熊猫牌戏匣子拧开
东方红,太阳升
 
 
  炕 桌
 
开饭了。
父亲磨磨蹭蹭,总是最后一个上桌
炕桌不大,磨得锃亮
父亲母亲把炕沿,坐车头
妹妹弟弟坐车厢
我和大姐坐车尾
一锅炖菜,早吃早得
等孩子们吃完了
父亲总是喝汤
弟妹们吃得快,一噗噜下炕了
大姐勤快,负责捡碗筷
父亲总是不下桌
一个人沏一壶水,慢慢 地喝着
 
 
  窗 花
 
小时候的窗花总是童话的世界
小鹿箭一样,小鸟依人的样子
七叉驯鹿和它的驯鹿人
白雪公主,七个小矮人
孩子们还没起床,就捂上小手丫
吻上小唇印
阳光也亲吻着玻璃
窗花无奈,布帘子一样地落泪
不一会,窗花跑成冰排
直流而下
奔向远方
 
 
  戏匣子
 
那个时候,
我家唯一的大件是熊猫牌戏匣子
晚饭后,天一摸黑
父亲就点起了马提灯
孩子们围着大头熊猫
听着孙敬修爷爷讲故事
那个时候没有大事
除了弹琉琉,滚鸟,扇啪叽
就是听戏匣子
2020.12.21
简介
司汉科,黑龙江日报高级记者。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摄影家协会会员。出版长篇小说《父亲的战车》、新闻作品集《记者的眼睛》、五大连池主题摄影《火山之灵》、诗集《生命之约》、文学评论《新写实小说论》等10多部作品和专著。“百年新诗,放歌黑河”世界华文诗歌大赛组委会副主任,执行秘书长、评委,2017年度黑龙江十大微信诗人策划人,评委。自媒体《汉科阅读》《今日头条》原创作家。
责任编辑: 海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关于......(8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