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施浩、彭戈的诗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20-06-2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诗歌评论家长安瘦马经典诗歌评读。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出版专著有:《施浩诗选》、《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失》、《音乐之旅》。作品《敦煌》曾获江西谷雨文学奖,海燕桂冠诗人奖和海燕2019年度诗歌奖。曾在《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诗刊》《草堂》《诗潮》《诗歌报月刊》《星星诗刊》《中国诗人》《上海诗人》《深圳诗刊》等文学刊物发表大量诗歌,主编《世纪末中国当代诗选》《中国当代最新诗潮》等。现任深圳市电子装备产业协会会长、深圳市智能装备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系《深圳诗歌》主编。

稻草人的故事
 
秋分时刻
我们都很小
我们在稻场上玩戏
比我们更小的妹妹
赤脚站在稻场中间
我们仿照她的模样
扎成稻草人  然后
在五厘田之外
用芒草制成箭  射中她的胃
 
妹妹远远倒下   秋分时刻
 
妹妹嫁给一座小山冈
山后面是山
妹妹便抱着一棵榕树
站在荒凉的山冈上
猫鹰也常常在家门口叫她名字
小妹小妹小妹
小妹!
你走以后
我的小屋落满灰尘
到了秋节
我又想起大地丰收后黄昏景色
农家的灯盏依依亮起
我们作为孩童
抱着冬天的大雪和春天的雨水
在母亲堆满了粮食的家中
我们扎的那个稻草姑娘
一个人站在田野上
想明年的农事
一夜没有睡去
 
长安瘦马:
 
  读诗,开始是逐字逐句的读,渐渐地不再觉得自己是在读一首诗了,而是沉入进去,让自己也成为了诗歌的一部分,在诗歌的情境里扮演一道风景甚至自己就是诗歌的主角。这种阅读的结果不是鹊巢鸠占,而是诗歌、诗人、读者三位一体的最佳境界,这种阅读的境界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文本的高度决定你阅读的高度,可遇而不可求。
  遇到施浩的这首《稻草人的故事》是一个偶然,从题目上看我还以为是一首具有浪漫风格的小情调的诗歌,阅读后发现这是一首信息量巨大的、情感丰富多极的、幸福与悲伤并行的、给人巨大心灵震撼的诗歌。
  乡土的、乡情的、童年的、现在的、真实的、虚幻的、熟悉的、陌生的,这婆娑世界带给我们的“悲欣交集”与其说是苦难不如说是积淀,半生积淀下来,那些苦难会变成盐,变成我们人生不可缺少的味道和养分。从这首诗里,我似乎看到了施浩童年的生活真实,而施浩用诗歌表述出来的却是亦真亦幻的场景,稻草人作为诗歌意象多重的的出现,使诗歌具有了神性的韵味。
  小妹——稻草人——小妹——稻草人,诗歌就这样次第回旋着展开,每一次的展开似乎都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只不过这故事被施浩神性魔幻的笔隐藏了他的主观色彩。百转柔肠也好,撕心裂肺也好,此时诗人就像个镜外之人,看着镜中的景象,那些场景是他曾经的生活,他的童年就在里面,但是此时似乎已经与他无关了,这就使诗歌进入到了一个超验的境界,“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读到此,我得赶紧从施浩的《稻草人的故事》这首诗里出来,沉浸久了,我怕纠结在“小妹”意象的凄凉中伤感了思绪,我怕会陷入施浩为什么把稻草人和小妹联系到一起的偏执追踪之中而不能自拔。这是一首有故事的诗歌,而诗歌的故事不仅仅是为了讲故事,诗歌的故事是为了创造情境,显然,施浩就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
 
  2020年6月18日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出版非虚构作品十一部。在《星星》《海燕》《汉诗》《诗潮》《绿风》《诗歌月刊》等发表作品若干。系《深圳诗歌》副主编,现居深圳。

在乡下钓鱼
                     
去往池塘的路被茅草覆盖
池塘被水藻覆盖
我找不到一块可以安放浮漂的地方
坐在池塘边
风送来母亲的呼唤
这久违的声音让我想不起来是在哪里
我被往事覆盖
 
这样的守候
如同河水迷恋深潭
野花立于墙隅
草垛蹬在晒场边
不见了的亲人藏在草绿间
 
还能做点什么
我被重重的心事覆盖
 
长安瘦马: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诗歌的内涵是静止的,无论文本是多么的深邃悠远、多么的大潮或者暗流在涌动,诗歌的本身就像一幅画,已经挂在墙上了,诗歌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诗歌的外延还在不断延续,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人,不同的心境,会因为一首诗不经意间就打开了读者的心门、激活了读者潜伏在大脑深处的记忆。
  读罢彭戈的《在乡下钓鱼》这首短诗,在不及细品甚至是在走马观花的情况下,我的耳边竟然回想起罗大佑的那首叫做《鹿港小镇》的老歌,我的嘴巴竟然哼出了“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这句歌词。诗歌的张力不仅在诗歌里面,也在诗歌的外面保持、延续着着旺盛的火种和生命力。
  显然,彭戈的这首小诗是在追抚渐行渐远的故乡,此时的故乡不再是儿时的模样,这是当下一种普遍的社会现实,往大了说,这是农耕文明被工业化文明的挤占,往细微了说,反映了在这种社会现实下一代人的茫然和失落。不用往上追溯多长时间,每个人都是从乡村走出来的,血脉里的土地和故乡情结让我们欣欣向荣又怅然若失,这已经是个共性的事情。
  作为诗人,作为一首诗,彭戈的点落在《在故乡钓鱼》,落在“覆盖”这个关键词上,“路被茅草覆盖”、“ 池塘被水藻覆盖”、“ 我被往事覆盖”、“我被重重的心事覆盖”,由此引出母亲的呼唤、亲人的容颜、故乡的风貌,故乡已经让“我找不到一块可以安放浮漂的地方”。应该说,当下这类题材的诗歌很多,但是,诗歌有些时候不是要比别人写得有多么好,而是要跟别人写得不一样,彭戈的这首《在故乡钓鱼》最大的特点就是细腻真挚,他通过“覆盖”这个关键词,一咏三叹地追惜了往事,这就增加情感的浓度,读来,于无声处恍然若失。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阅读彭戈的这首诗的时候耳边总是传来罗大佑的那首歌,“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或许,一个艺术就是另一个艺术的入口,此刻,彭戈这首《在故乡钓鱼》做了我的引信,打开了我尘封的记忆,让我也想起了自己渐行渐远的故乡。
 
  2020年6月20日
简介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现居西安。有诗歌和诗歌评论在文学刊物发表,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著有诗集《你的影子》。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