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用诗歌的热度温暖一切

——崔完生诗歌简读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9-12-25 | 阅读: 次    

  导读:说到底,诗歌的两大要素就是思想和语言,而取决于思想和语言的便是诗人的性情和胸襟,从崔完生的诗歌中可以看出他视野与胸襟的广阔和纯净。诗人永远是个孩子,永远保持着热烈和天真,即使再冰冷,诗人也会用诗歌的热度温暖一切,因为他希望一切美好!
 

  崔完生是我熟悉的一位诗人,他谦和、豪爽、正直、幽默的品格比他的诗歌更让朋友们喜欢。喜欢他的人,就更关注他的诗,崔完生诗歌创作成绩斐然,在当代诗坛具有一定的影响和读者受众。读他的诗,品他的人,他的诗格和人格是统一的,他在纷纭的诗歌和外部环境中始终坚持自己的操守,不为世俗的喧嚣所利诱,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在诗歌里进行灵魂的修为,就诗歌而言,无论他进行何种题材的诗歌创作,他的创作态度都是纯粹、真诚的,正是这种纯粹和真诚,使他的诗歌内在的美和外在的美得到了高度的统一,并形成了博古通今、纵横捭阖、空灵俊秀的艺术风格。下面就崔完生诗歌创作的两个方面,我谈一下自己粗浅的看法。

  一、 把硬朗的工业诗歌化为灵动、深邃的诗行。我们知道,崔完生工作于石油系统,得天独厚,他抒写了大量的讴歌咏叹石油方面的诗,从采油工人到石油的渊源等等,可以说几乎把与石油有关的方方面面都写到了,我把他的这部分诗歌称作工业诗。当前,似乎工业诗很热门,我也在刊物上和网络上阅读过一些所谓的工业诗,说实话,有些诗歌实在不敢恭维,空泛的口号和离现实场景相去甚远文字,甚至离诗歌相去甚远。
  我曾读过郭小川的《两都颂》,郭小川热情讴歌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场面,时至今日,新时代的新征程里,如何反映工业领域的风貌,我想这还真是一个当前汉语诗歌的弱项和研究、创作的方向和课题。崔完生在自己的工作领域,多年来自觉或不自觉的创作出来的这些诗歌,无疑暗合了时代的脉搏,在工业题材的诗歌中,这些诗歌是让人眼前一亮,能够读下去、读得完的诗歌。
  能够吸引读者阅读,并且产生共鸣,首先是因为这些诗歌在艺术上的成功,崔完生这部分诗歌写的很美,如果去掉题目,里面的内容甚至不会让你想起“石油”、“ 烃源岩”、“ 储集层”等等这些硬邦邦的工业术语,我甚至在想,可能崔完生在创作时就把每一首诗的抒写对象当做了兄弟姊妹和人生,把亲情和人生融进去就使诗歌亲民并且平易近人。
  “我在那面的六月经过沙漠/拾到一节风化了唇印的烟蒂/却不敢捏紧它/不敢捏紧的还有青春/还有逝水在沙海之下/寂寞的呻吟”——《 沙漠中的勘探者》
   “天堂与地狱不知道有没有门/其间一定有过渡的厅堂/我们可以停留、可以穿过/却不能言说/一座火山被熄灭的疼痛”——《 储集层》
  “而我,在写满姓名的纸上/寻觅着天然的自己/除了哭声,再听不见风雨雷/除了汗水,再看不见背影履痕”——《 天然气》
  我在崔完生老师的工业题材的诗歌里随便找出几首,这些砸心的句子,一扫有些工业诗歌中冠冕堂皇的伪抒情,让时代听到了真实的声音。

  二、穿过时空的维度,重塑诗歌经典。这里我重点谈一下《秦直道拾遗》、《合阳、合阳》这两组诗。这是两组幽思怀古、借古喻今的诗歌,在这两组诗里崔完生的性情更加真实地显露了出来,无论是沉重的秦直道和浪漫的在河之洲,在他的笔下或叹惋或赞美或讽喻,将古典和现代的诗歌美学融于一体,创造出别具一格的诗歌现场,情境的制造有时如一阙婉约小词和小令、有时如林中的隐士在笑看红尘、有时如风中的红叶在眷恋人间,有时有豪杰在山巅指点江山。         
  新诗百年,百年新诗,浮躁和功利主义让诗歌也变得争吵,但是无论如何,诗歌都要是美的。在崔完生诗歌里可以看出,他在思想的表达同时,着力营造诗歌的美。
  “秦直古道上暮色正在聚集/纵然我笑,声高不过树梢/纵然我哭,/泪溅不到车轱/所以,我们回首间/把经过的人与事的沉积叫做前尘”——《兵车行》
  “而那川/左边的时光在漂移/右边的想象在延长/中间的那个自己/如妪,瘦瘦地/在洲中央被春草淹没/也被秋风搓响”——《 洽川:在河之洲》
  说到底,诗歌的两大要素就是思想和语言,而取决于思想和语言的便是诗人的性情和胸襟,从崔完生的诗歌中可以看出他视野与胸襟的广阔和纯净。诗人永远是个孩子,永远保持着热烈和天真,即使再冰冷,诗人也会用诗歌的热度温暖一切,因为他希望一切美好!
 
2019年12月19日
 
  诗人简介
  崔完生,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化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作品在《诗刊》《星星》《延河》《诗歌月刊》《诗潮》《诗选刊》《草原》《黄河文学》《延安文学》等期刊发表500余首(篇),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挚爱者》《信天游的大地》及编著作品多部。现任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副主席、文联主席。
 
崔完生石油诗选
 
烃源岩
 
远方在脚下,从未出去
密室在地下,封闭煮沸
新生的万物在天空游走
所有古老的,都叫做了石头
高高低低的断层间
沉积着不可窥视的宇、界、系、统
时光经过化合成为了悄寂
 
曾经与正在探寻的
是陈年的土地、雨水、阳光
是广袤的圈栏、森林、牧场
是压缩的云朵,冶炼的石头
那是一个怎样的远古
不可揣度
 
干柴与烈火可以冰冻
也可以热熔
激情在没有宣泄或飞扬之前
已经同床共枕
旧景与新梦在母性的宫体二次受孕
这些传说已经被石头
收拢在有温度的怀中
 
看不见岩石的源
看不见源前面的烃
我们正在确定
烃的中央和四周有没有经过的事
有没有往来的人

 
储集层
 
这是又一个人体标本
躺着,活着
在最小的空间,说
让时光在石头的中间停下来
等我,等你
 
九窍闭关
世中世外有谁能还原初心
心若抽空
缘分孽债也不再互相抵近
 
天堂与地狱不知道有没有门
其间一定有过渡的厅堂
我们可以停留、可以穿过
却不能言说
一座火山被熄灭的疼痛

 
盖层
 
融化的雪叫做水
有的向上、有的向下
不融化的心叫盖层
停滞在自己的位置
封死岁月之间的串供
 
岩石中锻造岩石
分开水与火
岩石中拼接岩石
粘合隐秘的出口
石头不说话的理由只有一个
就是把自己累积为海平面
隔开鱼和鸟的距离
盖住活生生的过往
让它们一亿年、一亿年地
长时间地偷欢

 
运移
 
所有的可能都叫运移
向着黎明,也向着黑夜
向着高处,也向着低处
向着繁华,也向着寂寥
活着,便是时间的刻度
在哪里都是理由
 
那些垂直的、侧斜的方向
没有引力
只是存蓄了很久的能量
在攀援而走
古老的纪年中堆积的委屈
在夹缝里宣泄
走了的也是在留

 
圈闭
 
生存的空间就在身边
工作岗位、家庭住址
旅行路线、朋友圈
还有遗落在世间的痕迹、垃圾
这是人生吗?
 
地层中
可以储集的、覆盖的、阻挡的
都是圈闭的重要部分
它们看不见人间
亿万年前就将规则划定了
进来的出不去
出去的已经成为新的意义
 
我在地上想着地下的事情
思绪在颅腔、头盖骨、皮毛间
形成圈闭
我不知道面积、高度
也不知道形态、性质
看见一个硕大的自己
在混沌中将不能识别的天地
当做唯一的天地

 
保存
 
天地玄黄
那些尚未变化的就是命运
在等着某个暴动的日子
大野苍茫
那些坚守自我的物质
在陈述着示爱者的表情
而喧嚣深埋在瓷瓶里
完好如初
 
纠结于运动和变化中的惊恐
被割裂、泄露的几率更高
那些用心呵护的情感
归属于身体
灭与不灭
都在大地深处游移
我的有生之年
都不会被打破

 
渗透率
 
不需要求生了
求死却越来越难
蜗居者的安宁
被蜗居之外更多的蜗居撬动
久居在石头的坚壁里
我被头顶的负荷逼迫
成为花朵、河流
成为僵持在暗道的值守者
或成为死穴新的栖居客
 
天空没有限制翅膀的想象
是大地在吸附羽毛的重量
活着的奇迹
能否穿过石头缝隙的窄门
窄门里外流动的火
能否看见人间的光
在早已算计好的空隙里
我被地面的人掂量着
举着自己的命
在门口张望

 
天然气
 
天然的水在释放有生的压力
放出气体,迷惑人间
大地的幽禁关闭了我们的认知
深处的黑暗一动不动
将自己冷冻的血浆充盈在泪腺中
让欲望之光升温
然后升腾
我们在切开桔红色太阳的夜里
奔跑着,气喘吁吁
在冬天最冷的时刻
我们的呼吸也会结冰
就像火焰吸附晨露
月光托着旭日
或者怀揣的那些梦想升上天空
裤腿的露珠风干
 
而我,在写满姓名的纸上
寻觅着天然的自己
除了哭声,再听不见风雨雷霆
除了汗水,再看不见背影履痕
 
 
输油管道
 
隐在地下的路径
被界桩拉成直线
我看着你
目光从山川河流上掠过
那些计算过的海拔
高高低低地开出一路野花
那些加压过的路途
平平仄仄地碾压着日月
 
这是多少迷茫与清晰的轨道
日行、夜行都在回家的路上
这是多少汗水与疲倦的行囊
轻装、重装都是出发的负荷
无声的奔跑,流动的火焰
隐匿的位移,酝酿的诗篇
都有压力和温度
我一触摸
就感觉大地的心跳在加剧
风吹的万物在发育

 
煤制油及其他
 
墨梅在夜里开放
碳、氢和许多元素都是无味的
和黑融为一体的有岁月
也有内敛的激情
 
世间唯一永恒的只有尘烟
唯一的尘烟有多种方式
风化、水溶,或者更快地燃烧
而一块煤由固态向气态的路上
突然以液态的方式活一回
便让万般的变化瞬间简洁
活着只有一种
死亡的万种方式中有谁在嗟叹
 
失去骨头的日子还有一捧清泉
在悄寂中,溶解半生的冷暖
在散发热能中,消解一生的动能
 
而我们,站在一旁
停下匆忙的脚步
还在热拥亲情近友的眷恋
却抓不知自己血脉里的柔软

 
巡线工
 
把卷尺写成直尺的人在走
把单程写成往返的人在走
在路上
路看不见自己曾经的模样
他的迷惑从早到晚
他的丈量从春到冬
一直在燕雀飞翔的轨道
围着风的刻度在转
 
是怎样的风在吹
暗流涌动的大地上谁能守着路
把往与返折叠为一线
越来越模糊的脚印的上方
花期已不再现
顺着影子的方向
阳光的针芒从西到东扎满身体
没有舞者的聚光台前
没有听众的演出现场
一个人敲着大地
一个人撑着空间
绕过山,绕过水的巡线工
走在路上,走在径上
走在路径的方与圆的盘道
有暮鼓晨钟
他不知在何处抚遍

 
采气树 
 
旷野的盆栽植物
葱郁、多彩
伸展的钢铁筋骨
拔出地气,拨向远方
荒原的灯盏
照亮来路也照亮去路
那些在风雨中行走的的人
手中握着的冰冷铁器
渐渐有了温度
 
它还有许多孩子在暗处
向着封地输送光和热
那是一个哈气,还是一枚亲吻
守在突兀的故乡
流量、压力、温度
被操控者设定为标准数值
仿佛透析中的老母亲
安静地数着过往的日子
却不能准确掐算未来的时光
 
只要站立在地面
树,不长枝叶也是一种成长
她的身下
有万般的水在流淌

 
沙漠中的勘探者
 
看天空高过云朵
看太阳大过
沙漠中的勘探者压低帽檐
压低沙粒的梦
压低自己弯曲的身影
 
我在那面的六月经过沙漠
拾到一节风化了唇印的烟蒂
却不敢捏紧它
不敢捏紧的还有青春
还有逝水在沙海之下
寂寞的呻吟
 
勘探者已经远行
给我留下一条路
和一座废弃的城
城中的风与物在等一扇门

 
工号牌
 
一个工号牌
在一个人的小站值守
大山与小河走进取景框
里面的微笑便生动起来
皱纹是越来越模糊了
唯有清晰的轮廓
写入报表产量的波动
写入旷野季节的变幻
 
工号牌看着一口口油井被抚摸
喜与忧都流淌在退去的色彩之中
山中风雨会落在远方的家
而,寒流只会封固在小站
寒来暑往,微笑贴着心脏
一副身板的高度和角度
界定它的宇宙
天阴收缩,天晴放大
 
工号牌是大王巡山的令旗
飘在最前面
每次巡山归来
镜子中,对影
小站瞬间成为四个人的团队
任指头掐着的日子
立在不知该闭该开的门边

 
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
 
把时光的电池卸下
让时间停在1907年的秋天
停在一个名叫延长的县的城边
 
石油,怀孕愈过两个千年
走到这里,安下身子
右手插入河床,左手攀住山岩
把一个叫做“井”的孩子分娩
羊水在山水之间喧哗
黑黝黝的精灵羽化、飞翔
向东,向西,又向南
再也不肯跟着延河
流到黄河里面
 
谁的一只眼睛向她窥探
放大班固、沈括指尖上的空间
谁的一双手在空中拨动琴弦
扩散她在分馏后声与名的悠远
这是怎样的一幅画卷
收纳的目光由紫禁金銮到布衣青衫
这是多远的一段岁月
剥开处子的壳让大地的丰腴经历百年
从此,黑色的光明
在这片陆地上此起彼伏
一如生命的钟在风中高悬
 
我来拜谒这地下的火焰
刚刚一低头
就听见铁器的摩擦声自地心传来
抬起身子
阳光的雨瀑就刺痛眼底的渴念
这是大河流水的拍岸
还是我追逐浪花的晕眩
 
我每一次瞻仰后
都要把那块取出的电池安上
让最先运动的秒针
去跑着告慰刀耕火种的祖先
简介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现居西安。有诗歌和诗歌评论在文学刊物发表,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著有诗集《你的影子》。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