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皮肤上溢满黄白黑的光芒

——读李自国《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

作者:幽林石子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09 | 阅读: 次    

  导读:幽林石子评诗人李自国作品。

  初读李自国先生组诗《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诗中灵性而充满哲思的的语言深深吸引了我。这组诗视野开阔,创作艺术手法精湛,体现了一种深厚的精神向度。语言深刻、迂回跌宕,非常精炼,我反复读了多遍。其中的短诗《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是组诗中突出主旨的眉峰,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由于时间关系,我只针对该诗清浅地谈谈阅读感受。 
  先看标题“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非常灵动而大气,一句话就让诗歌要抵达的深层意境尽收眼底,令人过目不忘。再看诗歌第一节,“什么都脱去,那些种族职业尊卑的外套/僵直地站在铜镜里我的双腿如抖动的时针/拨向你,迢迢岁月的魔鬼。我不是你/ 我要从昨夜的残肢里偷偷消失/ 打开浴室的门,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宇宙是一个子宫,我望着黄白黑走进去/我会在森林找回你光洁的声带/ 从男到女,从左到右,从死而后生。”诗人的视线首先从很小的个我,再慢慢转向宽阔的人丛,直到全人类。通过对整个人类的不同肤色、不同种族、职业尊卑与苦乐命运等等的探究,给读者留下了诸多值得深思与反思的问题,表现了深厚的非凡的目力,清辉熠熠,从而体现了一种博爱的精神。“黄白黑”是灵魂的指尖对世界的触摸。因此,“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是个体光芒对外部的全盘照耀,亦是各色“皮肤”的互相照耀。这是诗人面向大地的呼吁,是发自生命底部的声音,即世界和平的声音。他希望每一个角落都能感受到来自光芒的触摸。尽管“魔鬼”悄悄肆虐,“残肢”如阡陌纵横,生命中各种失意与痛苦让小“我”双腿抖动如时针,但“我”依然笑着面对,并走进庞大的种族悲欢,像游弋林海深涛一样,自主沉浮,并欣慰于起死回生,笑看生生不息。 
  诗歌第二节,“苦难象一层剥不去的皮,如果游刃有余/看不见的细胞组织结成同盟。那是多年前/你抽象过的肤色充满传说与金子的水份/从我曲曲折折的身躯,黄河的发祥地/在我脸上找到文明找到自身美觉醒的钥匙/ 母亲们告诉我,我将变成一个怎样的人/古老的血缘涌动我的双翼,无论海妖/或是夜的精灵人性的哀怨充满阴森的眼睛/ 假如水流中断,我将流空我的泪腺/ 洗净我的表情,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诗人以自我营造的灵魂手掌抚过生活现场,触碰一张张阴郁的脸。此时一个形象而奇异的比喻跃入读者眼帘,把“苦难”比喻为“剥不去的皮”,非常贴切而生动。仔细想想,人生苦难多多,确实如皮肤一样随时裹住我们的生活。但“我”相信每个人都具有战胜苦痛的能力,因为光正在体内在皮肤上闪闪烁烁。细胞构成的“曲曲折折的身躯”已具备黄河的走向,一种文明的波涛如“古老的血缘”一样涌动。人们可听到各种语言的传说,还有富裕的水份。也许在体内遇见海妖和精灵,而且大家都感到哀伤,也发现周围布满“阴森的眼睛”。诗人此时站立于自我的空间,以沉重而紧张的心境深掘人性的根须,虽有苦的风雨经过,但最终用黄白黑的光芒洗净苦痛。诗歌的结尾点题,诗人心境开睛,语境也豁然明朗了。
 
作者简介

幽林石子,女,实名石世红。鲁迅文学院诗歌班学员,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每日好诗评论员。大量诗歌、评论、散文发于《星星.诗歌理论》《星星.诗歌原创》《山西文学》《诗林》《散文诗》《草堂》《世界诗歌翻译》《中国儿童文学名家名作》《湖南日报》等国内外各级报刊。诗作入选40多种年度选本。出版诗集《草木的事业》(长沙市文艺创作重点扶持作品)。

 
李自国的诗:

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组诗)
李自国 
 
门被你的声音开启
 
当人类美丽的童年,还在你的唇温里继续
瘦削的食指如吮干的岁月,物换星移
风,在你门下走动
清点你消息时,你晃荡的双臂。
吊着原有的声音和名字,爱是一杯水
澄清我支离破碎的影子,传说被包围
 
我要渗透你,金黄、深红、大面积成熟
仿佛置若《熟睡的维纳斯》名画下
鼓动我的腮狠狠抽你。因为吻
我负出太多代价,生活和书本的压迫
我付债累累而你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丽人
金钱使你疮痍一身,留下人类的本质
我还需要什么?门被你清亮的声音开启
我的猩红时刻被身后的暗锁控制

 
永久的哀伤裹住我
 
变成一个人多么不容易
人生、爱情,象两个自转的轮子
支撑我­——活到凌晨
撩开天空,我在太阳面前成为黑子
绕过光源、水域和末次航机
我的太阳车夜行数不完的村庄
地面的抖动已使我变得恐惧、狰狞
如果有月亮,唤醒我,我走了,永不分离
 
剩下的城门如你辗转的躯体
听厌世人的绝唱,还有什么要相信
永久的衷伤裹住我,泣不成声
我曾离你而去,带走月蚀与风铃
原始生命的萌动;至今还缠绕你戒指
我要让一切回来,在神秘而悠远的缘分里
重新过日子,夜夜回到你床上去
我将在那里喧嚣自己,数遍家珍
唯有你的美丽善良才是经久不衰的作品
 
 
你将一无所知
 
最后,把我躯体和眼睛
留给你,剩下的岁月
就是我的化身,光明与盲者
原是一对孪生姐妹
没有路的时候,你将一无所知
我的探望充满你手掌
一旦翻飞为云,我要壮你的山河
在塔松里永生,并且
指引后面的来者
 
从生命的谵语出发
我离魂的病体,跪倒你面前
与千万个英烈的遗孤一起,祈祷你
最后一滴血凝固,眼泪弥漫四野
我的灵感之光沿着你的河流
流走整整一个世纪,村庄
纪念的碑文,在我陵寝里,每条路
都伸进你体内,像一件物品的丢失
那么多漫漫长夜,深藏着
苦难和不幸的孩子们 

 
我原是一个感恩的仆人
 
厌世的弥撒,使我成为一个信士
冥想孕育在哪里?将梦的外衣剥去
生命的一部分已经杯盘狼藉
杂色情绪咬碎我,如一个疯人
魔影般转换我胸前的忏悔
当大地孕育我们让葡萄流出殷红
超绝万物时,我在面饼身旁隐隐啜泣
诸位使者呵!你们有什么差事
谨守拜功,我原是一个感恩的仆人
 
这段诺言的履行,令我怀抱中的灵魂
向你释罪。世间的一切误会和迷途
将以昼夜为两极困径的迹象我将报应它们
从黑白之间获取一种力的均衡
我要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为众俗人
在你脖子上终身维系的世纪,而深深呼吸
善行所展开的本子,在复活日的礼品里
取出月亮。离文字很远很远的地方
似乎世界的有序不再来
 
 
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
 
什么都脱去,那些种族职业尊卑的外套
僵直地站在铜镜里我的双腿如抖动的时针
拨向你,迢迢岁月的魔鬼。我不是你
我要从昨夜的残肢里偷偷消失
打开浴室的门,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
宇宙是一个子宫,我望着黄白黑走进去
我会在森林找回你光洁的声带
从男到女,从左到右,从死而后生
 
苦难象一层剥不去的皮,如果游刃有余
看不见的细胞组织结成同盟。那是多年前
你抽象过的肤色充满传说与金子的水份
从我曲曲折折的身躯,黄河的发祥地
在我脸上找到文明找到自身美觉醒的钥匙
母亲们告诉我,我将变成一个怎样的人
古老的血缘涌动我的双翼,无论海妖
或是夜的精灵人性的哀怨充满阴森的眼睛
假如水流中断,我将流空我的泪腺
洗净我的表情,让肤色的光芒照亮人类
简介
李自国,笔名西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星星》诗刊编审。已出版诗集《第三只眼睛》《告诉世界》《场—探索诗选》《生命之盐》《西村诗话》《行走的森林》《2018一2019我的灵魂书》《骑牧者的神灵》(中英文)等14部。作品入选百余种选集,获四川省文学奖、中国第三届长诗奖、新诗百年优秀作品奖、郭小川诗歌奖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万丈烟霞缝补婺州(二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