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禅说画》(之五)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18 | 阅读:

  导读:《狐禅说画》是贺文键2019年创作的一本论述中国画的语录式小册子,现编辑第五部分以飨读者。


《狂想·狂暴》之一  贺文键 四尺斗方 2018
 
47
最初看到周韶华的画很久了,可能是十几年之前吧,在湖北武汉。那时候我对他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然而一看他的画,我惊呆了!我觉得找到了知音。
我永远记地住了他的名字。他的画饱含着某种能量,也很有文化和思想,这一点,与看吴冠中的画完全不一样。总的来说,他的每一幅作品,大气,凝炼,唯美,深髓,有一种生命勃发的感觉。令我震撼不已。而且,他还洋溢着这个时代的新气息。
我本来以为他很年轻,后来才得知,他生于1929年的山东荣成。于是。我又到处去找他的作品图片,哪怕只言片语,细细欣赏,如饮甘醇。但是我得到的信息很少,很少。
 
去年上半年,我发疯似地画画,完成了大型组画《狂想》,大概有二百几十件吧。下半年休笔之中,忽然看到了他的一些视频,是讲画画的。甚为惊喜的是,他讲的许多内容与我的感悟暗合,我心里好不得意呵。他的关于国画的色彩尤其是水的使用,与我的心得基本一致。
周韶华的作品,形式感之强,令我沉默。然而他作品的思想性,又更让我着迷。他作品中沉淀着一种巨大的文化和历史况味,构思莽荒、简朴、大气,笔墨沉厚,色彩灿烂。我认为,他是中国画目前存世的唯一一个超级大师。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将为几千年的中国画增添炫目的光辉,也会为我们的民族留下蕴含丰厚的精神财富。
我非常自豪与这个大师级的画家生活在同一个年代里。他的绘画语言与内容我完全能够懂得。我知道他年事已高,今年已年届九十岁了吧,所以一直计划着去拜访他,看望他,想和他谈一谈、聊一聊他的画,了解了解他的思想与思路。特别想听到对现在或已往画家的评论。我已打听到他长住于武汉,然而却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心中十分挂怀。希望这不会成为我一生中的遗憾。
 
48
我从来没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画家。但我喜欢画,我像喜欢自己的手一样喜欢画画,也许是天生吧。
许多套路我是不懂的,我只用自己的方法去画。有人懂当然好,没人懂,也没关系。我画画是因为我想画,我想表达我内心的想法。
画画其实不重要,表现与表述很重要。
内容尤其重要。
我很少与人交流,不知道是出于自卑还是自傲,也许二者兼有。
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家鼓捣。今天鼓捣这,明天鼓捣那。还有就是看电视剧和电影。偶尔和朋友出去吃饭,也基本不谈艺术。
我现在的家里,至今没挂过一幅画,不挂自己的,更不挂别人的。心里其实很想远离每一幅画,因为我想轻松一点,整日看画想画,非常累人。
离得远远的,也许才能更清楚地看她。
 
49
世界上有没有灵魂?有。
我经常画呢!我的灵魂就在我的画中。
我的诗可以哭泣,我的文章可以辩解,而我的画,非常私密。那是我真实的内心世界,我的爱,我的感受和思念。
如果你要懂我,就去看我的画。
我们相约在那里见面。
 
50
这个世界很大,大得让你无所适从。
这个世界又很小,小得没你容身之处。
画家与诗人我都不想当,我只想有一个安宁的院落,一条清幽而静谧的小路,我可以挽着我心爱的人从路上走过。鸟儿在路上与我们招呼,清风抚摸着我们的头发,我们说说笑笑,一直走到深夜。
有时候我特别厌腻诗歌,更厌弃房子中的画笔与颜料气味,那些脏污的洗笔水让我烦恼不堪。
我非常恼恨洗墨,双手很久不能洗净,就象杀了人无法洗去手上的血迹一样,令我充满沮丧。
但是我无处可逃。就象一个被人追捕的人一样,怀着深深的原罪。
有一天深夜,我一个人睡在床上,突然呼出来两个字,吓了我自己一跳,那两个字是一一“救命!”
 
51
展览太多了!
有时候带着美好的感情去观展,结果是沮丧而返。
为什么所有的画都没有思想和灵魂呢?走在画展上,就像做梦一样,全是一些虚无缥缈,无病呻吟,虚伪造作,故作高深。为什么要办这些画展?这些都是真人画的吗?他们是活着的人吗?
令人沮丧,令人绝望。
看展纯粹是个负担,我决定以后不再去了。但事到临头,我又象一位贪恋糖果的孩子,知道某个消息,又跑去了。结果可想而知。
反来复去,反来复去,弄得疲惫不堪,不能自拨。终于,有一天我心如死水,波澜不惊。我不再对这个世界怀有希望,不再期望,不再心存幻想和美好。我基本上不去了!
没有呼吸的作品,压根就是垃圾。
 
52
中国的艺术家活得像个政治家,而政治家活得又像个艺术家。
不是不搞艺术,而是名利心在作祟。
真正用心画画的人,没有一点灵气。而灵气多的,都不愿意好好画画。
真正有思想的人,不屑进入美术界。而进入美术界的,多数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
许多禁区,大家都不愿意触碰,不想被炸得血肉横飞,死无葬身之地。
大家都这样互相睁着眼睛,干耗着,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有的干脆说瞎话。
实在耗不住时,总得有人跳出来。
 
53
一张画的气象是怎么来的?
有的说是学来的,这话只能说对一半。不学,气象无法体现。但能体现就有了气象吗?非也!学了一辈子,连气象是什么都不懂得,大有人在。
气象可不是气韵。气韵是对笔墨感觉的评价,只是一种情调而已。而气象却蕴含着一种情怀,要大得多。与人的修养、学识有一定关系,但也不全对。学问高了就有情怀了吗?格局就一定大吗?鸡肠小肚,自私自利的学问家大有人在,他们就画不出大气象的好作品来。
学习确实可以增加一些知识,但知识与品位是需要融汇的,就像炼钢,把多余的一些东西去掉,把最精萃的那一部分留下来。不懂得冶炼这一步,成不了大器。小小的见识而已,皮毛之识。很多人喜欢夸夸其谈,你多问他几句为什么,他就会为之语塞,其实他并没有弄懂。
所谓气象首先要得有空间感,还得有构成感(布局),更得有笔墨层次与色彩观。作为中国画,所谓色彩观,并不是西方的那一套,真实还原了就完事,要有自己的特点和角度。
现在有些人把画越画越大,以为这样就有了些气象。孰不知画者胸无天下,再大也毫无气象。有胸襟、有学养、有性格,即使一张小画,也掩盖不了他的气象与品格。
 
气象也有小有大。大气象与性格和秉赋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什么样的人画什么样的画,一点没错。后天培育有一定关系,但是,有时候就缺少那么一点点个性的东西就不行。就如囟水点豆腐,酿酒放酵母,没那个就成不了事。
小气象就很不错了,全赖学养之功。贪多贪大有时候会坏事,结果什么都搞不出来,弄一堆垃圾。
黄宾虹完全是学养堆出来的这一派,他融汇得不错。他不仅把古人的真正地变成了自己的东西,还加入了一些时人没见过的玩意。
黄宾虹是个最实在的人。他沉得下,坐得住,一心向画。眼睛不好了,还是继续不断地画。他的画枯笔用得极多,立体感非常强,黑白对比明显,笔墨俱老。现在很多人去学他,令我哑然而笑。
故意去学瞎子画画,学老人颤笔,完全是舍本求末,缘木求鱼,不可取也。再说,那是他炼出来的钢,与你何干?
我们每一个人,要炼自己的钢。火,温度,材料,要融汇成自己的东西,才算有点气象。
作者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 “《天津诗人》交由中

    据悉,《天津诗人》是2011年1月在天津创刊的诗歌读本,虽以地域命名,但超越地域,全
  • 上海临港新片区的诗意

    2020年9月24日至26日,在临港新片区成立一周年之际,临港新片区管委会邀请全国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