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草的黎明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20-09-18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贺文键诗小说一首。关于“诗小说” ,贺文键说:“我提的‘诗小说’,也应该是一种叙事诗,有一定的人物、故事和情节,也是以塑造人物形象为目的,但是,可以用不太完整的故事与情节表达和体现。”请看诗后贺文键的附文《何谓“诗小说”》 。

《狂想·山水》之三 贺文键 四尺斗方 2018
 
1
原野的光腚
在离城市不很远的地方
闻一闻
总能嗅到狼群的尿味
母狼和公狼拥有不同的粉丝
它们一出场
就会引起骚动和尖叫
猫头鹰在树上咔咔怪笑
 
在离城不远的地方
从前都长满了鲜草
羊群遍地
牧羊犬与喜羊羊热恋之后
生出了一只
无法叫出名儿的孩子
无法上一个户口
 
在城市的边缘出没
午夜时分
蹿入静默的街道
疲惫的交警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捡拾垃圾
这个富庶城市的残羹剩饭
可以在远郊卖给狗和田鼠
赚钱并不容易
但是我们必须活着
上帝为你掀一扇门帘
看一眼也是一种幸福
 
2
艳遇总是下期而遇
那个年轻的孩子
越来越矫健
成为草原上的王子
成为黑暗街市的传说
 
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王子正在楼与楼之间
跳跃  攀援
一失足
跌进一只花猫的被窝
 
就这样
王子成了花猫的俘虏
花猫成了王子的闺蜜
王子把草原吹得神乎其神
尤其是关于
大地也会长着很多条尾巴
花猫可从未得见
每日被搅得心神不宁
 
3
狗尾草
成为花猫的梦想
有一天
王子带来了草野
一枝真正的狗尾草
触发了花猫的同伴们的嫉妒
全城的猫咪开始嚎春
就像疯了一样
 
狗尾草
成为这个城市最新的时尚
豪华的晚宴
先生们女士们别一枝狗尾草
代表高不可攀的身份
拥有无垠的草场
以及数不尽的牛羊
 
王子狠狠发了一笔
从此成为这个城市的土豪
白日挽着花猫去喝咖啡
打打高尔夫球
夜晚去酒吧蹦迪
或者去歌剧院观看天鹅湖
然后到处讲座
传播狗尾巴草的种植经验
 
4
一夜之间
这个城市所有的狗
把尾巴给丢了
睡梦之间
身价掉到下水道
就像股市崩盘
期货超限
成为一文不名
 
明明是自己的东西
却被主人    或者猎人
别在胸前炫耀
别人尽成财阀
自己却三餐不饱
吓得猫们
把自己的尾巴紧夹
无处躲藏
 
他是一只狗
我是一只猫
他是从前的贵族
我是当今的时髦
唱着流行音乐
开起演唱会
网红在抖音中卖萌
 
撅起屁股
让电影观众电视观众网络观众
欣赏欣赏自己的尾巴
各种选秀门槛推出
年轻人的幸福感
如遭电击
 
5
向狗尾巴草致敬
是你
给这座城市带来新的希望
去原野淘宝
找一枝完美的狗尾巴草
是我们今生的幸福和荣耀
 
电视中流行鉴宝
许多专家拿着放大镜
仔细观察
他们引经据典
侃侃而谈
指出着狗尾草的神奇疗效
以及几千年的文化含量
 
拍场人头攒动
狗尾巴完全不够用
许多人从黑市
高价
买到狗尾巴的一根毛毛
 
6
草原没了
其实离集市并不远
草原成了荒原
狗尾草
成了那个时代的通货
 
你家里
养了多少狗尾草
囤积了多少狗尾巴毛
成为
娶妻生子的标高
 
许多为此破产的人
至今还在桥洞下睡觉
王子与花猫
早已儿女成行
唯一的遗憾
就是他们的孩子彻夜不归
都在外打麻将
或者赌大小
赌注
是一根根的狗尾巴毛
 
2020.8.7 一挥而就
 
 
《何谓“诗小说”》
 
  何谓诗小说?即“诗歌的小说”。
  有人说,诗小说既是叙事诗,就没有必要再设置这么个小限止了,显得多余。我要说的是,为什么小说不直接标注为“叙事文”呢?有些小说其语言与散文也差不多,但就不标注“叙事文”。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提出过类似的问题呢?因为,叙事文、叙事诗是一种体裁分类,而“小说”包涵了一种创作手法的认同,即虚构性,或虚拟性。
  明知道是假的,写的却象真的一样,这就是小说。
  我认为,诗小说应该更丰富。她的虚拟性与自由度,应该远超小说。因为她不需要写的象真的,诗歌就是梦境。
  目前,小说的形式可以各种各样,有的情节和人物具有虚拟的戏剧性的,故事性也可以很强,当然有的情节也可以非常淡化,就象一篇散文。小说每换一种写法,世界上就会出现一溜的写作大师。
  为什么诗歌就只有一种写法呢?抒情诗必须这样写,叙事诗必须那样写?这很不对头,也不公平。
  咱们先不说抒情诗,就说叙事诗吧。过去的叙事诗,情节的逻辑性设置每每太着意,戏剧性与故事性要么不很强,缺乏想象力,要么就很平淡,平铺直叙,跳跃性与象征性不够,还在老的叙事模式里转圈子。其实,叙事诗只是一种文学类别的认定,而我说的诗小说,指的是某种创作手法和形态,主要是把小说思路与思维方式引进诗歌。诗小说可以写人,也可以写事,当然,更可以从人与事生发开去,抒情达意,讲古论今,状物类形。
  诗歌不仅仅可以有很多种写作手法,而且必须丰富多彩,因为诗歌的语言是文学中最为讲究的,变化最为多端,那么我们从创作一开始,思想就应该大起大落,遨游太空,多姿多彩。
  西方有一部著名的音乐剧《猫》,就是根据美国诗人T-S-艾略特的诗歌《老负鼠讲讲世上的猫》改编,后来风靡一时。我希望,中国诗歌有一天也可以经过改编登上舞台或者荧屏、银幕,诗小说会以戏剧、歌舞、音乐和电影的形象出现,给世人捧现出琳琅满目的艺术大餐。
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