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诗人唐月的组诗

作者:布日古德 | 来源:中诗网 | 2021-02-23 | 阅读: 次    

  导读:布日古德评论作品。


 
  唐月,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诗作见《诗刊》《星星》《鹿鸣》《江南》《椰城》《诗林》《中国诗歌》《扬子江诗刊》等。曾获《鹿鸣》2015年度诗歌奖、2020年许祺文学奖。 
 
诗十首 
 
月夜十三行
唐月

 
一夜,东坡在西屋咳嗽
我从梦中伸出右手
拍打西墙,一如拍打他
辽阔的背——从京城到儋州
“朝云啊,这里,这里”
于是满墙的火,满墙的灰
满墙的不合时宜
满墙河流欲止,满墙浪花涌动……
我摘下一朵,佩戴在锁骨
钟摆摆出钟,摆出西墙
摆出西窗
指针弯曲成月亮模样
挂在我不停晃动的手臂上
2020.1.9
--------------
布日古德评诗:从黄州到荆州,再到儋州,一首词在古老的烟火里。灰尘渐渐厚重,像我们的历史,积淀越来越深。此时我与东坡像天上的月亮时针午夜子时重合。诗,想象奇特,语境超然。
 
 
春劫之后
唐月

 
将炊烟两等分,一份竖在大漠
一份囤进烟囱
煮熟夹生的早春
将哞哞哭叫的远山牵出水墨
在口罩后吐绿,描红
交给唐诗里老去的牧童
这一切都需在梦中
不动声色地完成,包括
凿开三尺坚冰,把写给鯈鱼的信
塞进命运日益逼仄的门缝
让每一个汉字带着体温喘息,吐泡泡
哪怕是咳嗽
也要发出它自己的声音
是的,“你们是病人,也是医生”
2020.2.4
----------
布日古德评诗:用病人和医生的借喻“疫情”,炊烟是生命的象征。我们在这一个残酷的世界里能否像一条“鲦鱼”那样,即使微小,坚强的生命也在自己的手里,不管哪一个门缝的逼仄,我都会发出吐绿、描红、流水的声音。
 

桃先知
 唐月
 
推开院门的野山桃
探头探脑的野山桃
于万千寂静后,我掩耳听到的
野山桃
 
一朵比一朵响亮的野山桃
一朵比一朵麻辣、肿胀的野山桃
就像这世界笑脸盈盈送上的
耳光,落在
摇晃的铃铛上
 
总有人替我们先抵达明天
抵达春天
虽然夜越撕扯越长,虽然夜无良
2020.3.26
-----------------
布日古德评诗:人与物一旦具备了灵性就具备了先知先觉。野山桃更野的地方,才是最美的地方。其特征是:探头探脑、肿胀、笑脸盈盈。诗人笔下的野山桃在向往春天,可是它的形象、灵魂却在慢慢的长夜里。
 

回乡偶书
唐月 

 
替一棵枯树乐开花
这等闲事,只有村里的鸟儿们
办得到。傍晚的农家院
叽叽喳喳,落满花香
 
你抬头看了看天
把天放下。又在鸟雀们身上
瞅了瞅自己
将自己款款放在炕沿儿上
 
文字靠边儿,家猫贴身
它们不哭不闹
像两个婴儿依偎着母乳
嘬响黄昏
2020.4.12
--------------
布日古德评诗:运用道家的思维向度,空灵的傍晚,一切都在禅意中仰望、放飞、收敛自己。诗人的结尾处理的惟妙惟肖。因为这一种因果关系,所以黄昏的动感产生了曼妙的文字:“文字靠边儿,家猫贴身/它们不哭不闹/像两个婴儿依偎着母乳/嘬响黄昏”.
 
 
夜宿苏贝沟
唐月


腹中巨婴隐隐胎动
话一出口,便是儿啼
左手按下阿马脑苏,右手拎起苏贝沟
不过觥筹间
拳头与石头上演的把戏
 
酒醒,一盏帐灯仍摇晃在
弦月红肿的眼中
一堵看不见的墙还在图解一扇门
说不出的话。人世依然安详
惟神不停地叹息和翻身
2020.5.12
-----------
布日古德评诗:鄂尔多斯的苏贝沟是鄂尔多斯两条大峡谷的其中一个。它由东向西伸向黄河,东部是大草原阿尔巴斯。诗人的一个夜宿,鲜活的苏贝沟就具备了足够的人性特征。因为,这一个夜色“话一出口,便是儿啼!”此时,高原是安静的,长生天赐予的不只是“觥筹间”、还有一堵墙、一扇门,我们要破译出密码。一旦有了灵性,人世间的安详,救赎的钥匙还在神的天赐之上。
 

盘月亮
唐月


此生,终有一个人
是我的故乡
他不一定喊得出我的乳名
不一定住过那两间曾经宽敞
而今快要坍塌的乳房
但他闭着眼睛也能摸回到
我的心,他知道门有几道槛
槛有几把锁
他知道钥匙藏猫猫的老地方
红头绳是我拴的,蝴蝶结是他打的
他会以打扮女儿的心思
尊重一个女人的打开方式
无论夜有多深,始终有一个故乡
带着青草与牛栏的气息,和我一起
默默盘月亮
怀揣着彼此仅有的电和光
2020.6.5
--------------
布日古德评诗:有人的故乡,母乳和炊烟是伟大的。那一个人和你穷困潦倒时,只有两间坍塌的乳房珍存着记忆和温暖。不管心上的锁和栅栏生长着多少蒺藜和障碍,但是“红头绳的上面是月亮,蝴蝶结的魅力是相思。我与你,就像青草与牛栏的关系,一起是岁月的咀嚼,一起是时光的默契。
 
 
秋水的下落
唐月


没有谁知道
一个叫秋水的人
在龟裂的夏夜如何流经
我家门前,如何吻白
岁月的双唇
并悄悄隐去他的姓名
那些夜晚,月亮不叫月亮
灯不叫灯
它们在舌尖燃起大火,它们
烘烤鹿肉也制造烟灰
它们和我们一样,以一颗
赴死的心活着
并随时准备待罪离开
2020.7.30
-----------------
布日古德评诗:脱俗的语句,语境没有牵强附会。诗人素描式的写法,完成了“秋水“的行踪。既然已经是过去时,那就不要考究“那些夜晚,月亮不叫月亮/灯不叫灯”这样的结局。下落是一个未解的方程式,求证的过程,你必须“待罪离开”。
 
 
安之书
唐月

 
如今,我只需双手轻轻揉捏一个面团儿
就能乘着一缕炊烟轻松起飞
酒不是必须的
那些曾碰碎杯子的人
已散落各地,成为
完整的遗忘
假如我想醉倒,一滴露水里也可以
没有比孤独更熨帖的爱人了
沙发靠在墙角,我靠在沙发上
佩索阿靠在我怀里
所有的不安都安顿在一本不安之书里
“生活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失眠”
而我睡着了
2020.8.4
------------
布日古德评诗:层层递进的温暖,最后是诗人喜欢的“佩索阿”。他的诗不只有《牧羊人》,也有《不安书》。其实,世界是阴险的,我此时的孤独是《不安书》,他像我爱着的人一样,他让我“旷日持久的失眠”。
 
 
看云
唐月

 
一只三花猫坐在草丛里
看云,确切地说
是它身上的花坐在草丛里
是它眼里的雨在看云
 
所幸饥饿感留住了它们
仅剩的一点胃口,留住了我
最后的大地和最初的天空
2020.9.10
------------
布日古德评诗:云和猫都是现实生活中最具灵性的事物。云,在猫的眼睛里是鱼么?如果是,雨一定是泪!七行诗,意境像一个谜,留白的地方,正是云和雨的互为互换。猫在这首诗里,很显然是一个伤心至极的人。
 
 
形体课
唐月

 
这个世上,只要有人还在
向大地鞠躬
我就不该心生绝望——
哪怕他只是弯下腰来
捡起地上的一截烟头、一片落叶
系紧十月松开的鞋带
自己的或蚂蚁的
像刚才站台上两位陌生人那样
只要有人还在下意识地模仿
那些高贵的物种
我就该停下来等一等自己
远处的身影,等一等
还能相互认出的
灵魂
尽管晚秋的天空如一口喑哑的暮钟
将万物笼罩其下
尽管作为群羊中的一只
我已远离了羊群
2020.10.8
--------------
布日古德评诗:人是宇宙间最具神性的物种之一。诗人笔下的形体课喻指我们要像很高贵的物种一到秋天就会弯下腰来。这一个形体课的作业就是“谦卑、诚实”。又会像羊一样,脱离了群体,也不要忘记“跪乳”。
 

唐月

 
一夜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网比床知道得更多
 
一个人可能会成为两头厉鬼
它们相互撕扯,直至
所有的碎片和齑粉都成为恶魔
 
“蜘蛛”可能会从此成为敏感词
永远消失在楔形的“石柱法”中,消失在
沙玛什的光辉中,消失在
任何一种输入法中
 
当后人们试图谈及蜘蛛,他们会说:嘘——网,网……
2020.11.14
-----------
布日古德评诗:生活中的“网”与真实的“网”区别就在于人在虚拟的“网“里活成虚伪,在真实的“网”里逃不出自己。“石柱法”是古代埃及巴比伦两河流域的一大文明象征。善山善水的今天,夜色里到处充满着诡异的网。我们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中依然向往着沙玛什的光辉。
 

近黄昏
唐月

 
白云深处,乌鸦已布下
黄昏的陷阱。
 
此刻,我若归去,便是一个陷阱在走向
另一个陷阱。
 
一只白鸟还躲在
乌云背后,练习人类的弹弓术
 
当然,同时也练习它的
防弹术。
 
风筝的长线依然在炊烟间袅袅,它仍试图
缝补天地间愈张愈大的伤口。
 
我的手一直在线上,风一直在
我手心。
2020.12.10
--------------
布日古德评诗:一进一退的写法,娴熟老道。诗中的“鸟”与诗中的“我”、都在精准练习防身。纵然风筝的长线攥在“我”的手里,可隐隐作痛的现实依然让我惧怕不可预测的陷阱。一个“近”字,可见沦陷的程度。
2021年2月22日星期一
简介
布日古德(常用名:张黎明),蒙古族,黑龙江哈尔滨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人、散文、歌词、文学评论作家;高级记者、记者站长。有大量散文、诗歌、歌词、文学评论等作品在《诗刊》《北方文学》《诗林》《词刊》《内蒙古日报》《中国国门时报》《草原》《中国财经报》《中国文化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贵州日报》等报刊发表并获奖。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长征三部曲》《黄河三部曲》《红海滩》。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从我到你有多远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