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上与炊烟里的诗人

——评著名诗人王立国的诗集《用你的名字呼唤我》

作者:布日古德 | 来源:中诗网 | 2020-09-25 | 阅读: 次    

  导读:王立国的个性化表现、诗的每一首单元化完全彻底的体现在有风骨、有棱角、有思索、有韵味儿的文字意象上……悦读王立国的诗集《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均能让我们进入乡愁中的泥土与炊烟的情境中。

  
  不久前,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庆100周年之际,黑龙江诗人王立国的诗集《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问世,这是黑龙江诗人、诗坛上一件最可祝贺的大事。一是王立国并非出身名门贵族,他只不过是在北大荒的泥土上走来,身上依然有着浓厚的乡愁情节的一位龙江诗人。二是在真正的北大荒、黑龙江众多诗人群体当中,王立国后来居上,并且是中国诗歌万里行注意行走和形象的人,也是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中诗人的佼佼者;三是王立国诗的风格、语境个性化表达、文本操练已经沿着自由诗的文本之道,另辟出一条蹊径来。因此,王立国的个性化表现、诗的每一首单元化完全彻底的体现在有风骨、有棱角、有思索、有韵味儿的文字意象上。所以我和我的粉丝们今天悦读王立国的诗集《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均能让我们进入乡愁中的泥土与炊烟的情境中。
 
一、《用你的名字呼唤我》
以黑土地为背景,提炼乡愁
 
  王立国的诗集《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共分为五辑。诗集以第一辑的呼唤做统领。开卷第一辑呼唤、第二辑的泥土、第三辑的炊烟、第四辑的忧郁的黑百合、第五辑流浪的斗笠。从每一辑的标题上看,无论是泥土、还是炊烟,无论是忧郁的黑百合,还是流浪的斗笠,每一辑都以乡愁情节为主基调,从泥土里来到炊烟中去的181首诗,格调高雅,不晦涩、少朦胧,语句干脆、掷地有声,属于北大荒、黑龙江诗人群体诗歌很有个性化的一部凤毛麟角的好诗集!
  黑龙江省黑土地地大物博、辽阔高远,多彩多姿的地域特点,是诗歌拔节、壮籽粒的好地方。王立国生长在北大荒,从营养丰富的北大荒走进省城、,诗歌和白酒一直是他精神领域的强烈追求。王立国的诗个性表现像他的为人一样,仗义豪爽、烈火熊熊。多年来,他热爱黑土地、坚持立足脚下的泥土,注重营造自己的诗歌氛围,所以他的诗像石头、有棱角;像山里的野果、野菜有嚼头、有品味。像风筝,有自己的乡愁情节。
  第一辑的呼唤带着强烈的情感,呼唤自己的信仰、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大学校园、女儿和老师!诗人在把握“性情”这一点上,一直用真情面对黑土地。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诗者,持也,持人性情;……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从这个观点上去考证,王立国的诗均是有感而发,没有无病呻吟。像《呼唤》开篇就荡气回肠,情不自禁的出现了诗人的爆破音。“雄浑,百年的苍劲,朗诵群山的回响,高歌大海的涛声,十万双夜空的眼睛,十万颗宇宙的星辰,在白云上疾驰、在地火下奔流!散落于泥土之下 ,流浪于时间之上,鲜活不死的记忆,纷纷扬扬的钟声,呼唤!四面八方的名字!”正因为时间是这样、追求的向往是这样,才有了诗人《哈工大,用你的名字呼唤我》这样一组长诗。可以说王立国这组长诗以气势恢弘的排比段落,摘取了哈工大一颗又一颗璀璨的明星。从84岁的保罗、以至于到著名的科学家孙运璇、李忠玉、王守先、吴宝泰、到举世闻名的马祖光,每个人物都在诗人的笔下鲜活、鲜亮,他们是不灭的星辰。值得注意的是,王立国在这一组长诗里,《血性》一的一个章节,把诗人笔下的莘莘学子的爱国情怀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立国的诗大气唯美,阳刚之气强是有目共睹的。
  诗歌有故事,有乡愁情节正是我们诗歌界、诗歌这一文学样式极力推崇和创新的样式。所以王立国的诗多年来一直坚持着朝这一个方向有血有肉且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在创新中求新意、在质量上求提高。
  第一辑里有这样两首诗,一首是《女儿的天空》、另一首是《多米,包子和她的馅儿》很值得我们的读者借鉴。理由是两首诗清新、惬意;诗人一反常态,用了一个小情调,写出了大情怀。女儿的天空“莫问云朵、以及明天的雨水”,“明天的雨水淋不湿今天的衣裳,收藏好手心里的日子”、“四月的花伞下,比湖水还蓝的是哈工大的校园、意气风发的少年!”我们读了这一段,心情早已经和诗人一样进入另一个情感世界。
  “酌实而不失奇贞,玩华而不坠其实。”著名诗人胡茗茗的诗集《爆破音》曾经感染着我,这一次读了立国的诗集《用你的名字呼唤我》让我再一次进入这一个情感世界。胡茗茗与王立国的诗有着相似的异曲同工之妙。
  《一个人的南山》诗人写了父女、妻子之间的暂时离别。这一首诗的核心就在于“我的心沉没夜的水底,用岁月的白发,一遍一遍擦干眼泪。”“有些语言、有些过往,着实令人心疼,此时南山已经落满梅花。我一个人的南山、一个人的暗淡、一个人的夜晚”凄凉、孤独、怀念都在清冷的月光下、火热的酒杯里。这一刻的爆破音,哀婉、缠绵而悠长。
  由于立国热爱他的黑土地、松花江、诺敏河、呼兰河,所以在诗歌的文本互文、呼应上亲切自然的与刘勰的观点“民生而至,咏歌所含”所吻合。
  王立国的诗以黑土地为背景,取材宽泛,意象鲜活,每一首诗、每一组诗,都在四季牧歌之上。因此,呼唤、泥土与炊烟的亲切感更强。
 
二、《用你的名字呼唤我》
以黑土地为母体,汲取营养
 
  王立国的诗集《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在宣泄感情上,字里行间都表现着“谀辞云构、夸丽风骇”的气势。诗歌外在和内里的美,集中在语境的梳理和练达上。一首好诗字里行间都渗透着闪光的津液。如他的《泥土》《谷雨》《枯枝》《手掌上的麦田》《北大荒》《土地与小城》《母性的北方雪》均可视为王立国的具有地标性的代表作。王立国的诗以黑土地为母体,在母亲宽容慈善、博大的胸怀里汲取生活的诗意,以及个人成长的营养。《母性的北方雪》诗人说“食物是静止的时间,冬天没有忧愁;白浪是万物饮茶的时光,母性的北方雪!”在这一首诗里,诗人的目光、温暖、以及前置的乡愁都在“繁衍火、繁衍水、繁衍大雪的路”里不娇柔做作的体现出来。王立国的诗体现的母性,不单单是指狭隘的母亲的一个单元词,恰恰是世界上一个母亲最最伟大的胸怀。这样看来,雪的比喻形象而恰切,留给读者的空间也有了足够的弹性。像《土地和小城》这样一首诗,诗人敏锐的视觉、超脱世俗的思维,占据了整个空间,因此,这一首诗老道、执拗而深邃。诗人通过很简单的描述,处处围绕着“半明半暗的夜色”穿过一条隧道“叹息今年的庄稼也许在只有六成”。作业写得如何,质量与否,一个“六成”笔锋戛然而止。遗憾、遗憾,再一次遗憾,我们父辈的汗水,在土地与小城的夜色里叹息着,“我和土地如此的相似”!以上的几首诗,短小精悍,爆发力强,留白的空间,炼句的拿捏度都是极为准确的,王立国的诗从不遮遮掩掩。爱和恨的情感极为明显。他的每一首诗在诗前都有了最充分的思维准备、提前量、哲理炼达。
 
三、《用你的名字呼唤我》的思想性和艺术风格
 
  在全国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说“鲁迅先生说,要改造国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艺。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都离不开文学艺术。”、“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刘勰在《文心雕龙》中就多处讲到,作家诗人要随着时代生活创新,以自己的艺术个性进行创新。唐代书法家李邕说:“似我者俗,学我者死。”宋代诗人黄庭坚说:“随人作计终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文艺创作是观念和手段的相结合。因此,王立国的诗歌有深度,炼句铿锵有力。纵观《用你的名字呼唤我》这一部诗集,首先是它的思想性、其次是艺术性。
  王立国的诗集一是在乡愁里面留下了更多的思索。这一个思索,正是我们要探讨的思想性。有好多所谓的诗人常常说远离政治,或者他的诗与政治无关。其实,这一种说法恰恰欲盖弥彰。任何一个诗人不能脱离时代,不能脱离政治,其作品必须要有时代性、思想性。这一个观点早已经被诸多的文学作品以证实。路遥、陈忠实的小说、沈从文的《边城》、鲁迅、郭沫若、郭小川的作品都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用你的名字呼唤你》其思想性就在于诗人不离开脚下的泥土,不离开火热的黑土地生活。诗人在他的诗行里,极力用各种方式以及语境表现对黑土地的感怀、惆怅和热爱。诗人的乡愁不是直接的呐喊,而是用蜻蜓点水留下的声音、蝴蝶飞过的形象、大雁留下的影子、蓝天和黑土地的映衬、山川与河流的缠绵悱恻,形象而逼真从生活中汲取的。因此,这一个思想性高于一切。思想性也就是关乎时代和命运的政治,这一点,王立国的口头禅诠释即可佐证。“我生在爱我的土地和祖国,我必爱我的土地和祖国!”从另一个方面看、悦读《用你的名字呼唤我》,你一定被这一部诗集的经典句子感染着。像“我怕我的呼噜,让小镇静谧。”“那曼妙藏有锋芒,会刺破你小小的骄傲。”“风流是一朵花,朝代淹死在河里。”等等,即可看出王立国的哲理思想。
  王立国诗歌的艺术风格首先肯定的是他的诗具有极强的社会性。这是诗人一般把握不好的尺度与核心。他的诗一是强调诗的教育作用。任何一个诗人的作品,之所以成为作品,必须具备教育功能。这一种功能体现在诗歌的文本上,看王立国的诗,像石头,有棱角,有站位。在保持传统诗歌的基础上,王立国的诗大胆创新,不晦涩、没有无病呻吟的“诗坛病”。他的诗或长或短,随性、随行,韧性有余。像第四辑《忧郁的黑百合》、第五辑《流浪的斗笠》较为明显。比如《黑百合笑得很疼》《城市是饥饿的》《子夜问佛》等等都在哲理上留给读者一个很好的悬念和空间。其次是王立国敢于大胆想象。诗人在意象的取材、栽植上从来不做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也无虚无缥缈之风。“辞为肤根,志实骨髓。”三是诗人一直致力于北大荒、黑龙江黑土地上的诗歌情感开发,他的每一首、每一组诗均具备了他的性格形象和风格。其实,王立国的诗,更多的是注重诗文的内核、哲理。因此诗人多采用高度凝炼的金句作诗眼。让诗歌先抑后扬。
 
四、《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应该注意的地方
 
  整体上看,一部诗集筹集到问世,应该耗费很大的心血。但是作者与读者更看重的是优、缺点。就立国的诗集我要强调的是,立国的诗由于过分的“强调了哲理性”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些生硬的语句。像“夜是有毒的春宵,虫鸣是最后一杯解药。”《最后一杯虫鸣》、“一两头羊,可换三两狗肉”《怀念海子》、“是不是一个真实的庄子,黑蝴蝶是我的老师。”《黑蝴蝶》等等,表现在诗文里,有些生硬和突兀。尽管句子洗炼、精悍、精美、经典,读者也能读懂,但理解会有偏差。
  从细节上看,有些诗需要进一步淬火;风格的成长也要一以贯之的保持下去。好在诗人的诗歌走向的风格、个性日臻成熟,达到了刘勰所强调的“志尽文畅”的效果。
  瑕不掩瑜,纵观整体、诗集从装帧到内容,非常受读者喜欢。这一部诗集问世,标志着王立国的诗歌在黑龙江诗坛上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2020年9月24日星期四23.58修改于哈尔滨)
简介
布日古德(常用名:张黎明),蒙古族,黑龙江哈尔滨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人、散文、歌词、文学评论作家;高级记者、记者站长。有大量散文、诗歌、歌词、文学评论等作品在《诗刊》《北方文学》《诗林》《词刊》《内蒙古日报》《中国国门时报》《草原》《中国财经报》《中国文化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贵州日报》等报刊发表并获奖。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长征三部曲》《黄河三部曲》《红海滩》。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