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诗选:土瓜岭的黄昏

作者:何中俊 | 来源:中诗网 | 2021-09-01 | 阅读: 次    

  导读: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金戈,四川阆中人,居中山。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创始人,“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

不声不响的人干着惊天的事业
 
端着茶,你看不出世界
翻到了哪一页
人面子树,像个倔汉子
密集地伸出一片小脑袋
细叶榕千帆竟发
开展团队作战
茘枝树,不经意间把身子
盖过了山杜鹃
三角梅向屋顶发起冲锋
离开的那年,它给红砖房
戴上了绿色的王冠
它们在阳光下
集体地演绎一场阳谋
悄悄地,做下了惊天的事业
 
2021年8月2日
 
 
镜子里的人
 
侧过来看,那人的头上
慢慢地长出一只角来
抬起左臂,举两下
突然,那人的腋下
又多了一只手
不停地左右探试
仿佛要抓住什么又仿佛
要拭去什么
而脸上,半明半暗
再看,就是一片虚无
看了好一阵
又找了好一阵
怎么也找不到那人的头
很多年后,我努力地要想起
那镜子里的人,是谁呢?
 
2021年8月3日
 
 
好消息
 
不如何时,天气不阴不阳
有人在一团毛线里
奋力游走,要找到那根
最初的源头
时间的门,不知朝向
没有轮廓和界线
每一根蜡烛,都以自己为中心
在流水的奇点上
努力地向初始地靠近
尘世是一条久渍的鱼
那滴叫灵魂的液体
从肉体里慢慢渗出
游动的物体,命如悬丝
 
2021年8月4日
 
秋风开始磨刀
 
没有人出门,每个清晨
我们裹紧外套,手持花朵
纸花满天,炮声隆隆
蹄声,翅膀和波涛
以大地为着力点,敲响
柿子,水梨和玉米们笑而不语
江河之门,鲤鱼们正鱼贯进入
古老的香火正从大殿升起
再洗一遍,那些陈旧的镣铐
稻子们垂下卑谦的头颅
红高梁依然坚挺,万木肃然
 
2021年8月5日
 
黑箱子
 
箱子愈来愈大,愈暗
山腰那点灯光
闪了闪,又湮灭了
远山一层层压过来
草木无声地晃动
它们为何慌乱如斯?
黑箱子里
又套着无数的黑箱子和白箱子
夜盲症,加上色盲
所有的棱角都开始隐退
轻放的脚步声被雷电放大
憋了很久,我还是咳了一声
狠狠地,给我自己
 
2021年8月5日
 
看一只猫梳妆
 
那天是冬至,你还没有来
碎骨木,异形木棉,宫粉紫荆
围着小池塘,像一道花边
它就卧在光线的碎影里,眯着眼
有一搭没一搭地晃头,伸懒腰
不时用前掌在舌头上沾上唾液
梳理它的毛发。从脸部开始
沾两下,顺序抹两下
头,脸,脑袋,颈腹,腿
依次进行,连尾巴也一一洗一遍
像一个耕地农民,一垄一垄
整齐而有序。阳光开始暖起来
下班的人从池塘边陆续走过
他们没有注意到刚才的这场盛妆演出
这是一个人的独自的时光与静好
自得,自足与自我释放
 
2021年8月11日
 
不搭界
 
风一来,荫香树们一起喧哗
纷纷品头论足。树下的人群
正在讨论宏观经济
和世界地缘政治。都想
声音再大点,好说服对方
从我的位置看过去,南洋楹
把半块天空和半个楼群
都稳稳地托住。沉在自己的世界里
它不掺和,不随流,不亢不卑
靠在它身上的老人目视远方
半个小时了,也未动过身影
在同一个镜头里,荫香和南洋楹
像来自两个星空,从不搭界
 
2021年8月12日
 
和一颗柠檬的倾心之谈
 
光线正好,四十五度
柠檬和我一样,半明半暗
努力地要想起一个人
却和抓住那些流动的雾岚差不多
一些人,一生敞亮
而另一些人,长居暗室
在秋风里,你微青微亮微黄
是一枚孤独的感叹号
悬在长长的枝末
对于这片林木而言
我们的存在,都可以忽略
我和你,只能向这世界
挂出,最后的疑问
 
2021年8月13日
 
同行者
 
鹞儿岩上空的鹰
冲上云端,又石头一样
猛然冲下来
张口石山巨大的下腭
在雷电中蹦掉了
从此,它闭口不语
坚强的人都比肩而立
冒火山,青岭山,横梁山
请雨山,火烧垭和中岭山
他们从不皱一下眉头
不像胆怯的我
为了几粒稻米,在尘埃
麻雀一样点头又哈腰
 
2021年8月16日8
 
一匹先验主义的马
 
一匹马在一头牛的身体里
找到了自身。而一只羊
在狼的灵魂里失去自我
剑鱼,遵从鹰的翅膀
学会了飞翔。黑色的石块
开满了肉质的花朵
从香樟木开始,意念
游走,寻找通往未来的孔道
风掩住了门,雪停在纸上
按下一枚失灵的开关
马匹悬空,正一点点失去重量
 
2021年8月17日
 
土瓜岭的黄昏
 
我等着那记重锤的敲响
而它们只是在母山
轰轰地滚动。像一场
永远不会开始的演出
积雨云淹没我孤独的的影子
在我站立的楼群
锯齿般的碟垛下,白天的树叶
和枯草被暮色收走
巨浪般的黑云压向我的发际
今日黄昏,每个人
都是一滴墨,与天空合谋
把土瓜岭的夜晚,抹黑
 
2021年8月18日
 
魔法师
 
先是来了点开胃菜
把几只鹿角拉长,拉长
拉成几丝白棉花
再把它钝化,揉成鼓鼓的圆子
然后用个障眼法
骑着驴子,慢腾腾在大尖山上
踟蹰着,荡来荡去
我正在沏着茉莉花茶
抬头,就看见你拉着敞蓬车
从淇澳岛上呼拉一下
跑到了黄杨山上,摆开了
色彩的铺子:褐色紫色白色橙色
在合欢树下摆上藤椅
手上的玉米黄金般纷纷坠落
我等着你,在某个时刻的到来
 
2021年8月20日
 
五人行⑴
 
胖子有点虚,轻功却了得
气喘吁吁地追着
戴宽沿帽子的牛仔
只顾前行的老者
内心坚如铁石。顺着时针的方向
牵手的人,忘了归路
最好的爱情,就是水与火
互相喂养,并彼此靠近与疏离
当你把自己点燃
星空岁月,终将成为陈迹
只有她,用阴阳脸
狂奔,并隐身于金色的符下
如果五人接力,能否
射落从系外飞过的流星
 
2021年8月21日
 
注⑴:2021年8月19日,“五星连珠”,金木水火土星在天空连成一线。
 
 

 
从哪里下口,不可预知
甚至除了阵风一样穿过骨缝
蚂蚁的队伍在血液里急荡
疼痛,是老枝长的苞芽
偷袭,从最想不到的地方
像一座宫殿,一件又一件宝藏
神秘失踪。最后
那些房梁,雕花的窗棂
瓦片,檐角,檩子,柱石
都将和脑干,心脏,血液一样
皮肤,毛发和骨头里的坚持
被剥蚀,侵占和瓜分
连同尊严,荣耀,信仰
以及那一声冗长的叹息
 
2021年8月25日
 

大鸟
 
它瘦得只剩一副爪子
和几节骨架
每天夜里它都要给自己
加两节骨头,以适应
楼群的高速生长
它在蓝空里,挥动着
它巨大的爪子
像一只老鹰,筑巢时
把周围的树木,杂草
泥巴,石块,钢条
和那些游走的两脚兽
都扒拉到自己窝里
从我移居的火星角度看
大鸟栖息的球体
就是一个大蜂窝
 
2021年8月26日
 
 
橡皮树
 
一张大脸,我找了很久
才看到他无处安放的四肢
他常年,都不苟言笑
台上台下,都一本正经
他不像我,顶着硕大的脑袋
四体不勤。里面空空如也
只看到眼前的谷子和美金
更不知道远处的芝麻和西瓜
嗯,只是,很久以来
我也端着橡皮树一样的大脸盘
行走,挡风雨,遗忘
能有效抵挡路边扔过来的
菜帮子破鞋蛋壳和泥巴
 
2021年8月27日
 
 

 
他是想抓住酒吧外闪烁的光
还是想抓住那瓶酒
男人在夜风中频频伸出的手
像抓住了一个久违的亲人
他不停地号淘,并且
向夜空这个亲人倾诉着
一棵树,在人间的苦痛与困顿
 
就在小车被洪水冲出的那一刻
它抓住了一棵树
牢牢地攥住它,它们
互相支撑,斜着身子
构成一个稳定的平衡态
救灾的人,逃命的人
从他们身边不断前进或者后退
 
2021年8月28日
 
 
抒情诗人
 
云梯山的山脊线
是一排琴键
由东而西。猛然一个高音
起于珠水之滨
然后,在高音区徘徊
跌宕,错落,几个起伏之后
音阶降下去,降下去
在余音缭绕的当儿
我们气喘吁吁,山石悬空
林木铺开巨大的帷帐
“哇…哇⋯哇⋯哇⋯”
深山林密处,抒情诗人乌鸦
开始了他一贯的咏叹调
山下,溪水飞瀑
阡陌绿畴缓缓展开了画板
 
2021年8月30日
 
 
暮年
 
子建在来的路上隐身了
王朝是块冷馒头
被旋踪者啃了又啃
 
宫廷里的水泥越来越硬
金属的面条花式翻新
菩萨啊,在泥巴里找到骨头
 
烈士,睁开黑色的大眼睛
 
2021年8月31日
简介
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1967年7月11日出生于四川阆中,长居广东中山。中国诗歌学会、中国纪实文学协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中国“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首席版主。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作品》等报刊,入选多种选本。已出版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等十余部、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获第二、三届香山文学奖、广东省“有为杯”纪实文学作品优秀奖。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