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诗选:平行的世界

作者:何中俊 | 来源:中诗网 | 2021-07-30 | 阅读: 次    

  导读: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金戈,四川阆中人,居中山。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创始人,“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

螃蟹歌
 
一只螃蟹爬出来
 
一桶螃蟹
你扯着我
我拖着你
 
爬高点的
蟹仔们
齐心合力,把它拉下来
 
没有一只蟹
从桶里,爬出来
 
2021年7月2日
 
 
机械师
 
给地球装根铜轴
给太阳通电
这个最大在磁体,拉着水星金星
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
跳太空舞
有群人,叫银河系
(估计是211大学)
机械师用长长的磁链子
抽着河外星系的那些陀螺
这些孩子,总是偷偷
溜进机械师的小黑屋
 
2021年7月3日
 
 
真相
 
君子兰花开始萎谢
残萼昨天掉了一片
今天又掉一片
地上,绿叶间
是腥红般的羽毛
像脱了一地的戏服
演员们,回归幕后
 
只剩下那只短短的花柄
光秃秃,孤零零
像村里的何老爹
儿女们都去了广东
新疆和福建
他一个人,守着大柏树下
老伴的孤坟
 
2021年7月5日
 
 
每一枚果子里,都有一尊佛
 
每天,它们就悬在我头上
回来的时候,它又悬在我头上
生活的流水,怀里的烟火
只有它,仿佛按下了暂停键
那一刻,我也按下暂停键
看见了烟火深处的疤痕
也看见了流水深处摇曳动的水草
它们沉静,无言
并用它们一成不变的姿态
向来来去去的我们昭示
只是我们,都睁着空洞的双眼
一次又一次,投身远方
 
2021年7月6日
 
 
在河之舟
 
从城北到城南
要用尽一生的时间和热爱
 
一场雨比一个人消失的还快
 
白云在城垛上按下手掌
张大伯在四合院里
活成了,一株老榆树
 
半夜,婴儿的哭声
撕开俗世的被角
 
人在漂,车在漂,房子也在漂
 
2021年7月7日
 
 
被城市隐匿的星辰
 
那个大眼睛,细声细手的
小女孩。那个
扎着一条辫子的姑娘
那个戴着眼镜,走路
望着天空的小技师
那个望着线上流水一样
涌来的电子零件
却在半夜哭醒的少年
搬运工,QC,lE,组长,拉长
这些说地方普通话的人
定格在一个普通的三十年前
小城,郊区,电子厂,外来工
是那个时代的热词
昨天,这些爷爷奶奶们
在一个微信群里以乳名相呼
像城市里,星火唤醒了星火
 
2021年7月9日
 
 
理发师
 
周末,推开玻璃门
电动锯的噪声瞬间将耳鼓淹没
它剧烈而强悍的震动
呈现出一种与灌木形状起伏的节奏
园林工人双手紧握
身体随着树形的方向扭动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颇有艺术之感
不过是三五个回旋
一棵球形的米兰就有了一个全新造型
我也想成为这样的理发师
有一把电动的剪刀
把人间善恶,美丑与黑白
一 一厘清。只留下那些
城实,善良和悲悯
 
2021年7月10日
 
 
时间的手指
 
和平村,就隔着一道小山梁
檀香溪,隔着一丛慈竹林
花喜鹊和天空
就隔着一张薄纸
 
青春和黄金就隔着一杯凉茶
风吹柿子树
五桂山翻过老枯藤
我和你,就隔着那根
叫时间的手指
 
2021年7月12日
 
 
割草记
 
割草机突突突地推过去
一条草带倒下去
突突突推过来
无数的草又倒下去
 
草会同意被收割吗?
肯定同意!园林工人说
它肯定不会不同意
我附和着。因为
我不是草,正被收割
 
草根吐出了一口白痰
 
2021年7月14日
 
 
和平村的原住民
 
把村口的芭蕉叶展开
从东边量过去
叶子还没有抻开,人家就数完了
菠萝蜜树下停着的小车
盖满落叶。像门后那个小脑袋
看见路过的两个驴友
迅速地把脑袋躲进门后
 
小村的黑狗无可慰藉
只好百无聊赖地对着竹下的小溪
一声轻吠。土房前的四个兄弟
大樟,二樟,三樟和四樟
他们日夜想念着
村西的青竹,木瓜和豌豆
晨露未尽,芨芨草和斑茅花
从阶沿下,登堂入室
 
2021年7月12日
 
 
画师
 
那棵荫香摆在孙文路的
早上,它挪到起湾道去了
有时候,他用笔潦草
西江抹两笔,大尖山
涂两笔。兴致高涨之后
就在西边霞光下
涂上一排排高楼
把我的视线,逼回城东
如果,你看见双子塔上
点上了香烟,挂一束白绸
那一定是他童心又起
是那两杯西凤酒
在海潮中,卷起了几朵浪花
 
2021年7月15日
 
 
呻吟的木桩
 
转了一百八十度
大尖山还是被一朵白云
钉在半空。像一截
栽在珠江边上的木桩
路上行人寥落
每一棵树都钻进套子里
田野一望无垠
姚家山敬家河李家沟
被一一摊开,又被重重叠起
后一个人站在前一个人的脚印上
努力地跺着自己的脚
就像木桩,钉着别人
却喊着自己的痛
 
2021年7月16日
 
 
平行的世界
 
一位母亲,在她折身的当儿
两个人,最后
一个影子走出了地铁口
 
天空里飞行的不止是鸟
还有信
只是收信的人
在墙上,望着他笑了好多年
 
床病了,照顾它
这个老人,十年也未离开半步
爱情,有时候在肉体之外
 
白衣寺,鸽子叫了两声
城南,砌砖的工匠从墙头落下
马驹,从阿尔泰山站起来
 
2021年7月21日
 
 
旅行家
 
一只蟋蟀飞过
一只青蛙飞过
一只乌鸦,飞过去
闭口不言
半截袜子,在水缸里
努力地想把自己洗白
 
谁在火堆里掏
先把自己埋下去
又把自己掏出来
穿红衣的人,睁着眼睛
从历史的悬崖上
一跃而过
 
2021年7月21日
 
 
弯着腰的光
 
天空晦着一张黑脸
没有光
所有的人仰着头
看见神和自己的恋人
捧着一颗玻璃心
狗尾巴草和斑茅草
都挺起软绵绵的身子
梧桐树,用一片阔叶
给一座宫殿里的乞讨者们
戴上王冠。每一寸泥土
把颂歌推向海潮般汹涌
浮舟们,像断头蛇
抓紧自己的尾巴
 
2021年7月19日
 
 
赞美诗
 
大哥,可不可以把你的腿
抬一抬。我看不见远方
小兔子祈求道
 
吃草的驴子翻了翻眼睛
 
正在牡丹花丛飞过的蜜蜂
驴子的高音震动耳鼓:
 
你才是强盗
你的祖上是强盗
你们一家人都是偷鸡的强盗贼
 
蜜蜂群“嗡”地一声
 
2021年7月22日
 
 
登山吟
 
它们从山脚开始传递
信息或密码方阵
阴香、假苹婆、山乌桕、杜鹃
 
站在高处的,不仅有人
还有发射塔,斑茅花,芨芨草
更高的还有大雁和鹞鹰
 
上山的人和下山的人
想着各自的心事
有人用手杖有人用脚步还有人
用别人的镜头
 
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夜幕降临时
那个摘着野花的孤雏
在水泥上刻下梅花诗行的无名氏
 
2021年7月26日
 
 
这几天,我们不说
 
这几天,我们都保持一致
我们都不提起那个字
只怕轻轻地碰一下
会惊醒在里面睡着的人
 
这几天,我绝意不洗脸
这样胆怯的人
活着已不在乎
一张脸,又能改变什么
 
如果可以,一个人的时候
你悄悄地喊一个名字
多一个迷途的人
劈开浊浪,回家
 
2021年7月27日
 
 
每一片树林里都藏着一只豹子
 
每一个奔跑的身体里
都埋有十万刀兵和千条江流
 
从梧桐树开始,秋枫,青杠和马槡
一点点地显露痕迹
 
从月光里走出来的侠客,混迹于风尘,巷口
有时买酒高歌,有时打马急驰
 
驴鸣镇的人和树
把头颅高悬在门楣之上,像秋天割下的一朵葵花
 
力拔山兮气不足
白溪河,把自己横放在乱石滩上
 
2021年7月28日
 
 
七月纪事
 
两只小麻鹊起的很早
它们不知道在喊谁
也许是在互喊或互相安慰
就像两个山里人,出门时
一个在山下喊,一个在山上喊
彼此给对方作伴
荼薇花开得一沓糊涂
让人觉得那是一些下来的云彩
忘了回天空的归路。那个低头的人
从手机里无法出来,也忘了归路
那人是我!在花下
我努力地去想起那个模糊的背影
三角梅老在枝头晃
就像一个正在表演的木头人
起火时不退,水灾时不退,疫情时
还是不退。他把脸拉得很长
所有的人,忘记了表演者是块木头
 
2021年7月29日
简介
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1967年7月11日出生于四川阆中,长居广东中山。中国诗歌学会、中国纪实文学协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中国“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首席版主。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作品》等报刊,入选多种选本。已出版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等十余部、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获第二、三届香山文学奖、广东省“有为杯”纪实文学作品优秀奖。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