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季节里舒心歌唱 卢晓天诗歌赏析

作者:聂鑫 | 来源: | 2021-02-23 14:32:34 | 阅读:

  导读:卢晓天把他所倾心的大地风光,人和事,看做是哺育自己的温床,一颗希望得到阳光的种子,哪怕是在石缝里经过百折不挠也要长成一棵绿叶子的树。他倾心于世间的一草一木,一片轻飘飘的叶子落下来,在别人的眼里只是一片落叶,在他眼里却是一个秋天在秋风萧瑟的季节里离开了他。

       开始和卢晓天交往,是在去年春天的时候。初次听到他的名字却是二十年前的北京一次笔会上,说到古往今来,江苏诗人辈出,正好江苏籍的诗人卢晓天,坐我邻座,当时他的正式身份,是《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子报《欧洲中文刊》部主任,我们彼此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于是开始了热烈的交往。还真别说,江苏出才子,卢晓天这个苏州才子,写得一手好诗歌,于是,我开始关注他的诗歌。
       他的诗朴实、委婉、清新;叶草淋浴在早晨的露珠里。读他的诗,大有饱餐一顿美味佳肴之感,让人雅兴不减,读完一首马上又想着另一首。
       他在一首诗里这样写:“村头圆月/在酒杯里打晃/照耀发小们/脸上的沟壑衣襟上/未曾拭尽的风尘//归来兮/离别的时光悠悠/汇聚于今晚的一桌/那些憔悴的往事/那些马蹄得意/桃李春风/今晚/就着月亮举杯/或一饮而尽/或细细品味。”(《中秋,在村口张望》)。这是他对乡村的恋歌。他把眼中景,化作了心中情,由此写出了情景交融的诗。诗人怀着对乡村的爱恋即景生情,像舞台上的歌手,不觉间把自己化作在歌声里。他自己也变成了风景的一棵小草,或是小生命。看看,一家乡村里的小酒馆,也在他的笔下变得别有情调。还有那个小酒馆里的老板娘,像她久久不能忘怀的一个朋友,乍一相见,淡漠的往事马上浮上心头,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自然,那么生动,那么的让人喜极而泣,让泪水再一次以透明回归。
       在《小雪》这首诗中:“庄稼巳收/田野矮了一茬/目光之处/河塘缩了一圈/目睹惨白的水面/我的目光/和水鸟的翅膀/一起下沉//雪线已在北方攻城掠寨/无数傲骄的身躯/纷纷扑倒/被雪挤压的那些花儿/奄奄一息。”这是一首即景诗,对于一个有悟性的诗人来说,喜怒哀乐皆可入诗,对一个好郎中来说,树根稻草皆可入药。在别人眼中毫不起眼的一场小雪,在诗人的诗里竟然变得超凡脱俗。诗人在另一首即景诗里是这样写的:“阳光正好/月也正圆,/不妨日夜兼程,/作一次爽朗的秋行/采撷沿途的枫叶/去装点每一个驿站/也持一捧故乡的丹桂/遗香于每一个/长亭短亭。”(《秋来,守望故园》)。诗句完成了最优美的表达。像一只鸟儿,每一次回家都是一次绝美的飞翔,美好的意象都是从行走的过程中诞生的。更像是一瓶美酒,诞生于久远的初酿。
       诗人从大自然的怀抱中处处感受到创作激情,他是为爱诞生的,是一支渴望得到美丽的笔,画出了爱着的山山水水、乡土风情。不论他写什么,总让人觉得这是真实的,表达的一切是存在的。诗人阅历丰富,喜欢在美丽的山水间留下奇情妙趣,喜欢与泥土和乡风打交道,与乡土风情结下了不解之缘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苏州才子就这样一路走来,以洒脱的微笑收获了美好的今天。正是基于这些,为他的日后的创作提供了宝贵源泉和基础。
       卢晓天把他所倾心的大地风光,人和事,看做是哺育自己的温床,一颗希望得到阳光的种子,哪怕是在石缝里经过百折不挠也要长成一棵绿叶子的树。他倾心于世间的一草一木,一片轻飘飘的叶子落下来,在别人的眼里只是一片落叶,在他眼里却是一个秋天在秋风萧瑟的季节里离开了他。诗中,他写的最多的就是季节,可能是卢晓天最擅写的文字,细腻深情安稳流畅,好像一条小船儿热恋着海洋。在娓娓道来中让人联想到四季的美丽和纯情。“乘风/独上西楼/在中秋的月下/我手持一杯异乡的水酒/准备穷尽诗人的想象/以蓝天为砚/默写一系列关于中秋的比喻/以杯酒为墨/绘一个硕大的月饼/让我的酒杯/溢出月华无垠/我在月华里祈祷,/合掌为一/祈祷获得尘世间的圆满/祈祷获得今天/中秋节/一个晚上的安宁。”一年四季仿佛带有一种呼唤,仿佛是他可以走进去的家,春天也好,冬天也罢,都能让诗人“常回家看看”。诗人仿佛从那里出生的,要不回到他长大的地方,就看不到自己的童年了。
       光大自然,眷顾生命,留恋光景,明心见性,这是汉语诗歌既提倡又要延续的,既保持唯美又不失高贵。每一首诗歌的诞生,都是诗人呕心沥血,倾注了自己的感情所致,把自己真正融入诗,把诗歌当作自己中意的情人,才会完美地生下诗歌这个无暇的孩子。
       每个诗人都有每个诗人的思考方式,生活不同,境遇不同,经历不同,形成了不同的形形色色的诗歌的光景,但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诗人的表达虽然迥然不同,但抒情方式却是万般相同的,恰似一张琴,有数的几根琴弦却能弹奏出风格各异的千万种音乐。诗歌本身离不开抒情,让记忆的风轮推着自己在艺术的殿堂里探索,在创造诗歌的涯海中,回忆的浪花成为风景。把过去、把遥远的一切和现实连接,像一个焊点,让一部电视机出现画面和声音。每一首诗歌都有不同的声音,让每一种声音留下来,供后人忆念,这就是诗歌的价值。诗歌可以让过去的时光留下来,种花的那个人不见了,后来者还能看到他曾经栽种的花儿,这就是一个诗人毕生的幸福。
       卢晓天能够以诗歌讴歌乡村颂美四季,用狂热之情淋漓尽致地抒发出来,这是难能可贵的。当下,写诗歌的人们都不喜欢“诗人”这种称号了,被人称作“诗人”就会被贴上贫穷的标签。诗人除了浪漫,狂想外几乎再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了。而我却在卢晓天的诗中看到了另一番景象,感受到了一种正在渐渐丢失的东西。如我远去了的童年,从他的诗里被我找到。卢晓天的诗有轻有重,有柔也有刚,他的写作已经到了收发自如的臻美境界。卢晓天今后的写作生涯还很长,相信他会用花朵的开放,换取果实的甜蜜,每一首作品都得到臻美。这是我对卢晓天的热切期待,也是我对他最真诚的祝福。
 
作者简介:聂鑫,河北石家庄人。诗歌界封为爱情诗人、情诗王子、爱情诗一面旗帜。作家、诗人、评论家、词曲家。做过记者,编辑。曾先后用名阿欣,梦雨,古木,雪梅,梅子等笔名先后在《诗刊》《星星》、《诗选刊》海内外100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五千八百件余件。作品荣获过40多种奖项并多次被选入品牌读本。出版的著作有《花开的声音》、《血色梅花》、《月光下初吻》、《您是我的一段神话》、《比翼双飞》《爱语悄悄》等五部。参与编辑的著作有《百家诗选》、《东方黎明》、《守望》、《艾青草》、《看海》、《拆迁》、《葛秋栋作品集》、《寻找自己的河流》、《小城故事》等70部。香港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洲际文化艺术协会理事,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执行副主席。现担任中国大学生文学联合会、中国博客文化促进会等十几家文学团体的文化顾问,曾为七十二名作家的文集撰写过序言。河北信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文学欣赏》杂志社主编。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